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專家錄音透疫苗方艙真相 國人被愚弄

人氣 12655

【大紀元2022年05月22日訊】依舊嚴格封控下的上海在中共的央視新聞中被「解封」了,外界的目光逐漸轉向疫情似乎越來越「嚴重」的北京,因為表面上不說封城的帝都,實際上正通過限制交通、封鎖社區、強力推核酸檢測等措施變相封城,甚至通過停水,迫使不願去隔離的小區居民離開。然而,與營造出的恐怖氣氛有些矛盾的是,北京官方公布的本輪感染數據迄今累計只有一千多人,每日新增也只有幾十例,重症者占比也是很低的。這與大上海每天新增幾萬、累計感染超過60萬確實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有人說,這正說明北京防疫做的好,防患於未然麼,即便犧牲了人們的自由和生活,犧牲了經濟。然而,很多人並不知曉的是,從2月冬奧會那時起,北京的感染者就一直存在。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北京地壇醫院副院長蔣榮猛教授3月17日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近一個多月來,我們醫院收治了400多個感染者,絕大部分症狀都非常輕。」4月3日最後一例病人出院。

彼時北京並未封控,而且因為官方刻意隱瞞,導致民眾並不知曉,因此也沒有出現什麼恐慌。那麼,為何進入4月,北京當局卻突然開始拋出一個個感染病例,並藉此嚴格封控呢?北京當局在怕什麼?

5月22日,筆者在網上偶然聽到了一段令人震驚的錄音,其中透露了不少觸目驚心的真相,或許可以回答上述問題。錄音中的男聲應該是一位算得上有良心的專家在某次內部會議上的發言,他應該在美國讀書和工作過,自言「曾在美國的一些名校和實驗室換來換去」,對生物、醫藥或流行病等領域有所研究。這次內部會議召開的時間,距離現在應該並不長,在一個月或兩個月以內。他透露了哪些真相呢?

一、中國的滅活疫苗與歐美的mRNA疫苗一樣有副作用,ADE效應嚴重。

這位專家稱,他在沒看到副作用報告之前,也接種了疫苗,原因是「基於對你們可能還有一些底線的這一種天真的信任」。但信任的結果是他發現自己上了同行的當了。

他指出,西方國家為何這次不使用非常成熟的滅活疫苗技術,而是選擇重組蛋白、腺載體和RNA,就是因為大家都知道,這個技術在之前的疫苗上出現了問題,如登革熱、中東呼吸綜合症、SARS、麻疹這些病毒上。「當時用滅活的時候連動物實驗環節都過不去,根本就談不上到人體實驗的環節。」而根本原因在於「用什麼技術手段來控制這個病毒它被滅活之後還是原來的這個病毒形狀呢?怎麼控制這些病毒在滅活的過程中就不會變形,它表面的一些受體就不會發生變化呢?」所以,在這位專家看來,其實中國選擇了最難與最不穩定的一種技術來製造疫苗。

專家指出,目前,美國、法國、日本的研究都明確了,這個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就是存在著ADE的情況,而且現在出現疫苗接種後的疫苗逃逸現象越嚴越來越嚴重了,那說明這個ADE的現象是越來越嚴重了。

什麼是ADE現象?根據維基百科,ADE (Antibody-dependent Enhancement)翻譯成中文是「抗體依賴性感染加劇效應」,是指人體在正常情況下感染某一病毒痊癒後,免疫系統會產生針對這個病毒的抗體(或者注射了某一疫苗產生單一抗體),阻止再次感染從而實現免疫。然而,如果這一病毒後續發生了變異,人體內原有的抗體對變異後的病毒將不會起作用,而這個時候因為人體的免疫系統誤以為病毒已經被「阻抑」,使得這時候人體免疫系統對此病毒完全不設防,這會導致此患者會比沒有抗體的人症狀反而更嚴重。

簡單的解釋就是病毒在感染宿主細胞時,由於某些原因導致相關病毒增強其感染能力的現象。或者通俗點說,就是接種疫苗者,如果抗體無法對抗病毒,就成了病毒進入細胞的敲門磚,反而增強了病毒的毒性,提高致死率。世界多家藥企巨頭曾研發登革熱病毒疫苗,都在ADE效應面前折戟沉沙。

