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論壇】美國加息是為了對付人民幣嗎?

人氣 4766

【大紀元2022年09月27日訊】為了遏制四十年來最高的通脹,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與他的同事目前正在實施自40年前沃爾克執掌美聯儲以來最激進的緊縮政策。9月21日,美聯儲宣布再次加息75個基點,聯邦基金利率的目標區間上調至3%~3.25%,達到2008年金融危機前以來的最高水平,遠高於今年年初接近於零的水平。這是美聯儲今年第五次加息,也是連續第三次大幅度加息75個基點。市場預期,2023年美國的利率將達到4.6%以及5%,美聯儲的強勢加息引發外界對美國經濟是否會因此陷入衰退的擔憂。

美聯儲強勢加息 美國經濟是否會陷入衰退?

在美聯儲連續激進加息後,今年擁有聯儲貨幣政策委員會FOMC投票權的克利夫蘭聯儲主席梅斯特(Loretta Mester)9月26日又發表鷹派觀點,梅斯特表示,美聯儲政策利率不會在2023年回落。梅斯特認為,需要為打壓高通脹進一步加息,並且為了避免通脹預期不受控,要將對經濟有限制性影響的利率政策保持更久。

最新預測顯示,到今年年底,美聯儲政策利率目標區間預料將上升至4.25%~4.50%,然後在2023年達到4.50%~4.75%的峰值。同時,美聯儲的預測顯示,2022年美國經濟增長將大幅放緩,年增長率為0.2%,2023年回升至1.2%。預計今年失業率將升至3.8%,2023年升至4.4%。目前的失業率為3.7%。美聯儲的決策者認為,通脹會在2025年慢慢回到美聯儲2%的目標,預計到2024年才會降息。

金融機構Bankrate首席金融分析師Greg McBride表示,美聯儲很晚才認識到通脹的嚴峻程度,開始加息晚了,縮減所持債券的時間也晚了。從那時起,他們一直在追趕。他們的行動還沒有完成。

最新預測表明,美聯儲的加息政策將會持續更長時間,可能至少會把經濟推到衰退的邊緣。按一般的說法,如果連續兩個季度GDP是在下滑的話,就是衰退。美國南卡萊羅納州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在新唐人《菁英論壇》節目中表示,今年的前兩個季度,美國的GDP成長都是下跌的,事實上是有一個輕度的衰退,並且這種輕度的衰退,也許會持續幾個季度,到年底或明年可能開始稍微有點反彈,但是也不會有很大幅度的反彈。

不過根據拜登政府的說法,美國沒有陷入衰退,拜登政府的理由是,美國現在的就業率非常好,失業率只有百分之三點幾,那怎麽能算是衰退。對此,謝田教授表示,拜登政府事實上有點想改變衰退的定義,但是美國經濟下面第三季度,估計可能還會有輕微的衰退,到時候如果連續三個季度出現下跌,我不知道拜登政府還會怎麼說。

台灣東華大學新經濟政策研究中心的主任陳松興教授對《菁英論壇》節目表示,戰爭或者是說因為疫情的關係,特別在中國因為動態清零的關係,導致了供應鏈的一個中斷,那麼這些都是屬於通貨膨脹的一個壓力。在這種情況之下,世界銀行近日給了一份報告可以看得出來,我們估計,可能到了明年,全球通膨的環境還是非常的高,很可能這個通膨還在5%左右。所以,目前全球的確面臨一個可能因為央行的加息而導致一種經濟的衰退,甚至世界銀行的報告說,我們還有可能陷入到全球性的停滯性通貨膨脹。

加息能不能遏制通脹

美國正在經歷四十年來最高的通貨膨脹,今年6月份,美國消費者價格指數(CPI)同比增長9.1%,漲幅創近41年新高。8月份,美國CPI同比上升8.3%,通脹率仍保持在接近40年的高位。

謝田教授在《菁英論壇》中表示,現在的問題是,如果這個通脹繼續,你加息的話能不能夠遏制通脹?如果我們看到這次加息以後,事實上這個市場的反彈,你就知道恐怕這個很困難。謝田教授說,以前我們說美國通脹嚴重,一個主要的原因,當然是政府開支過度,政府印錢印鈔票;還有一個就是能源價格的上漲。但是很有意思的是,上個月我們看到美國能源價格已經開始下滑了,很多地方汽油價格已經低於三美元了,但是通貨膨脹仍然在繼續,能源價格的下跌,沒有帶來整個通貨膨脹的下跌。

美國加息是為了遏制中共嗎?

