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實:日本被中共一步步逼上梁山

人氣 2266

【大紀元2023年03月03日訊】中共將日本逼上梁山,迫使安倍編織圍剿中共的大網。安倍雖然不幸辭世,但他編織的那張圍剿中共的大網卻日益堅固,參與拉網者日趨增多,網被漸次收緊,中共也將在内反外剿的夾擊中走向滅亡。

中日建交50年中,日本對中關係大抵經過了三個階段:懵懂的蜜月期、冷靜的戰略互惠期、從謹慎防衛到明確反擊期。在此,通過中日建交以來的若干史實,審視一下中共是如何將一個本可成為好友的日本逼上梁山、變成反共死敵的。

懵懂的蜜月期:從中日建交至改革開放

1972年9月,中日兩國發表聯合聲明,宣布中日建交。自此,日本政界、商界、民間親中熱漸次升溫,期望中日友好。這一態勢至胡耀邦主政時期(1982至1987)達到頂點。1989年六四事件後,日本從盲目的熱情友好,轉向冷靜的務實外交,但經貿關係日益加強,漸次形成了相互依存的雙邊關係。故此,日本對中親善度指標保持相對平穩態勢。

1978年10月,鄧小平以副總理身分,携帶中共批准了的《中日友好條約》訪日,並拜見了昭和天王。華國鋒下台,鄧小平掌握實權後,實施改革開放政策。日本政府對此予以高度評價,提供了大筆日元貸款予以支持,為推進中國當時經濟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胡耀邦任總書記後,十分重視對日關係,與當時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建立了個人友誼。因此,日本開始正式大規模向中國沿海開放地區投資。胡耀邦時代,是中日建交以來曇花一現的蜜月期,至今日本政界、產業界、民間依然懷念胡耀邦時代的日中關係。

六四後進入戰略互惠階段

六四事件後,西方紛紛對中共的暴行給予嚴厲譴責,並實施經濟制裁,但日本學術論文2020(26冊)顯示,日本外交界認為:人道災難固然不能容忍,但研判中共高層不會屈服外來壓力,擔心制裁會適得其反,因此主張避免孤立中國的懷柔政策。

1989年7月,G7峰會於巴黎召開,會議在討論對中共嚴厲譴責並實施進一步經濟制裁問題時,遭到日本的阻擋。日本提出:只有避免孤立中國,才能使其走向政治改革。雖然美國等西方國家並不同意日本的主張,最後,日本還是說服了美國和法國,最終採取了「避免孤立」的模糊立場。六四是中共執政後遇到的最大政治危機,而在國際上充當滅火隊員的,正是當今已成為死敵的日本。

六四事件後,1989年7月G7法國峰會在討論對中共嚴厲譴責並實施進一步經濟制裁問題時,遭到日本阻擋。日本提出只有避免孤立中國,才能使其走向政治改革。圖右一為日本首相宇野宗介。(Dominique Faget / POOL / AFP)

其後,日本一方面在國際舞台上、在兩國交往中盡量給中共面子,一方面卻也冷靜了下來,保持不親不疏的態度,維持不近不遠的距離。但是,經貿往來、投資、文化交流等並未受到太大影響,譬如,1989年的中日貿易額已達196億美元。自此,日中關係漸漸進入「政冷經熱」時期。

為虎作倀的資金援助

自1979年開始,日本政府向中國提供貸款,直到2022年3月末才終止,持續了43年。據日本國際協力機構統計,日本提供給中國的貸款中,無償提供的「無償協助資金」大約1600億日元,「日元貸款」為3兆3000億日元,「技術支持」款項約1900億元,總金額為3兆6500億日元。其中,「無償協助資金」與「日元貸款」項目分別於2006、2007年結束,而最後一項「技術支持」資金項目也於2022年3月末結束。在中國獲得的外國援助中,來自日本的資金約占70%。

