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減解決不了社會亂象 中國老百姓背鍋

雙減衝擊中國家庭:教育亂象 誰之過

人氣 6218

【大紀元2021年09月06日訊】(大紀元記者龍騰雲採訪報導)自「雙減」公布以來,中國網民在互聯網上的海量留言映射出家長們複雜的心態,在感慨教育負擔有所減輕的同時,又對孩子的學業和未來感到茫然無措。越來越多的中國家長和教育界人士開始反思,這一切到底是誰的錯?

教育部《2020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顯示,中國K12(小學+初中+普通高中)在校生1.81億人,其中義務教育(小學+初中)在校生1.56億人。

根據中國教育研究機構發布的多份報告,中國每年有逾億中小學學生接受校外培訓,每年人均花費至少數千元,補課開銷已成中國家庭的沉重負擔。

雙減」給學生減負 家長焦慮卻大增

儘管陸媒和網路上充斥著稱頌政府格局、痛斥機構和資本的輿論宣傳,武漢一對白領夫婦在自媒體上發出了不一樣的呼聲,「那些又不是我們的錯?那些培訓機構合法作業,他們又有什麼錯?」該夫婦表示,自己沒想過望子成龍,只是希望正讀初中的孩子能考上普通高中,不被時代給淘汰,「所以初升高的考試和分流不改變的話,我們的焦慮就會只增不減」。

高級教師Amy Ma女士告訴大紀元,自己很理解家長們的感受,「中國家庭傳統上重視教育,以後限制補課了,他們當然擔心子女的學業。畢竟,這些教育亂象都不是中國老百姓的錯,中國家長和學生們都是受害者。」

Ma老師曾在大陸某市的多所公校中執教,教齡逾30年。「現在的中國學生確實需要減負,補那麼多課肯定是不符合教育規律的。」她說自己從不要求學生補課,也沒加入過校外培訓。「但這是整個體制的錯誤,不應該讓學生和家長來承擔後果。」

中共控制的宣傳稱,考試和升學等教育體制是需要慢慢改進的深層次問題,培訓機構和背後的資本才是罪魁禍首。

Ma老師不太相信這種宣傳,「培訓機構和資本為了賺錢可能會亂來、會販售焦慮,但家長們的培訓需求是怎麼來的呢?是被考試升學這種教育機制逼出來的。而在如今的中國,考試升學有可能被取消嗎?不太可能。」

Ma老師曾經在小縣城的學校中執教多年,十分清楚基層中國家庭的艱辛,「現在教育資源分配是不公平的,中高考的獨木橋很難過。但對於絕大多數中國家庭而言,這種升學機制卻可能是他們改變子女命運的最為公平,也是最後的機會。」

教育部和多地教育局都已出台政策,要求減少中小學考試。但Ma老師認為,不太可能取消中考和高考。「沒有了中考和高考,我認為大多數學生和家長心裡都清楚,在中國社會,自家孩子在權力和金錢面前更沒機會,上好學校的機會更渺茫。所以老百姓可能無法接受,政府也不太可能冒這個險。」

Ma老師說現在很多教師都不敢再補課了,校外培訓也被打掉了,「學生們的負擔肯定會減輕,但家長們的焦慮也會大增,因為政府解決了教培機構,但沒有真正解決教育背後的問題。」

「雙減解決不了問題,黨對人民的控制才是根源」

Ma老師認為,「雙減處理的教育亂象不是問題的根源,只是問題的表現。」

「我感覺,根子上的問題其實不在於應試教育或教育不公,也不是所謂『內捲』,或單純的教育機制;而是黨對人民的思想和教育的控制,是中國人被剝奪了選擇人生的權利和自由。」

大紀元獨家披露的,黑龍江省《省委教育工委宣傳部、省教育廳思政處2019年工作要點》截圖(大紀元)

