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32)

作者:David Law
數十年共產暴政帶給老百姓各種苦難,唯有認清共產黨邪惡本質,唾棄共產黨,才能迎向光明未來,福及子孫。(黃淑貞/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40
【字號】    
   標籤: tags:

這種釣鱔魚的「夜生活」生涯斷斷續續維持了可能有二三年吧,幾乎整個順德魚塘地區都被我們光顧過了:開始時是龍眼、南水、眾涌,後期是百丈、吉佑、大晚、勒流、裡水、龍江、龍山、水騰、樂從、沙滘、大小羅村、杏壇、麥村、光華、龍潭、馬寧……都有我們的足跡。懂得那麼多地方全賴跟著公路局的車到處跑,我、葉東、「大扁魚」黃家強、「跛鬼」李順還有其他幾個人是這行業的中堅份子。

後來在市場上曝光太多,幾乎所有魚塘區的農民都知道了。有時掛一漏萬,百忙中遺留釣具在魚塘邊而翌日曝光;剛巧有當地農民凌晨下魚塘撈蝦被鈎傷;鱔魚過度掙扎而斷線後死亡浮屍魚塘的……行動的難度越來越大了,甚至有兩次被人在車站或現場捉住押回縣城。

沒辦法了,回家翻出爛蚊帳製作蝦網,可是成效卻差強人意,因為捕撈蝦的大軍人數實在太多了!

釣魚的生涯其實一點也不好過,可以說是苦樂參半。夏天時在桑田蔗林裡鑽來鑽去,滿身大汗。那些鋸齒狀的蔗葉像小刀一樣,鋸得手腳頭臉都是一條一條淺淺傷口,汗水滲下來非常難受。有時深夜下起傾盆大雨,那就什麼都濕透了。如果剛好在冬天,寒風刺骨又下雨,腳下泥濘難行,又收獲不佳,那種挫敗感真是筆墨難以形容。

在有月亮的夜晚,田野間被月光映照,周圍的景物清晰無比,如果是在蔗林或桑地處還比較隱蔽,但在花生田或低矮農作物間行走就顯得相當明顯礙眼,極容易被早起撈蝦的農民發現,而發生追逐的鬧劇,那當晚事情肯定就會黃了!來得及的話還有可能把釣具回收,帶著漁獲逃走,否則只能放棄一切逃跑,血本無歸了。

沒有月亮的晴天夜晚是最理想的,微弱的星光剛好能讓人看得清楚。烏雲密佈,山雨欲來的天氣也不好,伸手不見五指很麻煩。有次就因為天太黑,在桑田裡看不到對面來的當地農民,他背著一隻大竹籮,也是看不到我。就在相距不足十步的距離時,我猛然聽到有人撥動桑樹葉的聲音,倉促間只能矮身在路邊的桑葉叢中。兩人相距不足一尺險險讓過,好在那傢伙也大意,沒有發現我,真驚險哪!

有過多次北風呼呼,還下著毛毛冷雨走在江邊堤岸上,沒有漁獲令人心情極度低落。唯有蜷縮在堤岸上的風雨亭裡,拿稻草蓋在身上擋風等天亮。

有次晚上很黑,根本看不清楚,我走到一處當地人挖過泥的斷崖處,雖然不高,一米左右的高度突然踩空掉下去,一個餓狗搶屎的姿態是一定的了,當時就弄得灰頭土臉,所幸沒有跌傷或骨拆。

還有一次「跛順」在魚塘處被人發現了,兩人於是追逐了起來,別看他平時走路一跛一拐的,危急時跑起來還是很快的。跑到一條河裡的三節橋上時,那人巳經快追及了,他用力一腳把中間那一節橋板踹進河裡,那傢伙跟著掉進河裡呱呱大叫。那晚我們當然立即作鳥獸散,什麼也來不及拿。

