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持續了23年的殘酷迫害及其延伸

——寫在法輪功反迫害23周年之際

人氣 460

【大紀元2022年07月19日訊】2022年註定不平常,才過了半年多的時間,人們在身體和精神上就已經經歷了一波又一波跌宕起伏的衝擊,道德底線也不斷經受考驗並被持續刷新著。

2022元旦當天,西安一位懷胎八個多月的女子被中共的「極端清零」擋在了醫院門外,在零下幾度的寒夜裡,手扶著肚子苦苦等待了幾個小時,導致大出血,不幸流產。大量民眾譴責中共當局的冷血。

2022中國新年期間,正值人們歡慶佳節之際,一個令人揪心的視頻走紅網絡,被拐賣長達24年的 「徐州八孩鐵鏈女」牽動了億萬顆民眾的心。但凡良知尚存的人們無不為李瑩的悲慘遭遇感到同情、心酸,乃至悲痛。然而,上百億點擊量的「關注度」竟石沉大海,李瑩終究沒能獲得自由,而參與營救的很多人或被封口、或遭到打壓。

整個春天,以上海民眾為代表的海量中國人在挨了「社會主義鐵拳」後,駭然發現自己的脖子上竟也套著隱形的「鐵鏈」!很多人壓根兒沒想到,中共當局為何罔顧民生,導致大量年輕人耽誤學業、事業?怎麼可以用「入戶消殺」的野蠻殘暴任意踐踏人權?怎麼可以坐視病患們得不到治療而撒手人寰?怎麼可以任由「物資匱乏」的人們活活餓死?……

6月10日凌晨,唐山發生了暴徒挑釁並暴打四名女子的惡性事件,震驚了網絡。隨後中共包庇歹徒、官匪勾結等黑幕的曝光,更是讓人不寒而慄,有人感慨「全國都是唐山,只是尚缺一個視頻」;而更多的人意識到,真正恐怖的是歹徒背後的黑惡勢力。

6月30日,一位93歲的丹東老人外出求醫受阻,被社區羞辱,並被中共公安毆打,最後含恨上吊身亡。事件曝光後,幾乎是全網憤怒,人們拷問中共為何「連93歲高齡老人都不放過!」?

7月上旬,廣西全州爆出了當年超生的孩子被中共官方暴力搶走後,給「社會調劑」了,下落不明。此事掀起了輿論風暴,「拐賣孩子」到了中共那裡就成了「社會調劑」了?可這是活生生的人啊!

上個月,中共總理李克強表態說要「防止發生衝擊道德底線的事」。大家都知道中共歷來是缺啥喊啥,往往都是不好的事情發生了,中共才喊要防止其發生。如今,越來越多突破人類道德底線的事件在大陸社會重複上演著。

令很多人難以接受的是,為何普通百姓僅僅想要簡單地活著都變得舉步維艱?為何連老人和孕婦都不能得到保護?這世道為何變得如此不堪?警察怎麼跟黑社會站在了一起?……

其實,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恰恰是中共。普通百姓看到、經歷到的惡性事件,不過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23年殘酷的迫害向全社會的延伸。

持續迫害法輪功23年,中共不斷刷新道德底線

因妒嫉李洪志大師在中國廣受尊敬、並懼怕法輪功的巨大道德感召力,踩著六四學生鮮血上台的江澤民不顧其他六個政治局常委的一致反對,於1999年7月20日正式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實施了「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等滅絕性政策,並揚言要「三個月消滅法輪功」。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迫害23年來,能夠查明身分的已有4800多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但由於信息封鎖,尤其是中共極力掩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實際被迫害死亡人數遠不止於此。

下面,可以一起來看一下收錄在《明慧二十周年報告》裡的一些真實案例。

1. 中共對老人的殘酷迫害

2016年6月12日下午3點鐘,重慶市合川區610出動5部警車二十幾人綁架了79歲的退休教師鄭開源先生,並將他劫持到五尊洗腦班。中共以「檢查身體」為名,在兩天的時間裡,在老人肝臟部位和脾臟部位各注射了兩針不明藥物。

