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沈德詠升官無望發牢騷 惹怒習近平

人氣 20267

【大紀元2022年06月18日訊】原中共最高法院副院長、一級大法官沈德詠,今年3月落馬後,有關內幕仍在網絡發酵。有消息披露,沈德詠落馬是因升官無望憤而辭職並大發牢騷,惹怒習近平

習安排陳一新在政法委頂掉汪永清

自由亞洲電台《夜話中南海》專欄近日連續刊文介紹沈德詠的落馬內情,涉及習近平人事布局衝擊官場固有勢力的祕辛,最初是由於中央政法委人事變動的連鎖反應。

文章說,中共中央政法委的現任祕書長為陳一新,是習近平從浙江帶進中央的主要政治心腹之一。雖然現任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至今未被公開整肅,並不說明他獲習近平的信任。中央政法委的實際日常工作主持人其實是陳一新。

據稱,習近平在浙江任職時看上了陳一新,日後習在北京掌權,時任浙江省委常委兼溫州市委書記的陳一新就進京被任為「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辦公室」專職副主任,2016年底被習近平外放至湖北,任湖北省委副書記兼武漢市委書記,並被安排為十九屆中央候補委員。

2018年3月,陳一新二次進京,擔任中央政法委祕書長。而在兩會之前,許多人認為,已經連任十八和十九兩屆中央委員的原中央政法委祕書長汪永清至少會官升副國級,出任最高檢察長。但他在兩會上僅安排全國政協副主席的「二線職務」。

汪永清曾傳是接班系官員,意外轉入政協閒職,有說法指是因被習近平認定,「從根本上說是周永康、令計劃的人」。不過《夜話中南海》文章認為,汪永清被宣布為中央政法委委員、祕書長的時間是2013年4月,政法委書記是孟建柱,應該就是孟建柱的人。之前在孟建柱擔任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長時,汪永清任國務院副祕書長身分。

文章認為,汪永清其實是因為揭露周永康有功,而能夠繼續安坐中央政法委祕書長。但是他畢竟不是習近平本人的政治親信,所以習近平才會在勉強讓郭聲琨依序「遞升」為中央政法委書記的前提下,把政法委祕書長安排成自己的政治親信陳一新。

楊曉渡接監察委 張軍退掌最高檢 沈德詠升官接連失利

《夜話中南海》文章說,正是因為汪永清與孟建柱和郭聲琨之間默契配合了太長時間,再加上當時被王歧山推薦為中紀委常務副書記接班人選的張軍被習近平換成了自己的上海親信楊曉渡,曾經在中紀委配合王歧山「打虎」有功的張軍退而成為最高檢察長接班人選,所以才導致了孟建柱退休之前,關於安排汪永清接任最高檢察長的動議也被他習近平否定。與此同時,習近平畢竟也還得承認汪永清的資歷和功勞,於是才有了給他一個和最高檢察長一樣都是副國級待遇、但卻完全沒有實權的全國政協副主席職務的安排。

現任最高檢察長張軍,本來在最高法被明確為正部長級副院長之後不久,即先後擔任了中央紀委副書記和司法部長。在擔任中紀委副書記期間,除了協助時任中紀委書記王歧山「打虎」,張軍還短時間負責了一項重要工作,就是籌組成立國家監察委。

據說當時籌組成立國家監察委之初的設想,就是該部門的一把手應該是副總理級待遇,即黨內級別是政治局委員。所以,當時張軍主持籌組國家監察委工作時,身邊人已經開始祝賀他在十九大上「入局」。結果習近平把上海紀委書記出身的楊曉渡任為國家監察委的首任一把手。楊曉渡和習近平在上海有短暫交集。而由於張軍在接替司法部長之後很快把自己的前任吳愛英的問題查清,習最終把最高檢察長接班人落實到張軍身上。

時任最高法院常務副院長沈德詠也是和汪永清一樣,本來因為資格甚高而被考慮過安排副國級職務的可能。

周強2013年3月被安排為最高法院院長時,沈德詠已經擔任了整整5年時間的最高法院的常務副院長,以及一級大法官。周強一心要「入常」,至少也是要先「入局」的。如果當年周強的「入局」成真,沈德詠在2012年十八大上被安排為中央委員之後,早在2013年就會是最高法院院長的最可能接班人選。但是周強在最高法院院長位置上一坐就是兩屆。這就讓沈德詠在最高法就地晉升的可能性變成了零。

