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PayPal陷入危機並非偶然

人氣 2758

【大紀元2022年10月20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effrey A. Tucker撰文/信宇編譯)10月8日,全球領先的電子支付平台貝寶(PayPal)發布了一份更新的使用條款,即可接受使用政策(Acceptable Use Policy,簡稱AUP),其中包括一個令人震驚的規定。那就是,如果用戶傳播「錯誤信息」,平台有權從用戶的帳戶中扣除2,500美元。此舉明確印證了外界的普遍猜測:貝寶公司已經加入了信息戰的行列。

而僅僅在數週之前,貝寶宣布封鎖了英國的幾個敏感帳戶,包括英國非政府組織「言論自由聯盟」(Free Speech Union,簡稱FSU)創始人托比‧楊(Toby Young)的個人帳戶、「言論自由聯盟」機構帳號和「懷疑論者日報」(The Daily Skeptic)機構帳號等。這些都是英語世界反擊COVID-19病毒虛假宣傳敘事的重要陣地。這些機構和個人成為貝寶封號目標並非偶然。

封號事件經媒體廣泛報導後,遭到全球一片抗議聲浪,貝寶迫不得已,只好悄悄恢復了這些帳戶,沒有作出合理解釋。

與此類似,世界各地對貝寶此項新政策的抗議聲此起彼伏。推特(Twitter)上充斥著貝寶帳戶遭到封號的公告。

而到了第二天,貝寶推翻了自己此前的說法,聲稱禁止「錯誤信息」只是一個錯誤。

「最近發出的可接受使用政策通知是錯誤的,其中包含了不正確的信息。」貝寶一位發言人告訴《大紀元時報》,「貝寶不會因為(用戶發布)錯誤信息而罰款,在我們的政策中我們從來沒打算加入這段話。」

換言之,貝寶聲稱其關於錯誤信息的政策本身就是錯誤信息!

究其原因,很大可能是用戶的大規模抗議,以及貝寶股票大跌,令貝寶不得不改弦更張。許多人為此歡呼雀躍,然而實際上,此舉令人極為不安。我們不能生活在這樣一個不安的世界裡,我們的基本權利、隱私和自由總是懸而未決,而且需要依靠基於推特的抗議才能得到承認。

此外,貝寶肯定不會指望地球上有人真的相信這是一個「錯誤」的說法。這是絕對不可能的。每個人都知道,像可接受使用政策這樣在法律上和制度上至關重要的法規,必須經過許多層的合規政府機構和律師等多方論證,尤其是涉及變化幅度較大的法規。

這個變化顯然是經過貝寶公司最高層批准的。其原意是要以此為依據,貝寶本來就準備好了根據人們的政治忠誠度和觀點來決定是否沒收用戶資金的方式。這確實顯示出情況變得多麼糟糕了。

我對《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報導這個事件的方式特別感興趣。

「在提出允許公司對發布錯誤信息的用戶罰款2,500美元的規則後,貝寶正面臨著外界強大的反擊——該在線支付服務後來改稱這是一個錯誤。

「上週末,一些保守的媒體報導稱,這家科技公司更新了其協議條款,根據這些條款,貝寶可以對用戶的違規行為進行罰款,包括『發送、張貼或出版任何信息、內容或材料』,『發布錯誤信息』等。

「這個更新立即在網上引發了右派的騷動,標誌著一個主要的在線支付服務因其審核做法而面臨的最新挑戰。」

您注意到了嗎?《華盛頓郵報》小心翼翼地指出,這些抗議來自「保守派」機構,而且「在網上引發了右派的騷動」。

這是《華盛頓郵報》向廣大讀者發出的一個強烈信號:這是一個很好的政策,如果不是右派的那些愛管閒事的孩子多管閒事,這個政策本來是可以順利過關的。我想強調的是:《華盛頓郵報》在使用保守派或右派這些詞彙時,總是與錯誤、被邊緣化、危險和可取消等負面評價聯繫在一起的。

他們面對公眾的抗議活動所發表的說辭似乎就是屢試不爽的套話,儘管有時也會摔跟頭。貝寶前總裁大衛‧馬庫斯(David Marcus)在推特上發布消息稱:「對我而言,公開批評一家我曾經熱愛並為之付出很多的公司是很難的。但是貝寶剛剛發布的可接受使用政策違背了我所相信的一切。一家私人公司現在可以決定,如果你說了他們不認可的事情,就要扣走你的錢。這簡直是瘋了。」

世界首富埃隆‧馬斯克(Elon Musk)點讚了這條推文。

隨後,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專員布倫丹‧卡爾(Brendan Carr)亦就此發表了看法:「這是奧威爾式的。如果你發布的信息被貝寶認定為『錯誤信息』,貝寶將有權沒收你的錢。這就是為什麼各州和聯邦立法機構通過禁止科技公司歧視和保護言論自由的法律是多麼重要。」

