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中國「最不易」的一代 80後惹誰了?

人氣 3237

【大紀元2022年09月21日訊】中國大陸有一批人,他們出生時,曾經集萬千寵愛於一身,被叫作「小皇帝」、「小太陽」,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更是被長輩們捧在手心裡。大家一定想到了,他們就是中國大陸的「獨生子女」,也就是80後這一代人。可是,到了今天,從小嬌生慣養成長起來的80後,卻面臨著最不易的人生。有人說,他們跟無數的機會和紅利「擦肩而過」,同時父母也沒有什麼家底,過得特別狼狽,甚至是十分擰巴和掙扎的生活。

80後這代人,不僅帶著中共改革開放、計劃生育最明顯的時代烙印,而且還當過教育改革實驗中的「小白鼠」。這些人作為社會、家庭的中堅力量,不僅踩在了房價的最高點,現在又面對著失業危機、家庭重擔。那麼,這個特殊的人群,他們經歷了怎樣的人生境遇?他們面對的又是什麼樣的困境呢?我們今天就來關注一下80後的生活。

獨生一代的中年危機

實際上,在世界上的不少發達國家和地區,近些年的獨生子女也是越來越多。但是,我們今天提到的「獨生」是指特定的一群人,就是從1980年到2014年的這30多年裡,因為中共的計劃生育政策,而被動成為獨生子女的這一群人。

作為獨生子女的第一代人,也就是我們經常聽到的80後這一代人,現在已經開始陸續進入不惑之年了,成了社會、家庭的中流砥柱。有人調侃說:昔日的「正太、蘿莉」也已變成了「大叔、大嬸」,肩負起了養家餬口的責任和義務。

大陸媒體財新網,最新一期的封面文章就叫做《獨生一代頂上》。這個標題,在這個百業凋零,內卷與躺平盛行的時代背景下,看上去,是不是充滿了一種臨危受命的悲壯呢。那麼作為第一代「獨生子女」的80後,現在正面臨著怎樣的壓力呢?

文章中,就提到了多位80後家庭的境遇。其中有一位是80後的單親媽媽,剛剛做母親,一邊要自己學習怎麼帶孩子,一邊還要在經濟壓力下要重新求職,此外,還要為身在異地、身體不好的父親尋找保姆。

文章中,還提到了一個剛剛迎來第二胎的單獨家庭,這個單獨家庭,是指夫妻雙方中有一人是獨生子女。在這個家庭中,上有患有疾病的爺爺奶奶,下有襁褓中的二寶和需要支付高昂補習費的大寶,而80後的妻子,為了支撐家庭支出和按揭,都不敢足額休滿產假。

這樣上有老、下有小、身後有按揭、前方有職業危機的生活狀況,恐怕是80後這一代人共同的挑戰。

文章提到,祖輩預期壽命提高,兒童依賴期長,中年職場危機,晚婚晚育,導致獨生一代正面臨照顧周期的重疊。而金錢、時間和精力的赤字,是獨生子女家庭成員最常表達的焦慮。生育,尤其是生育二胎,是這些單獨、雙獨家庭陷入赤字危機的起點。

可能有人會想,獨生子女是有很多嗎?這些會不會只是一些個別情況呢?

我們看,報導中引述的一項研究數據顯示,在2015年的時候,中國獨生子女人口有2.25億,占同期出生人口的43%。文章還引述研究數據說,2015年的時候,在40歲以下的城鎮家庭中,夫妻雙方都是獨生子女的占比達到了11.9%,其中一方是獨生子女的家庭占比,則達到了40.8%。

可以看到,獨生子女人口可不是小數,那麼,面對壓力的家庭,肯定就不會是少數了。

並且在經濟低迷下,中年失業危機風險,也成了80後正在面臨的一大危機。

我們之前的節目中曾經提到過,有一位中國大陸36歲的80後網民,在加拿大的約克論壇發帖說,想要移民加拿大。據他自己透露,他的家庭稅後收入有53萬人民幣,在大陸也算是高薪人群了,那他為什麼想移民呢?