她回憶說,「三十多年前,學校裡的孩子放學後最害怕的事,是被老師留下來補課。當然,那時補課的學生只是極個別,是學習不好需要補課,而且補課是完全免費的。」

她說,那個時候是記憶中政府管制最寬鬆的時期,家長們不會逼孩子上各種輔導班,學生們也可以暢想自己的未來。

「後來慢慢就變樣了。先是一部分學習不錯的學生被一些想掙外快的老師動員去補課,每次幾十元。再後來,越來越多的老師、培訓機構都參與進來,把補課當成了生意。更鬧心的是,家長們也被捲進來,被迫擔心孩子輸在起跑線上。收費也越來越貴。」

Ma老師說,「每個人都變得身不由己,好像沒有了自己選擇人生的權利。這的確是個很複雜的問題。現在流行很多概念,什麼雞娃文化,內捲文化。但家長們有沒有想過,這些文化哪來的?」

「你看那些有條件的家庭為什麼要移民海外,很多家長就是為了子女,要逃避這些壓力和焦慮。」Ma老師有許多學生移民到外國,經常聽學生們介紹自己在海外的生活。「我認為,從根源上講,是黨對人民的思想和教育控制所造成的惡果。」

她解釋說,「從物質條件和基礎設施上看,我知道很多發達國家不一定比現在的中國好,但有一點是中國人比不了,那就是人民擁有思想的自由,擁有選擇人生的權利。」

「在我們的社會,黨在學校裡灌輸它那套沒人相信的思想政治教育,現在搞雙減又要老百姓接受中專、職高,接受什麼社會分流。但在現實中,黨在社會上用權力和體制壟斷了一切資源,幾乎控制了一切,最後留給普通中國人的,就只剩下考試升學這僅剩的一條上升出路。在這個極端矛盾和物質化的現實環境中,中國家長們怎麼甘心接受雙減、接受分流,又怎麼可能不焦慮、不內捲,不把孩子逼迫成雞娃。」

她認為,「這些社會亂象其實超出了教育的範疇。所以雙減能暫時減輕學生的負擔,但減不了家長的焦慮。」

在中國大陸,「雞娃」指的是父母給孩子「打雞血」,不停地讓孩子去學習、去拼搏。對絕大多數中國人而言,子女的前途取決於高考,甚至在孩子上幼兒園之前就開始為高考做準備。這種現象催生了中共社會獨有的「養雞」育兒文化,「雞娃」成為中國的網絡流行詞。

雙減砍掉了補課 黨為學生準備了什麼

大陸某市一中校長Jesse Wang表示,「面對雙減,家長們可能沒有太好的選擇。」

Wang雖然對雙減政策持有一定的保留意見,但贊同校外培訓的亂象需要整治。「現在不少學生每年花在補課上的費用高達數萬元,我們這裡很多家庭一年都存不了這麼多錢。這麼大的開銷,對於很多中國人而言,教育真的成了一座大山。」

Wang說自己知道學校內不少老師去補課,「有人會去校外機構兼職,也有拉自己班上的學生去補課,還有去學生家裡做一對一輔導。這些情況學校一般都知道,但管不了。」「老師把補課當成了生意,這肯定有違師德,但人家很多都只拿三、五千的工資,老師想要多掙錢,學校也無奈。」

他表示,「這種現象目前肯定還會有,以後就難說,可能要看政府整治的力度。如果真的一經發現就處分、甚至開除,我想一般老師可能就不敢搞補課了。」

至於「雙減」宣傳做大做強課後服務、免費線上學習服務等等,Wang並不看好。「這些不能說完全沒用,但對提升學習可能並不對口。」

他解釋說,「課後服務至少目前是不讓補課的,主要是把孩子們圈在學校內。」「教育部搞得線上學習平台也一樣,暫不提質量如何,首先內容就很有限,而且裡面好像更注重思想政治教育,對提升學習可能沒什麼幫助。」

國家中小學網絡雲平台(國家中小學網絡雲平台官網截圖)