日本停止這項資金援助的原因很多,最主要有三點:其一,中共隱瞞接受日本資金援助實情。例如:在反日的背景下,中方將橋梁等處刻有「此項目由日本援助」(援助協議規定内容)的標牌拆掉,致使普通中國人對日本援助情況毫不知情。其二,借助日本提供的資金援助,加上來自日本民間的投資等,使得中共經濟飛速發展,2010年的GDP(國内生產總值)達39兆7983億日元,超過了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中共國防開支巨大,逐年擴增,直接影響到日本、亞太、世界的安全;並且,中國已經對發展中國家實施經濟援助,繼續給中國貸款已無實質意義,也是為虎作倀。其三,中共一方面受人恩惠,一方面卻又蠻橫霸道,屢造事端,乃至軍事挑釁。因此,日本政界、商界、民間對中共的忘恩負義行為十分反感,也為自己被當作冤大頭隨意戲弄而十分懊惱。

江澤民大力開展所謂「愛國主義」教育釀惡果

六四事件後,江澤民成為中共總書記。上台後,他竭力推進所謂的「愛國主義」、「社會主義」、「國家民族主義」教育。江澤民指示教育部門,必須對青少年(小學生、中學生、大學生)實施中國近代史、現代史及國情教育;1991年3月,江澤民指示:要運用歷史和國情進行「愛國主義」教育,提高青少年的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防止崇洋媚外思想抬頭。

據此,1991年4月25日,國家教委頒發《國家教委辦公廳關於在中小學進一步開展愛國主義教育活動的意見》。當年是中共建黨70周年,庚子賠款90周年,九一八事變60周年。《意見》指出:要激發學生的民族自信心、自豪感……教育學生知道國際敵對勢力至今亡我之心不死,從小樹立反對和平演變的觀念……

1992年10月,中共十四大報告將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作為90年代的主要任務之一;1994年《愛國主義教育實施綱要》頒布,就愛國主義教育的原則、内容、重點等做出了明確規定;次年,民政部確定了第一批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中宣部等多部委聯合發布百種愛國主義教育圖書。十五大報告提出要大力弘揚愛國主義精神。

經過所謂「愛國主義教育」的實施、發酵,在隨後的1997年收回香港、1999年收回澳門、2001年中國加入WTO、2001年中美撞機、2001年中共申奧成功,以及2008年的拉薩事件、汶川大地震、北京舉辦奧運會等一系列重大事件中,「愛國主義教育」的效果,在中國人尤其在青少年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被「愛國主義教育」灌輸、洗腦後的人們幾乎達到痴迷、集體無意識的瘋狂狀態。「愛國主義」業已體系化、制度化、規範化、長期化,成為中國社會文化中的一種特有屬性、習慣。並且,這股濁流早已衝出國門,蔓延全世界。

在此過程中,作為「愛國主義教育」最佳反面材料的日本,自然成其最大的受害者。此後,中共的反日、仇日宣傳與舉措幾乎成為一種定式,一項國策,長期實施。但是,蒙受巨大壓力的日本人卻心知肚明:正是那個所謂「愛國主義教育」才是問題產生的根源,江澤民是始作俑者。因此,在日本的社交平台討論區,有這樣的留言:江澤民推行的反日教育,就是中共的既定政策,和日本如何做好沒有任何關係。

釣魚島問題

中共牽制日本,實施仇日的愛國主義教育可用的材料很多,如侵略中國、歷史教科書、靖國神社、釣魚島(日本稱尖閣諸島、下同)問題等。其他問題都是歷史、認知、意識形態等領域的較為抽象問題,並無直接的實質意義,而釣魚島問題卻有著雙重意義:既可作為愛國主義教育的材料,又具有潛在、長期的經濟價值。

