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與我們並肩作戰》(14)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書封(博大出版社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5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二大於一百六十三

文/高智晟

魯迅先生曾說過:在中國,有價值的東面是很難保留下來的。當局不懂的,就糟蹋光;當局弄懂的,就偷光。

被中外藝術界譽為媲美法國藝術家聚居地「蒙馬特高地」的廣州「小谷圍藝術村」已被廣州市及廣東省兩級人民政府的惡行摧毀。但,還未徹底摧毀。

一百六十五棟美至藝術品般、造形各異的精品別墅中的一百六十三棟已被徹底摧毀,在「屍橫遍野」的「藝術村」裡,還孤零零地殘存著兩棟別墅,顯得格外醒目。

為什麼這兩棟別墅會暫時免遭殺戮?這兩棟別墅的主人同樣具有黃皮膚、黑眼晴。

有什麼能使「瘋狂到早已喪失人性」的那群惡官破天荒般地有了人的理智而停止了罪惡呢?

原來,這兩棟別墅的主人都具有「美利堅合眾國」國籍。兩級政府的惡官之惡行停止,證明了我在此之前一些文章中對他們已喪失人性、無法無天的指責的「不完全性」。在兩位美籍華人的財產面前停止了獸行之狀證明:兩級政府裡的那群惡官的野蠻及恣意張狂也是「因人而異」的。

無疑,這些惡官也知道,在「民意決定政權姓甚名誰」的國家裡,公民是有力量的!權力只有保護及服務於公民(公民當履行法律義務)而絕不能傷害公民。我總以為,那群惡吏對權力價值的詮釋僅為管制、壓制及掠奪。

民選的美國政府,在公民權利保護方面不敢有絲毫的懈殆,如果將這兩棟(不是一百六十三棟)美國公民依照中國法律所購置的合法別墅,像對待我們自己的同胞那樣蕩為廢墟,民選的美國政府將會當成大事與中國政府進行交涉(絕不會有作秀弄姿的成分)。

我的兩位老外委託人十月七日晚與我見面時告訴我,在所有屢試不爽、用來對付中國公民的惡招對他們倆不起作用時,被廣州市民稱為「廣州一大惡,拆盡四方城」,橫批為「亦魔亦道」的廣州大學城逼遷卒群的首功楊某某,找亞力山大.彭喝斥道:「為什麼要和政府作對?」(他們對所有被非法逼遷依法抗爭者都是舉起『與政府作對』的大棒)。

彭提醒楊道:「請你弄清那是誰的政府。」

十月七日一整天,一干人馬逼勸其中之一的朱嘉權說,「幾個月的時間裡,政府動用的刑警、稅務對你進行徹底調查,現在何去何從就看你自己啦!」(何等的無恥及惡劣)。

朱答曰:「算命先生說我的壽命只有三十歲,結果我意外地多活了十年,要是平等地、在對人起碼的尊重基礎上協商、解決,我願意配合,要想像對待中國公民一樣強制拆遷,拆我的骨頭我都不怕!」

楊曾告訴彭:「找你溝通是客氣,我馬上就能使你的房產變成非法的!」

楊是不是正朝這個方向運作,情況暫不明朗,但那兩棟別墅尚在是實實在在的。

六十五棟別墅中的六十三棟已被野蠻摧毀,留下兩棟,還是因為別墅的主人不是中國納稅人——扭曲社會機制下的正常存在。故人聳言:「養虎為患。」

在中國,素有「苛政猛於虎」之說。當今人間正道,虎患早已不為患,當下廣州,官患千百倍猛於虎患。廣東的納稅人,納稅力量相對大於其他省分,但正是這種力量,為形成千百倍猛於虎患的甚大官勢的成長提供了滋養條件。

這次廣東省被審計出「違法違規資金」全中國第一。廣東省的「外逃貪官量」及「外攜贓款額」全國及至全人類第一,這些第一的「榮膺」不僅反映廣東省良好的貪贓枉法及資金外攜的大環境,另一面,它反映了廣東納稅人面對這種強姦人類文明尊嚴、強姦人性的骯髒官勢面前的屈辱和無奈!

小谷圍藝術村「六十三滅而存二」的事件說明什麼!