文章揭示,張軍和沈德詠都是最高法院副院長出身,但沈德詠擔任副院長的時間更早。但沈德詠擔任過的正部長級職務就只是最高法院長的常務副院長,而張軍則是在最高法被明確為正部長級副院長之後不久,先後擔任了中央紀委副書記和司法部長。在擔任中紀委副書記期間,還短時間負責了一項重要工作,就是籌組成立國家監察委。故此最高檢察長也選了張軍,沒有考慮年齡也偏大的沈德詠。

於是,沈德詠先是因為年齡偏大而被從最高檢察長接班人選的考慮名單中剔除,繼而又沒有機會任最高法院院長,在被考慮安排任一屆全國政協副主席時,又因為汪永清被習近平突然動議安排進政協,因一屆全國政協裡不能有兩個分工法制口的副主席,以致沈德詠搶在年滿65歲之前晉升副國級的可能性被完全排除。

不過文章覺得奇怪,習近平擔任上海市委書記期間,楊曉渡是時任市委常委兼市委統戰部長,而沈德詠則是時任上海市委常委兼市紀委書記,一樣都應該是「習近平的人」。但是習近平在中南海掌權,怎麼就沒有像提拔楊曉渡一樣提拔沈德詠呢?

沈德詠進任政協閒職 辭職告白發牢騷惹怒習近平

在2018年3月出台的新一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中,汪永清的工作分工之一是分管社會和法制委員會,而這個委員會的主任被安排給沈德詠。於是沈德詠成了當時的全國政協所有下屬委員會負責人裡,唯一的一個十九屆中央委員。而像沈德詠那樣,在黨的全國代表大會上剛剛被安排為中央委員,幾個月後便又被安排為全國政協的下屬委員會主任的情況,非常少見。

文章說,在十三屆全國政協召開之前公布的全國政協委員名單裡,沈德詠的名字出現在「中國共產黨界別」裡。其時最高法院系統裡都盛傳,沈德詠應該會被犒賞一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了。但最後公布的副主席名單裡卻只有汪永清而沒有沈德詠,沈德詠一氣之下便遞交了一份辭職書「抗議」。

沈德詠是2018年6月被宣布免去最高法院副院長職務的,時年64歲。免職通知下達當天,沈德詠立刻把一紙離職告白書分發至最高法院下屬的各部門,告別書開始就說明,自己是「中央決定提前一年左右的時間」被免的。

沈德詠說自己在這個崗位上已經堅守了18年,尤其是在常務副院長的位置上堅守了創紀錄的10年零2個月,「這是一個難度不小、風險不低的崗位,我自認為基本上做到了立足崗位、守好本分、盡力而為,沒有貪瀆擅權,沒有媚上欺下,沒有攬功諉過……。」

《夜話中南海》文章指,這些話中暗含牢騷。意即18年的最高法院副院長、還有10年零2個月的常務副院長的「創紀錄堅守」,卻只換得了仍然還只是部長級待遇的二線職務,這是多麼的不公平。

沈德詠的這份離職告白書還說,經歷肖揚、王勝俊、周強三任院長,「新老領導班子各位同事的鼎力相助,使我得以完成了個人工作史上時間最長的一次』堅守』……。」

《夜話中南海》文章認為,這段文字他沈德詠還是在繼續發牢騷。真正的意思就是,我一個人連續輔佐了三任正院長,到頭來還是要繼續留在常務副院長位置上直到年滿65歲。「無奈」之餘,還不如提前一年主動加入「老同志」的行列。

在中共政壇,辭職的官員一般都悶不吭聲,但沈德詠卻寫了一封致同事的《離職告別書》,這篇告別書在當年流傳網上,被形容為戰敗者的「宣洩」。

《夜話中南海》文章披露,沈德詠那份離職告白書後被密報習近平處,挨批「牢騷太盛」,進而導致了中紀委「一定要給他查出點問題來」。

責任編輯:寧峰

相關新聞
最高法院前副院長沈德詠被提前一年免職
岳山:中共最高法院大佬落馬擊向誰?
【翻牆必看】政法虎沈德詠與孟建柱關係密切
王友群:原最高法院副院長沈德詠落馬三大看點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美誤判俄軍實力 將對中共提高警戒
【舞蹈三劍客】大驚喜!三劍客2022巡演最終場VLOG
【車評】2022 Kia K5 GT-Line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