然而,在釣魚島問題上,日本的態度卻十分明確:無論從歷史依據還是依照國際法,釣魚島都是日本固有領土,不存在領土主權問題。

1895年,日本將釣魚島正式編入為日本領土,此後中國沒有任何質疑。1969年,聯合國調查報告稱,釣魚島周圍海域可能埋藏石油,於是中共於1971年首次提出主權問題。1992年,中共頒布《中華人民共和國領海及毗連區法》,明確記載釣魚島為中國所有。2004年,7名中國人登上釣魚島;此後,開到釣魚島海域的中國船隻逐年增多,2010年發生了中國漁船惡意衝撞日本海上保安廳巡航艦事件,震驚日本朝野,日本國内輿論譁然。

被江澤民「愛國主義教育」灌輸、洗腦後的中國人幾乎達到痴迷、集體無意識的瘋狂狀態。日本作為「愛國主義教育」最佳反面材料,成為最大的受害者。圖為2012年9月18日,雲南省昆明市抗議日本將釣魚島「國有化」。(STR / AFP)

通過該事件,日本民意認為:中共的做法固然野蠻、霸道、違反國際法,但這一結果也是日本對中共的寬容忍讓造成的,是日本的忍耐、遷就和曖昧態度,使中共持續騷擾,步步緊逼,以溫水煮青蛙手段,最終達到其蠶食的目的。因此,在強大的民意、輿論壓力下,日本政府不得不對釣魚島加強防衛,而有效保護的法律基礎是將其國有化(此前為民間人士所有)。此前,已故東京都知事、保守派重鎮石原慎太郎宣布:東京都出資購買釣魚島。在這種情況下,日本政府為了妥善解決該問題,於2012年9月11日將其化為國有,並命令海上保安廳使用大型巡洋艦負責巡邏、守護。

日本的這一舉措使中共找到藉口,不斷加大在釣魚島海域的巡航頻率與規格。國有化之前,中共船隻入侵日本領海事件只發生過一次,而日本將其國有化當年則上升到23次,2013年52次,此後大約每年以30次持續遞增。至2021年年末,中共動用的大型船隻達132艘,與10年前比增加了三倍。中共船隻入侵日本領海,或在接近海域航行天數也隨之不斷增加,2021年為326天,2022年為336天。

2013年2月4日一艘中共海警船(左)與一艘日本海岸警衛隊船隻在釣魚島(日本稱尖閣列島)附近海域對峙。(Japan Coast Guard / AFP)

中共開到釣魚島的船隻,多為隸屬武警部隊的大型海警船。中共的海警船2012年只有40艘,目前排水量千噸級以上的船隻已達135艘,官兵人數達1萬6000多人。

2021年,中共通過了《海警法》,規定對於不遵從停船命令等外國船隻可使用武器。2022年12月26日,中共海警船入侵釣魚島領海,滯留時間長達72小時45分鐘。對此,日本政府官房長官松野博一指出:事態極為嚴重。進入2023年以來,該事態一直持續,1月30日,又有四艘中共海警船相繼入侵日本領海。日本政府認為,中共的行為具有不確定性,擔憂異常行動恐怕引發突發事件,導致事態升級。

2022年9月11日,是日本將釣魚島國有化10周年,中國的船隻在接近領海外側航行已經常態化。因此,日本海上保安廳組成了特別機構,配備10艘新造的大型先進巡航艦,擔任特別警備,日本駐紮在沖繩石垣市石垣港的大型巡航艦從原來的7艘增加到21艘。

砸日本使領館事件

隨著中日兩國在具有爭議的問題上對抗升級,中國民眾,尤其是被徹底洗腦的年輕一代反日情緒不斷高漲,不斷發生排日、反日行為。

2005年3至4月,在中國各地發生了一系列大型遊行、抗議活動,反對日本扶桑社出版的歷史教科書中的錯誤歷史記述,也要打擊日本為爭取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所作的努力。示威者在20多個城市舉行抗議活動,參與人數眾多。其中,發生了向日本使領館投擲石頭等暴力行為,上海10多家日本餐館被砸壞,在上海的三名日本留學生受到攻擊,一人被毆打至重傷。對此,日本朝野雖然震驚,但政府卻十分冷靜、克制,民間也沒有發生大規模抗議中共示威遊行等。