九月初的一天,廣州市人民政府隆重舉行了廣州大學城竣工慶祝大會,有人斷言,這種慶祝是人類歷史上最不光彩、最不知羞恥的慶功會,也是最不道德的一次慶功會,在幾百名藝術村村民的嚎啕及抽泣聲中,鼓音齊嗚,一批人面獸心的逼遷有功人員昂首走上慶功大會主席臺。為了讓世間善良者了解這些慶功者是如何走過通向慶功主席臺的路徑,我們有必要循著這些慶功者的足跡再作一個回顧。

一、先去看被殺戮前的小谷圍藝術村

在廣州市南郊,原番禺區新造鎮,隔江有一小島,名為「小谷圍島」。該島座落在珠江主航道側,與廣州市的長洲島一湧之隔。因為島上沒有橋,四面環水,需要靠輪渡過才能登岸,島上還未被開發。島上全部為綠色覆蓋,被譽為「廣州之肺」。這個小島在歷史上有過很多古蹟的,據說最早曾是南越王的狩獵場,在此狩獵場上為帝王建有兩座風雨亭,南面的稱為南亭,北面稱為北亭,現在的南亭村及北亭村亦因此而得名。在寧靜的小島上居住著亦漁亦農的村民,因遠離城市,所以民風淳樸。

在一九九四年,一批藝術家為了建設自己的尋夢園,選擇了小谷圍島。藝術家們在小谷圍島南端靠江邊買了二百六十畝商住地作為藝術家建藝術村的用地。經過多年的辛勞,終於有了目前這個美譽遠播海外的藝術村的面貌。

廣東作為我國改革開放的前沿,各方得風氣之先。在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敢為天下先的思想鼓舞下,藝術家們也在積極創造一個更好更有利於藝術創作的環境。因此,「藝術村」是廣東省廣州市改革開放的一個產物,一個向人們展現改革開放後文化藝術業蒸蒸向上、藝術家創作慾望空前提高的一個例證,同時亦是廣州對外文化窗口的一個亮點。

整個藝術村共建別墅一百六十五棟,全部是藝術家們根據各自的藝術理念及工作習慣進行設計建造的。因此,風格各異,無一雷同。花園也根據其建築風格建成各種樣式。因此,藝術村完全跳出了一般商品房別墅群的那種窠臼,充分體現了每位藝術家、建築師的藝術感受。比如國畫家的房子除了要有濃郁的中國傳統風格外,還要有很大的畫室。

因為大幅的作品在市內的房子裡是無法擺開作畫的,這裡才是他們舒展才華的地方;又比如油畫家,畫室通常希望要有頂光,只有這樣才能畫出真正的油畫;又如雕塑家,他除了要有頂光的工作室,還要有通頂的中庭,為超高的雕塑作品留下空間。在藝術村中很多建築及室內設計其實都帶有藝術家對藝術追求的印記。因此,在村道上走過,從外表上看還不能完全理解其用意,只有深入每家每戶,才可以發現很多藝術的符號及價值。很多居室已經和藝術家的作品及藝術精神融為一體,無以分割。

藝術村被殺戮之前,居住了數十位藝術家,這其中有廣東省政協常務委員、政協委員、廣東省美術家協會常務理事、美協理事、教授、油畫家、國畫家、版畫家、雕塑家、工藝設計師、高級工程師等。還有民主黨派、致公黨廣東省委委員、農工黨廣州市委委員及海外華人藝術家、文史館館員等。這個藝術村其藝術涵蓋面非常大,因為藝術村的組成人員都是知名藝術家、教授,他們的畫室、工作室就建在村內。所以,藝術家的聚會、交流是經常的。

藝術村除了不定期進行藝術交流外,還舉辦「藝術節」。近年已舉辦過兩屆「小谷圍藝術節」(在行將舉行第三屆「小谷圍藝術節」之際,官商合體者的黑手伸向那裡),邀請國內及海外藝術家聚會,舉行畫展、觀摩、交流。它的影響是深遠的。

據報載,「小谷圍藝術村」是目前中國唯一一個藝術家群體自發組建的檔次高、藝術家人數眾多的藝術創作社區。光是嶺南畫派第二、三代具代表性的畫家就有十多位在此建畫室。實際上,這裡就是嶺南畫派重要的創作基地。在昆明世博會上獲得金獎的廣東省雕塑家在此亦建有工作室,該省油畫界的教授與骨幹、造型藝術設計學科的帶頭人都在此建有工作室。得到中央領導讚賞的「人民大會堂(廣東廳)」重新裝修之設計者、珠島賓館、星海音樂廳、海戰博物館等之裝修設計者亦在這個藝術村建有工作室。