美聯儲強勢加息,美元走強,美元和其它貨幣的利差拉大,歐洲和亞洲各國的貨幣兌美元的匯率都出現了大幅下跌。9月21日,美國資本市場對這次加息做出了反應,股市當天下跌1.7%。世界其它貨幣對美元也都出現了大幅度的下跌,歐元跌至1美元兌1.02歐元,是2002年以來的最低點;日元跌得更是厲害,跌倒1990年以來的最低點,要144日元兌1美元;人民幣當天跌到1美元兌7.05到7.06人民幣,之後,人民幣繼續下跌,到9月26日,已經跌至1美元兌換7.15人民幣。

作為國際貨幣,在國際政治中美元也經常被當作一種美元武器來針對一些國家實施金融制裁或者金融戰爭。陳松興教授認為,美元這次漲息的目標是人民幣。

陳松興教授在《菁英論壇》節目中指出,中國之所以能夠有今天這麼大的進展,是受益於全球化,就是說能夠利用美國的資本市場,用美國人的錢收購美國人的公司,收購美國人的科技。但是中共所謂的和平崛起一點也不和平,被美國人看穿了,從川普(特朗普)政府起,美國對中共發起了反擊。

為了挑戰美元霸權,中共一直想讓人民幣國際化,近期,中共再度與沙特談判,希望用人民幣來結算石油交易。據《華爾街日報》報導,沙特正在和中共政府談判,討論將沙特向中國出售的部分石油,改用人民幣計價。目前,全球大約80%的石油銷售以美元結算,而且自1974年以來,沙特政府按照與美國尼克松政府達成的一項協議,一直都是以美元進行石油貿易。據知情人士透露,沙特與中國之間用人民幣結算石油交易的談判,已經斷斷續續進行了6年,在沙特的實際領導人、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2016年首次正式訪問中國之前就開始了。此前,這個談判一直沒有成功,但是兩國在今年加快了談判步伐,這是因為沙特和美國的關係正在惡化,和中國的關係卻越來越緊密。

陳松興教授對《菁英論壇》表示,中共和沙特談判就是一個關鍵的轉捩點,如果讓它談成的話,那麼美元的地位就會大為降低,因此美國完全有這個誘因來發起對人民幣的反擊。從美國的立場來講的話,這幾十年來如果要讓中國的整個經濟實力倒退的話,目前可以說就是一個最好的時機。所以針對這個時候,有這麽好的通貨膨脹的一個藉口,大幅度的升息,讓資金大幅流出中國,或者流出香港,那麼確實是一個打擊人民幣的很重要手段。

陳松興教授說,因為人民幣要想國際化,就必須要各國央行願意把它當成儲備貨幣,投資人願意把它當成投資的標的,然後我們貿易計算願意使用它。如果人民幣快速貶值的情況之下,那投資人就會放棄以人民幣為目標,大家對於持有人民幣資産的信心大幅下滑,這個等於是說,中國利用全球資金這個渠道可能就會受到比較大的限制,那對將來中國的經濟來講,也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人民幣會下跌到什麼程度

過去一年人民幣貶了10%,但相比歐元和日元而言,這個幅度還是很小很小,但是很多投資銀行認為,到今年年底人民幣可能會貶到7.2左右,也就是1美元兌7.2人民幣。一些網絡上的評論人士認為,人民幣可能會貶到12、13,甚至會貶到1美元兌20人民幣。

對此,謝田教授表示,如果人民幣真正完全放開自由兌換的話,它對美元的匯率完全可以達到1比20,甚至1比30,變得跟新台幣差不多的樣子,原因就在於中共確實是印發了太多的鈔票。這些鈔票很多事實上是作為現金,留在民間,留在貪官污吏那些人手裡,事實上還沒有完全進入市場,如果是真正開放匯率的話,那這個人民幣就會一瀉千里。

但是,人民幣的匯率實際上是由官方控制的。謝田教授說,現在我們看到人民幣已經離岸開始下跌,事實上還是一個中共控制匯率的結果,基本上,不管是離岸在岸的下跌下滑也好,都是在中共可以控制的、允許的區間範圍內。所以它事實上並不代表人民幣真正的價值,也不代表市場的浮動。而且人民幣國際化是不太可能的,因為在中共濫發鈔票的狀況下,它放開人民幣自由兌換都不敢,怎麽能當國際貨幣呢。

謝田教授還指出,人民幣不太可能跌到10、12,甚至20的另一原因,是一旦下跌到以後它會刺激出口,馬上美國和其它貿易夥伴都會抱怨,給中共施加壓力,所以中共事實上是進退兩難。