「雙減」政策中提到的「免費線上學習服務」,目前包括教育部2012年底開通的「國家教育資源公共服務平台」,和去年2月開通的「國家中小學網絡雲平台」。

以國家中小學網絡雲平台為例,該學習平台中的課程內容並不多,但提供了豐富的「專題教育」,包括宣傳共產黨意識形態的所謂「品德教育」。另外,平台中的語文、道德與法治等課程也充斥著大量的愛黨宣傳內容。

國家中小學網絡雲平台(國家中小學網絡雲平台官網截圖)

8月30日教育部召開新聞發布會,要求校內教育「應教盡教」,同時實現課後服務全覆蓋。

9月1日,教育部宣稱全國各地已實現「義務教育教師平均工資不低於公務員」承諾;但承認今年截止6月30日共收到819條教師工資方面的舉報信息。在多數地方政府入不敷出的背景下,這一承諾遭到外界的普遍懷疑。

「雙減」與「新三座大山」

中共建政時曾宣稱推翻舊三座大山。如今中國人把教育、醫療、住房稱為「新三座大山」,意指教育、醫療、住房負擔已成百姓不可承受之重。

杭州一小學六年級畢業生家長最近在網上晒出了自己的養娃帳單,引發網民熱議。

杭州某家長在網上晒出了自己的養娃帳單,光是小學六年的學科補習班,就花了近49萬元。(網絡截圖)

該杭州家長晒出的養娃帳單顯示,光是小學六年的學科補習班,就花了近49萬元。

上海市一位家長2020年晒出一年級小孩的補課費帳單。(網絡截圖)

上海家長們去年晒出的「雞娃」帳單更驚人,例如一年級小孩的補課費輕輕鬆鬆超10萬,家長還沒算上網課費用。

(網絡截圖)

即使是中小城市的補課費用,每次假期一門課都動輒上萬元,同樣成為家長們身上沉重的負擔。

《紐約時報》7月30日的報導評論「雙減」說,中共此舉一定程度是向社會彰顯其控制權,表明「誰才是管事的人」;同時解決不斷飆升的教育成本,進而鼓勵生育、以應對日益逼近的人口危機。

在中國最大的原創內容與問答平台「知乎」上,中國網民對雙減看法不一。有人支持雙減減負,表示家長應轉變觀念,坦然接受子女上職高和分流。也有許多人留言說,「只要競爭存在,家長的焦慮就會存在」,「寒門更難出貴子」。

據《中國農村教育發展報告2019》(報導鏈接),2017年義務教育在校生數有1.45億人,其中城鎮和農村學生占比分別為76.55%、23.45%,且學生繼續向城鎮集中。據此比例,2020年中國K12在校生逾四分之三集中在城鎮學校,其中義務教育城鎮學生人數至少有1.2億。

另據2019年10月騰訊發布的調研城鎮在校學生得出的「00後研究報告」(鏈接),00後學生88.7%上過學科輔導班;最近半年的線下輔導班的人均花費為5452元,線上培訓人均花費為782元;城市線級/年級越高,花費就越高。

2016年中國教育學會發布的《中國輔導教育行業及輔導機構教師現狀調查報告》披露說,接受輔導的學生規模超過1.37億,中小學課外輔導行業的市場規模超過8000億元人民幣。

中國企業信用平台「企查查」2021年6月數據顯示,截至今年5月,全國共有49萬家教育培訓企業。

(為安全起見,文中人名皆為化名)

責任編輯:葉梓明#

相關新聞
【獨家】習思想進課堂 大學生首當其衝
高市早苗角逐日本首相 提台海危機因應方案
美國計劃在拉美開展項目 抗衡「一帶一路」
孟晚舟回國後 在華被判死刑加拿大人會見律師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孟晚舟真自由了?美加中誰贏了
【熱點互動】程曉農:拜習通話 美中關係如何變?
桑普:中共加入CPTPP機會近乎零
【思想領袖】布魯爾:阿富汗的英雄救援行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