因此,專家的意思是中國的滅活技術並不過關,但卻廣泛推廣疫苗,導致現在「抗體依賴性感染加劇效應」,即打過疫苗的人更容易感染,大陸爆發的疫情與接種疫苗有密切關係。這與5與8日,北京公布的感染者中打疫苗的數據吻合。在報告的727例病毒感染者,686例感染者有明確新冠疫苗接種史,即超過九成四的感染者是疫苗接種者,而只有不到5.6%的感染者是未接種疫苗者。

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2020年底接受記者採訪時,也曾坦承:「ADE現象到現在沒有結論,那麼通過動物試驗、通過各種細胞試驗,實驗室告訴我們說,沒有或者很輕微,但是到了人群以後它是什麼我們不知道。」

二、建議馬上取消疫苗接種,點出疫苗背後是高福等利益集團。

這名專家還點出,現在搞mRNA疫苗的研發「就是個笑話」,如果搞出來,與會的專家們都不敢打的。他認為在疫苗出現ADE這種情況下,再不斷地用更強的疫苗來覆蓋前面的問題,用一種錯誤的疫苗繼續去覆蓋另外一種錯誤的事情,是行不通的,一旦蓋不住,要死很多人的。他提出這樣一個問題:「如果萬一病毒朝著毒性更強的方向演變呢?」

因此,他建議馬上取消疫苗強制接種,尤其是對孩子的疫苗接種。「我們對科研真的不能利用政治的這些方式。現在歐美這些疫苗都不打了,強行推行就推不下去了。」

對於專家中那些昧著良心的人,這名專家質問道:「本來我們人口出生率就不行了,而且我們這些孩子的身體素質跟歐美的那一些孩子根本沒有辦法相比較。」「我就問你們自己的孩子接種了沒有?你們自己都不給自己的孩子接種,隨便去開一些證明說自己接種了,或者開個證明說不適合接種。那麼老百姓的孩子他不是孩子嗎?」

他當然明白疫苗背後是藥廠和其背後權貴的巨大利益,但他認為收割利益收割一波就可以了,一些藥廠如科興、國藥已經收割成功了。他勸其他一些藥廠,包括高福這些為代表的在搞的他的那一些什麼技術的疫苗,錯過了就錯過了,不要再強推接種疫苗了。

最近新一波疫情爆發後,中共全國鼓動老年人去打疫苗,是不是有高福背後的利益集團呢?

三、各地大建方艙就是中共當局害怕出現ADE效應。

很多人奇怪為何一些地方並沒有很多病例,為何卻紛紛大建方艙呢?這名專家給出了答案。

專家提到方艙就是個「簡易工棚」,「連最基本的傳染病防治的標準都沒有達到」,而建方艙的目的就是當局怕萬一出現ADE的效應,「因為我們這個疫苗的接種率實在太高了嘛,基本上能打的人多打了兩劑了。現在對於奧密克戎的免疫、逃逸情況又這麼嚴重的話,說明抗體的增強依賴效應非常強吧,這個奧密克戎跟之前疫苗產生的抗體有很強的親和能力嘛。」

方艙原來是幹這個用的,這說明中共當局對疫苗引發的災難是心知肚明。

四、上海對外公布死亡數據都不是因為感染奧密克戎,原因有兩個。

專家認為之所以在方艙沒有出現大規模的重症現象,連中症都沒有出現,要感謝上天,因為這個奧密克戎非常弱,根本就不死人。

他還說上海公布的不管是接種哪種疫苗還是沒接種的死亡者,死因都不是奧密克戎,原因有兩個:一是上海專家希望能夠對外讓大家科學地認知奧密克戎沒有那麼嚴重;二是不想被西方抓住把柄,攻擊中共的疫苗存在ADE效應。

五、疫苗研發通常需要二三十年,疫苗最大問題不是抗體問題,再次否定現在兩年不到時間推出的新冠疫苗。

這位專家說:「現在哪一隻疫苗十年能搞出來,就靠譜使用的?」「我們去看整個疫苗研發,十年搞出來的疫苗都很難找得到的,一般都二三十年,那長春長生的事件過去還沒有多久呀。」

