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鄭州港區富士康工廠爆群聚感染 

人氣 10294

【大紀元2022年10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趙鳳華、洪寧採訪報導)河南鄭州港區富士康工廠近日爆發疫情。有知情人向大紀元記者披露,該工廠隔離宿舍內條件差,發生交叉感染,員工發燒無人管,情況堪憂,當局封鎖消息。

富士康員工發布的視頻,一名女子語氣虛弱地說:「我現在在『豫康北』隔離中,發燒39度3無人處理。富士康不管我們的死活。」

知情者:隔離點交叉感染 員工發燒無人管

富士康一位員工的妹妹張小雅(化名)10月24日告訴大紀元,她的姐姐在富士康宿舍隔離期間突然發高燒,無人管,情況危急。

張女士說:「我姐是23號發燒38.3度,沒有藥也沒有食物,蓋的被子也特別薄,富士康廠區裡有工人看到我們的(發帖)情況,有人跟我聯繫,說她們那兒吃的也是餿飯,廠裡還是不間斷地上班,密接、次密接都照樣上班。

「今天24號,早起沒有送飯,中午送了點方便食品,晚上一直沒有飯吃,我姐只能餓著肚子睡覺了。」

張女士表示,從22日起,她姐姐發燒,但一直無人過問,讓她很擔心。

她說:「22號的時候,我姐就出現了低燒,頭也不舒服,我就開始各方面求助,打電話,唯一的結果就是,往社區推。但是社區的電話永遠打不通,聯繫不上人,我又往鄭州的媒體反映,讓他們報導,他們說,『這是不可能的,已經控制住了。』如果控制住了,為什麼我還擔著風險說這些實話呢?」

張女士表示,富士康隔離宿舍內的條件堪憂。「看她們隔離的地方,環境特別差,走廊裡都是垃圾,屋裡也都是垃圾,她們自己都發燒,不舒服,還要自己收拾房間裡的垃圾,特別特別髒。22號早飯沒有送,午飯是下午2點多送的,都是涼透的飯。」

張女士說,由於她在網上求助,引發關注,當局給她姐姐換了一個單間。「23號,事情在網上發酵的,只給我姐一個人開了單間,當天飯是按時送的,其他人還是(核酸陰性和陽性)混住。」

張女士介紹,當宿舍出現陽性病例後,她姐姐被拉走隔離,但在隔離宿舍裡仍然和陽病例混住。

她說:「(10月)19號,核酸檢測結果說,有一個人是陽性了,她們整個宿舍的人就被從原來的宿舍拉到了豫康北宿舍,換了個地方住,但是陽性、密接的都住在一起,這樣不陽也得陽呀。

「到了22號,核酸結果通知說,宿舍又出現了3個陽性,但是她們的核酸結果自己是查不到的,都是通過電話通知她們的。她們做核酸是不錄個人信息的,按宿舍名單做核酸,誰如果陽性了,就會電話通知你,但自己查不到。」

張女士表示,她姐姐被關在宿舍裡,未得到醫治。

她說:「屋裡只有一個體溫計,也沒有藥,食物也缺乏,把她們關在宿舍裡面,外面人進不去,裡面人也出不來。

「我姐她們降體溫全靠用毛巾物理降溫,多喝熱水,用毛巾擦身體。現在(核酸檢測)結果還沒告訴我姐。我姐住的那一層(豫康北宿舍)都滿了,那裡是廠子的一個比較破舊的宿舍,條件非常差。」

官方封鎖消息 電話威脅刪帖

張女士向大紀元披露,富士康員工核酸檢測結果靠電話通知,真實情況不明。

她說:「富士康現在就是把這些事情往下壓,他們不錄個人信息進行核酸檢測的,而是電話通知,所以官網上什麼都看不到,我姐沒接到電話通知(核酸陽性),但是發燒了。

「我在網上找的衛健委,電話打不通;市長熱線、120急救,他們讓我跟社區聯繫,社區電話也打不通。」

張女士透露,官方還派不明身分的人員向她和姐姐施壓,試圖封鎖真相傳播。

她說:「有一個人用公用電話給我打電話,讓我把上傳網絡的視頻給刪了。我說,我說的是事實,不刪。他們就給我姐打電話,以我姐在廠裡還有押著的錢為由,讓她把視頻刪了,『不要亂說話,不要亂造謠』。

「之前,我發了很多帖子,都被刪了。我們只想讓人平安回來就好了,這件事過去後,我只想讓我姐回來,不想在廠裡待了。」

張女士說,現在廠裡正在趕工,故意隱瞞疫情。

她說:「說是『蘋果13』新上市,抓緊趕工。鄭州(通)報的疫情數字肯定是假的,廠裡那麼多人感染,根本就沒報出來。這都是富士康瞞著的,不讓外界知道。」

張女士表示,當局隱瞞疫情,可能跟中共開二十大有關。

「之前,我給相關部門打電話,他們跟我說,等二十大過後就好了。現在(二十大)結束了,我也沒看到哪裡來支援鄭州。」

另一位知情者、富士康一名員工的朋友李先生也告訴大紀元,富士康工廠隱瞞疫情。

張先生說:「我的朋友在廠裡上班,宿舍裡有陽(性病例),這些消息都出不了河南省,被封鎖屏蔽了,求救也沒辦法。現在工人們還在繼續上班,不上班就算曠工。」

富士康員工:「豫康北」隔離點條件惡化

富士康員工趙女士25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她正在富士康「豫康北」宿舍隔離,工廠要求他們25號搬到另一處隔離點,但她不打算去。

趙女士說:「要求我們25號全部搬到恆大未來之光、棗園(富士康的宿舍)那邊隔離,20人一間,不管你是否確診,都住在一起。我聽已搬過去的人說,恆大已住滿了,窗戶外邊有欄杆,防止工人跳樓,信號也不好,讓工人和外界傳達不了消息。

「離富士康廠區還比較遠,你也出不來,想鬧也鬧不起來,富士康看不見也聽不見,我怕去那裡真的沒法和外界聯繫了,拉去後在那裡等死。我們還有幾個人沒走,不去,但豫康北情況越來越不好了。

「24號晚上就沒有送飯,到今天下午,也一直沒有送飯的,豫康北宿舍斷水電,三天沒給做核酸了,也不知道是否是確診了。我不去恆大那邊,還有人不去,就讓我們在這裡(豫康北)等死嗎?」

大紀元記者隨後致電鄭州航空港實驗區疫情防控的24小時諮詢服務電話,自動語音一直回覆「用戶忙」。

記者撥打鄭州市熱線,一直是無法連通狀態。鄭州富士康的人事部及集團總機電話,均出現回音,無法聯通。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震驚於中共清零防疫 上海85%外國人想「潤」
中共「清零」防疫 分析:折騰百姓沒完沒了
「清零」防疫令地方財政虧空 中國各省現赤字
中共清零防疫 「不得外鎖門隔離」說辭挨轟
最熱視頻
【全球新聞】腹瀉、白肺、腦炎 第二波疫情已上路?
【晚間新聞】中共國務院密件泄疫亡數據機密
【新聞大家談】病毒風暴眼找到了?
【中國禁聞】武漢黃陂月亡五千人 政府不公布
【天亮時分】李克強班底70%被清洗
【環球直擊】當中共祕密代理人 留美生被判8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