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国际峰会上中共“高光”的背后

人气 4402

【大纪元2022年11月21日讯】两个月前的9月14日—16日,中共领导人习近平首次亮相乌兹别克撒马尔罕上合峰会,向外界发出他二十大稳操连任胜券信号,展现了中共欲背靠俄罗斯连结中亚版图对抗欧美的战略意图。

11月15日—18日,习再现印尼巴厘岛G20峰会和泰国曼谷亚太经合会,数日内会见14国领袖,中共这次旋风式元首外交成为世界与各国媒体关注的焦点,从中共在国际公开场合的发言来看,一贯咄咄逼人的外交姿态与颐指气使的外交语调有所收敛,凸显中共被国际社会孤立的担忧和急于获得西方拥抱的渴望。

中共党媒在关于习近平此次出访的报导上,极尽渲染吹捧之能事,用亮丽光鲜的外交叙事重新翻唱“东升西降”“平视世界”的傲慢,洗脑国内百姓,营造了一番美国示软、中美再度握手的假象,虚绘一场巴厘岛西方万国穿梭朝觐中共的高光走秀会。

党媒和网络不仅删除中美双边会谈各说各话的尴尬,还不遗余力地屏蔽峰会期间中共遇到的那些“意外”和走光瞬间。揭开翻样的花絮,外界得以管窥中共政权表面强大内里潺弱的焦灼与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党文化范式。

共产领导人的外交“轶事”

11月16日,一则习近平在G20峰会与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双边会谈时,训斥“小土豆”的视频引外界热议。视频显示,习责备特鲁多不该将前几天两人私下会谈的内容透露给媒体,抱怨说这样“不合适”,并说“否则这个结果就不好说了”。

几乎所有的西方媒体和政治家、外交官乃至普通民众,都认为中共在国际重大场合以语带威胁的口吻与他国元首打交道,背后体现的是共产威权的傲慢。

1956年11月18日,赫鲁晓夫在波兰大使馆发表演讲,震惊了世界,他对在场的西方外交官说:“无论你们喜欢与否,历史站在我们这一边,我们会埋葬你们。”1960年10月12日,联合国大会第902次会议期间,赫鲁晓夫因被菲律宾代表抨击前苏联在东欧搞殖民地而激怒,当场把鞋子脱了下来,拿着鞋尖敲桌子表示抗议。

比起赫鲁晓夫,中共党魁还没有走那么远,但将共产体制内那一套游戏规则,强行塞给一个民主国家时,往往会事与愿违。加拿大和中共因孟晚舟被捕和中共干预加选举正处于关系紧张状态,习训斥特鲁多事件对两国关系来说恐怕是雪上加霜。

中共台湾情结的壶奥

据《华尔街日报》11月15日报道,拜习会前,习近平团队与拜登高级官员挤在巴厘岛的一家酒店内为两国元首会晤提前进行磋商与策划,一直忙到凌晨三点。白天,两国元首如期举行了首次面对面的会晤。

《华尔街日报》引述一位北京官员的话说,习近平坚定地捍卫了中共的统治权,并在谈到台湾问题时特别激动,详细地介绍了台湾的历史。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习近平在会前花了几个小时审查了关于台湾的谈话要点,为了更清楚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习还对要点进行了修改。习近平在会谈中声称,中共拥有台湾。

台湾问题一直是中共的一个心病,毛泽东50年代就想武统台湾,没有得到斯大林的支持,韩战开打,让中共坐失统一台湾的机缘。邓小平1983年6月25日会见美国西东大学教授杨力宇时,提出“一国两制”解决台湾问题的构想。江泽民执政期间在1998年和2002年分别发生两次台海飞弹危机。习近平上台以后,中共对于台湾统一问题变得异常突出。

这一切归根结底涉及到一个中共统治合法性问题。随着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在全球日渐式微,中共统治的合法性在国际上越来越受到质疑,中共是匪帮、中共政权是匪政权这顶帽子中共始终摘不下来。

