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民呼喚中國版戈爾巴喬夫 分析:中共喪盡民心

人氣 10908

【大紀元2022年09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中共在內憂外患中宣布召開二十大,同一天,戈爾巴喬夫與世長辭,引發民眾哀悼和追思。有分析認為,中國必須改變。自上而下的改變成本最小,目前中共也像蘇共一樣,民心喪盡,到了一推就倒的時候。

2022年8月30日晚上,戈爾巴喬夫因長期重病醫治無效,在莫斯科去世,享年91歲。戈爾巴喬夫1985年當選為蘇共總書記,上台後推動「新思維」改革。1989年5月戈爾巴喬夫訪問中國,正值血雨腥風的6·4大屠殺之前。戈爾巴喬夫希望和平解決問題,並呼籲中國進行民主改革。他被稱為「蘇共的埋葬者」、「民主的巨人」。

網民呼喚中國版的「戈爾巴喬夫」

新華社報導,中共中央政治局8月30日召開會議,宣布10月16日召開二十大。外界認為,習近平在二十大上謀求連任,並極有可能繼續掌權。

當天晚上,戈爾巴喬夫去世,引發民眾哀悼和追思。有大量的網民呼喚中國版的「戈爾巴喬夫」。

巧合的是,同一天,8月30日下午,中華民國金門駐軍首度開槍驅離中共無人機,打響了第一槍。這被視為是一個信號,台灣自衛得到美國支持,對越過中線的敵人進行殲擊。而中共攻台尚不具備實力,凸顯面臨內憂外患。

獨立學者、專欄作家吳祚來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戈氏的去世引起了很多人的追念,因為他終結了冷戰時代俄羅斯的紅色帝國,這是二戰之後最重大的事件,也是一個偉大的創舉。自上而下的進行改變是成本最小的,整個國家波瀾不驚,沒有引起大的衝突,證明這是深得民心的,也證明共產黨人沒有人去愛這個體制。

「中國的網民大量的追悼戈爾巴喬夫,也是希望中國自上而下的改變。自從89年學生運動到現在,自下而上的改變成本太大,而且是非常困難的。這是中國大量的網友懷念戈爾巴喬夫的一個重要原因。」

趙紫陽一度被寄希望於成為中國的戈爾巴喬夫,但是被「老人政治」給終結了,決意鎮壓學生運動的鄧小平才是黨內實權人物。習近平也曾被寄希望於破門出教,成為中國的戈爾巴喬夫。但後來網友認為,「他是加速師,以另外一種方式來解體中共」。

吳祚來指出,戈爾巴喬夫結束了蘇聯近百年的共產時代,普京幾乎是又終結了戈爾巴喬夫的改革,這是一個歷史的反覆;中國現在也在反覆,中國改革改到要進行一個政治改革的時候,回到了文革狀態,搞個人崇拜,倡導封邦鎖國,用極權的方式抗疫,用專政的手段對付上訪、維權、異見人士,這都是文革手段。

但他認為,這種反覆是不可持續的,都是專政紅色帝國的迴光返照。因為整個社會的經濟、政治、觀念已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我覺得這種專制極端的方式不可持續,因為它會造成整個民心激烈的對抗,經濟上又是一個巨大的潰敗。對於它這個合法性、民意的合法性或者經濟的合法性,都在一步步的喪失,都在走向一個臨界點。所以中共的倒台有可能也像前蘇聯一樣,也可能就是一夜之間。」他說。

吳祚來表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習近平如果想青史留名的話,也是有機會的,因為現在元老派基本上都苟延殘喘。如果他能夠審時度勢,站在人類普世價值的立場上,是能夠做出一個正確的選擇的。

蘇共黨員群起拋棄共產黨 中共也民心喪盡到了一推就倒的時候

時事評論員王赫認為,中共出了很多書研究蘇聯解體,但都從反面來理解這個問題。戈爾巴喬夫其實是一個正面的案例,他結束了一個時代,這是他的歷史使命,雖然他沒有開闢一個新的時代。

王赫指出,中共比蘇共一個壞的地方,就是中共是個成熟的流氓。中國的很多既得利益層,比如說最上層很多人要學西方,把子女送到國外讀書,但是普通的省市級以下的、地級、縣級、鄉鎮級這些官員,如果要搞民主化,他們所有的權力全部落空,說不定就會拚命起來反對。

「所以中國的情況比俄羅斯的情況會複雜一些。蘇聯『八一九』事件的時候,保守派發動政變,軟禁了戈爾巴喬夫,當時軍隊倒戈,蘇聯人都上街起來反對政變,反對緊急狀態委員會,這是他們自己奮鬥出來的。對中國人民來講,中國人有沒有這個勇氣?」

「共產黨什麼時候才能垮台?《九評共產黨》公告裡面就有一句話:我們要反思,是不是由於我們的軟弱和順從才造成了這些苦難和悲劇。」他說。

不過,中共民心喪盡,也到了蘇共解體前的狀態,拋棄共產黨的人越來越多。

王赫指出,過去中共的體制在起作用,就像《九評》裡講的,任何一個黨魁只能跟著黨走,最高境界就是相互利用。但是現在,黨魁跟黨的力量對比發生了變化。一下就推倒了,這個黨根本沒有反制能力。

「首先是大家普遍罵它,過去是怕它,不敢罵,現在公開罵出來了,而且還有四億人退出來了,就是說它的根拔出了;對習近平來說,這個選擇是順歷史潮流還是逆歷史潮流的問題。」

「蘇聯的解體很大部分是蘇共上層人物拋棄共產黨,葉利欽簽署總統令,宣布蘇聯共產黨為非法組織並限制其在俄羅斯境內的活動;針對中共來說,現在中共除了那幾個檯面上的人物也都是拋棄共產黨了,大家都在等待一個時機。因為習近平維持的共產黨的統治下,誰都沒有安全感。」

「蘇聯解體的時候,沒有人出來反對,就像習說的『竟無一個是男兒』;現在中共解體的時候,從上到下,除了極個別的毛左勢力反對之外,它不占主流,也沒有掌握實際的權力。所以中國人清楚要推倒這堵牆,把中共推倒。」

責任編輯:孫芸 #

相關新聞
戈爾巴喬夫去世 普京深切哀悼 習為何沉默
分析:冷對戈爾巴喬夫去世 中共恐懼什麼
周曉輝:戈爾巴喬夫曾道出中國必然走向
【秦鵬直播】習近平將成為另類戈爾巴喬夫
紀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