2012年8至9月,中國近20個城市再度爆發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反日運動,抗議日本將釣魚島國有化,要求日本人「滾出釣魚島」,對過去的戰爭「道歉」。期間,也發生了打砸日本企業、店鋪、日產汽車,搶劫日貨等暴力騷亂。9月18日,日本瀋陽總領事館遇襲,領事館牆壁被噴墨,部分玻璃被砸破,日企受害損失達數10億至100億日元。

江澤民藐視天王 激日本人反感

1998年11月26日,江澤民作為國賓訪日,日本天王、皇后在王宮設晚宴招待,約150名政要、各行業領袖出席了晚宴。天王致歡迎辭時說:希望與中國携手解決面臨的問題,為地球環境的改善、人類的福祉、世界和平繼續做出貢獻。對此,江在致辭時,始終緊綳面孔,並嚴厲地回應道:日本軍國主義走上對外侵略擴張的錯誤道路,給中國人民和亞洲其他國家的人民帶來極大災難……我們要永遠汲取沉痛的歷史教訓……

話語一出,震驚四座。這是因為:無論是從外交禮儀,還是從日本文化角度看,在這種場合是不應該說出此類話的。如果硬要說,也要以委婉的表述方式點到為止。因此,在日本人看來,面對日本國家象徵的天王,持這等態度、這般言辭,不只是傲慢、狂妄,無異於對日本天王的藐視,甚至是當面羞辱。當日本國民在電視上看到這一場面,以及他對天王其他的一些傲慢舉止後,很多人都有被羞辱之感,因此對江十分反感。

1998年11月,江澤民作為國賓訪日,在明仁天王舉辦的晚宴上嚴厲批評日本的軍國主義給中國人民帶來極大災難,言辭傲慢、狂妄。日本國民都有被羞辱之感,對江十分反感。(Juji Press / AFP)

其實,日本天王1992年訪問中國時,對日本給中國人民造成的不幸,已經明確深表歉意。而且,就在前一天,小淵惠三首相在舉辦的晚宴致辭中,已經表達過此類觀點。在這樣一個前提下,在日本天王舉辦的招待晚宴上,大可不必再次言及此事。此舉措對日本政界、國民的心理傷害與打擊是可想而知的。

中共一直要求日本對二戰謝罪,其實,日本早就謝罪了。1972年9月29日,田中角榮說:「日本在過去的戰爭中,給中國人民造成重大損害,痛感其責,深表反省。」1982年8月24日,鈴木善幸發表了與田中角榮相同的言論。1982年8月26日,宮澤喜一也發表了相同言論。此外,日本天王、中曾根康弘、海部俊樹等首相,也都在不同時期,不同場合,表達過類似道歉。2001年,福田康夫官房長官發表談話:對過去戰爭造成的傷害「痛切反省,誠心道歉」。被中共痛恨的鷹派首相小泉純一郎、安倍晉三等也都明確表達過上述觀點。

在中日雙邊會談時,江澤民提出要將以下三點明確寫進聯合公報。江的三項要求是:(一)從《美日安保條約》中刪掉相關台灣條款;(二)對中國謝罪;(三)依照慣例,日本對中援助資金計畫繼續維持一定五年。基於日本的國際政治準則,尤其是江的一系列出格表現,日本斷然拒絕了其要求。對此,江十分惱怒,雖然獲得了日本3900億美元的援助,但拒絕在聯合聲明上簽字。

中共的霸道、仇日教育,致使日本人對中共極為反感。2022年11月30日,日本非營利組織「言論NPO」發布了「第18次日中共同輿論調查(2022)結果」。本調查由日本「言論NPO」組織與中國的中國國際出版集團實施,調查時間從2021年8月至10月止,是2005年實施以來的第18次,其目的是持續把握日中兩國的相互理解狀況及其變化。兩國人民對對方國家的好感與不好感分別為:日本人對中持不好印象者占87.3%,持好印象者僅占11.8%;中國人對日持不好印象者占62.6%,持好印象者占35.2%。

