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奧密克戎攻陷北京 郵件播毒2疑點

人氣 2484

【大紀元2022年01月18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月17號(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郵件播毒」攻陷北京存2大疑團;奧密克戎「黨性」強,為何精準感染一個人?西安「頸肩痛」問答隱藏了什麼目的?孫力軍認罪大片暗埋2大伏筆。

在過去的這個週末,最受關注的中國新聞莫過於北京宣布發現一例奧密克戎確診病例這件事了。不誇張地說,從奧密克戎這個毒株被世衛組織正式命名一來,恐怕還沒有哪個城市享有這樣的待遇:僅僅發現了一例陽性,就成為舉世關注的對象。

這當然是因為兩個原因:全世界都想看看北京當局嚴防死守的清零模式究竟能否抵擋住奧密克戎的強大攻勢;此外,全世界也都想看看破防的北京將如何舉辦這次早已因為抵制風波鬧得沸沸揚揚的奧運會。

儘管可能大家都已經對這個消息有所了解,我們還是儘量簡要地來聊聊這個算得上是分水嶺的標誌性事件。因為,這意味著北京在真正意義上成為黨媒大肆宣傳的「雙奧城市」。

【奧密克戎攻陷北京 李鴻忠暗喜?】

在上週六(1月15號),北京疾控中心官員龐星火在記者會上首次證實北京出現了奧密克戎疫情,北京海淀區星期六上午發現一起本地傳播的奧密克戎毒株的感染病例。

感染者居住在海淀區上地街道博雅西園,1月13號出現咽部不適症狀,14號做了核酸檢測,15號報告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隨後被確認為奧密克戎毒株。

當天稍晚,官方公布了這名感染者的流調報告,從中可以看出,此人是一位年輕女性,經濟狀況不錯,在發病前14天內的活動軌跡遍布了大量吃喝玩樂的中高檔場所。

到目前為止,官方宣布不但感染者所在小區被立即封控,與這名患者有關聯的至少18個地區也已經封鎖,並立即對封鎖區連夜進行了全員核酸檢測。

在昨天(16號)北京衛健委的官方通報中,新增本土病例為零,所以,從官方通報看起來,似乎在如此數量眾多的密接人群中,尚未發現被這位女子感染的第二代。當然,我個人對這個說法是付之一笑的:我們早就說過,中共造假撒謊不奇怪,它們不造假才是奇怪的。

這個病例通報一出來,我們首先可以肯定,全世界最開心的人莫過於天津書記李鴻忠。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誰都知道,天津被視為北京的護城河,天津的奧密克戎疫情爆發後,不需要什麼想像力都可以知道,中央疫情防控小組一定是要求李鴻忠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把疫情堵在天津,不能連累了北京。說不定私下裡還硬塞了一支筆在以「奪筆書記」名震江湖的李鴻忠手裡,逼著他簽個軍令狀啥的。

從這次北京公布的首例奧密克戎病例活動軌跡來看,感染者近14天內未離開北京,也未接觸過確診病例,更沒有提到其人與天津人員或任何與天津有關聯的因素,北京衛健委最開始說感染來源不明,而在今天最新的疫情發布會上則宣布說,患者曾收到了來自加拿大的國際郵件,且該郵件被檢測發現了陽性樣本。

不管怎樣,這都只說明了一件事:北京病例要麼因接觸了不為人知的奧密克戎社區感染源,要麼來自海外郵件輸入,這個奧運之前最大的炮仗被點燃與天津沒有直接聯繫。

如此一來,起碼李鴻忠的壓力必然驟減,反正北京這個感染病例已經有了大量的社區活動,即便將來北京疫情爆發失控,「防控不力拖累首都搞砸奧運」這頂天大的帽子,也已經很難完全扣到李鴻忠的頭上,所以我說他可能是聽到北京破防消息後,全世界最開心的一個人。

