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靜觀田野好風光 讀懂動人生命故事

田間悠遊覓食的白鷺鷥。(玫玲/大紀元)
人氣: 9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2年11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玫玲台灣台中報導)家住稻田間的我,每年春暖之後,總是能欣賞一場又一場的田野動物行動劇。從白鷺鷥小麻雀,從大肚魚到黃嘴八哥,只要靜心尋找,都能讀出許多有趣的生命故事

每當寒冬過去,春天的暖意越來越濃時,住家附近休耕了一整個冬天的田地,就開始變換著裝扮。從雜草叢生的乾涸田地,慢慢被田水滋潤的那一刻起,隆隆作響的犁田機就成為最魯莽的變妝師。

這變妝大師一頭撞進水田裡,來來回回的繞行著,響徹天際的吵雜聲,立即招來一大群野鳥,歡喜雀躍的跟在龐然大物身後忙碌著。

此時,路過田邊的我,總是忍不住停下來探看,這荒煙漫草的田地裡,到底有什麼寶藏,值得這些野鳥們冒著生命危險,前仆後繼的緊跟在那隻大恐龍的身邊,田土裡真的有美味的食物嗎?

秧田間優雅自在的白鷺鷥。(玫玲/大紀元)

看著野鳥不停啄著那溼黏的土粒,仔細觀察,會發現牠們啄出一隻又一隻的小蟲,那正是鳥兒們的美味大餐呢!難怪牠們總拚命緊隨在犁田機之後,每次看見這些英勇的鳥兒們,總是為牠們捏把冷汗。

迷人水田幻境

被犁田機幾次變裝後,一塊塊水汪汪的小水塘出現了!此時走過彷若漫天湖水的農地,總是覺得很奇幻。白天時,彷彿沼澤的水窪,如明鏡般倒映著藍天白雲,一片片的水鏡美景,常常讓我捨不得離開;更不用說夜晚映著月牙的黑亮水鏡了,好想將湖裡黃澄澄的月兒撈回家。

水田間翠綠的稻秧。(玫玲/大紀元)

期間限定的迷人水田幻境,不過幾天,在一陣陣轟轟引擎聲中,很快便消失了。此時,推開門看見的,是一片又一片的翠綠秧田,一株株幼嫩可愛的秧苗,直挺挺的站立在水田裡。

一身雪白的白鷺鷥,總是一大早就來到秧田中。只要看到牠們就知道,早餐時間到了!輕身漫步在軟土水田中,姿態優雅自在的鷺鷥,走著走著,一低下頭就啄起一隻肥長的蚯蚓。原來秧田裡有可口的美食呢!

圳溝裡的小世界

偶爾在秧田附近的水圳中,也能發現細細小小的大肚魚,在溝圳的雜草淺水區中,一大群一大群的悠游著,甚至還有像灰黑色小潛艇般的吳郭魚。

只是,溝渠裡也長年遺留著人們丟棄的垃圾:塑膠盒、玻璃瓶、保麗龍杯,應有盡有的廢棄物。上游水圳放水時,大量沖刷的排水,卻怎麼也帶不走這些陳年垃圾。最後,垃圾混著灰泥黑土,便沉積在溝渠底部了。

這些在溝渠求生的野溪魚,在平常圳水川流不息的日子,在此過上悠遊自在的好日子。有時,路過的小孩也會驚奇的停下腳步,蹲在溝邊專注尋找著:「有魚耶!水溝裡有魚耶!」這些讓人歡喜的大小魚兒們,擁有強韌的生命力,令人驚歎。

弱肉強食的故事

在稻田間,還有一群遠從國外來的黃嘴八哥,可謂野鳥界中的強者。牠們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台灣,憑藉自身的聰明才智,在野鳥世界裡打下一片天。這種黃嘴黃腳、全身烏黑有如小烏鴉的八哥,據說會學著人類說話,而且吃苦耐勞,在車水馬龍的道路上就能築巢營生。臺灣許多高架路燈鐵管中,就可以看到八哥的鳥巢。

在田野間活躍的黃嘴八哥。(玫玲/大紀元)

八哥族群不畏夏日的豔陽高溫,銜幾撮乾草塞進鐵管裡去就能孵蛋育雛,養出一窩窩新生代。一批批的野鳥移民,也逐步占領著大地。很多野鳥專家都說,臺灣原生的白嘴八哥鳥因為外來入侵的黃嘴巴哥搶奪地盤,已失去競爭的能力,慢慢在鄉野中絕跡了。

這些強悍的外來八哥,也會驅趕臺灣在地的麻雀族群,在食物豐盛的鄉間野地裡,稱霸做王。

搶米小賊出沒

確實,這些年來已經很少看見那些煩人的小麻雀。牠們曾經是農夫們最頭痛的壞傢伙,稻禾成熟時就鋪天蓋的來了,怎麼現在一隻也沒出現?

不過用不著我擔憂,在短短一個月後,就發現麻雀回來了,而且聲勢浩大。原來,幾百隻大大小小的麻雀,集結成隊,目標一致,降落在金黃的稻浪上,站在搖晃的稻穗上啄食幾粒米,就快速的集體起飛,黑壓壓的停駐在高處的電線上。

成群覓食的麻雀。(玫玲/大紀元)

結滿稻穗的稻田就是貪嘴麻雀的用餐區,嘰嘰喳喳的搶米小賊們,來到田間飽餐一頓稻米大餐!此時此刻,麻雀展現出團結力量大的精神,稻田中的稻草人也只能默默站著發呆了。◇

責任編輯:陳玟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