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機密文件案主審法官為何是她 她能做什麼

人氣 810

【大紀元2023年06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雯綜合報導)隨著川普(特朗普)13日(週二)赴邁阿密的聯邦地區法院,展開「機密文件案」的開庭前程序,承審的法官正成為焦點。

佛羅里達州南區聯邦法院法官艾琳‧M‧坎農(Aileen M. Cannon)被指派作為主審法官負責監督針對前總統暨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的最新刑事訴訟案件的初審,而坎農是川普任命的聯邦法官。

川普剛剛在6月9日,他的77歲生日(6月14日)前5天,被美國司法部提起37項重罪指控,涉及他在佛羅里達州私人住所海湖莊園(Mar-a-Lago)對機密文件的處理,和涉嫌妨礙大陪審團調查。這是美國歷史上第一次對前總統提出聯邦刑事指控。

坎農的任命對於川普和他的支持者們來說無疑像是中了彩票,但同時也招來左派和所有反川普人士的強烈不滿和攻擊。布羅姆維奇也在推文中呼籲坎農自己辭職以迴避此案。

那麼,為什麼對這個案件的主審負責會落到坎農身上,坎農法官又是誰,她能在這個案件中做什麼,她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我們通過這些問題順便也來了解一下美國的司法制度。

坎農何許人:又一個「美國夢」的真人版

艾琳‧坎農是一位南美洲移民,她在美國的成長經歷可謂是實現「美國夢」的眾多移民中的一個真人版故事。

綜合美國媒體消息,坎農於1981年出生於哥倫比亞,小時候隨家人來到美國,在佛羅里達州邁阿密長大。她於2003年在杜克大學獲得文學學士學位,2007年在密歇根大學法學院獲得法學博士學位。

之後,坎農在愛荷華州得梅因市(Des Moines)第八巡迴上訴法院擔任書記員,在那裡工作了一年。

後來,她搬到了華盛頓特區,為總部位於加州的跨國律師事務所Gibson, Dunn & Crutcher LLP 擔任助理律師,在那裡工作了三年。

從2013年起,坎農在佛羅里達州南區的皮爾斯堡(Fort Pierce)擔任美國助理檢察官,直到2020年她被時任總統川普任命為佛羅里達州南區地方法院的聯邦法官。

確認聯邦法官的任命得到兩黨支持

據《國會山報》(The Hill)報導,川普於2020年4月提名坎農出任美國佛羅里達州南區地方法院聯邦法官。當時,坎農是佛羅里達州南區的上訴部門的刑事部門做助理檢察官的工作。

國會參議院在2020年11月12日以56對21的兩黨投票結果確認了坎農的任命,那時正是美國主流媒體宣布拜登贏得2020年總統大選的五天後。有12名民主黨參議員投了支持票,總共有23名參議員沒有投票。

據福克斯新聞報導,坎農申請佛州南區聯邦法官職位時得到了佛州共和黨籍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的大力推薦。她在申請中表示,是盧比奧在2019年首先聯繫她申請這個司法職位空缺,經過一系列面試,九個月後,白宮通知她,她在被提名中。

在職位申請書中,坎農表示她從2005年以來一直是「聯邦黨人協會」(Federalist Society)的成員。該團體由保守派律師、法學院學生和學者組成。

美國最高法院的九名大法官中有六名都是聯邦黨人協會的成員,他們都是由共和黨總統提名的,其中包括川普提名的三名大法官:尼爾‧戈薩奇(Neil Gorsuch)、布雷特‧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和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

此外,還有一些共和黨參議員也是聯邦黨人協會的成員。

2022年成為全美聚光燈下的法官

去年8月,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前往海湖莊園搜查川普卸任總統後從白宮帶回的機密文件材料。之後,坎農介入該案,在9月份批准了由川普要求的獨立調解員一職以檢查被FBI扣押的文件,這讓坎農一舉進入聚光燈下,成為全美知名的地方聯邦法官。

據《國會山報》報導,坎農在聽取了川普的律師和司法部的律師的論點後做出了這個決定,她任命雷蒙‧迪爾(Raymond Dearie)法官擔任特別主事官(special master)來檢查和確定被FBI扣押的材料中哪些是受到律師-委託人保密特權和行政特權保護的。

坎農還下令司法部在特別主事官完成調查之前需停止他們自己對那些材料的審查。此舉激怒了左派,一些人指責坎農偏向川普,給予川普特殊待遇。

司法部對該裁決提出上訴,最終上訴法院於12月1日裁定該任命不當,並認定下級法院不能限制司法部對海湖莊園白宮文件的調查。

美國第11巡迴上訴法院一個由三名法官組成的小組的裁決推翻了坎農的裁決。這三名法官中的兩名也是由川普任命的聯邦法官。

由電腦選中 坎農擔任川普案主審法官

「政客」(Politico)報導說,在佛羅里達州南區特別檢察官傑克‧史密斯(Jack Smith)簽署司法部對川普的37項重罪指控起訴書後,該地區法院大約有七名在職聯邦法官都有資格主持此案,法院的電腦分配系統將案件隨機分配給了坎農。該報導說這對川普是「一個明顯隨機的命運轉折」。