《大紀元時報》報紙總編、香港大紀元報社的社長郭君女士在《菁英論壇》中指出,很認同謝田教授的說法,中國的人民幣實際上不是自由兌換的,目前就資本項目來講,從2018年基本上就被控制住了,像私營企業和個人都已經沒辦法對外自由地兌換外幣去投資了。現在大家看到的,中國企業在國外買房子,大舉投資,都是國家戰略性企業。

郭君女士表示,中共控制貨幣的手段非常多,名目繁多,中共認為這是它目前在國際這個驚濤駭浪、風起雲湧的經濟變化當中,它的一個制度性優勢。所以在這個情況下,從目前來講,人民幣如果說出現大幅的下跌,比如說走到12、13,目前在正常情況下,我覺得是不太可能的。

郭君女士還表示,人民幣之所以不能自由兌換,其實在中共內部一個文件中有一個評估,特別是亞洲金融危機之後。中共認為,如果人民幣自由兌換之後,美國就會用美元作為武器來阻擊中國,所以在這個意義上來講,中共內部文件就說,絕對不可以把人民幣自由兌換。

人民幣為何不能成為國際貨幣

一種貨幣要成為國際貨幣需要滿足至少三個條件,一是要可以自由兌換,二是要有獨立的央行來控制它的發行,三是使用該貨幣的經濟體要有長期穩定的經濟發展前景,政府可以為這種貨幣的信用做擔保。而對人民幣來說,這三個基本條件都無法滿足。

謝田教授在《菁英論壇》中指出,其一,中共不會讓人民幣自由兌換;其二,中國沒有獨立的央行,中共可以隨意濫發人民幣;其三,中國的經濟正在陷入困境,拉動中國經濟的三駕馬車,基建、消費已經完全熄火,而進出口這架馬車,現在也是半熄火。因為隨著美元繼續加息,中共又不敢加息,它要保留低利率,中美之間的利差就會越來越大,中國資金外逃也會越來越嚴重,並且産業鏈轉移也越來越嚴重,當大部分這些産業鏈,以出口為導向的公司都移到越南去的時候,中國的出口這個馬車也會熄火。所以中共實際上沒有經濟上的實力,能夠支撐它印貨幣。

大紀元資深編輯與主筆石山先生在《菁英論壇》中表示,自己曾經問過一個在中國大陸經商的朋友,談到人民幣國際化,這個朋友說有一個條件,如果做到了就可以,就是當中國發生經濟危機的時候,中國人能夠像韓國人當初那樣,把自己的金銀首飾都交出來給國家。石山先生指出,但是實際上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我們看到中國發生任何問題,大家都是把錢從中國往外拿,到處跑路。

對此,陳松興教授指出,人民幣不能國際化是中共的結構性問題。陳松興教授舉例說,當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要把人民幣納到它特別提款權SDR的時候,周小川答應大家說,可以讓人民幣在一定程度裡面自由兌換,他是說,有管理的自由兌換。但是有管理怎麽可能自由兌換呢?所以導致今天發展到這個地步來,是因為它整個結構性的問題太嚴重,就是說它本身的經濟體,很可能是一個很大的資産泡沫。那麽這個泡沫,目前你如果都不讓它破一下,去做調整的話,那麽持續的所有的問題藏在系統裡面,表面上你粉飾了太平,但是實際上問題都還在。

陳松興教授說,包括這次的人民幣的貶值,你可以去控制它,讓它緩貶,那導致的結果就跟日本一樣。也就是說我們今天不會看到人民幣極速地跌下來,快速地做一個經濟體系的一個重組,而是說慢慢去做。那慢慢做其實成本很高,那將來要調整也會更慢。在這種情況之下,人民幣想要自由兌換,短期之內,十年之內可能都有困難,除非它有這個決心啊,去清理本身系統裡面所隱藏的這些泡沫與這個不良資産。

陳松興教授強調說,中國銀行裡面的不良資産恐怕還很龐大。國際評級機構都說,中國官方公布的這個不良資産大概要乘以十才是真實的數據,如果是乘以十的話,那麽基本上整個銀行放款的能力就沒有了。

《菁英論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菁英論壇】習李不同調 中共進入文革2.0?
【菁英論壇】美中芯片戰 通向未來的關鍵戰役
【菁英論壇】四川電力哪去了 數據背後的祕密
【菁英論壇】中共真實軍力 不過如此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習近平站十字路口 清華人要他下台
【菁英論壇】江澤民死促分裂 白紙革命巨變在即
【遠見快評】多地防疫放開 富士康事件謎底在這?
【全球新聞】方艙利益鏈曝光 各界聲討江澤民罪行不絕
【環球直擊】中共大規模建方艙 江澤民死留血債
【中國禁聞】江澤民綽號大盤點 醜聞笑話一簍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