二○○二年,全國政協在李瑞環先生的倡議下,為了發揚國粹,準備在北京陸續舉辦諸如京劇、國畫等會演和畫家個展。廣東省有十名著名國畫家在北京舉行個人國畫展。而這十名國畫家其中的五位就居小谷圍藝術村,他們的工作室就在藝術村內。所以,小谷圍藝術村的聲譽及社會影響是不言而喻的,它在我國藝術創作大花園中占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地位。

因為藝術村的影響,其名聲已遠播海內、外,在外國的傳媒和網站上都有「小谷圍藝術村」的報導。

國外報導描述這裡是「一群有共同語言、文化教養的藝術家,既融洽交流、和睦共處,又能保留其獨自的個性和創作空間……錯落有致、風格迥異的別墅,或莊嚴如古堡,或豪華若王宮,或是從傳統的日式雙簷建築演繹出來的新古曲,或簡潔流暢、宛如後現代的美術館……,與其說這是一個別緻的住宅區,毋寧說是一個品味高尚的建築博覽公園。」(摘引自海外報刊)

海外傳媒對我國目前的「藝術村」還進行了比較,報導說:「『文化村』向來是世界各地文化人的理想夢園,中國的文化人礙於具體國情,嚮往中的『文化村』往往是一個可望不可及的海市蜃樓。過去在北京、瀋陽、重慶都曾有過『自譽』為『藝術村』的文化村落,但似乎都不夠『地道』……唯有廣州,在這個『文化地位』並不『顯赫』的商業城市,奇蹟般地誕生了一個『藝術村』,就是這個尚需擺渡才能夠登陸的真正『世外桃源』……」

從以上一段段海外報導可看出這個「藝術村」在中國以外的影響,同時又可以說是在新時代裡廣州獨有的驕傲。通過這個藝術村,從另一個側面影襯出廣東改革開放後各個層面的巨大變化。同時,本應成為我們時代的一個強音符。

法國巴黎有一個由法國文化部支助的「巴黎國際藝術城」,它是世界美術家的聚集地,我國幾個知名的美術院校都在藝術城占有一套或兩套畫室,這裡已經被世界公認為藝術家交流的寶地。而「巴黎國際藝術城基金會」主席布魯諾夫人聞訊後,專程拜訪了「小谷圍藝術村」,她說:「對中國,尤其是改革開放以後的廣州,能有這樣好的環境及這樣出色的藝術家聚居工作的藝術村,對提高廣州在世界藝術界的地位有很好的作用。」

恩格斯的孫女也曾造訪「小谷圍藝術村」,並非常讚賞藝術家的工作環境。巴黎高級美術裝飾學院、維也納美術學院的教授也先後造訪藝術村。

「中法電力協會」法方代表剛踏足「藝術村」即發出由衷的驚歎:「太美了!」而在參觀完畫室、工作室後感慨說:「我在這裡看到的和西方宣傳的完全不一樣,我回去後要告訴朋友們,現在的中國——廣州,與我們所聽到的完全不同。」

尤其是世界著名的華裔法國藝術家陳建中先生,他本人就在法國最著名的藝術家聚居地——巴黎「蒙馬特高地」(畢加索大師也在此建有畫室)建有畫室。他來小谷圍藝術村參觀後,感慨地說:「中國的藝術家有這樣的環境,這樣的工作室,不用跑到外國了。這裡可以與『蒙馬特高地美』媲美。」

從以上世界各方的反映就可以看出,「小谷圍藝術村」不等同於一個商品房住宅區,亦不能與別墅區相比。

「文化藝術村」向來都是各地文化藝術界人士嚮往的樂土,更是文明制度精心培育、文明政府百般關心及保護的重點。對藝術家來說,沒有什麼比一個良好的創作環境更令人嚮往。在國外,就有不少藝術家彙集的藝術村,這些藝術村不僅是一塊成就藝術家的沃土,而且也是當地文化藝術發展的標誌。

作為藝術村往往會成為國家、社會及時代的驕傲。如法國巴黎郊區——巴比松,就有一個「藝術村」,其形式與「小谷圍村」很相像,目前已成為巴黎的旅遊觀光點,而且是巴黎文化的一個象徵。

