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27)震懾群梟

作者:戟楓
中共在全球的滲透一點一點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剝離,但是還有多少邪惡的伎倆還未揭開?(製圖:夏瓊芬/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283
【字號】    
   標籤: tags:

第二十七章  震懾群梟

夏龍基本在深圳辦公,不輕易上到香港。但最近一段時間,香港警察上中下各個部門都有點消極怠工,這讓香港的抗議活動死灰復燃。

夏龍不得已大部分時間待在香港,督促香港警察部門和內地便衣、特務密切合作,力圖把市民的抗議活動壓下去。

當然夏龍自信自己的保安措施是完備的,每次出行都有四五輛車跟隨,十幾名軍隊特戰隊的隊員護送。

像所有紅二代、官二代子弟一樣,香港獨特的金融地位成為二代們洗錢、融資,然後再將洗出去的錢通過香港轉回大陸投機股市、投資內地,獲得外資優惠條件的重要跳板。

夏龍的女兒也是如此,在中環金融區一座大廈設立了一個私募基金,同時在附近大廈購置了一個接近200平方米的複式豪華套間,用於居住。

這樣夏龍在香港時候,週末基本通過一個地下通道消失,出現在女兒的寓所和女兒共度晚餐。

但這個隱祕的通道,幾個小時的消失時間,還是被中情局在香港保安部門的臥底察覺了,並進行了祕密跟蹤,使得吳偉光可以設計出刺殺夏龍的絕密計畫。

七月中旬的一個傍晚,兩個身穿維修工服裝的人,身背維修包出現在中環一座大廈的門衛進口,向門衛出示了維修公司的工作證,以及大廈內一家住戶的申請單,便進入了大廈。

兩人上到30樓的通風通道維修口,打開維修門,鑽了進去。他們就是吳偉光和香港學生小黃。

小黃過去家在中環一帶,對中環一帶的地形熟悉,也參加過多次的刺殺行動,加上體型瘦小,被吳偉光選為助手。

對於吳偉光又一次親自出手,老劉和雷諾都不同意,雷諾在電話裡反覆勸說。

吳偉光認為這次任務難度不大,風險也小,但意義重大。因為前期中情局的工作,大廈的通風管道圖、結構圖已經拿到,他和小黃只需要進入大廈30層的維修門,就可以進入大廈通風管道系統。

然後通過通風系統的豎井進入到28樓的通風管道,爬入通向夏龍女兒套間裡的通風窗口,基本就完成任務的一大半。

但是需要操作者的經驗、臨機處斷的能力,目前這些學生中還沒有一個具備。

為了萬無一失地完成這次影響未來的重大任務,吳偉光決定親自出手。

雷諾勸說不成,便啟動五名中情局的臥底幹員配合吳偉光的操作。兩名負責監控夏龍,隨時將其行蹤通報;三名在大廈外圍越野車內等待候命,隨時準備營救,幫助吳偉光他們撤離。

吳偉光和小黃順利進入了通風管道,在豎井裡架設攀爬鈎具,下到了28樓的通風系統。撬開了通向套間系統鐵柵格,進入了套間通風系統。小心翼翼地花了半個小時時間爬到了夏龍女兒套間的上層通風管道,分別在大廳、廚房、休息間通風口安裝好自動釋放氣體裝置,就開始等待消息,並通過通風窗口觀察室內狀態。

套間內目前只有兩個人,一個在書房,一個在廚房。看得出一個是夏龍的女兒,還有一個是保姆。

七點左右,耳機傳來呼叫聲「目標啟動」。

夏龍的祕密通道就是通過新華社總部大廈的一條隱祕地下通道,進入到附近兩百米遠的一座大廈的地下停車庫,在那裡上車,便可以掩耳盜鈴地擺脫跟蹤。

半個小時後,在大廈外圍監控的一個小組發來信息,一輛黑色奔馳SUV載著五個人進入大廈地下停車庫。

吳偉光和小黃精神起來。

幾分鐘後,三個人進入套間大門。吳偉光透過通風窗口觀察著進來的三個人。

一個六十多歲,面龐白皙的老者,可以確定他是夏龍;還有兩個三十多歲、平頭、精悍的男子,看得出是夏龍的保鏢,那麼還有兩個應該是門外警衛,吳偉光暗自思討。

夏龍和女兒說笑一下便進入洗手間洗手。保姆把飯菜端了上來,夏龍和女兒落座。兩位保鏢則在進門的休息間沙發上半躺著休息。

吳偉光按下手裡一個裝置的按鈕,兩人迅速帶上面罩。無聲、無息、無味的氣體開始在休息間、大廳、廚房裡流動。

首先倒下的是休息間的兩個保鏢,然後是大廳裡的夏龍和他的女兒,只有保姆到處走動,在走向大廳的路上倒地。

吳偉光撬開已經鬆開的大廳通風窗口的柵格,拽著繩子輕輕地落地,走到夏龍身邊,用手指在夏龍脖頸處穴位用力按了一下。夏龍身子一震,迷迷糊糊地醒來,看到一個一身黑色緊身服,戴著面罩的人站在面前,不知所以然地瞪大眼睛。