日本人對中持負面印象曲線,從2005年的37.9%一路持續上升,自2012年至今一直保持在84.3%以上,最高為2014年達93%;中國人對日持負面印象曲線,2005年為62.9%,其後下降到2007的36.5%,自2008年(40.6%)一路上升,至2013年達最高點92.8%,隨後又逐漸下降至2020年的52.9%,2021年則小幅上升至66.1%,2022年又小幅降至62.6%。

對比兩國曲線,可看到這一特點:日本對中曲線較安定平穩,而中國對日曲線則不具連貫性,波動較大。這該是與中共當時的對日輿論宣傳有關。另外,兩國印象最差的頂峰同為2013年、2014年,其背景為2012年日本將釣魚島國有化,2013年習近平上台主政。一言以蔽之,一應結果,都是中共「愛國主義教育」、仇日宣傳教育及相關舉措所導致的。

習近平「大國外交」遭日抵制的原因

習近平2013年上台後,展開「大國外交」,遍訪歐、美、亞、非,但卻始終未能訪日。這是因為:日本國内政界、民間有一股強大勢力反對他作為國賓訪日。

2014年11月,在兩國關係極度緊張,幾乎到了要爆發衝突的時代背景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藉在北京召開的APEC會議的機會,實現了與習近平的破冰會面。習近平作為東道主,需要會見參加會議的各國元首,因此才見了安倍。從當時的電視畫面看,安倍很拘謹但卻面帶笑容地走上前去與習近平握手,習近平則表情嚴厲,對安倍的寒暄沒作任何回應,聽完翻譯的話後,就直接將冷峻的臉轉向前方。握過手後,安倍似乎還有話要說,但習近平則將臉轉向另一側,安倍連續兩次試圖搭話,但習近平就是視而不見,令安倍十分尷尬、狼狽,只好默默離去。

2014年11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北京召開的APEC會議上與習近平會面,會談中習近平始終緊綳面孔,態度冷淡;中方特意不在會場放置兩國國旗。這一系列的舉措,無異於故意蔑視、羞辱安倍及日本。(Kim Kyung-Hoon / POOL / AFP)

在接下來的會談中,習近平始終是緊綳面孔,態度冷淡。會見也只有短短的25分鐘,安倍提出改善兩國關係、穩定東亞局勢的一些建設性意見;習近平則告誡安倍:兩國關係惡化的原因是「清楚的」,並敦促日本遵守中日兩國上周達成的四點原則共識(主旨為避免發生不測)。更令日本感到驚訝的是:中方只有在習近平與安倍會談時,特意不在會場放置兩國國旗。這一系列的舉措,無異於故意蔑視、羞辱安倍及日本,這使得安倍、日本政府顏面掃地。

見證了這一歷史畫面的日本國民,大多對習的態度感到吃驚。筆者的一個同事(大學教授)日後對我說:那個人怎麼會那麼無禮……

日本和中共從根本上志不同道不合,豈能言順,更侈談興禮樂了。

安倍絕地反擊 「地球儀外交」圍剿中共

安倍第二次就任首相後,2013年1月28日,在日本國會發表政策演說,誓言要開展「地球儀外交」(全球外交):「立足於自由、民主、基本人權、法制之普世價值基礎之上,在全世界展開大戰略外交。」

隨後,安倍即刻實施他的「地球儀外交」。1月12日,安倍派岸田文雄外相(現任首相)訪問澳洲,擴大安保合作,加強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從1月16日開始,安倍親自訪問越南、泰國、印尼三國,推進、落實他的外交政策及政治理念。從2013年至2016年的4年間,安倍訪問了世界60多個國家,參加聯合國大會及首腦級別的國際會議20次以上。