「小谷圍藝術村」凝聚了藝術界、建築界藝術家近十年的心血,把它作為一個設計作品精心完成,所以具有較高的藝術品味。這些藝術品味首先體現在藝術的功能化上——作為一個藝術家,其工作室、畫室都很大。而在藝術生態上,非常注意綠化,庭院的綠化都很有個性。

當然,因為藝術家的財力所限及構思的深化,尚有很多未完善或未盡人意之處,有待藝術家去繼續努力。但這一切都將不再會繼續,官商勾結之惡遠在任何黑社會組織之上,拆遷者已摧毀了上述所有的一切。

藝術村是藝術家們傾盡畢生的積蓄和多年的心血構築而成。其目的就是為了營造一個適宜於藝術創作的環境,如果一旦因為外部環境的因素要進行拆遷(更不用說是非法的野蠻強拆),對於藝術家的打擊,對於藝術創作的衝擊,是難以用建築物的價格來估計的。正如嶺南畫派老畫家林豐俗說的:「畫室一旦被推倒,以後再沒有這個精力來營造一個畫室了。」

雕塑家韋振中教授用一種悲觀的心態對待之,認為一旦工作室被拆,所有的雕塑作品的原稿(包括得國際金獎之作品)就再也無法保留了。

「廣州大學城」現已在軍警、軍犬及國家幹部的惡行下被蕩為廢虛。對於「小谷圍島」這個不可多得的珠江河上的小島,其特有的山村人文景色是不可以用人為手法來替代的,它千百年來形成的地貌及自然景觀理應得到文明政府很好的保留和利用,可這一切再也不會成為一個有價值的話題。

二、通向逼遷者慶功會場的路徑

(一)二○○三年四月及二○○三年八月,廣州市政府要強行拆遷藝術村三個別墅區公告貼出後,業主就自發組織起來依法維權,委託了廣州謝振潤律師作為代理人向有關當局及市政府提出行政覆議及訴訟,請求有關當局遵守中國《憲法》、尊重文明,依法行政,撤銷上述非法的公告。結果,在訴訟期間謝律師遭到當局的野蠻處理、律師被逼迫停止了對該案的代理(見二○○四年四月二十七日《廣州日報》)。

(二)二○○三年十一月業主維權代表多次上訪省市領導未果的情況下,三十人受全體業主委託,帶有關材料到北京上訪。分別把材料交送全國人大常委會信訪室、國務院信訪局、國土資源部、建設部、新華社、人民日報等十多家機關及新聞媒體,希望得到合法的幫助。其中建設部官員在接待業主時明確指出:廣州大學城規劃未向建設部報批,是明顯違法的行政行為。

在這之前該官員曾到訪小谷圍島,曾向陪同的市規劃局官員表示將來規劃要保護小谷圍的目前生態環境及保留島上自然村和藝術村三個區。因為這是廣州南部綠色長廊。在廣州經國務院批准的總體規劃中是十分明確的,不能隨意更改。

人民日報《市場報》於二○○四年一月二日頭版大篇幅報導了「關於廣州大學城的調查」指出:廣州大學城是「化整為零、非法圈地、利益驅動、恣意開發」,十六字定性。隨後,直到四月底,北京、上海等二十多家媒體及網站,不斷報導藝術村區業主的維權情況。國外、香港媒體也報導和轉載上述文章。

(三)去北京上訪後,業主們仍不斷通過各種渠道向省市有關領導反映業主維權的意見。二○○四年二月,在省人大政協開會期間,通過代表提了議案,要求保留藝術村三個區。部分藝術村區的外籍人士(美國、加拿大籍華人)僑屬、香港、臺灣同胞也聯合向廣州僑聯寫了請求保護信。結果二○○四年三月份下旬廣州市人大開會期間,藝術村區部分業主被迫簽字同意拆遷房屋,該房屋立即被拆毀。一個優美的藝術村落被毀得七零八落,慘不忍睹。政府部門企圖用這惡劣的環境,迫使不同意拆遷的業主就範(簽名)。

(四)負責拆遷的政府官員迫遷業主的方法是:濫用他們手中全部政府權力,從經濟上、政治上、環境上、心理上、製造人為的壓力,公開直接迫壓業主簽字同意拆遷。

1.)分析業主及家庭情況,把拆遷工作「人質化」。
業主辦企業、開工廠、開公司的,以查稅、查安全生產、查消防為名,不簽字就威迫通過工商局停牌、取消合同(有一業主是新造鎮醬油廠老闆,就以消防不合格為名,不簽字就停業整頓,迫其拆遷,結果該業主只得簽字。房屋已被拆)。