遭強制注射毒針後,鄭開源全身肌肉出現萎縮,並伴有長時間的全身性的難以忍受的劇烈疼痛,大腦像有不明物體流動發緊發痛,視物不明,神經錯亂,晝夜難眠,小便失禁,人形枯瘦,走路跌跌撞撞要人攙扶……

2019年1月11日上午,山東省招遠市夢芝派出所綁架了82歲的法輪功學員郭振香女士,僅僅幾個小時,便將郭振香毒打、迫害致死。當家人接到消息時,她的遺體已經被派出所警察私自送到招遠殯儀館。

2. 中共對孕婦和嬰兒的血腥迫害

2004年9月18日,遼寧省開原市東明派出所警察綁架了當時24歲懷有身孕的譚亞嬌女士,在派出所對譚亞嬌電擊並毒打,將譚亞嬌打昏。

隨後,中共又將譚亞嬌劫持到本溪市白樓看守所,繼續變本加厲地折磨,電擊、上腳鐐手銬、野蠻灌食等,最終導致譚亞嬌在酷刑現場流產。

看守所所長劉國新見譚亞嬌被迫害流產,卻不聞不問,也不做任何處理。譚亞嬌身心受到極大傷害,之後月經失調、腰腹疼痛,四肢麻木。2005年4月,在中共本溪市法院的非法構陷下,譚亞嬌被非法判刑九年。

2003年,寧夏銀川市鐵東派出所警察綁架了懷有身孕的法輪功學員郭文燕女士,直接劫持到東門計劃生育醫院強制墮胎。因胎兒太大,醫生怕出事故,就強迫郭文燕家人簽字。

女嬰被流產下來時還活著,而且還哭出了聲。郭文燕的婆婆聽到嬰兒哭後,趕忙說:「(孩子)還活著呢!我們抱回去養。」沒想到,醫生聽到女嬰哭聲,一把掐住女嬰脖子。不一會兒孩子就沒了聲音,女嬰被活活掐死!

3. 中共對殘疾人的殘酷迫害

家住雲南省昆明市西山區馬街辦事處積善社區的楊蘇紅女士,從8歲開始就病魔纏身,4次住院中有兩次病危。成年後的她,是一個身高僅有1米2、體重僅有23公斤的肢體殘疾人。

1998年,楊蘇紅被昆明腫瘤醫院確診為「骨癌晚期」,並說她最多只能再活幾個月了。1999年2月,楊蘇紅有幸修煉法輪功後,漸漸地各種病症消失了,被病魔折磨了十多年的她丟掉了藥罐子,無病一身輕。

2004年,昆明市西山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了堅持信仰「真、善、忍」的楊蘇紅,將她劫持到大板橋雲南省女子勞教所,強迫她參加正常人一樣的超強的體力勞動,長達半年之久。楊蘇紅被折磨得皮包骨頭,奄奄一息,於2005年5月回家後僅一個多月的時間,便含冤去世。

黑龍江省牡丹江市穆稜市寇強先生,是一個二級殘疾人,生活不能自理。他在有幸修煉法輪功後,身體情況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變得能夠生活自理一些。

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公安多次對他綁架、抄家、敲詐、勒索並非法判刑4年。長期的精神折磨和身體的摧殘損傷,最後致使他不幸離開了人世,享年僅47歲。

4. 中共針對法輪功學員信仰的「清零行動」

從2020年開始,中共政法委和610在全國範圍內針對法輪功學員實施了一個詭異的「清零行動」。所謂的「清零行動」就是要通過迫害施壓,讓所有的法輪功修煉者都放棄修煉,以達到人數「清零」。

據明慧網報導,各地政法委、610、派出所、社區等,為執行這一命令,以各種名目到法輪功學員家中,逼迫他們在放棄修煉的「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上簽字。

如拒簽,就威脅送洗腦班、看守所、判刑、不發養老金、子孫受牽連等;如不妥協,就直接實施綁架、抄家,找學員的子女代簽,或將子女當人質,逼迫學員簽字。

在過去兩年多的時間裡,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有的被非法判刑,有的被迫害致死。

上述迫害案例僅僅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冰山之一角。中共在迫害中所用的100多種酷刑,以及活摘器官的罪惡,都可以在《明慧二十周年報告》查閱到相關記載。

而在明慧網已查證的案例中,截止到2019年7月10日,有86,050人被綁架,28,143人被非法勞教,17,963人被非法判刑,18,838人被綁架關入洗腦班,809人被綁架進精神病院,遭受各種酷刑迫害的總人次為518,940。而這些數據遠低於實際發生的迫害案例。

和平理性反迫害23年——法輪功學員為了誰?