他還告訴我們,疫苗最大問題根本就不是個抗體問題,「而是抗體背後的副作用與這個抗體增強依賴效應的問題」,這兩個問題才是最難解決的。

而中共當局和所謂的專家們明明知曉,為何要強迫民眾打如此短時間研製出的疫苗呢?中共有何邪惡的目的?至少這些專家們真的沒有良心了。

六、對於打疫苗出現的問題,中共總能找出藉口,老百姓好糊弄。

專家在點出中共建方艙是為了防止ADE的效應後,有坦言中共為了拉老百姓去方艙,「對外可以說以人民的名義了,總有一些善良和沒有腦子的人容易被忽悠」。

對於來自民間對疫苗的質疑,他也明確表示,如今都只對外宣傳抗體有效率了,其他的都不管了,或者是通過輿論的管制讓大家閉上嘴巴。但他感嘆道:「可是這畢竟是藥呀,搞不好是要人命的。或許現在沒要了他們的命,但是破壞了他們的正常免疫系統啊。如果他們不能有效修復,不是要他們少活很多年嗎?不就是人為地讓他們在減壽嗎?當然老百姓也很愚昧的,很好糊弄的,他只要接種疫苗的當場沒有死,以後身體出了問題,以他們智商,就他們的智商也不會跟疫苗接種聯繫起來的。」

雖然這位專家頗為同情不知情的老百姓,但卻認為他們很愚昧,好糊弄,而這些不都是中共長期洗腦的結果嗎?

七、復旦大學模型推算放開死亡一百多萬人是胡扯,解封後自殺率會高。

這位專家指當下媒體炒作的復旦大學搞的模型推算,說放開要死一百多萬人,是胡扯。在奧密克戎下,雖然會有一些死亡,但也是正常的,流感、感冒也是要死人的,只要好好引導就可以了。

專家當然是主張放開了,不要因為疫情與世界主動脫鉤。他舉例說,解封的話,那個自殺率統計一下肯定比之前不知道高多少,接下來會持續攀升的。因為經濟不行了,「底層老百姓沒有收入他真的是活不下去的。」

八、讓大家修復一下自然免疫力。

專家建議趕緊取消疫苗接種的目的,是讓大家群體自然免疫一下,修復一下自然的免疫能力,這才能救大家。「當然我們一定要把這個事情複雜化,然後去愚弄大家,那這就沒辦法了。」

他質問自己的同行們:「如果這些孩子不斷地接種疫苗之後,那如果他們的身體免疫系統受到了不可逆轉的傷害,我們有思考過後果嗎?」

九、中國搞生物製藥的多是精緻利己主義者。

這名專家還說出了一個祕密,那就是中國之所以只能生產滅活疫苗,是因為自身科研實力不夠,所以搞不出其他技術。中國搞生物醫藥的這些人,沒有幾個是在歐美藥廠裡擔任管理者的,無非是「在一些藥廠裡面混了幾年基礎的研究工作」。

他們是什麼樣的人呢?專家看得很明白。「他們在想什麼呢?多是想著怎麼樣包裝自己,然後回國能不能拿政府補貼或者一些創業的資金。這些人愛國嗎?這些人是對科研有情懷嗎?他們的骨子裡多是一個精緻的利己主義者。這些人都拿著美國的綠卡,然後打著愛國的旗號回國創業。那賺完錢之後呢?你看這些人是不是會留在國內?」

他還疑似提到目前出鏡率很高的中國疾控中心首席專家吳尊友,「就那姓吳的也一樣嘛,不就是在美國讀了幾年書而已嘛。他懂啥呢?」吳尊友曾在美國加州洛杉磯分校獲得流行病學博士,他緊跟中央,支持動態清零,其名言是「動態清零是現階段中國及時控制疫情最佳選擇,而躺平是其他國家的無奈選擇」。這種政治型專家的確坑人不淺。

因為是內部會議,這名專家顯然是沒有什麼顧忌的,而他吐出的這名多真相,有些可以從中共幾波疫情的感染者和中共嚴格的封控和惡大建方艙得到印證的。

從去年到今年以來的疫情中,絕大多數感染者都是打過兩次疫苗的,其中還出現了重症和危症患者。這足以證實中共疫苗的效用有限,其曾公開說的打疫苗可以防感染、防發病、防傳播,甚至防重症,現今看來水分很大。而又有多少人會想到這是ADE效應呢?

想想中共真的太邪惡了,逼著老百姓打了那麼多的疫苗,如今又在拚命掩蓋真相,愚弄國人。這樣的中共不除,老百姓日子難安,而那些助紂為虐的中共專家們,莫看今日賺得多,他日註定還得也多。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ADE現象未解決下 中共急打五千萬支疫苗
【橫河觀點】輝瑞疫苗副作用上千種 福奇未露面
【新聞大家談】中國多地封城 疫苗副作用曝光
【一線採訪】數千人同居一室 上海方艙亂象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20大前 習近平訪港六大異常
【菁英論壇】中共內鬥對台海局勢的影響
【十字路口】習訪港釋五個政治信號 如何解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