2.)業主是幹部、老師的,則通過其單位領導「政治談話」。以升職考核,不守紀律……等內容要挾同意拆遷。

廣州市政府曾對市級單位幹部的業主要求「在四月二十九日前全部拆遷」。結果在這壓力下,有幾十戶這樣的業主在四月二十日前被迫簽名拆遷。最典型的是市紀委領導及各部門共十三人對一位已退休的園林專家一人「開會」談話。後來知道房屋是他已三十多歲的兒子所有,就迫這位父親一定叫兒子「拆屋」。

近一年來,小谷圍所屬的番禺政府抽調了近百名幹部,專門對付「拆遷」業主,政府部門辦公幾乎停頓。

廣州市負責拆遷的主要負責人蒙琦及楊和平,在公開場合對業主和採訪記者說出威迫、恐嚇的話:「我們腰桿子硬得很,一定要拆。」「現在我們手段還是很忍耐的了,到最後,我們就不理一切也要拆你的房屋,大不了犯個『行政失當』的過失。」(有關報刊文章)

3.)用現代科技手段監控業主通訊,特別是幾個維權代表業主。

當發現業主請了北京高智晟律師後,當晚派出民警,就以查戶口為由,上門查詢業主。這是幾十年未有過的「查戶口」情況。對維權代表業主更是專門發出各樣「通告」「仲裁」及電話逼拆。

4.)「廣州美院」藝術家日常居住的廣州美院宿舍,由拆遷官員、單位領導、保衛科幹部,天天上門做「工作」。開會動員,極大地傷害和困擾藝術家的生活和安寧,根本無法創作。使部分的人在這種恐嚇下(說:影響你今後藝術前途、子女就業、你辦的藝術設計公司也要全面清查……)只好同意給他們指定的人進屋強行「評估」,作為拆遷的第一步。

拆遷的地方官員目無法紀,任意濫用了他們手中的國家機關權力,上到市紀委領導,下到派出所民警,全方位對業主實行各個「擊破」的迫遷工作,使拆遷工作「人質化」。

5.)地方法院在判決業主敗訴時只引用了〈土地管理法〉第五十八條:國家有權因「公共利益需要收回國有土地使用權」,而不提〈城市房地產管理法〉第十九條「國家對已合法出讓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在使用期間限未居滿前不收回」。因業主的土地是屬於向國家購買的有七十年使用權的土地,應屬後一種情況。故國家是不收回的。

現在中央政府已明確規定,大學城不是教育事業,也就不是公共利益,法院根據廣東省政府二○○二年一九七號文決定建大學城的文件來作為拆藝術村的法律文件依據。但,二○○三年十月十四日,省府(二○○三)七十六號已明確撤銷了大學城徵地批文。直到最後,廣州市政府還是在做著「地方政府騙國務院」的把戲。

在這樣明顯違法的情況下,地方當局在二○○四年四月二十三日還是再次非法行政貼出通告:拆遷藝術村三個區,延期到二○○四年十月二十九日。

小谷圍藝術村三個區依法維權的過程,各種情況說明了「維權」已遠遠超出保護業主個人合法私產的問題。中央政府和國家法規都是明確保護業主的權益的,但到地方執行時就變樣了。

二○○四年五月十五日,鳳凰衛視「世紀大講座」中,北京國際關係學院肖功秦教授指出:當前中國制度創新急需解決一個問題,就是地方權力「蘇丹化」的問題。否則中央的法治權威受到嚴重挑戰,很可能損害中國社會現代化的進程。從這個角度來說,藝術村區業主「維權」,是業主們一年前開始行動時絕對想不到的、也不願意看到的局面。

藝術村已經死亡,但人們記憶不會死去。

人們很清楚,地方政府為何不顧中央多次禁止,在不經過國務院審批或當地人大的審批前提下,隨意開發各類園區。以「廣州大學城」為例,徵收農民的土地所支付的土地補償費用約為每畝三至五萬元,而公開拍賣土地的價格為每畝二百五十至三百萬元,如此,通過強制拆遷,土地頓變為黃金,財源源滾滾!!!

