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型中企在美上市 圈錢與做空遊戲頻上演

人氣 2542

【大紀元2021年09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綜合報導)幾家小型中國公司在美國的瘋狂股票表現正在引起華爾街之狼的注意。更有人說,只有被「做空」過,中國企業才會明白上市的含義不只是圈錢,還必須遵守證券市場規則

「連線中國」(The Wire China)網站近日報導說,今年夏天早些時候,一家位於廈門的小型中國公司「流行文化集團」(也稱普普文化)在納斯達克股票市場上市,立即造成轟動。股價在兩天內飆升了1200%——從發行價每股6美元飆升到78美元,一舉籌集了3720萬美元。

隨後該隻股票股價不斷下跌,最近幾週,已經只剩每股3.7美元。雖然說在小企業股票市場裡,這樣的劇烈波動並不罕見,但如果曾提早翻查這個公司的信息,投資人絕對不會下注。

該公司自稱,其在中國境內舉辦各類嘻哈活動,並為希望利用嘻哈吸引中國年輕消費者的公司提供諮詢。但截至去年,該公司只有34名員工,即使在中國,該公司也沒有品牌知名度。

根據其招股說明書,在截至2019年6月的財政年度(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前),流行文化集團的活動吸引了超過12.2萬人。

而負責該公司赴美發行的主承銷商——位於新澤西的磊拓金融證券(Network 1 Financial Securities)推出的另外兩家小型中企的上市也呈現類似的股市軌跡。

在過去一年中,由磊拓推出的保險經紀公司天睿祥控股在上市後的一個月內,股價飆升了2400%以上,之後股價下跌;金融服務提供商叄騰科技(Sentage Holdings)在上市後的第二天就暴漲940%,但不到兩週後就跌停。

業內分析人士告訴「連線中國」,這種不尋常的模式讓人懷疑這些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的股票是否被操縱了。

沽空機構在等待機會 群起掠殺中企股票

過去當這種情況發生時,賣空者都會準備好撲上去掠殺這些企業股票。對他們來說,像普普文化這樣的股票意味著機會,通過賣出「空頭」,或打賭股票價格將下跌,他們就能獲利。

「連線中國」聯繫了幾位專注中國市場的華爾街沽空公司,他們都表示,磊拓金融一直以來都在為財務狀況不穩定的公司提供擔保。

他們在觀察磊拓金融將哪些中國公司送上市,然後考慮在那些公司股價大幅上漲後,將自己定位在股票崩盤時獲利。

因沽空公司游離於取證義務以外,他們可以用做空的方式「正當」針對這些企業、同時賺取大量的收入。

位於紐約的知名沽空機構Wolfpack Research的創始人丹‧戴維(Dan David)說:「規模較大的IPO被業界充分報導(關注);規模較小的公司就更加隱蔽。對於這些小公司,一旦他們找到了操縱交易的方法,他們就會逃逸。」

戴維說,他的公司不屑於做空磊拓金融推出的中國上市公司,因為有太多的做空者在盯著這些公司。

他調侃說:「讓這些(中國)公司在(美國)這裡上市對世界來說是件好事。現在的挑戰是一個胃口問題。投資者是否仍有胃口?到目前為止,還有。」

沽空公司美奇金投資諮詢(J Capital Research)聯合創始人楊思安(Anne Stevenson-Yang)也說:「有一個小市場,可以讓那些歪門邪道的審計師、公關公司和承銷商們有機可乘。」

中企來美上市構成產業一條鏈

不過,該公司對這一指責表示了強烈的反對。

磊拓金融的主席達蒙‧特斯塔弗德(Damon Testaverde)表示,正是「流行文化集團」的非主流甚至是充滿希望的性質吸引了磊拓金融參與這項交易。

磊拓金融中文網站顯示,幫助小型中國公司在美上市一直是其業務的一個可靠部分。儘管該公司拒絕透露其從IPO中獲得的收入,但承銷商一般都會收取一定比例的費用。根據普華永道的數據,收費通常是IPO總收入的3.5%到7%之間。

特斯塔弗德表示,他們公司一般的IPO對象都是中國公司,他們的公司網頁也設置了中文版,並擁有一個專門用來宣傳其幫助中國公司赴美上市的網站域名

「連線中國」報導說,跟磊拓金融合作的還有美國的一些法律公司、審計公司,這些公司構成了一條價值鏈。如果設在美國的承銷商、律師和審計師在知情的情況下支持一家公司進行欺詐或股票操縱,他們可能被追究法律責任。但專家表示,這一點將非常難以證明——部分原因是大部分交易內容依賴於顧問判斷和訪問中國公司的內部文件。