安倍強烈地意識到中共壓制人權、自由、民主,所以,要在世界範圍内與具有共同價值觀的國家、組織、人們一道,形成一張包圍中共的大網,通稱「包圍中國網」。當然,安倍在公開場合並未親口談及此概念,但人人皆知,日本媒體在相關報導中也經常言及。

作為「包圍中國網」的一部分,安倍提出了關於印度-太平洋地區的戰略,要在該地區形成一個「自由與繁榮之弧」。這一戰略要構建一個「自由、開放的」亞太,旨在遏制中共在這一地區的戰略擴張,在該地域内形成圍堵中共的二級包圍圈。

當時,奧巴馬對習近平的「大國外交」熟視無睹,甚至持戰略模糊的綏靖政策。因此,安倍只好孤軍奮戰,艱難但卻積極地一步步推進他圍剿中共的「地球儀外交」。

2016年11月,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事態發生了根本轉變。11月8日,當安倍得知川普當選後,立即決定前往紐約,會見川普。在川普當選不到十天的11月17日(美國時間),安倍便來到紐約特朗普大廈,會晤川普。面對一個外交素人,安倍在會談中告訴川普,來自中共的威脅有多大、多嚴重,他清晰而充分地闡述了他的對中政策。

2016年,在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不到十天的11月17日,安倍便來到紐約川普大廈會晤特朗普,指出中共威脅的嚴重,二人成為摯友。(HO / Cabinet Secretariat / AFP)

這次會談後,他二人成為摯友,美日同盟關係也得到進一步加強,由美日同盟主導的在印太地區對中共的圍剿也漸次成型。回過頭來看這段歷史,安倍速見川普可謂歷史性舉措,這次會談可能成為後來川普制定對中政策的一個判斷基礎,至少在川普後來對中政策制定上給予了相當的影響。

局勢大反轉 圍共大網形成

2017年11月,APEC會議在越南舉行。與會期間,安倍與習近平舉行了第二次首腦會談。

這次會見,習近平一改往日傲慢、無禮的態度,而是滿面微笑。這使得在場的記者面面相覷。《日本經濟新聞》記者在報導中寫道:這是第一次看到習近平的笑容。

之所以發生這等轉變,就是由於安倍展開的大膽的外交活動、構建的包圍中共網發揮了作用,使事態發生了逆轉:安倍及日本變得強硬,而習近平則式微了。

然而,安倍反擊並沒有就此止步,針對中共在東南亞、東亞、南海地區的勢力擴張及霸道行為,安倍又提出了「自由、開放的印太構想」。除了在該地區積極推進此構想外,2018年在加拿大召開的G7峰會上,安倍在國際議題上起了主導作用,積極推行他的這一構想,使與會各國基本達成了共識。

2019年12月,中日韓三國在北京舉行首腦會談期間,安倍與習近平舉行了單獨會談。會談中,安倍談及了香港問題、維吾爾問題,要求習近平對此保持克制、信息透明化。亦即:安倍會談中說出了習近平最不想聼、最不願觸及的敏感話題。

2020年10月,安倍因健康原因辭職,但安倍那條聯合世界正義力量反共之路業已開拓完畢,後人只需上路啟程而已。而且,此路已是越拓越寬,越走越順。2021年6月,於英國舉行的G7峰會上,繼任首相菅義偉與川普、約翰遜聯手,成功地將中國問題作為會議主題,在會議結束後發表的首腦聯合聲明中,牽制中共的一帶一路,批評中共的人權,並對台海和平局勢表示擔憂。

2021年6月,在英國還召開了一個重要會議,NATO首腦會議。在會議聯合聲明中,指名批評中共:中共的野心與行為對於我們建立在規則基礎上的同盟國而言,是體制上的挑戰。與以往不同,在圍堵中共的時代大背景下,NATO也不再沉默,明確地亮出了自己觀點。並且,2021年,作為NATO加盟國的英國、法國、德國,也向太平洋區域派出了軍艦,並與日本的海上自衛隊舉行聯合軍演,英國更是派出以最先進的航母為主體的航母打擊群。這些動作之清晰、強烈的寓意該是不言而喻的。此外,澳洲與日本在安保方面的合作,也使這一地區的地緣政治形勢發生了巨大變化,在構建圍剿中共的天羅地網進程中,又大大邁進一步。