他在給出移民理由時提到,職場上已經真實存在的35歲歧視現象正在日益加劇,45歲,則可能會成為大部分人職業生涯的終點,也就是面臨永久失業。

這樣看來,35歲到45歲的失業高風險人群,正好是目前80後的這代人。

《中高齡求職者就業問題研究報告》中的數據顯示,在疫情爆發之初,也就是2020年的2月到9月期間,35歲及以上的求職者同比增長了14.9%,增速是35歲以下求職者的2倍。

我們看這個年齡,又剛好是80後。當然,在中共的折騰之下,失業的還不只是80後了,但80後面臨的危機卻顯得更為沉重。

財新網的文章中,就提到一位80後互聯網人士的失業困境,這位38歲的80後,在互聯網廣告業已經做到了總監職位。但是,在過去的4個月裡,他投遞了將近上千份的簡歷,然而卻只收到了7、8家公司的面試通知,並且最終沒有達成合作意向。

那麼,是什麼造成了80後如此大的壓力呢?

我們看,不少觀點都認為,這是人口老齡化、少子化的結果,是社會人口結構的問題。我們再進一步說,根本原因就是中共當年的計劃生育和今天的「清零」運動。

我們就以獨生子女的第一代,也就是80後這一代人為例,看看他們是如何在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謊言下,被中共滴水不漏的算計了半生,成為了中共完美的試驗田。

人均GDP指標下誕生的獨生子女

在80後出生之前,也就是1970年到1980年,中國人口從8億增加到了10億,10年裡多了2億人。這一點,在中共自己的黨史文件中就提到,「如果人口的增長率不進一步降下來,到本世紀末,中國人口將超過12億」。結論是,這樣的話,實現四個現代化必然化為泡影。

這是怎麼算的呢,因為在衡量一個國家是否達到現代化的十個指標中,其中一個重要指標是人均GDP水平。鄧小平當時給出的中國式的現代化目標是,從1981年開始到20世紀末的20年時間裡,人均GDP要翻兩番,達到小康水平,也就是年人均GDP,要達到800到1,000美元水平。

要怎麼保證20年內達到目標呢?這是個數學問題,人均GDP等於整體GDP除以人口。於是,中共思考的是,如果作為分母的人口數量快速增加,超過GDP的增速的話,就會嚴重拖累這個指標,反之,如果人口數量增速減少,再伴隨著GDP增加,就會有助於達到這個指標。

於是鄧小平就「指示」了,「要大力加強計劃生育工作」,要把計劃生育當作一個戰略問題。

1980年,中共先是下令要3,800萬黨員只生一個孩子,之後,這個措施又在全中國開始實施,不過少數民族和農村家庭允許有一些例外。中共的目標是,要在2000年以前,把人口增速降到0。對此,中共人大還批准了新憲法,將計劃生育作為每個中國公民的義務。

也就是,在人均GDP目標的壓力之下,具有中共特色的「獨生子女」應運而生。

高考試驗田

接下來的20年,大部分80後都在讀書中度過,這樣的學生生活應該還是簡單快樂的,然而,到了決定他們人生最重要的高考時刻,卻遇到了中共政策的游移不定。

1999年2月,中共的教育部發布了一個高考改革文件,就是大家經常聽到的高考「3+X」改革方案。

於是,接下來的幾年裡,多個省市開始做改革試驗。比如遼寧,在2003年之前,高考的時候是考三門主科,語文、數學還有外語,加上文綜合,包括政治、歷史和地理,或者是理綜合,包括物理、化學和生物。

但是,在2003年,考試科目突然變成了9門,就是三門主科語文、數學、外語加上文理的六門科目。不過,這種高負荷的模式,學生和老師能「扛」多久呢?結果試驗了3年,2006年,又恢復了此前的模式。

經歷過的人肯定不會忘記,由於每一年方案的不確定性,在政策改革這些年中,每一屆考生的備戰過程也是手忙腳亂,而對考試難度的判斷失誤,也導致不少考生考場失利。

不僅如此,80後還趕上了1999年開始的高校「大擴招」。例如,1998年時,中國全國高校的招生人數,還是108萬,而1999年的招生人數,就達到了160萬人,增加了52萬人,增幅到48%。並且,這之後的每一年,都是以17.8%左右的速度擴大招生。

