中印衝突 專家:中共用統戰部對付印度

人氣 5660

【大紀元2021年07月31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Venus Upadhayaya報導/李言編譯)在中共持續入侵印度邊境並不斷安營紮寨之際,專家警告說,中共的主要宣傳機構——統戰部(UFWD)正加緊在印度國內乃至南亞推進反印議程。

駐台北的漢學家、台灣外交部2020年「台灣獎助金」受獎研究員希哈‧阿加瓦爾(Shikha Aggarwal)在電話中告訴《大紀元時報》記者,統戰部被毛澤東稱為「法寶」,被習近平稱為實現「中國(中共)夢」的重要手段。

阿加瓦爾早些時候在印度主要日報——《印度快報》(Indian Express)的一篇評論文章中寫道,統戰部通過「講好中國(中共)故事」,顛覆大眾輿論、立法和政策決定,幫助實現中共的地區性目標。

另一位漢學家、總部設在印度的烏薩納斯基金會(Usanas Foundation)高級研究員弗蘭克‧萊貝格(Frank Lehberger)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告訴《大紀元時報》記者,自上台以來,習近平在逐漸擴大統戰部影響,並賦予其更大權力。

「統戰部是(中共)『超限戰』的一部分,包括信息戰和心理戰,中共不僅針對印度的外交政策,也針對印度的內部事務或政策。一切都是為了軟化印度的決心,最終使印度屈服於中國(中共)。」來自德國的萊貝格說,統戰部是中共的某種「軟實力」,也是其最廣泛使用的「非致命武器」。

「在過去五年中,習近平命令整個官僚機構和中共每個分支機構都加入到統戰部的活動中。」他說,「這一系列廣泛的活動被稱為『統戰工作』,現在在範圍、資源和協調方面也得到擴大。」萊貝格說,在過去的100年裡,所有的中共領導人都明白,中共1949年贏得內戰,從中發揮了關鍵作用的是統戰部,並非槍桿子。

總部設在新德里的中國分析與戰略中心研究員納姆麗塔·哈西婭(Namrita Hasija)告訴《大紀元時報》,統戰部及其附屬組織正在對印度的學者、記者和企業進行遊說,這樣他們就能逐漸影響其政策制定。

「統戰部的目標是影響其它國家的經濟學家、政治和知識精英,對干涉他們的國內事務不那麽拘謹。」哈西婭說,「預計其仍將更多地強調『一帶一路』倡議、習近平思想等問題,並普遍削弱印度在該地區的影響力。」

她說,統戰部主要利用華僑來實現其議程,但這種方法在印度行不通,因為印度沒有很多華僑。因此,在印度它與學者、記者和企業合作。

哈西婭指出,印度的知名報紙刊登過由中共大使撰寫的關於西藏和香港的整版社論,以及COVID(中共病毒)和中共百年慶典相關文章。

中共駐印度大使孫衛東去年(2020年)在印度主要日報——《印度教徒報》(The Hindu)上刊文稱,中共在香港通過的《國安法》符合印度利益,印度應該尊重和支持中共所付出的努力。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新德里消息人士告訴《大紀元時報》,統戰部已經在南亞各國政府所有的重要部門建立了遊說團體。

統戰部對宗教的關注

阿加瓦爾說,佛教已經成為中共統戰部在南亞的重要焦點,這一議程的核心是削弱印度作為世界佛教起源地的地位。

阿加瓦爾在她的評論文章中說:「參與執行該部門議程的前沿組織是中國佛教協會(BAC)和亞太交流與合作基金會(APECF)。」中國佛教協會是監督中國佛教的國家機構,中共任命的班禪喇嘛堅贊諾布(Gyaltsen Norbu,喇嘛名「確吉傑布」)是其副主席。

班禪喇嘛堅贊諾布在佛教界是一個有爭議的人物。1995年,中共在綁架了第十一世班禪喇嘛之後幾天選中了他。第十一世班禪喇嘛時年六歲。從那時起,原班禪喇嘛音信全無。對其進行任命的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於1959年去印度尋求庇護。

