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時:國際峰會上中共「高光」的背後

人氣 4422

【大紀元2022年11月21日訊】兩個月前的9月14日—16日,中共領導人習近平首次亮相烏茲別克撒馬爾罕上合峰會,向外界發出他二十大穩操連任勝券信號,展現了中共欲背靠俄羅斯連結中亞版圖對抗歐美的戰略意圖。

11月15日—18日,習再現印尼巴厘島G20峰會和泰國曼谷亞太經合會,數日內會見14國領袖,中共這次旋風式元首外交成為世界與各國媒體關注的焦點,從中共在國際公開場合的發言來看,一貫咄咄逼人的外交姿態與頤指氣使的外交語調有所收斂,凸顯中共被國際社會孤立的擔憂和急於獲得西方擁抱的渴望。

中共黨媒在關於習近平此次出訪的報導上,極盡渲染吹捧之能事,用亮麗光鮮的外交敘事重新翻唱「東升西降」「平視世界」的傲慢,洗腦國內百姓,營造了一番美國示軟、中美再度握手的假象,虛繪一場巴厘島西方萬國穿梭朝覲中共的高光走秀會。

黨媒和網絡不僅刪除中美雙邊會談各說各話的尷尬,還不遺餘力地屏蔽峰會期間中共遇到的那些「意外」和走光瞬間。揭開翻樣的花絮,外界得以管窺中共政權表面強大內裡潺弱的焦灼與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黨文化範式。

共產領導人的外交「軼事」

11月16日,一則習近平在G20峰會與加拿大總理特魯多雙邊會談時,訓斥「小土豆」的視頻引外界熱議。視頻顯示,習責備特魯多不該將前幾天兩人私下會談的內容透露給媒體,抱怨說這樣「不合適」,並說「否則這個結果就不好說了」。

幾乎所有的西方媒體和政治家、外交官乃至普通民眾,都認為中共在國際重大場合以語帶威脅的口吻與他國元首打交道,背後體現的是共產威權的傲慢。

1956年11月18日,赫魯曉夫在波蘭大使館發表演講,震驚了世界,他對在場的西方外交官說:「無論你們喜歡與否,歷史站在我們這一邊,我們會埋葬你們。」1960年10月12日,聯合國大會第902次會議期間,赫魯曉夫因被菲律賓代表抨擊前蘇聯在東歐搞殖民地而激怒,當場把鞋子脫了下來,拿著鞋尖敲桌子表示抗議。

比起赫魯曉夫,中共黨魁還沒有走那麼遠,但將共產體制內那一套遊戲規則,強行塞給一個民主國家時,往往會事與願違。加拿大和中共因孟晚舟被捕和中共干預加選舉正處於關係緊張狀態,習訓斥特魯多事件對兩國關係來說恐怕是雪上加霜。

中共台灣情結的壺奧

據《華爾街日報》11月15日報道,拜習會前,習近平團隊與拜登高級官員擠在巴厘島的一家酒店內為兩國元首會晤提前進行磋商與策劃,一直忙到凌晨三點。白天,兩國元首如期舉行了首次面對面的會晤。

《華爾街日報》引述一位北京官員的話說,習近平堅定地捍衛了中共的統治權,並在談到台灣問題時特別激動,詳細地介紹了台灣的歷史。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習近平在會前花了幾個小時審查了關於台灣的談話要點,為了更清楚地表達自己的觀點,習還對要點進行了修改。習近平在會談中聲稱,中共擁有台灣。

台灣問題一直是中共的一個心病,毛澤東50年代就想武統台灣,沒有得到斯大林的支持,韓戰開打,讓中共坐失統一台灣的機緣。鄧小平1983年6月25日會見美國西東大學教授楊力宇時,提出「一國兩制」解決台灣問題的構想。江澤民執政期間在1998年和2002年分別發生兩次台海飛彈危機。習近平上台以後,中共對於台灣統一問題變得異常突出。