【「郵件播毒」的兩大疑點】

從北京這個病例身上,我們可以看到兩大疑點:

第一個就是剛才提到的,官方宣稱該病例是因接收加拿大國際郵件被感染,也就是說這又是一個輸入性病例。

根據官方通報,這封郵件於1月7號從加拿大發出,途經美國及香港於1月11號送到患者手中。患者自述其僅接觸郵件包裝外表面和裡面文件紙張的首頁,未接觸包裝內表面和其它紙張。

而疾控部門對該郵件一口氣採集了22件環境標本,其中包裝外表面2件、內表面2件以及文件內紙張標本8件,經核酸檢測均為陽性,並確定為奧密克戎毒株。

如此一來,這個板子就結結實實打在了北京郵政管理局的屁股上,顯然屬於郵政這一關沒有把好,導致北京不是小好而是一片大好的防疫形勢一夜破功。

北京郵政當然急了眼,立馬在今天的疫情發布會上聲明,第一時間接觸國際郵件快件的從業人員是按規定每週至少檢測核酸2次,進出北京核酸檢測也是嚴格按照北京市統一規定執行的。

聲明還說,到目前為止,此次關聯海淀確診病例的派送員及其家屬,包括其所在部門全體員工已集中隔離,已進行至少兩輪核酸檢測,結果全部都為陰性。同時,無論派送員家庭現場採樣還是工作場所環境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而且回訪視頻顯示快件外包裝消殺工作是按照規定落實的。這意思很清楚,就是說我們的工作沒有任何問題,不是我軍不努力,而是這病毒太狡猾對吧。

這就帶來一個問題:我們都知道,此前美國、法國和德國等多個專家團隊的研究都證實,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在未經消殺的紙張、布等多孔性表面的存活時間非常短,最短僅幾分鐘,長的也不過最多幾個小時之後就失去傳染活性了。

現在北京這個病例,7號從加拿大寄出了污染郵件,輾轉足足4天時間從香港入境送達,還能讓收件人在13號就發病,潛伏期僅僅只有兩天,而且到了9天後的15號還能被疾控部門檢測出來,說明這病毒不但可以在紙張表面長期存活,而且經歷了多次消殺還仍然活性十足,消一次毒權當洗一次澡,一路接觸了至少8個人都沒事,唯獨最後的終端收件人一碰就中招。這幾乎不能說是病毒了,而是境外勢力的高科技外科手術式精準打擊案例。

第二大疑點,就是最開始官方說海淀病例的密接者只有15人,今天又宣布說根據其14天的活動軌跡,共排查18個公共風險點位,判定密切接觸者69人,均已落位管控,同時採集各類風險人員標本16,547人,其核酸檢測結果全部為陰性。

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到,中共對「密接者」這個概念是在根據需要而隨意擴大或縮小使用的。

在西安封城期間,我們看到的是「一人陽性,全樓拉走」,如果再發現陽性病例,就全小區拉走。也就是說,這裡密接者的概念至少是同樓或同小區居住的人員。

而更早一點,去年11月成都率先使用了「時空伴隨者」的排查模式並推廣到全國,一個病例就查出了8萬2,000時空伴隨者,全部居家隔離測核酸。這實際上就是擴大化了的「密接者」概念。

如果按照這個標準,北京病例這14天之內滿城跑產生的時空伴隨者有多少?我想至少都是十萬這個級別對吧。

但現在是北京冬奧期間,需要疫情平穩,疫情規模只能往小了報,「時空伴隨者」顯然不能用了,所以密接者立即大幅縮水到了只有區區68人,這只能有一個解釋,就是北京當局又換用了國際社會通行的6英尺社交安全距離這個標準來界定密接者。

