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採訪】援建吉林方艙 工人曝集體染疫實情

人氣 2672

【大紀元2022年04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古清兒、顧曉華採訪報導)來自東北各地的農民工冒著生命危險到吉林援建方艙醫院,卻在完工後集體染疫,當局隱瞞不報,對他們的後續安置與補償等訴求也無回應。

「讓我們這些農民工太寒心了。」援建吉林大紅土方艙醫院的多名工人向大紀元記者投訴說,這次援建又苦又累,自身安全卻得不到保障。現在有數百人感染,當地政府以及相關部門也沒有一個說法。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吉林上海的染疫人數仍是全國最高

中共官方4月1日通報,3月31日,大陸31省市新增感染者7229例(確診1787例+無症狀5442例),其中吉林、上海的染疫人數仍是最高的。

吉林省新增本土感染者2234例(確診1354例+無症狀871例),其中長春市本土確診病例1078例、吉林市276例,吉林市無症狀444例、長春市426例。另外上海新增4502例(確診358例+無症狀4144例)。

由於中共慣於掩蓋疫情真相,外界質疑官方數字嚴重被低估。

援建方艙醫院工人爆集體感染 當局隱瞞

4月1日上午,中共吉林省衛健委副主任張力在疫情新聞發布會上稱,目前,吉林省共啟用方艙醫院22個,共有床位31786張,目前收治患者24181人。

這些不遠千里支援吉林方艙醫院建設的農民工,趕工完後有人染疫,有人被隔離沒藥醫,有人挨餓,有人被欠薪,有人被剋扣工資……他們的悲慘遭遇在大陸互聯網上引起關注。

3月28日,吉林市官方承認,在高新北區方艙建築工地發現感染病例。但當地官員稱,聚集性疫情的蔓延得以避免,工人權益得到了有效的維護和保障。

那這些工人的真實情況是怎樣的呢?

3月31日,多名援建吉林大紅土方艙醫院的工人向大紀元記者投訴說,他們3月中旬到方倉醫院後,每天早上6點開始幹活,到晚上12點才下班,有時工作一天一夜,然後只睡兩個小時又繼續工作,住宿條件不好,特別艱辛。

他們表示,每天好幾百人同時施工,每天工人吃飯、睡覺都在現場,但中建八局根本沒有做任何消毒工作、防護,而且方艙醫院還未全部完工,當局就安排密接者入住旁邊建好的艙。工人表示,這些都是工人感染病毒的隱患。

工人表示,3月22日,工地工人做核酸有人呈陽性,但八局及吉林市領導不立即停止工程,還讓援建工人加班加點施工。23日,方艙醫院建造完成,這些工人又被安排加班運床、搭建,24日早上又被安排去組裝床位。

工人譚聰明(化名)等二十多人3月14日從大連到吉林援建大紅土方艙醫院。

「在我們施工沒有完成時,每天都有好幾十輛大巴車拉著密接者入住方艙醫院,而且每天確診的陽性患者又被120拉走的也有很多。根本沒有管理人員對我們強調這些事,也沒有人管我們,也從沒有人員進行消毒。」目前在白城市威尼斯酒店隔離的譚聰明說。

工人曾濤(化名)3月15日開始援建方艙。他表示,這期間就出現了確診者,公司隱瞞不報。「方艙沒有建完就有患者進來,沒有防護消殺措施,這個事就做得不對。23號爆發了,一下子出現好多陽性。」

大紀元記者致電中國建築第八工程局有限公司東北分公司,咨詢援建工人集體感染以及後續安置與補償等問題,一名工作人員表示,「我們這邊不清楚這件事,你說的這些(工人集體感染)是否屬實並沒有得到核實,你還是從其它渠道核實之後再給我們掛電話,我們公司會負責,消息要核實,網上是謠言。」記者明確告訴他,已經採訪過多位援建工人,他當即掛斷電話。

隨後記者致電吉林省衛健委,對方稱,「採訪請找我們對外發聲的機構,請聯繫省委宣傳部。」省委宣傳部主任接電話後對記者表示,採訪要和新聞處聯繫;新聞處又說,「不接受採訪,要有上級部門的批件才可以。」

染疫工人被當局轉來轉去

3月24日下午,這些工人被轉移隔離,隨後爆出工人集體染疫。期間,他們先後被轉移到白城渤海明珠小區、白城市威尼斯酒店、白城美克美家酒店、吉林女子學院方艙等處隔離。

來自長春的周伯明,是通過別人介紹來到吉林援建方艙的。他向記者表示,當天用了29輛大巴車轉運工人,有五六百人。施工時,工人特別密集,這就導致大批援建人員感染病毒。24日中午撤離至隔離地時,有人在車上就出現發燒等症狀,25日開始有大批工人出現發燒等併發症。