猶他大學助理教授、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前高級經濟學家羅傑‧西爾弗斯(Roger Silvers)表示,股票價格飆升有很多常規原因,比如初始IPO的定價過低;但是「當你看到像磊拓金融這樣的一系列中國IPO(呈現)一套系統性模式時,這就麻煩大了。我敢保證,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有人正在關注這個問題。」

美證監會長期無法獲得中企審計報告

從去年的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醜聞到今年夏天「滴滴出行」44億美元大宗IPO的失敗,美國監管機構已經誓言,要審查甚至可能禁止中國公司在美國交易所上市。

世界各國企業在美上市、出現股市欺詐的事件並不罕見。但分析家們說,大量在美國上市的中企在操縱行為上顯得格外成熟。

另外,因為地理距離,加上現在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增加的疫情限制,使中國境內的審計研究變得更加困難。另外,中共監管機構的不合作也意味著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調查被攔在了路上。

中國是唯一拒絕遵守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規則的主要國家,直到今天,中共還不允許PCAOB在其境內進行調查,並稱這涉及國家安全。

專注會計行業的法律和監管問題的律師詹姆斯‧彼得森(James Peterson)告訴「連線中國」:「幾乎(美國跟)所有其它國家都有協議。但中方(中共),不委婉地說,多年來一直在耍弄美國。」

中共當局的法律和法規嚴格禁止中國公司的中、美審計師讓美國監管機構查閱公司文件,甚至在中國有大型辦事處的美國會計師事務所也在背後支持這些法規。

「如果PCAOB想檢查(會計師事務所)安永在蘋果公司在中國的工作」,彼得森說,「他們從聖何塞開始,安永說,『好的,但我們不能給你我們中國辦事處的任何東西。』然後PCAOB就像Rumpelstiltskin(故事「妖精的名字」中的妖精)一樣上躥下跳。」

中共拒絕美國審計工作一直讓美國的政治家和監管者不滿,在川普(特朗普)期間中、美之間政治關係陷入高度緊張,中國企業在美上市不守規矩已經成為一個關注熱點。

去年,美國通過了《追究外國公司責任法》,該法要求公司披露其是否由外國政府擁有或控制,並承諾將三年內未遵守PCAOB規則的外國公司除名。

中企有很多漏洞可鑽 美須修補系統性問題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主席加里‧根斯勒(Gary Gensler)9月13日投書《華爾街日報》,要求中國公司必須開放文件給美國審計。

他在7月表示,證監會要擴大中企在美上市的審查內容。隨後,磊拓金融的幾項中企IPO目前都處於了暫停狀態,但其主席特斯塔弗德說,他支持證監會的新監管準則,並相信新的中國發行人將不斷敲開他的大門。

「上市——無論是大的還是小的——都將繼續」,他說,「沒有什麼比得上紐約證券交易所和納斯達克。當所有的法規得到解決後,我將重新開始做生意。」

業內人士也擔心,即使PCAOB與中共當局斡旋達成審計協議,其它系統問題也將持續存在。

前SEC經濟學家西爾弗斯說:「我不想貶低PCAOB讓中企的審計師參與進來的意義,但還有很多其它的事情有待解決。例如,中國充斥著內幕交易。如果有跨境交易,等到美國金融管理局(FINRA)意識到有事發生時,也已經太晚,錢已經沒了。」

納斯達克有權將涉嫌操縱股票的公司除名,但專家說,這在赴美上市的中企小盤股世界中還很少見。

「納斯達克有一套狹窄的檢查框。文件是否符合規定?他們是否正確填寫了這些框?」沽空者楊思安說,「納斯達克就像審計公司、公關公司和投資銀行。他們的責任範圍很小。」納斯達克拒絕置評。

總部在香港的空頭公司GMT研究公司的創始人吉列姆‧圖魯奇(Gillem Tulloch)說,阻止小盤股市場操縱行為的唯一真正方法是對那些為其提供便利的公司進行追查。

「你必須從源頭抓起,你必須開始懲罰那些顧問。尤其是銀行;他們是那些聲稱要做盡職調查的人。」他說。

到目前為止,對這些公司的處罰是極其罕見的。

不過,那些買了普普文化、已被套過的散戶投資者表示,不會再在中國股票上下注,因為不值得。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美加強監管 專家:中企赴美IPO路基本被封
美國學者:中共的資本主義是實現其黨目標的制度
【熱點互動】程曉農:中共經濟整頓背後玄機
【財商天下】北交所成立 黑天鵝來了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中共缺錢發美元債 華爾街飛蛾撲火
【時事軍事】中共軍機不打自傷 台海難得安靜
【舞蹈三劍客】我們是如何加入神韻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