那么台湾问题为什么会成为中共统治合法性不可逾越的一步呢?关键在于中华民国国号是清帝制结束后中国的法统国号,它的存在彰显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号非法统国号与其假伪性。

中共1931年在瑞金建立反中华民国政府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1935年长征结束后改为“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加进去的“人民”不是指国民,而是具有中共意识形态的特定指称,抗战前夕,中共为了拉拢民意和国民党争夺话语权,特意淡化意识形态,将政权称号改成“中华民主共和国”,1949年中共新政协会议前,清华大学教授张奚若提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称谓,简称“中华民国”。

“中华民国”国号最早是由孙中山提出的,“民”即“共和”的意思。1911年10月11日,武昌起义第二天,革命党在湖北召开会议通过决议,废除宣统年号,采用黄帝纪年,改国号为“中华民国”,政体为汉、满、蒙、回、藏“五族共和”。1912年1月1日,南京临时政府成立,仍使用“中华民国”国号,2月11日,清廷发布“逊位诏书”,将中国的统治主权转移给了全体国民,当时清廷的袁世凯北洋集团实际控制中国北方,组建了北方临时政府,因孙中山大总统为南方18省选举出来的,代表民意,南北议和后,孙中山答应袁世凯当总统,条件是保持共和国体,袁世凯接受条件,2月15日,南京临时政府参议院也选举袁世凯为大总统,孙文让位,国号仍为“中华民国”。袁世凯称帝失败病亡后,北洋集团分裂,之后中国进入了超过20年的军阀混战、南北割据的时代,但到1928年蒋介石北伐胜利统一中国后,定都南京,国号“中华民国”,1949年蒋介石退守台湾,但中华民国政府并没有消失,法理上,“中华民国”国家的主权权利被中共非法侵占而大大收缩了,但政权存在形态和国号并没有消失。也就是说,目前的台湾地区中华民国政权只要存在一天,中共就如芒在背一天,就能凸显中共的非法性。中国从结束2000年的帝制转向现代体制的共和国家,就是“中华民国”一家,到今天已经111年了,中共算哪根葱呢?

1949年,那些舔中共马屁的文人们如马叙伦、郭沫若觉得“中华人民共和国”(简称“中华民国”),这个简称不好,带有国民党遗毒,就干脆在《共同纲领》里直接取消了。当然,这个简称也确实不伦不类。据说毛泽东曾一度支持就是使用“中华民国”国号,而不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彻底抢过来,当时有一位前清遗老叫周善培,用隐喻的手法对毛说:“如果不改国号的话,就没有太祖高皇帝了。”结果这招砸中了老毛,中共决定卸了“中华民国”这个招牌。

台湾的亲共作家李敖曾提到,1965年,老毛接见法国记者马嘉丽,说到一件令他后悔的事,如果1949年不将“中华民国”国号改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话,就会解决很多问题,如联合国问题、台湾小朝廷问题。

习近平比肩毛泽东,又具有保党情结,如果能统一台湾,将大大降低了中共执政合法性之忧患,如若中华民国从实体到历史被彻底清零,在合法性上中共貌似暂可高枕无忧。

泰民众抗议中共殖民泰国

17日,德国《商报》记者在推特上转发了一段视频,泰国总理帕拉育在和习近平合照后,伸出手来想与习近平握手,被习近平忽略过去。

中共党魁的肢体语言反应的恰是中共从周恩来时代就贯彻的丛林规则式外交思想,即小国无外交,弱国无外交。

文革时,中共以大欺小的霸凌式外交走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1967年6月,中共驻缅甸人员不顾缅甸政府的劝阻,强行向华侨和缅甸国民散发毛语录和毛像章,缅甸当时是英属殖民地,年轻人佩戴英女王像章,中共的做法引起缅甸不满,缅甸政府制定一条法令,禁止学生佩戴外国徽章。中共强行在缅甸派发毛像章事件差点引发中缅断交。

