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良懋:港府通緝香港議會發起人 無稽可笑

就香港保安局在其網站上發布的通緝令,香港議會籌備委員會回應不會向獨裁者低頭。(香港議會籌備委員會臉書)
人氣: 126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2年08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楊欣文加拿大溫哥華採訪報導)香港議會籌備委員會」7月27日在多倫多宣布成立。香港時間8月3日,香港保安局在網站上發布消息,以「顛覆國家政權」罪,緝捕在海外籌組「香港議會」的袁弓夷何良懋梁頌恆。被列入「通緝」名單的資深媒體人何良懋表示,「我們不會因為它出個通緝令我們就停擺或者擱置、改變。完全不會。」

2022年7月27日,香港議會選舉籌備委員會在多倫多正式宣布成立,旨在為中共極權打壓下的香港人搭建一個平台,爭取主權在民,實現人民自決選舉議會,港人全面自治。(伊鈴/大紀元)

「通緝犯」的回應

何良懋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表示,香港時間83日,香港保安局在其網站上發布了一個很短的中英文版的通緝消息,新聞界報導了,包括一些香港的網媒。期間,他們沒有收到任何香港官方的通知,也沒有加拿大官員問過他們。「我們也是透過傳媒才知道我們做了『通緝犯』」。

香港保安局在新聞公告中以「涉嫌違反《香港國安法》第22顛覆國家政權』罪,要「根據《香港國安法》第37條」,將在海外籌組所謂「香港議會」的評論員袁弓夷、媒體人何良懋及香港前立法會議員梁頌恆等人「緝捕歸案」。保安局還恐嚇「市民要與任何違反《香港國安法》的人士及他們組織的非法活動劃清界線,以免承擔不必要的法律風險」。

通緝令發布的當晚,香港議會籌備委員會做出了以下回應:

他們相信主權在民,法治或法律的合法性是建立在人民同意的基礎上。

今天不論是所謂的「國安法」,或是引用「國安法」通緝香港議會籌備委員會委員的所謂「香港政府」,卻是完全沒有香港人的授權,遑論同意。

他們籌組一個能真正代表香港人的香港議會,卻被一個沒有人民授權的「政府」通緝,只會令世界覺得無稽和可笑。

被這個非法不義的政權通緝是他們的榮幸。

他們不會向獨裁者低頭,往後定必竭盡所能,籌備這個能真正代表香港人的香港議會,為光復大業努力。

被沒有人民授權的「政府」通緝並不意外

對於會被以違反國安法入罪,何良懋並不感到意外。不過籌備委員會成立才一個星期,中共就迫不及待發出通緝令,何良懋覺得是有點快。

有幾個相關的問題,何良懋想得到「香港政府」解釋。

1. 「香港議會」如何「顛覆國家政權」

首先,通緝的罪名「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就讓人有點摸不著頭腦。

何良懋表示,「香港議會」是回應202112月的香港立法會選舉。用「香港議會」的方式,是因為人在海外。因為香港現在立法會選舉基本上剝奪了香港市民應有的一人一票選出立法會成員、即民意代表的權利,是官方甄選候選人之後的選舉,是官定的選舉結果。

「我們覺得要伸張香港人應有的一人一票、民選議員的權利,就是將《基本法》第3、第68條所說的達到全民普選在海外實現。又怎麼會牽扯到『顛覆國家政權罪』呢?」

何良懋說:「按我們的理解,應該是北京才屬於國家政權,在香港是屬於地方政權,特區也是地方的一部分。我們又不是『中國議會』,所以說我們顛覆國家政權,這條罪有點莫名其妙。」

2. 香港保安局監管海外議政

其次,何良懋認為,現在成立的只不過是「香港議會籌備委員會」(簡稱「籌委」),十幾個籌委來自海外不同的國家、不同的城市,提出一種想法,「香港議會」還只是個概念。直到83日保安局發布通緝令,還沒有人去選,沒有參選人,也沒有選民參與過,其實就好像一個上市公司所說的「概念股」。「香港保安局居然將我們打成顛覆國家政權的通緝犯,這是十分不符合常識的。如果就這麼說一下就會顛覆國家政權』,這個政權真的是十分之脆弱!」他說。

3. 在沒有引渡協議的國家如何進行緝捕

何良懋提出:「第三點,『港版國安法』是『全世界有效』的,這個保安局的新聞稿說要緝拿歸案,請問如何緝捕呢是不是派港產007到海外緝捕這些提出、倡議香港議會的人員?我們這三個被通緝的人,兩個在美國,一個在加拿大,20207月之後美、加分別和香港斷絕了原來的引渡協議,基本上是不可以引渡我們回香港的。是要等我們自投羅網嗎或者是派一些便衣人員到海外,用越境擄人的方式、用非法的手段將我們運回香港?」