而隨著大擴招而來的,就是學位的快速貶值,也加劇了內卷。

買房主力軍

接著,2004年前後,第一批80後開始步入社會賺錢了,隨著年齡的增長,到了結婚年齡的80後,又逐漸成為了買房的主力。要命的是,這些80後,他們不僅背負著30年的按揭,還有很多人是高位接盤,痛苦不已。更不幸的是,現在又趕上了中共製造的一波又一波的樓市泡沫。

2008年金融海嘯波及全球,當年11月,中國的進出口數據突然跳崖,出口增速從19.2%跌到了負值,收縮2.2%。

為了刺激經濟,中共推出了房地產這個「收割機」。2008年,中共財政部將個人首次購買住房的契稅稅率下調到1%,並且暫免個人買賣商品房的印花稅和土地增值稅。同時,中共央行這邊也在配合,最低首付款比例下調到20%,首次置業和普通改善型置業貸款利率下限,為基準利率的0.7倍。

這兩劑「猛藥」下去,對房地產的拉動效應還是十分明顯的。2009年當年,中國房價增長率達到23%左右。隨著房價的大幅上漲,中共通過樓市泡沫收割了民間財富,來支撐了中共的經濟指標GDP。

那麼被收割的「韭菜」主力是誰呢?根據當時媒體的報導,正是80後成了當時購房的主力軍。

根據鄭州市房管局在2009年公布的數據,鄭州市商品房在2009年7月份創下了銷售高峰,一共銷售了11,529套。諮詢機構的分析中指出,其中有60%的商品房,都是被80後買走的。同樣在2009年,重慶市春季房交會受訪者資料也顯示,20歲到30歲的「80後」購房者,占到調查總量的60%。

一晃又到了2020年,疫情之下,中國經濟又預警了,GDP告急,中共怎麼辦呢,又再次祭出了房地產這劑猛藥來拉動經濟。

那麼,這一波風潮中,又是誰給中共當GDP的救市軍呢?

根據貝殼研究院發布的《2020城市剛需購房報告》,在30個樣本城市裡,購房主力軍集中在29~38歲之間,平均購房年齡為33.2歲。這意味著,80後,仍然是購房者的主力軍。

生三胎的主力

大家看到,中共疫情「清零」不成功,但是中共的計劃生育,卻讓中國超額完成了人口零增長目標,甚至部分地區還成功的出現了負增長。但是,中共很快發現,手裡的「鐮刀」沒有「韭菜」割怎麼行呢?於是,中共又開始催生二胎、三胎了。

這一次,80後,又被盯上了。大陸經濟學家任澤平在今年1月初的一篇文章中說,目前生二胎、三胎的主力軍是75~85年的,不能指望90後、00後。

但是,壓力山大的80後,會再一次幫助中共度過人口危機嗎?

好,我們現在來總結一下,在上世紀的70年代末,在中共現代化和人均GDP目標下,獨生的80後出生了。在之後的20年,80後成為了中共教育改革的試驗田。

等到80後工作賺錢了,又屢次成為中共房市收割機下的「韭菜」,扛起高企的按揭為中共的GDP添磚加瓦。

然後,在步入中年時,在職場危機、雙重照顧壓力壓頂之時,又被中共算計著生養「小韭菜」。

所以,我們看,80後這代人,確實是太不易了。可是在中共治下的中國,又有哪一代人能活得灑脫呢?老一輩人,他們在各種運動中經歷了貧窮的人生;中年一代,又在中共的各種折騰中面臨著波折的生活;而年輕的一代,也一樣是在極度的內卷中不斷掙扎,現在又喊出:「不僅要躺平,還要擺爛」。所以,讓我看,壓垮中國人的累贅,就是中共,只有拋棄它,中國人才能真的換一個活法。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沺欣
編輯: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監製:李松筠
訂閱《財商天下》:https://bit.ly/2XuEbjP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香港經濟「内出血」 新加坡撿到金融中心?
【財商天下】三年不出門天下已變 習中亞之行用意何在
【財商天下】「新南向」投資暴增 德企為何逆向而行
【財商天下】二手奢侈品進入寒冬 虧錢也沒有人買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海瑪斯數量翻倍後 援烏清單怎麼變
【思想領袖】懦弱成流行病?明知真相不敢說
【車評】試駕全新Z跑車 2023 Nissan Z Performance
【時事人物】破繭成蝶的新鐵娘子——特拉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