這一切歸根結底涉及到一個中共統治合法性問題。隨著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在全球日漸式微,中共統治的合法性在國際上越來越受到質疑,中共是匪幫、中共政權是匪政權這頂帽子中共始終摘不下來。

那麼台灣問題為什麼會成為中共統治合法性不可逾越的一步呢?關鍵在於中華民國國號是清帝制結束後中國的法統國號,它的存在彰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號非法統國號與其假偽性。

中共1931年在瑞金建立反中華民國政府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1935年長征結束後改為「中華蘇維埃人民共和國」,加進去的「人民」不是指國民,而是具有中共意識形態的特定指稱,抗戰前夕,中共為了拉攏民意和國民黨爭奪話語權,特意淡化意識形態,將政權稱號改成「中華民主共和國」,1949年中共新政協會議前,清華大學教授張奚若提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稱謂,簡稱「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國號最早是由孫中山提出的,「民」即「共和」的意思。1911年10月11日,武昌起義第二天,革命黨在湖北召開會議通過決議,廢除宣統年號,採用黃帝紀年,改國號為「中華民國」,政體為漢、滿、蒙、回、藏「五族共和」。1912年1月1日,南京臨時政府成立,仍使用「中華民國」國號,2月11日,清廷發布「遜位詔書」,將中國的統治主權轉移給了全體國民,當時清廷的袁世凱北洋集團實際控制中國北方,組建了北方臨時政府,因孫中山大總統為南方18省選舉出來的,代表民意,南北議和後,孫中山答應袁世凱當總統,條件是保持共和國體,袁世凱接受條件,2月15日,南京臨時政府參議院也選舉袁世凱為大總統,孫文讓位,國號仍為「中華民國」。袁世凱稱帝失敗病亡後,北洋集團分裂,之後中國進入了超過20年的軍閥混戰、南北割據的時代,但到1928年蔣介石北伐勝利統一中國後,定都南京,國號「中華民國」,1949年蔣介石退守台灣,但中華民國政府並沒有消失,法理上,「中華民國」國家的主權權利被中共非法侵占而大大收縮了,但政權存在形態和國號並沒有消失。也就是說,目前的台灣地區中華民國政權只要存在一天,中共就如芒在背一天,就能凸顯中共的非法性。中國從結束2000年的帝制轉向現代體制的共和國家,就是「中華民國」一家,到今天已經111年了,中共算哪根蔥呢?

1949年,那些舔中共馬屁的文人們如馬敘倫、郭沫若覺得「中華人民共和國」(簡稱「中華民國」),這個簡稱不好,帶有國民黨遺毒,就乾脆在《共同綱領》裡直接取消了。當然,這個簡稱也確實不倫不類。據說毛澤東曾一度支持就是使用「中華民國」國號,而不使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徹底搶過來,當時有一位前清遺老叫周善培,用隱喻的手法對毛說:「如果不改國號的話,就沒有太祖高皇帝了。」結果這招砸中了老毛,中共決定卸了「中華民國」這個招牌。

台灣的親共作家李敖曾提到,1965年,老毛接見法國記者馬嘉麗,說到一件令他後悔的事,如果1949年不將「中華民國」國號改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話,就會解決很多問題,如聯合國問題、台灣小朝廷問題。

習近平比肩毛澤東,又具有保黨情結,如果能統一台灣,將大大降低了中共執政合法性之憂患,如若中華民國從實體到歷史被徹底清零,在合法性上中共貌似暫可高枕無憂。

泰民眾抗議中共殖民泰國

17日,德國《商報》記者在推特上轉發了一段視頻,泰國總理帕拉育在和習近平合照後,伸出手來想與習近平握手,被習近平忽略過去。

中共黨魁的肢體語言反應的恰是中共從周恩來時代就貫徹的叢林規則式外交思想,即小國無外交,弱國無外交。

文革時,中共以大欺小的霸凌式外交走到了近乎瘋狂的地步。1967年6月,中共駐緬甸人員不顧緬甸政府的勸阻,強行向華僑和緬甸國民散發毛語錄和毛像章,緬甸當時是英屬殖民地,年輕人佩戴英女王像章,中共的做法引起緬甸不滿,緬甸政府制定一條法令,禁止學生佩戴外國徽章。中共強行在緬甸派發毛像章事件差點引發中緬斷交。