安倍提出「自由、開放的印太構想」,扭轉了世界對亞洲過往以中國為中心的觀點。圖為2019年G20大阪峰會時,美國總統川普(左),日相安倍晉三(中)與印度總理莫迪合影。(Carl Court / POOL / AFP)

此外,由於安倍的不斷倡導、積極推進其既定的外交政策,使東南亞局勢發生了變化,使台灣問題也得到空前的重視,在國際上漸漸形成必須維持台海現狀的共識。

由於中共一系列的反襯表演,使安倍外交政策的正確性得到客觀驗證,其主張深得日本民意,業已成為日本朝野公認的外交、國防基本方針。事實使日本人清醒地認識到:中共是禍害的根源,只有自我強大,有所作為,才能對抗中共。日本現任首相岸田文雄,在對抗中共這條路上之所以能比安倍走得更快、更遠,就是因為有安倍的鋪墊、強大的民意,以及國際圍剿中共大勢之形成。

「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

2022年10月26日,日本國會議員神谷宗幣,向眾議院提出質問書,提出:關於在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的設想下實施保護國民訓練的質問書。這一觀點,安倍早就闡述過,此時在國會提出,或許是要在輿論、國際上排雷,也是論點正式提出的前哨戰。

2021年12月1日,台灣智庫召開研討會,前首相安倍晉三通過網路與會,發表演講。安倍在演講中指出:「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也是日美同盟有事。這兩點認識,北京尤其是習近平千萬不要誤判。」他還說,日本與台灣民主主義陣營的人們,有必要反覆、持續地向習近平等人告誡:切不可走上錯誤道路。

2021年12月1日台灣智庫召開研討會,安倍晉三發表視訊演講,指出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圖為2021年12月14日台美日三邊印太安全對話在台北舉行,安倍晉三以預錄的方式為開幕典禮致詞。(中央社)

2022年7月22日,日本防衛省發布2022年度《防衛白皮書》,防衛大臣岸信夫(安倍的親弟)在白皮書的前言處指出,「中國在東南亞及南海等地,繼續試圖以武力單邊改變現狀;並於入侵烏克蘭的俄羅斯深化同盟關係,並且兩國的軍艦、軍機聯合在我國周邊地區航行;再者,(中共)似乎不會放棄武力犯台,從而導致地區的緊張局勢日益升高。」

這是日本在防衛白皮書中首次提到台灣,從而將「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也是日美同盟有事」的旨意埋藏其中。在正文中,以兩頁的篇幅闡述台灣面臨的危險,及可能被攻擊的三種可能。強調日本將與美攜手,高度注視事態的發展。並且,防衛白皮書提及要提高軍費開支,指出日本的反擊能力也屬自衛範疇。

2022年12月16日,日本政府通過了2023年度日本防衛預算案。此案比2022年度預算暴增26.3%,為史上最多的6兆8219億日元,主要用於裝備具有反擊能力的導彈裝備、防空導彈、軍事無人機、提高跨領域作戰能力(包括太空、網路、電磁干擾等)、提高指揮控制與情報收集能力(含AI),機動能力與國民保護、保持持續且強勁的軍力。而且,日本政府已確定未來5年防衛費總額要增加1.5倍,達43兆日元,2027年將達11兆日元。這是日本二戰後首次突破性地大幅增加國防開支。

2022年12月16日,日本通過創紀錄國防開支計畫,保持強勁的軍力,並明言將與美澳印加強合作,繼續推進自由、民主、人權。圖為日本海上自衛隊與美國聯合軍演資料照。(日本海上自衛隊提供)