[譯註:奧威爾主義(Orwellism),是以英國左翼作家、社會評論家喬治‧奧威爾所描述的破壞自由開放社會的社會福祉的做法,特指現代專制政權藉由嚴厲執行政治宣傳、監視、故意提供虛假資料、否認事實和操縱過去的政策等方式控制社會的現象。]

現在公眾終於清楚地知道,大科技公司所說的「錯誤信息」所指何物,就是與政權優先考慮事項不一致的信息。這些信息包羅萬象,從COVID-19病毒,到COVID-19疫苗,再延伸至氣候變化。事實上,每一個意見或證據,只要與蓋茨基金會、拜登政府或世界經濟論壇(the World Economic Forum)的主流議程相悖,都會被大科技公司系統地貶低。這些大科技公司包括谷歌(Google)、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亞馬遜(Amazon),以及現在的貝寶(PayPal)等。

從全局範圍來看,各方針對信息自由的爭奪日趨激烈。就目前而言,公眾意見糾正了貝寶的偏見,這個勝利是甜蜜的;然而每個人都知道,這只是公司暫時的讓步。貝寶不可能容忍這種糟糕的公共關係繼續下去。自從可接受使用政策發布以來,貝寶很可能經歷了創紀錄的帳戶註銷數量。這是他們不能承受之重,不得不改弦更張以阻止頹勢。

在這個意義上,公眾已經看到了什麼才是行之有效的解決方案。至少,行業巨頭們必須服從市場信號,因為客戶群體就是他們的財源,必須保證穩定的規模客戶。他們不僅要取悅政府利益,而且還要討好公眾,因為公眾的選擇與公司的發展息息相關。

然而,這個公共事件給予人們的教訓也是非常深刻的。這是當今世界暴政持續上升的典型表徵,你調動資金甚至賺取收入的能力大小,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你所表達的意見,以及你所持的立場。

這是另一層次的專制主義的表現形式,在美國還沒有以任何系統的方式呈現過。而在中共治下,這種做法已經制度化了。在COVID-19疫情爆發以來,中共已經通過大量的鮮活事例,向外界展示如何通過手機App等數字應用程序來開啟或關閉普通民眾說話、交往、旅行和轉移資金等的能力。一切都要步調一致,服從管理。

在某種程度上,這種現象在加拿大已經成為事實。自大規模卡車司機抗議事件爆發以來,涉事的卡車司機和通過捐款表達支持的廣大民眾已經成為政府的追查目標,銀行帳戶已遭到監控。

貝寶公司突然改變其用戶政策,這與當前的社會大背景有多大關係?目前來看,局勢並不完全明朗。他們小試牛刀,背後藏著一個更深層、更可怕的計劃,目標直指拜登政府一直計劃創建的一個全新的中央銀行數字貨幣系統。在這個系統裡,貨幣可以編程,統治精英們可以選擇在他們認為合適的時機裡切斷普通民眾的生活來源。

這一切將是一場悲劇。貝寶公司建立之初,宗旨是從政府控制的銀行系統裡解脫出來,獲得金融獨立。貝寶甚至雄心萬丈,希望能建立一種獨立的貨幣形式。這麼多年過去了,整個公司的領地已經被那些南轅北轍的利益集團所占領。事實上,有許多不明真相的人們還在為貝寶的當前發展勢頭歡呼雀躍。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國家的政治戰爭已經變得如此激烈。對於國家的政治發展模式,歷代先賢們曾經無數次激烈辯論,努力爭取。我們為憲政共和國所保障的民眾自由權利而自豪。時至今日,許多利益集團不再花費心思考慮民眾自由,而從目前來看,這些利益集團主要與左派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他們對待普通民眾的方式就是貶低和取締,甚至剝奪自力更生或養家餬口的能力。

我們所處的時代,已然是一個新式的野蠻時代。令人詫異的是,那些本應用於阻止野蠻的現代化技術,現在正被用來擁抱野蠻,促成專制。

作者簡介:

傑弗里‧塔克(Jeffrey A. Tucker)是總部位於德克薩斯州奧斯汀的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的創始人兼總裁。他在學術界和大眾媒體上發表了數千篇文章,並以五種語言出版了10本書,最新著作是《自由抑或封鎖》(Liberty or Lockdown,2020)。他也是《米塞斯之最》(The Best of Mises)的編輯。他還定期為《大紀元時報》撰寫經濟專欄,並就經濟、技術、社會哲學和文化等主題廣泛發聲。

原文:The PayPal Fiasco Was No Accident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Paypal等交易額超600美元須上報美國稅局
PayPal將關閉舊金山辦公室
PayPal解僱舊金山灣區83名員工
PayPal終止港社民連帳戶服務 聲稱涉「過高風險」
最熱視頻
【新唐人大視野】經濟數據公布 習替李強解圍?
【財商天下】砸錢救芯片 誰是卡脖子黑手?
【十字路口】大陸女大學生收破爛 月入五位數?
【思想領袖】反基督教情緒在西方日益增長
【乾淨宇論】普習交杯碰盞下的利益交換
【秦鵬觀察】百度文心一言被爆是套版美產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