達賴和班禪是西藏黃教領袖宗喀巴的兩大傳承弟子,後來形成兩個不同的傳承系統。

今年3月,作為中共最高政治諮詢機構中共政協(CPPCC)的委員的堅贊諾布罕見地接受了中共黨媒新華社的採訪,稱西藏將被漢化並將採用社會主義價值觀。

阿加瓦爾說,自2006年以來,北京佛教協會(BAC)一直在組織「世界佛教論壇」(WBF),有爭議的班禪喇嘛在每屆WBF中都會發表主題演講。

「世界佛教論壇是中國(中共)的主要公關活動,旨在將自己塑造成亞洲佛教歷史的一個組成部分,並成為當代宗教討論中的主要利益相關者。它也是中國(中共)為堅贊諾布爭取被國際認可和接受的一個平台。」她說。

釋迦牟尼佛出生於現今尼泊爾的藍毗尼(Lumbini)。他在印度傳道並在那裡涅槃。印度擁有最重要的佛教朝聖中心。

阿加瓦爾說,中共佛教戰略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是將尼泊爾的藍毗尼推向世界佛教的敘述的前沿,從而削弱印度的地位。

「這一設計正在通過大規模投資藍毗尼的基礎設施項目來實現。這些項目包括由BAC建造的中華佛寺(Zhong Hua Chinese Buddhist Monastery),以及亞太經合組織(APEC)30億美元的『藍毗尼恢復計劃』(Lumbini Recovery Plan)。」她說,尼泊爾前總理普什巴·卡瑪爾·達哈爾(Pushpa Kamal Dahal)在該國內戰期間曾是尼泊爾共產黨(毛主義)領導人,並擔任亞太經合論壇(APECF)聯合主席。

「WBF也開始將中國(中共)的外交政策目標納入其宗教外交之中,並在2018年舉行的第五次會議上將『一帶一路』(BRI)倡議列為會議主題之一。」她說。

「友好協會」

專家稱,另一個活躍在南亞的統戰組織是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CPAFFC,簡稱對外友協)。

哈西婭說:「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在全球多個國家贊助和指導由政治、商業和其他精英組成的眾多友好協會,在南亞也是如此。」

阿加瓦爾說,去年,當中共通過備受國際譴責的「港版國安法」時,南亞許多「友好協會」發表了聯合聲明,以表支持。

「此外,印中友好協會宣稱,它正在『竭力促進印度人實現和平』。」阿加瓦爾說,「他們(印度人)在加勒萬事件後紛紛通過社交媒體,表達對中國(中共)的『反感』。」

2020年6月,印中兩軍在位於中印邊境的加勒萬(Galwan)發生了血腥衝突,20名印度軍人在衝突中喪生。阿加瓦爾在與《大紀元時報》的通話中表示,在「加勒萬」這樣具有國家意義的事件發生之際,印中友好協會怎麼能舉辦這樣的活動?

在沒有具體所指的情況下,阿加瓦爾質疑在印度舉行的CPAFFC活動如何能在該國思想界得以生存。

「所以這些是我們大家要思考的問題。」她說,有關此類組織活動的信息非常匱乏,印度需要更多的學者投入時間來研究中共。

責任編輯:李緣#

相關新聞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27):全球野心(下)
中印衝突細節曝光 17印度兵受傷後活活凍死
美智庫最新報告 曝光中共統戰部
中共核發射井接連曝光 章家敦:動向危險至極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孟回國內幕難啟齒 包機現兩貓膩
【熱點互動】程曉農:拜習通話 美中關係如何變?
桑普:中共加入CPTPP機會近乎零
【思想領袖】布魯爾:阿富汗的英雄救援行動
【新聞大家談】王維洛:三峽黑幕 誰騙了鄧小平?
專訪潘焯鴻:中共將出手救恆大不救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