我們只能說,這非常具有中共特色,任何一個科學定義,都可以被中共延伸出多個完全不同甚至截然對立的解釋版本,然後當局根據需要隨意挑選,哪個好用就用哪個。

此前我們說過,西安的「社會面清零」模式很快將被作為樣板工程複製到其它城市。天津市的李鴻忠早在1月13號晚上就已經開會說了,要按照中央和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部署要求,加快推進天津疫情「社會面清零」。這個話一放出來,我們就知道正常情況下不超過一週,天津可能就會公開宣布實現了社會面清零,天津「硬剛」奧密克戎獲得了階段性勝利云云。

當然,這背後究竟有多少棟樓,甚至多少個小區的居民被一鍋端拉到了外地,這個數字很難被外界知道了,我們只看到像火車一樣長的大巴車隊頻頻出現在各小區。而北京地區甚至都不宣布了,大巴車直接在夜幕下出動,確保北京始終保持「社會面清零」。

西安疫情通報會為何大談「肩頸痛」?】

另外一條與疫情相關的熱門新聞發生在西安,這一次西安又搶了一個頭條倒不是因為孕婦大出血或老人心肌梗塞,而是因為肩頸痛。

這兩天一段西安疫情發布會的視頻在網絡熱傳,畫面顯示一名西安廣播電視台的記者向西安市紅會醫院首席專家郝定均提了一個非常專業的健康問題,說「居家期間有市民長時間看電視、滑手機,造成頸肩疼痛,請問市民應該注意什麼問題?」

這個問題毫無疑問搔到了郝定均的癢處,因為郝定均本人恰恰就是脊柱外科專家,西安市紅會醫院脊柱病醫院院長,簡直就是量身定做的問題。

郝定均先是大讚了一句「這個問題很好」,然後就侃侃而談,從肩頸痛的症狀說到病因,然後再從治療說到預防,前後歷時11分47秒,才意猶未盡地結束了回答,然後這場總共只有30分鐘的疫情發布會立即宣布結束。

這段視頻很快就在網絡上炸鍋了。了解的當然知道這是疫情發布會,不了解的還以為這是西安市健康養生諮詢會。

從很多網友的留言中就可以看到民眾的反響是個什麼樣,有人諷刺說「怎麼不問坐久屁股疼不疼?」也有人看明白了,說「問得自然,答得清楚,這份默契盡在不言中」、「這都是一早安排好的問答」;還有人質問說「以為牆裡所有人都是傻子嗎?」甚至怒斥說,活都成問題了,誰還在乎脖子疼不疼嗎?這個演戲令人作嘔。

網友沒說錯,這當然是事先安排好的演戲,照著劇本走一遍就完事。這種安排從表面上看起來就像注水肉一樣,找個無關痛癢的養生問題一下就把舉國關注的疫情通報會消耗了差不多一半時間,其真實目的,恰恰就是要稀釋、迴避大眾最關心的有沒有飯菜吃、能不能看病拿藥或得到治療等棘手的問題。

也就是說,西安當局精心安排這樣的一齣戲,其目的就是要釋放一個1,300萬西安市民日子都過得很好的信號,大家都飽食終日、無所用心,於是都來關心刷手機乎、肩頸痛乎這樣的事情。這個不難想像嘛,大家都在為刷手機脖子痛而煩惱,這是標準的富貴病或者叫盛世綜合徵,什麼餓肚子、少營養、吃不上藥等等亂世標配自然而然就不存在了。

所以,你說它們很愚蠢,其實它們算盤打得啪啪響,都精明到不行了;但你要說它們很精明,偏偏又讓所有的人看上去就是顯得那麼的愚蠢而反智。現在的中國大陸,可以說是第一個成功將整個社會生態的黑白、好壞徹底顛倒的國家。只有把新聞反著聽,政府通告反著去理解,你才能大致保證不上當,甚至保住自己的性命。

孫力軍出鏡認罪 當局暗埋2大伏筆】

好的,最後還有一點時間,我們再簡要地說說孫力軍電視認罪這個案子。

前天,也就是1月15號晚上,中共大型反腐紀錄片《零容忍》第一集《不負十四億》正式播出,全集講述了三個腐敗典型案例,分別是孫力軍政治團伙案、馬林昆醫療腐敗案、胡懷邦金融腐敗案。其中最令人震撼的當然是孫力軍政治團伙案。