面對中共日益擴大的軍事威脅,日本從實戰出發,加強軍隊對西南諸島(含釣魚島)的擴展能力,並將使日本具備攻擊敵方的反擊能力。此外,還明言日本將與美、澳、印加強合作,並闡明日本繼續推進自由、民主、人權……這一套旨在強己以制敵的外交、國防組合設計,就是針對中共,可謂招招致命。

據日本貿易振興機構(JETRO)最新統計資料顯示,2022年上半年日本對中出口額比同期增長了7.5%,為936億1898萬美元,從中國進口額增長了2.4%,為926億6737萬美元,創同期歷史新高,貿易收入達9億5160萬美元。另據日本財務省統計,2021年日本外貿的第一大對象國依然是中國;最新數據雖然尚未發表,但普遍認為:2022年度這一態勢將維持不變。

兩國經貿現狀與未來發展趨勢,是兩國制定、實施外交政策的重要指標之一,上述數據說明:對日而言,中國是日本最大的貿易夥伴(美國第二),中國的市場是絕對不可或缺的,而且從以往的數據不難推測,今後中日間貿易往來至少將繼續保持相對平穩態勢。因此,對日而言,冒著損失中國這個最大貿易夥伴、最大投資市場的風險,也要亮劍,可見日本背水一戰之決心與勇氣。當然,不排除日本通過慎密研究,業已得出這等結論:貿易是一把互利互惠的雙刃劍,除非發生直接或間接戰爭、斷交等重大意外事變,否則,中共斷然不敢、也不能輕易切斷與日本經貿來往這條生命線。這一推斷,在剛出版的安倍回憶錄中得到了間接印證。

2023年2月8日,已故安倍首相的回憶錄《安倍晉三回顧錄——鮮為人知的宰相「孤獨」「決斷」「暗鬥」》(中央公論社)出版。書中在談到習近平時,披露了一些鮮為人知的内幕:習近平自2018年後,與安倍會見時不再照本宣科地讀事先準備好的發言提綱。安倍認為:這說明他的權力已經穩固。習近平對安倍說:「如果我出生在美國,也許不會加入美國的共產黨,會加入民主黨或共和黨。」對此,安倍解析道:「他是一個強烈的現實主義者。」關於日中關係,安倍指出,習近平的策略是:在控制好安保問題的同時,在經濟上將中國的市場價值轉換為(牽制)日本的籌碼。安倍這一對習近平的解讀,或許正是安倍制定反共政策、實施他大膽圍剿中共計畫的一個可靠依據。

其實,安倍之所為,並非是要報一箭之仇,雪胯下之辱,而是真正在兌現自己的政治承諾。日本對中共從忍氣吞聲走向強力反擊,是嚴酷的現實使日本政界、商界、學界及國民覺醒的結果,歷史事實讓日本認識到,中共反日是其獨裁體制使然,是維繫其統治之需要,中共的存在才是問題的根源。因此,日本才舉起自由、民主、法制、人權、和平的大旗,站在道義與普世價值的制高點上遏制中共,圍剿中共。這些舉措上合天道,下順民意,方導致局勢發生了逆轉。

安倍雖然不幸辭世,但他編織的那張圍剿中共的大網卻日益堅固,參與拉網者日趨增多,網被漸次收緊,中共也將在内反外剿的夾擊中走向滅亡。昔日,中共、江澤民、習近平將日本逼上梁山,迫使安倍編織圍剿中共的大網;今日,作為一個「強烈的現實主義者」,習近平本人是否能從這張大網中逃脫,這就要看習近平的造化,看他能否正確認識這個嚴峻的「現實」,在「現實」面前能否「現實」地行事了。

(本文作者呈實為日本問題專家)

——轉載自《新紀元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遏制中共經濟脅迫 日本尋求G7國家聯合行動
岸田文雄出訪歐美五國 加強防務 聯手抗共
【新聞看點】安倍回憶錄透露:習不信共產黨
【晚間新聞】安倍回憶錄:習若生在美國不會入共產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