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西方對中共科技教育「脫鉤」的新進展

人氣 3803

【大紀元2023年05月20日訊】瑞典開始大範圍地拒絕中國公派留學生後,荷蘭也在跟進。這表明,自2020年美國發布10043號總統令以來,西方與中共的科技教育脫鉤,在持續推進。

瑞典之所以拒收中國公派留學生,是由於一個戲劇性事件。這裡先介紹一下CSC。CSC即「中國國家留學基金管理委員會」(Chinese Scholarship Council),中共官方機構。「CSC獎學金」又稱「中國政府獎學金」,CSC學生也即是廣泛意義上的中國公派留學生。一旦留學生獲得了這個獎學金,所有的留學費用都包括在其中,留學國的大學不必提供任何獎學金或補助。

2020年疫情初期,隆德大學(Lund University)一名中國女博士生因疫情被迫推遲了部分工作,她的一次期中考試的成績也不好,這讓她很可能無法按時完成學業。那位中國女博士生當時的導師大衛‧布萊德(David Bryder)教授回憶說:「突然間,她變得非常不安。我們試圖理解為什麼,就在那時她告訴了我們這些事:她有一份(CSC)英文協議,這份協議看起來很合理;但是她還有一份中文協議。她告訴我們,如果她不能按時完成學業,(根據該中文協議)她的家人就可能要被迫還錢(給中共政府),甚至會面臨罰款。」

這在隆德大學和瑞典高校圈裡投下了一顆震撼彈。瑞典人認為,CSC的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協議要求「學生的擔保人——通常是一位近親,只要學生在國外(留學期間),這位擔保人就不能出境離開中國。這正是獨裁統治的運作方式,即家人在本國被扣為人質。這令人非常不安。」這讓中國留學生承受如此大的壓力,也不符合瑞典《高校條例》,該條例規定學生的獎學金條件必須公平。

此外,CSC協議還特別要求他們必須忠於中共的領導,「為(中共)政權的利益服務」,絕不能在海外參與違背中共當局意志的「活動」。這也讓瑞典人難以接受:「這裡存在不確定性,例如,『違背中國國家利益』的意思是什麼?因此我們暫時決定不再通過CSC招收更多(中國)研究生。」

於是,隆德大學和烏普薩拉大學成為了第一批正式拒絕CSC學生的瑞典高校。之後,瑞典農業大學(SLU)、卡羅林斯卡醫學院(Karolinska Institutet, KI)等等享有國際聲譽的瑞典名校也加入了這個行列。這在歐洲開創了先河。

近期,荷蘭也跟進了。荷蘭約有2000名留學博士接受CSC獎學金,他們分布在各個大學中。荷蘭媒體Trouw調查了12所大學後得出結論:出於知識保護的原因,荷蘭大學越來越不願意接受大陸公派博士生,荷蘭教育部正在調查接收這類博士生的風險。

例如,代爾夫特理工大學(擁有242名CSC獎學金獲得者)表示,越來越不願意錄取此類博士生。在敏感研究領域(如可民用可軍用的雙重用途技術),不接受CSC博士;不再招收來自國防七校的學生,以及來自國防科技大學的研究員。馬斯特里赫特大學、瓦赫寧根大學、烏得勒支大學等等也類似。此外,還有一個原因使荷蘭大學不想招收新的獲取CSC獎學金的博士:「這也是由於這些博士生收入(CSC獎學金)過低,他們每月只能得到€1,350,比荷蘭的最低工資還低逾400歐元。」

從瑞典開始拒絕接受中國公派留學生的情形來看,其促發因素並不是政治。例如,瑞典國家安全機構長期以來一直警告說,中共政權利用其公民從瑞典高校獲取技術,這些技術後被用來加強中共的軍隊,「我們在用瑞典的稅收資金為中國(中共)提高作戰軍事能力做出貢獻。」但這無法阻止王家理工大學和查默斯理工大學(CTH)在過去五年中接收了30名與中共軍隊有聯繫的中國研究生。

侵犯留學生人權的CSC協議,才讓西方大學對中共的流氓本性有了真切的認知。「與中國合作時提及『科研自由』也是荒謬的」,如瑞典《快報》社論所說,「通過利用學生組織、吊銷簽證、進行威脅和許諾金錢,共產黨試圖誘使西方高校進行自我審查。」「這說明了為什麼你不能像對待任何其它國家那樣對待中(共)國——當你與共產主義獨裁政權打交道時,『開放對雙方都有利』的論點是站不住腳的。」

大家知道,2020年5月29日,時任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簽署公告,禁止來自中國的持有F類和J類簽證的、與中共「軍民融合戰略」(Military-Civil Fusion Strategy)有關的中國高等院校相關的留學生、研究人員、訪問學者進入美國。這是美國對中共科技教育脫鉤的標誌性行動,主要出於政治軍事考量。

拜登政府繼續保留執行這一政策。2021財年,據美國國務院稱,美國領事官員因總統令拒絕了1,964 份中國公民簽證。2022年前六個月,美國向中國公民簽發了31,055份F-1簽證,與疫情前的水平相比,美國發給中國公民的學生簽證數量下降了50%以上,遠低於2019年同期的64,261份。科技教育脫鉤紮實推進。

在美國的影響下,西方國家也開始致力打擊與中共在敏感項目上的合作。例如,2021年英國因為國家安全理由,拒絕超過1,100宗科學家及研究生在英國的敏感項目上工作的申請,幾乎是2020年同類數字的九倍。雖然英國外交部拒絕交代被拒絕的申請人的國籍,但牛津大學、劍橋大學以及帝國學院(Imperial College)提供的數字都顯示,被拒的學者申請大部分是來自中國。

今年3月,英國保安國務大臣Tom Tugendhat(董勤達)指,科學、科技、學術都是英國國家安全的前線,英國知道敵人嘗試偷取英國的知識產權來傷害英國,新成立的「國家保衛安全局」(National Protective Security Authority)會致力幫助商界及大學保障他們的競爭力。

現在,瑞典、荷蘭的大學主要不是應政府要求,而是自己主動開始拒絕中共留學生,表明中西方意識形態和社會制度的對抗性,在社會認知層面廣泛化了,這將大大深化西方對中共的科技教育「脫鉤」。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瑞典媒體曝光中共逼公費留學生簽效忠協議
王赫:中共「科技自立自強」一場夢
歐洲第一國 瑞典開始拒收中國公派留學生
荷蘭大學拒絕接收中共公派博士生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旅行健身都可派上 WONHOX 亞馬遜5折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