孫力軍政治團伙案被官方定性為十九大以來最嚴重的案件之一,涉及孫力軍、上海公安局長龔道安、重慶公安局長鄧恢林、江蘇省政法委書記王立科和山西省公安廳廳長劉新雲等政法五虎。

這個片子的詳細內容我就不囉嗦了,我這裡只簡單討論一下這個紀錄片中對孫力軍部分的兩個疑點,也可以說是埋下的兩個伏筆。

第一個疑點是,大家都看到了官媒反覆在渲染王立科向孫力軍行賄送了價值九千萬的「小海鮮」這個情節,但卻隻字不提龔道安、鄧恢林和劉新雲3人是否也有向孫力軍行賄。

要知道孫力軍被起訴的第一大罪就是受賄罪,而他對這3人都是明說有幫了大忙的。這3人如果有行賄,以他們的級別出手當然不會太寒酸,而紀錄片對此隻字不提就顯得有點反常。

第二個疑點是,片子說孫力軍對龔道安的提拔主要起到了「推薦運作」的作用。這就非常耐人尋味:他把龔道安推薦給了誰?我們都知道,孫力軍案是政治團伙案,此前中紀委對他史無前例的長篇通報就一再暗示,孫力軍案可能涉及到「野心極度膨脹」的重大政治問題。既然如此嚴重涉嫌謀亂的政治團伙,誰是大頭目無疑是查案的首要目標。

孫力軍推薦運作了龔道安,而又沒有見到龔道安感謝報答的行賄記錄,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孫力軍自己無法搞定龔道安的提拔問題,只能推薦給更高級別的某個人,而龔道安等人的錢也是送給了這個人,孫力軍幫忙只不過是奉命行事而已。

而且,根據公開資料,孫力軍是2008年才調入公安部辦公廳擔任副主任職務,而龔道安是在2010年11月被提拔到公安部十二局(技術偵察局)任副局長。劉新雲於2014年被提拔到公安部任網絡安全保衛局局長,鄧恢林則是在2015年被提拔到中央政法委任反分裂指導協調室負責人,之後又兼任中央政法委辦公室主任。

在2010到2015年這個期間,孫力軍頂破天也就是個排名靠後的公安部副部長,很難想像他可以憑藉一己之力就可以連續搞定這麼多高級別的提拔任命。

我相信,這個片子都拍到這裡了,這背後的團伙網絡應該早就查清了。

所以,綜合起來看,這個片子的播映,實際上埋下了兩個地雷,是否引爆,以及在什麼時候引爆,其主動權完全控制在習近平手中,這是典型的引而不發。就像我們上次提到的,這刑上不上大夫,可以說導火索已經都埋好了,就等著看對方如何出牌,是認慫不跟了呢,還是要梭哈大幹一場。

就我個人看法啊,沒有證據,就是憑直覺,我感覺後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為習近平的加速之路已經不可能回頭,這必然導致他的免死金牌只會有很短的有效期,一旦他連任達成,他就擁有了像毛澤東一樣發動運動式大清洗的權力,所有的敵人都將毫無還手之力,最終死無葬身之地。所以,這場架,大概率是要打下去的。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遠見快評】中美三大疫情事件暗藏聯繫?
【遠見快評】中亞起烽煙 俄國出兵 北京失算?
【遠見快評】奧密克戎疫情攻京津?習進退兩難
【遠見快評】河南爆大案 洩「核酸檢測」黑幕?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北京政局詭譎 拜登亞洲行釋2信號
【新聞看點】銅井大院現病例 病毒逼近中南海?
【神韻早期節目】穆桂英掛帥(2012年製作)
【百年真相】豪擲驚國際 曾慶紅兒子的斂財內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