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自由和尊嚴 中國千禧一代移居泰國

人氣 2499

【大紀元2023年12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夏雨綜合報導)在泰國北部山區綠樹成蔭的球場上打網球,康妮·陳(Connie Chen)每週的私人訓練課,對於住在上海的中國人來說是一種奢侈的享受。

在COVID-19疫情期間,中共清零封控使數億人處於長期封鎖之下,失去自由。在嚴格的疫情管控下生活了三年後,越來越多的中國年輕人選擇移居海外,而陳是其中之一。移居海外,部分原因是想逃離中國激烈競爭的工作文化、窒息的社會環境和有限的就業機會。

憑藉相對簡單的一年學習簽證流程、較慢的生活節奏和低廉的生活成本,泰國第二大城市清邁已成為中國千禧一代前往的熱門目的地。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對自由的渴望變得更加強烈」

26歲的前銀行工作人員陳告訴法新社:「疫情期間,對自由的渴望變得更加強烈。」

陳在上海有一份穩定高薪的工作,但她對自己職業道路並不滿意。疫情過後,陳知道必須做出一些改變。

「即使我餘生繼續做這份工作,也只會是這樣。」她說,「但生命如此短暫,我想嘗試一些不同的東西。」

陳是中國這一代許多人的典型案例,年輕的中國人承受著經濟疲軟的負擔。晉升前景渺茫,競爭激烈,導致許多人精疲力盡。

陳研究了外語課程,最後選擇了泰國,她和她的丈夫戈登·林(Gordon Lin)於5月持一年教育簽證移居泰國

現在他們決心在國外長期生活。「我覺得外面有很多機會,我感到了希望。」她說。

圖為在清邁街頭悠閒騎著自行車的觀光客。(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尋求體面、有尊嚴的生活

烏魯木齊的一場致命大火,在上海引發了罕見的街頭抗議活動,並迅速升級為中國其它主要城市的抗議活動,引發中共當局的鎮壓。

中共解封以來,許多中國年輕人移居海外,但確切人數尚不清楚。在中國流行的社交媒體平台「小紅書」上,數百人分享了他們移居泰國的決定。隨後,許多人獲取了去泰國學習的簽證,同時也在考慮去泰國後的下一步計劃。

在微信上,「移民」的搜尋量激增,10月單日搜尋量達到5.1億次,而1月底「移民泰國」的單日搜尋量超過30萬次。

今年年初,在泰國清邁的帕亞普大學(Payap University),大約有500名中國人開始了他們的在線泰語課程。曼谷私立語言學院杜克語言學校的老闆羅伊斯‧亨(Royce Heng)對美聯社表示,每月約有180名中國人詢問簽證信息和課程。

德國馬克斯·普朗克社會人類學研究所社會人類學家項飆對法新社說:「我認為(人們)離開中國的願望突然增加。」

他說,泰國已被許多中國人視為踏腳石國家,是嘗試海外生活的理想國家。

但與1990年代和2000年代的移民相比,當時許多人與中國保持商業聯繫,項飆說,現在出現了一種新的趨勢,人們想要徹底離開家鄉。

他補充說,雖然這個群體受過教育,但他們不一定屬於精英或富人。

「他們是世界主義者,思想開放,他們珍惜基本的自由感——不一定是政治自由,但他們想要過一種他們認為體面和有尊嚴的生活。」他說。

與前幾代人不同的是,他們並不尋求在國外發財。「實際上是在思考他們想要什麼樣的生活,他們想成為什麼樣成年人的問題。」他說。

清邁(AFP)

「我想要什麼樣的生活」

中國千禧一代在異國他鄉尋找機會的部分原因是中國大陸的超高失業率,16歲至24歲的青年人失業率在6月份升至歷史新高21.3%,好工作的稀缺也間接增加了長時間工作的壓力。中共目前已經不公布年輕人失業率數據。

對尹文(Yin Wenhui,音譯)來說,是時候離開了。這名31歲的年輕人在疫情期間抵達泰國,在中共關閉邊境後被困海外,但幾個月後,他不想再回國去面對來自家人和同齡人的無情壓力,使得他不得不拚命工作。

「我在這裡感覺更自由。中國的節奏太快了,我沒有自由去做我想做的事情。」他告訴法新社。

現在,他不再沉迷於工作,而是和朋友一起經營清邁旅館,每天去健身房,還學會了做飯。

「在這裡我有更多的時間思考,思考我想要什麼樣的生活。」他說。

「我想去一個發達國家,因為那裡的文化、工作和工資都會比中國或清邁更好。」他說。

責任編輯:葉紫微#

相關新聞
美華裔水兵聽媽話成中共線人 紐約華人熱議
調查:過半專業人士考慮離開香港
人間慘劇 四川父親將孩子扔下樓後也跳下
湯唯與全智賢同框 冬夏兩季造型驚艷全場
紀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