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中共養黨耗費多少全民財富?

人氣 824

【大紀元2021年07月07日訊】今年七一,中共中央組織部公布最新黨內統計資料,除了黨員總數,還有包括中央組織、地方組織、基層組織在內的黨務系統的數量,其中,現有基層組織486.4萬個,相比1949年建政時的19.5萬個,增幅達24.94倍。這長年以來為了維持中共龐大的組織體系運轉的經費之巨大可想而知。

北京青年報微信公眾號「政知見」曾在2018年發文介紹「中管黨費」(中組部代中央管理的黨費)的收支情況稱,慰問生活困難黨員和老黨員支出是歷年中管黨費支出的大頭,占中管黨費支出的50%以上,2013年甚至一度達到80%。

中共黨媒人民網亦曾在2017年5月25日一篇關於「黨費制度:紅帳本」的文章中稱,(時有)8,800多萬黨員交納黨費怎麼花,各地區系統(部門)每年按全年黨員實交黨費總數的5%上繳中央,其餘的也與中管黨費一樣,多用於慰問生活困難的黨員和老黨員等黨員福利,再其餘,則用於黨員培訓、教育、表彰和抗災救災等。

截至目前,中共「黨費帳本」所謂曬出的相關明細表,僅止於中管黨費。此外,近億黨員的黨費收支情況,在官方宣傳中一言以蔽之,就是取之黨員,用於黨員,所剩無多。但實際情況外人無法知曉。而且生活困難黨員和老黨員顯然不是一個概念,老黨員也很可能是老幹部,退休官員。

而在《中國共產黨黨和國家機關基層組織工作條例》明文規定,「機關基層黨組織的活動經費,列入行政經費預算,保障工作需要」。因此,財政資金是機關基層黨組織開展黨建活動的經費來源,財政資金原則上在部門預算公用經費中列支。

在2016年3月11日當年兩會新聞發布會上,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預算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劉修文一席答記者問,透露了以下重點信息:(1)中央預算包括黨務部門預算。(2)人大審查中央預算含黨務部門和機構,比如中組部、中宣部、中編辦、中央黨校,還有中央國家機關工委等。(3)根據新預算法第14條的有關規定,除涉密外都應公開。(4)部門預算都應當依法公開,下一步將積極督促有關部門公開預算的力度。

但在這之後,可以發現沒有「下一步」了,乃至「黨務部門的預算何時才能公開」成了敏感話題,甚至有人因言獲罪。

如2017年時值中共十九大,中國知名經濟學者、原貴州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楊紹政投稿海外《新唐人》網站,在這篇題為《我國經濟研究中政黨真的可以被忽略?》的文章中,楊紹政引據披露,中國全民公款養黨一年給全社會造成的財富耗損為20萬億人民幣,人均負擔1.5萬元,並質問:這麼龐大的資源,真的可以忽略不計?也由於「斗膽」過問了全國各級中共黨務系統每年花多少納稅人的錢,楊紹政之後被當局不斷「追殺」,今年七一前夕,再度失聯。

而在楊紹政披露「20萬億人民幣公款養黨」之前,還有旅居海外學者穆正新2005年發表的《最昂貴的政黨是中國共產黨》。

穆正新在此文中對中共養黨費用的估算,聚焦各級「三點一套」政權班子所需養黨費用,除去鄉鎮一級外,每級都有五套班子:黨委、紀委、政府、人大、政協。和正常國家相比,這五套班子中只有政府和人大這兩套可以在其他國家找到對應的機構。而黨委、紀委和政協這三套完全是多出來的。中國的政府本來就以臃腫龐大著稱,中國人民負擔世界上最龐大臃腫的政府機構已經很不公平了,在此之上還要再供養三套以上同樣臃腫的養黨機構,就更不公平了。

不僅如此,作者還特別提到並強調,「為了鎮壓法輪功,中共緊急成立淩駕於政府和司法部門之上610辦公室。不惜代價地對法輪功進行野蠻鎮壓,顯示中共中央機構可以不受編制限制而隨意擴展。」

穆正新文章提出的一個鮮明觀點是,「萬官貪污不抵一黨竊國」。中共把公款當作執政黨的黨費使用是犯罪行為,公款養黨的罪惡程度超過一切經濟犯罪的總和。

再如一位香港媒體人發表過的評論文章提到,中共黨的機構和部門的運轉資金都是來自全體納稅人的血汗錢,這個錢是怎麼花的,大部分都沒有對外公開。在全世界,由全體納稅人供養一個政黨,任由其自由去揮霍,而且人民不得過問他們是怎麼花的。一個政黨既不履行社團登記手續,又不自籌資金,而是大把大把花納稅人的錢,這樣的政黨合法性何來?

事實上,中共之於中國與14億中國人民來說,遠遠不只政權合法性問題。

大紀元社論《九評共產黨》,九評之一「評共產黨是什麼」,其中「六、邪靈附體的特徵」深刻剖析:附體,需要絕對控制被附體者的精神以獲得維持自身存在的能量。

《九評》指出:共產黨組織本身並不從事生產和發明創造,一旦取得政權,便附著在國家人民身上,操縱和控制人民,控制著社會的最小單位以保護權力不致喪失,同時壟斷著社會財富的最初來源,以吸取社會財富資源。

《九評》揭示到:這個黨組織,就像一個巨大的邪靈附體,如影隨形般附著在中國社會的每一個單元細胞上,以它細緻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會的每一條毛細血管和每一個單元細胞,控制和操縱著社會。

《九評》總結說:所以,中國農民才會如此貧窮辛苦,因為他們不但要負擔傳統的國家官員,還要負擔和行政官員同樣人數甚至更多的附體官員。所以,中國的工人才會如此大規模下崗,因為那些無所不在的吸血管道,多年來就一直在吸取企業的資金。所以,中國知識分子才會發現自由是如此的困難,因為除了主管的行政機構外,還有那個無所不在卻又無所事事而專門監視著他們的影子。

中共高調宣稱,全國全社會的黨組織基本實現「應建盡建」,卻從來沒有向全國民眾說清楚、講明白花了多少財政收入也就是增加了14億人多少重擔來養自己,還不以為恥的宣傳「建黨大業」來美化如此犯罪行為。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九評之一】評共產黨是什麼
金劍平:中國人應不應該納稅
中國人錢哪去了?供養了一個超臃腫的政府
大學教授楊紹政批「公款養黨」獲學者認同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MH370找到?失事原因眾說紛紜
【遠見快評】WTA停中國賽事 大外宣回應露破綻
【新聞看點】恆大債務衝擊 最大受害者是誰?
【秦鵬直播】滴滴下市誰遭難 恆大違約中共回應
【馬克時空】7國助台潛艦國造 安倍晉三挺台抗中
【車評】開拓者重生 2022 Chevrolet Trailblazer RS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