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政府各層機構需要馬斯克來瘦身

人氣 519

【大紀元2023年03月09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effrey A. Tucker撰文/任季編譯)前幾天,我在這裡介紹了埃隆‧馬斯克在Twitter大幅裁人,已經解僱了四分之三的員工。不言而喻,這就是因為該公司原本臃腫不堪。瘦身之後該平台比任何時候都好用,參與度越來越高。

這意味著什麼?是老的管理層真那麼愚蠢嗎?不,因為錢嘩嘩往進流,就在那裡堆積著,他們只能到處扔錢。那是一個繁榮的時代。廣告商們排著隊,揮金如土。他們不斷地招聘新人,然後,這些新員工把時間用在做壞事上,比如審查最好的投稿人,把公司引向 「覺醒 」政治目標。

我這麼說有人可能不同意。正是現在被解僱的員工創造了正在使用的東西,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有點鳥盡弓藏、忘恩負義的意思。

公司這是「忘恩負義」嗎?實際上,一般公司都是這樣做的。沒有道義上的義務,永遠為臨時承包商支付他們過去所做的事情。你不會把你的抵押貸款支付給那些建造你房子的人,你會支付給抵押貸款持有人。而建設者們幹完活兒早就拿錢走人了。

繁榮時代結束後,企業只能這樣運行。向那些正在創造價值的人支付工資和薪水才是合理的。當他們停止創造價值時,就需要把勞動力成本降下來。我們使用準時制(just-in-time)庫存,為什麼不也使用「準時制」工資?

當然,也有情有可原的情況。每個公司都需要機構系統的知識,而這些知識是沉澱在員工身上的。話雖如此,但這肯定不適用於所有在Twitter工作的7500人,也可能不適用於所有留下來的1800人。

瘦身到什麼程度?馬斯克似乎決心要找出答案。但這只是事情一個側面,更重要的是找到這種臃腫的形成機制。馬斯克需要節省開支來生存,這就是私營部門的運作方式。特別是當貨幣政策是健全的,沒有通過荒謬的利率來扭曲生產結構時,這種運作方式就會發揮作用。而荒謬的利率是Twitter和大多數大科技公司人員過度膨脹的原因。現在,這種政策正在結束,我們正在重新建立紮實的經濟。

這就是私人部門的運作方式。它必須平衡其帳目。它有來自客戶的收入,無論是用戶、廣告商還是股東,也有持續成本和研發的支出。複式記帳法最大限度地減少了浪費,最大限度地提高了效率和質量。

那麼政府是如何運作的呢?它從公眾那裡拿錢並花掉,就這麼簡單。它可以通過稅收或通貨膨脹獲取資金。它也可以通過其它來源獲得收入,如從製藥公司獲得的費用和持有的專利權使用費,這就導致了可怕的利益衝突。一般來說,任何政府都有不受約束地濫用束權力的傾向。

聯邦政府有多少個機構?《聯邦公報》列出了434個,其中只有少數機構是憲法提及的。它們僱用了多達250萬人。真的需要這麼多人嗎?沒有人知道,但政府本身總是有一個強烈的動機,那就是增加政府雇員,花掉每一分錢。政府本身沒有消減自身預算的內在動因,只能靠政治家們去推動這件事情。

他們會嗎?除非有選民的推動,否則政治家們沒有真正的理由去採取行動。太多的選民對國家行政機構的權力和權限一無所知。他們不知道這個政府第四部門的權力遠遠超過了民選部門。只要考慮一下COVID-19的反應,這些強制性措施沒有一件是由任何民選機構投票決定的。整個系統將整個應對措施交給了行政人員。

法院限制了政府行政部門的一些權力,但太少,也太晚了。更重要的是,法院在削減這些機構的規模方面根本沒有採取任何措施。如果我們能如同埃隆一樣,可以立即解僱四分之三的人,也許我們有一個更好的政府,來替我們管理這個國家。雖然沒有人知道是否可行,能試一下也很好。

如果美國總統能像首席執行官,如馬斯克一樣直接解僱人,那就太好了。可悲的是他做不到。工會規則和其它可以追溯到20世紀40年代的法律阻止了它。細想一下這種狀態,很荒謬,到底誰說了算?似乎國家行政機構是唯一真正管理國家的機構。

這不行,我們需要一個新的系統。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幕僚在卸任時說,職業政府官僚如果參與制定或解釋政策,就應該被解僱。就應該這樣,但事實上,這還不夠。總統應該能夠在任何時候解僱任何人。特朗普發布了被稱為時間表F的行政命令,它在國會山引起了極大躁動,每個人都瘋了。只因為它將帶來美國公共生活的巨大變化,一個向好的方向的變化。

畢竟,曾經迷人的 「公務員制度 」已經成為美國生活的禍根,一個永久的壓迫階級,它既損害著美國,也被憲法定為非法。在《獨立宣言》中,認為它是一個正在蠶食自由本質的團伙。

拜登作為總統的第一個行動就是推翻這個行政命令。他想把國家行政機構面臨的哪怕是最微小的威脅清除掉。這說明了什麼?它揭示了這個國家政黨的真實目的,他們不是在為人民服務,他們是為國家行政機構服務。就我看來,這就是叛國。

關鍵是,即使馬斯克成了總統,面對政府行政機構,他絕不可能做出對推特所做的事情,如堵塞災難性的低效率漏洞,節省資源,並增加系統的功能。根本不可能。

美國不應當是這樣的,共和黨人絕對必須承擔這個責任。他們需要改變制度,使華盛頓的某個人能夠對國家行政機構進行管理,就像任何人管理一個正在虧損的臃腫公司一樣。

你想要小政府嗎?只有一個辦法:粉碎行政官僚機構,摧毀它,把它的雇員送到酒店去。

削減四分之三的聯邦雇員,至少是一個好的開始。我很想建議每個立法者巡查一下華盛頓,把每一個標有政府行政機構、部或局的建築列出來。在清單的每一項上劃一條紅線。這是回到憲法政府的一個良好開端。

作者簡介:

傑弗里‧塔克(Jeffrey A. Tucker)是總部位於德克薩斯州奧斯汀的布朗斯通研究所(Brownstone Institute)的創始人兼總裁。他在學術界和大眾媒體上發表了數千篇文章,並以五種語言出版了10本書,最新著作是《自由抑或封鎖》(Liberty or Lockdown,2020)。他也是《米塞斯之最》(The Best of Mises)的編輯。他還定期為《大紀元時報》撰寫經濟專欄,並就經濟、技術、社會哲學和文化等主題廣泛發聲。

原文:Government at All Levels Needs the Elon Treatment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伊隆‧馬斯克在學川普?(II)
【名家專欄】馬斯克主張分散政府權力符合民主
【名家專欄】埃隆‧馬斯克是加州的「寶藏」
【名家專欄】埃隆‧馬斯克能競選議長嗎?
最熱視頻
【馬克時空】B-21發布新照片 轟20何時亮相
【中國禁聞】上海疫情升溫 醫院爆滿 小區出入受限
【全球新聞】習近平或訪韓 首爾正與北京協商
【環球直擊】杭州亞運開幕直播假「煙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