同年8月,中共為了向國際社會推行毛澤東思想,還發生了火燒北京英國代辦處的暴行,8月22日晚,北京外國語大學紅衛兵及一些高校學生闖進英國代辦處點火焚燒東西兩院,檔案室、油庫及近10輛汽車被焚毀。

當今中共的霸凌外交只是換湯不換藥。據台灣媒體節目,泰國民眾對中共近年來在泰國的殖民行為非常反感。中共在三年疫情期間大量投資泰國低價收購土地建廠,說好了發展當地經濟,但土地拿到手後引進的不是正常的產業鏈,而是黃賭毒,僱用的也都是中國人,曼谷有一家很大的賭館,裡面全是中國黑道上的人,進去賭博的泰國人手機只能接受中國電信信號,使用的北京標準時間,而且只收人民幣,有泰國人贏了錢之後就被中國黑幫戴上頭套強行把錢吐出來。泰國「洗浴」大王近期爆料,中國神祕資本家在曼谷開賭場,每月洗錢達10億泰銖,其背後的靠山是被中共收買的泰國政界大佬。

中共在泰國一帶一路的重點項目中泰鐵路,開工5年,目前首期工程僅完成15%,一期工程預算為1794億泰銖,由泰國投資,中共設計和建設,於是項目建設相關的產業和泰國本地人就一點關係也沒有,泰國舉債投資,還讓中共把錢賺了,目前,泰國政府擔心陷入中共的債務陷進,該項目進展非常緩慢,保守估計600公里的鐵路要到2029年才能完成。

泰國民眾對中共的嘴臉看得很清楚,借著APEC峰會抗議中共11月15日,年輕的抗議者們打著「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不要一個中國」橫幅表示對中共的抗議。

中共在俄烏戰爭問題上自設陷阱

11月16日,G20峰會發表聯合聲明,用最強烈措辭譴責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G20研究小組主任科頓對美聯社表示,他注意到中國和印度的「積極轉變」,在巨大地緣政治分歧中「加入了民主的一方」。俄外長拉夫羅夫在G20首日便飛離巴厘島,這讓中共有了轉圜的現實空間,畢竟不好當面出爾反爾。11月14日的中美元首會晤,中共表示,使用和威脅使用核武器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做法。

新華社報道報導中提到了《巴厘島峰會宣言》,但不提及任何具體內容。目前外界沒有透露出中共在這份最強烈的譴責俄羅斯宣言中具體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回看2個月前網絡上,關於栗戰書訪問俄羅斯杜馬議長沃洛金時的一則被流露的短視頻,視頻中身在莫斯科的栗戰書操著濃重的鄉音公開說:「俄羅斯被逼到了牆角,為維護國家核心利益而採取了一次反擊。」「中方表示理解,而且從不同的方面給予策應。」

前外交部長樂玉成的講話和前中共第三號人物栗戰書對俄羅斯的表態,對比中共在G20峰會上對俄羅斯的態度,說明中共一直是在給自己挖坑。

國內清零進入雙混模式

中共在G20和APEC峰會上無論是高光也好,意外也好,展示了中共力圖在二十大後入圍世界政治舞台中心的盤算,而就在中共無限風光的國際形象的照耀下,國內動態清零運動陡然進入了高光與夜光交互、中央假放與地方真封,各地「一放了之、一封了之」和北京不讓「了之」的多重雙混模式。

權力靠左任性還是靠右任性,是官場的遊戲,終究受苦的還是百姓,四人幫被打倒已經半個世紀了,但文革返祖反而成了政治常態。時代在變,但中共還是那個中共。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王赫:評中共G20外交—多邊承壓 麻煩漸多
楊威:G20轉場APEC 習近平變調再碰釘子
APEC峰會 泰國民眾抗議習近平到訪
分析:從G20到APEC 習近平又變調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