難怪地方政府不顧一切進行拆遷!是官商勾結、勞民傷財也!既損害了國家的利益,也搶掠了老百姓的財產,最終養肥了某些利益集團。

如果廣州市政府理直氣壯地說,因教育事業的需要,必須徵收位於大學城主體的農民土地進行大學城的建設,那麼位於大學城旁邊的別墅小區呢?現在看來,藝術村的存在不會影響大學城的建設,為何廣州市政府一定非拆它不可呢?因為,雖然拆遷三個別墅小區花費三四億元,但是它創造的價值遠遠超過補償的費用。

官商合勢者的利益團夥不會支出個人一分錢,但他們因「開發大學城」的獲利之巨是善良人們無法估算的,為利、為暴利,他們會不惜走向文明價值的反動面,諸如,規劃大學城公布的是:不砍一棵樹,不推一座綠色山丘,保持這個城市規劃中主要的綠色長廊。現在卻是將小山丘剷平,砍樹無數。小谷圍島的綠色田野變成黃土高坡景色,大塊魚塘、濕地被黃土填平……令人慘不忍睹。

更令人百思不解的是:市政府後來宣布出資九百萬元收藏廣州嶺南派畫家作品及大批中青年畫家、雕塑家的作品,說是為了展示廣州文化城的風采。但創作生活在藝術村中的嶺南畫派十大傳人之五大傳人的房屋及作品,幾十位中青年畫家的房屋及作品卻被野蠻拆毀!

業主們說:「我們認為老百姓的房子不能說拆就拆,廣州市政府對小谷圍三個藝術村的拆遷行為於法、於理不合,但為何市政府如此堅決拆除去年才領到產權證的別墅呢?我們懇請國務院以及相關的部委徹底查清事情的真相,還我們一個公道。」

嗚呼!在一個公道已絕跡的社會裡,你向政府要公道,不僅是向不可能的事物挑戰,同是也是為難這個手頭從不持有公道價值的政府。向這個政府討要公道之舉,連我都有點憤憤然。◇ @

選自《神與我們並肩作戰》/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二○○三年以來,不斷發生類似太石村及陝北油田事件般官員虐民的冷血事件,受到殘暴傷害的公民規律性地狀告無門,和平的抗爭必遭野蠻報復,中國的出路何在?中國人的出路何在?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對中國公民而言,尤其對具有法輪功修煉者身分的中國公民而言,他們的人身自由甚至是生命,實際上是處在一種完全不能確定的、恐怖的風險狀態中,當當局感到有任何的「不安全」——有時根本就是一些官吏偶然的臆症發作——災難即會降臨。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在當今中國社會裡,由於完全不受監督和制約,公權力的專橫與任性已完全發展成了一種日常性的政治生態。一些政府部門奉自我利益為圭臬,非法、野蠻劫奪公民的法律利益,成了一些政府部門的首要政治任務。以至在現實生活中製造出一起起按中國現行法律規則來衡量為荒誕不經的事件。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從七月十二日始,針對盡早結束陝西省榆林市及靖邊縣三級地方政府非法、野蠻關押國內外著名維權律師「朱久虎」及其他「十一名涉油經營者」的局面,我及許志勇博士、滕彪博士、李和平律師一同抵陝北靖邊縣。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上個月,我參加了幾十家媒體在北京友誼賓館召開的一個涉「圓明園防滲工程問題」的研討會,會後一記者問我此時想對政府說點什麼,「當今的政府不做事,是對中國公民的最大善舉。」我如是回答。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長久以來,被人們視作安全的學校,現在也存在危險——危至奪人性命,且非偶然發生的意外。我在兩年時間內接下的、造成鮮活生命死亡的沉重事件即不下十起,這足應引起我們的警惕。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而祖祖輩輩居住、生活的房產,被那些與黑幫暴力無二致的官商合體者野蠻拆毀後,照舊的規律是,嚎啕依舊、狀告無門依舊。黃老漢一年來的遭遇完全印證之。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鄒偉毅案」是我律師生涯中一起刻骨銘心的案子,當時我的感情投入也是很深的,我們在給孩子打官司過程中的付出,今天講起來我自己都感動,但社會給我的更多。
  •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高智晟,維權
    我的一些案件但凡有一點意思的,或者說從新聞的角度看「有些新聞亮點」的,都是為弱勢群體打的一些免費官司,給受害兒童提供了一些無償的法律幫助,其餘都是經濟官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