他表示:「這些香港新聞界也沒有去問,如果去問恐怕也會觸犯國安法。」

4. 香港當地人參與香港議會將被如何對待

第四點何良懋問,如果香港人以後參加「香港議會」的任何事務,甚至參加投票,就會惹上「不必要的法律問題」。請問是觸犯了哪個條例?如果將來投票,有當地的香港人參與的話,第一,如何界定他參與了?第二,界定了他參與之後又用什麼罪名呢?一人一票選舉是符合國際定義的一種民選方式、普選的方式,試問他們會犯了什麼罪這個保安局的新聞是沒有交代的。

香港人才是香港的話事人

何良懋指出:公民的投票權是不能夠剝奪的,香港人值得擁有該權利。「香港議會的主導思想都是要一人一票,要香港人應有的民選議員的權利不受政治擾,參選人無須受到政治篩查。我們只是要這些香港人應得的東西,而這些也是《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都沒有否認的。」

他說,港共和中共就是看到2019年區議會選舉中,建制派的候選人是如此不受歡迎,所以他們驚慌、震悚,2年馬上修改所有香港選舉制度,閹割香港選舉制度的靈魂,將香港的選舉制度、特別是立法會的選舉,變成了完全是「官定民主」完全是人大式、政協式的花瓶政治,花瓶式的民主,剝奪了香港人應有的正常民主權利。

何良懋認為,他們做的是幫香港人爭取人民自決(Self determination)、爭取每人一票去投票選自己的民意代表,Popular sovereignty(人民主權)。事實上,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已經看到,香港人在大體上不受政治預之下很樂意去行使這種民選權利。一人一票的直選權,可以得到很好的行使。

他指出,現在香港的那些議員,總體素質惡劣到基本上是浪費公帑,沒有任何監察功能,全部都變成三權合作的一部分,是為政權鳴鑼開道,保駕護航。政權要搞什麼議案、通過什麼開支,基本上那些議員都是照過如儀、行禮如儀。這是浪費香港的社會資源,也是對真正民主精神的褻瀆。這種假民主、偽選舉是不能夠接受的。所以他們要提倡香港議會真正一人一票選舉。要讓香港人民自決選舉議會,實踐主權在民。提倡主權在民,香港人才是香港的話事人。

何良懋表示:「我們香港議會就是要發揚真民主,要真選舉。

目前不擔心安全問題

資深媒體人何良懋。(大宇/大紀元)

何良懋坦言:「我不擔心自己的安全問題,因為我們在海外從事新聞工作、從事政論分析都很多年了我們也很知道我們的言論是不受到港共政權和中共政權的歡迎,因為我們是持著批判的態度。」

「作為公眾的評論員,我們要就公眾的事務表達我們的意見。在自由開放社會,這個被視作等閒,這個是屬於監察政府的一部分工作。所以也不擔心。」

他表示個人沒有任何香港的銀行戶口、資產,所以沒有可能被凍結資產,而且也不會讓它有機會凍結自己的資產。而且也早已經決定暫時不會回香港。

至於身在加拿大,會否受到中共一些具體的威脅?何良懋表示,暫時還看不到這種威脅、沒有這個憂慮。他很清楚,必要時中共會做出越境擄人的勾當,但他相信加拿大和北美這些民主社會,自有一套健全的機制。如果有人要在這裡做一些非法活動,一旦發現有一些跡象,隨時會打911報警。

何良懋估計,這個通緝令的目的只是想恐嚇無論是在海外、在大陸,或在香港生活的港人,旨在阻止他們參與「香港議會」相關的事情;其實是想讓香港人個個變成「容海恩」(袁弓夷的兒媳),像她那樣(與袁弓夷)劃清界限,最好能夠公開聲明同香港議會割席。

香港保安局壞心做了件「好事」

面對中共威脅,何良懋表示,有關香港議會的籌備工作正在繼續進行。「我們不會因為它出個通緝令我們就停擺或者擱置、改變。完全不會。」「我們不會向獨裁者低頭,必竭盡所能……為光復大業努力。」

同時,何良懋也特別「感謝」香港保安局,因為「本來我們(籌辦)香港議會很辛苦,想擴大我們國際新聞的那個報導面,經過他們壞心做了件好事,很感謝他們免費幫我們推動宣傳,令到國際上更多香港人、以至國際媒體都知道認識了『香港議會』這件事。」

何良懋表示,由於籌委會成立時間很短,很多細節還在商討中。他估計下一步可能會跟一些西方媒體多聯繫,讓他們在報導保安局通緝令這個事情的同時,把「香港議會」的信息帶出去;另外,也不排除聯繫一些國家的國會議員來評評理。這些工作都要逐步鋪開。◇

責任編輯:陳沁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