來人左手拽起夏龍的胳膊,右手手裡的針頭插進夏龍的腋窩,嘴巴湊到夏龍的耳旁說道:「我代表香港人送你一程。」

夏龍依然沒有恢復意識,但一會就開始渾身抽搐,面露痛苦之色,兩眼瞳孔開始放大,渾身癱軟在椅子上。

來人俯下身翻看了一下他的眼皮,測了一下脈搏,然後滿意地點點頭。

環顧了一下門口,觀察了一下餐桌、走廊上另外兩個人的狀態,便走到通風窗口下,拉了一下繩索,上邊的繩索開始緊繃,將黑衣人拉了上去。

半個小時後,兩人乘坐電梯來到地下停車庫,在一個下水道的井口處,將井蓋搬開,爬了下去。

幾十分鐘後在旁邊大廈的一條黝黑街道旁,停著一輛黑色奔馳SUV,駕駛座坐著司機,另外兩人搬開旁邊下水道的井蓋,吳偉光和小黃爬了出來。

幾個人迅速蓋好井蓋,提著維修包進入車內。司機一轟油門,SUV順暢地加速,像一條遊龍風馳電騁般消失在香港大街上。

這三位都是中情局的本地幹員,他們每個人和吳偉光擊掌一下,祝賀他順利完成任務。

半個小時後將吳偉光和小黃送到一個破舊碼頭。兩人迅速登上碼頭旁停泊的一艘快艇,和三位中情局幹員揮手告別。快艇掀起一道白浪,向黝黑的深海駛去。

不到一會功夫,雷諾的電話打了進來,「John,這次是你最後一次執行任務啊!如果你不聽話的話,我會通知黎先生的。」

「哈哈!你是不是眼饞啊!」吳偉光開著玩笑。

「John,我在跟你嚴肅地說,一個夏龍不值得你拚命,你的價值遠遠高於他們。」

「好的,我聽你的,最後一次。」吳偉光了解雷諾的苦心,乾脆答應下來,但知道未來內地的工作還是需要他出頭。

「另外我也會給你一個驚喜的,不過現在不會告訴你的,你自己去想吧!」說完雷諾便掛了電話。

吳偉光放下電話,愣了半天神,這雷諾不是輕易開玩笑的人,那他這話什麼意思呢?什麼驚喜呢?

想了半天,沒有頭緒,乾脆不想了,既然是驚喜大概就是好事。吳偉光開心地望著海面翻滾的浪花,小黃在旁也樂得說道:「吳sir,你說這次中共會不會嚇怕了?」

「不會,在他們眼裡這些走狗不值錢的,但走狗們會嚇怕的。」吳偉光樂呵呵地解釋道。

「嗯!香港人和大陸人什麼時候可以活得像人啊!」小黃眼裡有點濕潤,口氣悲戚。

「快了!」吳偉光望著黝黑的海面,手按在小黃的肩頭撫慰道。

在吳偉光離開一個小時後,門外的兩個警衛換班,進入室內,發現情況異常,屋內的人都在昏睡。

兩人拿涼水分別拍醒休息室的兩個警衛、夏龍的女兒、保姆,可是夏龍卻死活拍不醒了。

消息迅速通知到香港警察總部、國安香港頭目,也通知到了香港特首辦。

幾十分鐘後大批香港警察、速龍小隊、便衣武警封鎖了整座大廈,旁邊的街道開始排查行人。

警察總部和國安頭目來到現場勘查,確定夏龍也是急性心臟病發作死亡,聽到這個死亡原因,現場所有人員都感到後脊背發涼,這個死因代表著夏龍被暗殺了。

在這樣嚴密保安措施之下,對手就這樣刺殺了中共在香港的最高首腦,讓其他人心有戚戚。

不過壞的消息不斷傳來,特首辦聯繫特首通知夏龍的死訊,得到一個更壞的消息,香港特首林正月娥今晚返回自己在太平閣的住所和家人共進晚餐,飯後突然腦中風發作,送往醫院搶救。

兩大噩耗迅速傳回國內,中共政治局、國安委連夜召開了特別會議。

許一聽到這個消息後,不由地感嘆後生可畏,這吳偉光看起來書生一樣,下手卻真狠。

但他的任務接踵而至,在和美國外交部緊急聯繫後,他將和中共外交委員會主任立即前往美國,約見美國白宮國安委主任,同時通過祕密通道聯繫美國中情局局長。

許一暗自冷笑,至今他們還沒發現真正的對手是誰。

待續@*

責任編輯:宋詩恩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許一不知道怎麼接這個話茬,總理看似是要求他去探聽美國方面態度,但實際上讓他轉達美國方面的情況。
  • 共軍在第五次反圍剿中失敗,為了不被消滅,開始大逃竄,謊稱是北上抗日救國。但逃跑的路線卻是西北的甘肅、新疆,而日軍佔占領的地區在東北。
  • 中國有位軍事專家最後說了實話,美國就是不發展,中國軍事實力趕上美國還要30年時間。但是美國不是不發展,而是突飛猛進地發展,新的隱形戰機、第六代戰機,中國、俄羅斯根本沒有能力偵測,也就沒有辦法防禦。
  • 毛澤東和周恩來互相勾結,狼狽為奸,他們為了討好外國親爸爸,幹下的賣國罪行,是中國歷朝歷代昏君和奸相所不及
  • 從和李作成的談話裡,也大致了解了李作成的不滿和憤懣。回來和許一商量後,增強了策反李作成的信心。
  • 「其實我們在西部戰區和印度的陸軍力量對比半斤對八兩,誰也不占優勢。但目前戰爭關鍵的是空軍力量的對比。」楊元簡短道來。
  • 但他對在辛亥革命、北伐戰爭、抗日戰爭,為國家民族出生入死的功臣大開殺戒、殘酷迫害。
  • 通過內線通報得王紅的行蹤分析,這位還真是忠心耿耿,幾乎是三點一線,西山特勤局總部、中南海、特勤局各個分部視察,沒有一絲私人的空間。如此這樣根本沒有時間、地點組織一次萬無一失的刺殺。
  • 在文化思想道德上,國民政府堅守中華民族優良文化思想道德傳統,重視文化教育,堅持用忠孝仁愛、仁義禮智信教育人民
  • 這個世界最怕的不是眼前的危險,而是未知的危險,不知來自何方。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