平均每去二或三個晚上總得停一晚,太倦了精神不夠,有時朋友在下午來過,我起床和他們說過話後又繼續睡,根本沒有任何印象他們來過,晚上在躍進橋上乘涼時說起來才知道。

既然釣魚生涯不好混,那嘗試換一個方式吧,其實也是換湯不換藥,始終離不開魚蝦。買回來一些蝦蹭麻布,請人縫成一個差不多二公尺的三角型魚網,再用三枝粗壯的竹桿支撐起來,便變成一個三角型的巨大網兜,我們稱這種營生為「兜水蛇」。

夏季陽光猛烈氣溫高,堆在魚塘一角水裡餵魚的草渣裡,藏著些大大小小在乘涼的水蛇,合兩人之力慢慢輕輕地把三角網兜伸進水底草渣之下,把整堆草渣網進兜裡,然後把草渣清走,兜裡剩下來的就是大小不一的水蛇和一些小魚蝦了。好運的一天可能有十斤八斤,兩人平分也就三數元,霉運時可能只有一點點,端看老天爺的喜惡與垂憐。

有時還亂做夢,夢境都很奇怪,醒來後就忘記了。不過有一個夢印象特別深刻:夢境裡我站在一處陌生的地方,四周好像有些雜物,好像是白天的午後,陽光並不猛烈,我們數人在一棵枝葉稀疏,並不茂盛的樹下換衣服,外衣、褲、鞋全部都換。換的是什麼衣服不確定,很模糊,當中還有六、七個人,人數不確定,男女也不確定,有一個不認識的人站在旁邊看著。

夢很短卻很清晰,醒來後沒有特別放在心上。想不到竟然在多年後成為事實,那該怎樣解釋呢?

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點閱【】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行李很快就搬進屋,堆在一邊像一個小山,可是這一刻我卻嫌少了!
  • 對岸就是順德,是家鄉了!八年了!被迫離家八年的遊子回來了! 感覺這裡既熟悉又陌生,可是這裡竟然沒有半點改變?!還是那麼破敗!
  • 一項小工程像冤魂一樣纏住你,因為人手少而不敢同時承接另一單小工程。但不能把其分判出去,因為這樣很容易被分判人搶走客戶的。等到手上工作做完卻未必能有下一單工程銜接,被動之極。比對大樓的配電工程,單價雖低但量大,合起來的工程費很可觀,而執行時極具彈性。
  • 我很早就勸說黎志強放棄電視機的維修生意,改做配電工程。主因是電視機永遠只能一台一台地修理,工作費時耗神;如有學徒,不但不能帶來幫助反而礙事,於是他搞了一片「威廉水電」。
  • 因為經營方向的分岐,我和雞雄最後還是分手收場。這是我的問題,還是中國人的劣根性呢?他夫婦倆就在我鋪位對面租了一個檔位...
  • 船行甚為顛簸,中途眺望內伶仃島與附近的海域,心中的感觸很大,人們同飲一江之水,卻因制度的不同產生天壤之別的生活。我們的確是用自己的生命拼來了今天的自由。
  • 向貴森家中要到他在香港的電話號碼,終於找到並約了出來飲茶,一敘久別的友情,並希望在人生地不熟的新故鄉,憑昔日之鄉情起一個互通有無、互相扶持的作用。
  • 其實我很喜歡螺絲批之類的工具有關的工作,平時也有考慮以後年紀大了,力氣不繼怎麼辦?還是學一門技藝傍身吧!四叔曾建議學開車,必要時可當司機打工。
  • 自從我接手這個賣汽水的位置後,明顯汽水的銷量增多了。你必得眼明手快,要知道15分鐘的課間小息,你只有五到七分鐘的生意可做,剩下的是學生飲汽水的時間。
  • 57年聽信香港土共的蒙騙,說是回祖國參加社會主義建設回到廣州,結果大躍進時要什麼沒什麼,小孩餓得呱呱叫,屢次寫信要四叔寄奶粉和副食品接濟他們。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