同年8月,中共为了向国际社会推行毛泽东思想,还发生了火烧北京英国代办处的暴行,8月22日晚,北京外国语大学红卫兵及一些高校学生闯进英国代办处点火焚烧东西两院,档案室、油库及近10辆汽车被焚毁。

当今中共的霸凌外交只是换汤不换药。据台湾媒体节目,泰国民众对中共近年来在泰国的殖民行为非常反感。中共在三年疫情期间大量投资泰国低价收购土地建厂,说好了发展当地经济,但土地拿到手后引进的不是正常的产业链,而是黄赌毒,雇用的也都是中国人,曼谷有一家很大的赌馆,里面全是中国黑道上的人,进去赌博的泰国人手机只能接受中国电信信号,使用的北京标准时间,而且只收人民币,有泰国人赢了钱之后就被中国黑帮戴上头套强行把钱吐出来。泰国“洗浴”大王近期爆料,中国神秘资本家在曼谷开赌场,每月洗钱达10亿泰铢,其背后的靠山是被中共收买的泰国政界大佬。

中共在泰国一带一路的重点项目中泰铁路,开工5年,目前首期工程仅完成15%,一期工程预算为1794亿泰铢,由泰国投资,中共设计和建设,于是项目建设相关的产业和泰国本地人就一点关系也没有,泰国举债投资,还让中共把钱赚了,目前,泰国政府担心陷入中共的债务陷进,该项目进展非常缓慢,保守估计600公里的铁路要到2029年才能完成。

泰国民众对中共的嘴脸看得很清楚,借着APEC峰会抗议中共11月15日,年轻的抗议者们打着“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不要一个中国”横幅表示对中共的抗议。

中共在俄乌战争问题上自设陷阱

11月16日,G20峰会发表联合声明,用最强烈措辞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G20研究小组主任科顿对美联社表示,他注意到中国和印度的“积极转变”,在巨大地缘政治分歧中“加入了民主的一方”。俄外长拉夫罗夫在G20首日便飞离巴厘岛,这让中共有了转圜的现实空间,毕竟不好当面出尔反尔。11月14日的中美元首会晤,中共表示,使用和威胁使用核武器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做法。

新华社报道报导中提到了《巴厘岛峰会宣言》,但不提及任何具体内容。目前外界没有透露出中共在这份最强烈的谴责俄罗斯宣言中具体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回看2个月前网络上,关于栗战书访问俄罗斯杜马议长沃洛金时的一则被流露的短视频,视频中身在莫斯科的栗战书操着浓重的乡音公开说:“俄罗斯被逼到了墙角,为维护国家核心利益而采取了一次反击。”“中方表示理解,而且从不同的方面给予策应。”

前外交部长乐玉成的讲话和前中共第三号人物栗战书对俄罗斯的表态,对比中共在G20峰会上对俄罗斯的态度,说明中共一直是在给自己挖坑。

国内清零进入双混模式

中共在G20和APEC峰会上无论是高光也好,意外也好,展示了中共力图在二十大后入围世界政治舞台中心的盘算,而就在中共无限风光的国际形象的照耀下,国内动态清零运动陡然进入了高光与夜光交互、中央假放与地方真封,各地“一放了之、一封了之”和北京不让“了之”的多重双混模式。

权力靠左任性还是靠右任性,是官场的游戏,终究受苦的还是百姓,四人帮被打倒已经半个世纪了,但文革返祖反而成了政治常态。时代在变,但中共还是那个中共。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王赫:评中共G20外交—多边承压 麻烦渐多
杨威:G20转场APEC 习近平变调再碰钉子
APEC峰会 泰国民众抗议习近平到访
分析:从G20到APEC 习近平又变调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终结“动态清零”背后两原因
【中国禁闻】习悼江?悼词埋多重伏笔
【晚间新闻】 驻马店卫健委揭中共防疫内幕
【环球直击】中共推新十条松绑 官宣病毒似流感
【时事军事】B-21的暗箱 让中共不淡定了
【思想领袖】美家长联合反对CRT及各种洗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