在過去二十多年裡,中共政法系統,公、檢、法、司與610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不講法律,更不講道德,早已經高度黑社會化。而這場迫害又被中共極力地掩蓋著,很多普通民眾對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苦難大多並不知曉,有些民眾即使聽說了但也感覺難以置信。隨著這場針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向全社會不斷延伸,普通民眾已經能夠切身感受到這場迫害的殘酷與邪惡。

在針對中共病毒「清零」政策下發生的那些極端又荒唐的對人權的侵犯,不正是針對法輪功學員信仰「清零」的一種延續嗎?當武漢大學生頻頻神祕失蹤的時候,人們紛紛開始懷疑,這些大學生是不是被中共活摘器官了?當超生兒被中共「社會調劑」的罪惡曝光後,有人質疑道,連整個活人都能被中共「調劑」,人體器官又怎麼不會被「調劑」(活摘殺人)呢?……

面對中共如此慘絕人寰的迫害和打壓,法輪功學員沒有被嚇倒,更沒有被打倒。他們23年如一日,和平理性堅持反迫害,並向廣大被中共欺騙的中國民眾傳遞真相。他們早已經意識到,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就是對全體中國人的迫害;對「真、善、忍」的打壓,就是對普世價值的踐踏。

在過去二十多年中,有多少民眾在自己的信箱、門縫、電子郵箱中收到過法輪功學員傳來的傳單、小冊子、光盤,以及各種真相郵件?有多少朋友在各種場合親自聽過法輪功學員講述真相?有多少人接到過「退黨、團、隊保命」「三退保平安」等字樣的真相幣?又有多少出國留學、旅遊、居住的朋友在各大景點接到過法輪功學員派送的免費真相報?

法輪功學員深信:「對一個人的不公,就是對所有人的威脅」,因此,他們自辦媒體,堅持為全體受迫害的中國人發聲,同時幫助世界分清中共與中國人的本質不同,讓國際社會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也為中國和中國人贏得了尊敬與尊重。

在法輪功學員的不懈努力下,迄今為止,已經有超過三億九千九百多萬的中國人看清了真相,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而且越來越多明白真相的民眾也開始主動傳遞真相。

結語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長達23年的殘酷迫害,已經逐步地延伸到全體普通中國人身上了。面對迫害,曾經有不少人選擇沉默。事實上,對迫害的沉默就是對罪惡的默許。而且,沉默或許暫時是通行證,但最終會成為墓誌銘。

正如波士頓大屠殺紀念館外石碑上鐫刻著那首舉世著名的詩所述:「當他們追殺猶太人,我保持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當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當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保持沉默,因為我是新教徒;最後,當他們對付我的時候,再也沒有人站出來為我說話了。」

加拿大國會人權委員會前主席大衛‧喬高與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多年來堅持獨立調查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並共同撰寫了《血腥的活摘器官》。兩人因此獲得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曾經有人問大衛‧麥塔斯,「這(活摘)與我有什麼關係?」麥塔斯回答道:「你還在等什麼?難道你要等到有人為了摘取器官而殺害你時才抗議嗎?到那時就太晚、太晚了!」

希望全體中國人能夠在暴政強加給我們的魔難中守望相助,共同抵制中共這個黑惡勢力,早日迎來沒有中共的自由中國。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石銘:殘酷迫害法輪功的河北省中共當局
極端防疫促上海人退黨:不願成黨的奴隸
李克強喊話穩外貿 分析:難阻外商撤離
宇清:病毒至今未去 民心卻已喪失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經典和舒適 Clarks帶你邁進春天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