「隔離點也沒有藥,沒有治療條件。26日給我們做了一次綜合核酸檢測。當時我已經高燒近40度,還腹瀉、渾身酸痛無力、乾咳、咳血,現在嗓子裡還疼、鼻塞。」周伯明說。

譚聰明表示,他們先被拉到離吉林四百多公里遠的白城渤海明珠小區集中隔離。「我們剛到小區時,當天晚上就發燒了,燒得特別嚴重,有燒到39度、40多度的都有,還有咳血的。前幾天藥品不能及時供應,生活用品也不到位。第三天有一百多人轉到醫院去了。」

3月27日,有部分工人被轉運到白城市威尼斯酒店。30日晚上11點,吉林市疾控中心來電話,又將一百多人連夜強制轉運到吉林女子學校。

「據我所知,現在陽性的工人可能達到四百多人。」譚聰明表示,當局這樣轉來轉去,增加交叉感染的風險。31日凌晨,工人又接到通知,威尼斯酒店有48人於4月1日上午轉到白城美克美家酒店集中隔離。

譚聰明表示,現在所有的陽性者都在威尼斯酒店和吉林女子學校。「那天(3月29日)我呼吸困難,我早上8點打電話,晚上11點才被送到醫院,做個CT,然後人家說你沒有別人重,你不能住院,又把我送回酒店。」

3月30日晚上,工人馬奇(化名)和一百多名陽性患者經歷7個小時從白城轉移到吉林女子學院方艙。「這裡一直沒有給我們用藥,也沒給我們做核酸,患者有咳血的、高燒的都沒有給用藥。整個方艙裡陰性、陽性的都有,基本上是密接者跟確診者。」馬奇說。

馬奇說,這裡環境很差。「這裡面隔離2000人左右,一個屋裡住8個人、上下鋪,男女生都有,吃的菜都是涼的,屋裡老人小孩都有,有的下鋪一張床,住爸爸和兩個兒子,屋子裡味道很重,(廁所)地面有屎還有水。」

馬奇說,當時大家都不願意離開白城市威尼斯酒店。「白城的護士跟我講,不走就要警察強制帶我們走,還說吉林的治療條件比白城好,結果到這裡連藥都沒有,條件非常苛刻。」

農民工:(吉林當局)讓我們寒心了

這些農民工想要跟當局討個說法。

周伯明表示,現在沒有相關部門及領導出面,給大家一個公道的說法,隔離補貼、感染賠償都沒有,還封鎖大家的核酸陽性報告,「這是想掩蓋我們感染的事實,怕擔責任,把我們遣送這麼遠,封鎖消息,讓我們農民工寒心。」

「我們頂著危險援建,我們想討要合理的說法,相關部門管理層應該受到嚴懲,還有八局不拿人當人。現在我們太難了,拋家捨業地為人民服務,有家歸不得,自身一點保障都沒有,現在大批農民工已經亂了陣腳。」周伯明說。

譚聰明表示,「現在市裡、省裡的領導都不知道嗎?還是怕烏紗帽不保,就這樣草菅人命嗎?吉林市政府的做法太讓我們這些農民工寒心了。」

周伯明表示,現在找不到相關的領導,也沒有人管他們,哪怕有一個相關的領導出來安撫一下工人情緒也好,根本就沒有。「跟沒媽的孩子似的,生死就看誰的體質和抵抗力強了。」

他表示,現在當局把工人們分散,就是「怕我們鬧事」。他們現在已達成一致意見,讓當局給出相關陽性證明,他們才會離開。他們就算警察要強制帶走也不走,就算鬧到中央他們也鬧,這是當局造成的嚴重後果。

責任編輯:林琮文#◇

相關新聞
【一線採訪】上海封控民怨四起 跳樓事件頻傳
【一線採訪】吉林當局「晒蔬菜包」惹民怨
【一線採訪】感染者劇增 上海老人院爆疫情
【一線採訪】河南太康封城10天 民眾斷糧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江西警察做假 胡鑫宇錄音筆藏真相
【天亮時分】北約祕書長警告 2月24日俄烏決戰
【財商天下】東南沿海「搶人大戰」 45年來最激烈
【秦鵬觀察】大外宣替中共活摘器官洗地
【菁英論壇】中國染疫冠全球 高壓是免疫力殺手
【晚間新聞】大陸驚爆青少年墓園宣誓捐器官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