《紐約時報》也報導說,川普在2020年提名的坎農法官已在6月9日被指派負責處理此案。法院首席書記員表示,分配是隨機的,「遵循了正常程序」,除非坎農主動迴避,否則這項任務是永久性的。

左派人士已經在呼籲坎農迴避此案,包括前司法部長埃里克‧霍爾德(Eric Holder)和前司法部督察長邁克爾‧布羅姆維奇(Michael Bromwich)。

福克斯新聞報導說,根據聯邦法律,如果檢察官有理由認為法官會有不公平,他們可以提交一份宣誓書,要求坎農迴避此案,理由是她有個人偏見或成見。如果她認為宣誓書「足夠」,她就必須迴避。如果訴訟雙方或公眾認為她的「公正性可能受到合理質疑」,她也必須辭職。

目前,坎農還沒有對呼籲她迴避的聲音做出任何公開回應。

坎農能在川普案中做些什麼

「政客」報導表示,坎農將處於一個強大的位置來對川普的法律命運把握方向。

預計坎農不會處理川普6月13日(週二)首次出庭的事宜,儘管坎農也會出席。美國廣播公司(ABC)6月9日報導提到,坎農的名字已經出現在川普週二在邁阿密出庭的傳票上,法官布魯斯‧萊因哈特(Bruce Reinhart)的名字也出現在傳票上,他在去年批准了FBI對海湖莊園的搜查令。

坎農將在未來幾週和幾個月內掌控該案。「政客」報導說,作為主審法官,坎農將解決一系列審前糾紛,涉及從證據的可採用性到陪審團選擇程序、審判時間,直到案件本身有效性的方方面面,其中任何一步都可能成為影響該訴訟案走向的決定性因素,以下是坎農辦案過程中在她職權範圍內的一些關鍵問題。

決定辦案進度

坎農可以決定以多快或多慢的速度推進訴訟案,其關鍵的基準是最後的審判是否可以在2024年大選之前進行。她將做出的最早決定之一就是確定審判日期,並為未來的訴訟程序設定一個大致的時間表。

籠罩在該訴訟案之上的是2024年總統大選,川普預計仍將參加大選。如果他在審判懸而未決的情況下贏得總統大選,那麼他可能會在上任後影響自己的法律命運,為自己進行前所未有的自我赦免,或任命一名新的司法部長將此案撤銷。

考慮到該案證據的複雜性、機密材料的數量,以及雙方可能就應該包括哪些證據或禁止哪些證據的辯論,預計該案可能難以如左派人士期望的得到「快速審判」。

選擇陪審團成員

這也許是這一非同尋常案件中最重要的部分。找到16人或更多人(聯邦陪審團通常包括12名陪審員和4名候補陪審員),希望他們能夠拋開對川普的政治情緒以做出公正裁決,這將是一項艱鉅的任務。

坎農將製定一個流程來幫助審查和挑選陪審團成員,這個流程可能包括多輪問卷調查和面對面提問,被稱為「voir dire」,以及訴訟雙方都有機會行使「強制性打擊」,即單方面罷免一定數量的他們認為有疑慮的陪審員。

在針對川普的刑事案件中,要找到一個觀點不會影響公正判決的陪審團可能是一個高難度任務。

審前動議

川普的辯護可能重點在於阻止政府收集大量證據或向檢方提供污點材料,以及該案在起訴前的調查是否合法。

坎農將率先就川普對與FBI搜查海湖莊園有關的選擇性起訴或檢察官不當行為的指控作出裁決。

預計會有大量審前動議來自川普一方,川普的律師會根據能夠想到的每一個論點來試圖削弱或拖延檢方的案子。

司法部可以對不利的審前動議提出上訴,但這樣做也會付出延遲案件進程的代價。任何上訴都可能需要幾天或幾週的時間才能解決,這與司法部希望迅速將此案提交審判的努力相衝突。

可接受哪些證據

即使在普通的刑事案件中,在辦案早期階段,當事方之間的證據共享過程也可能是充滿爭議的和經常需要作出決定的。

坎農將不得不決定川普有權從政府那裡獲得哪些證據,通過履行檢察官的義務,讓川普看到對他不利的證據,以幫助他準備充分的辯護。然後坎農還將不得不決定在審判中實際上可以採納大量證據中的哪一些證據。

解密機密信息

與大多數刑事起訴不同,司法部針對川普的訴訟案件基於大量機密材料,其中一些可能涉及政府擁有的敏感機密。川普面臨31項「故意保留」軍事機密的指控,他肯定會在為自己辯護時要求盡可能多地解密這些材料。

聖約翰大學(St. John’s University)法學教授約翰‧巴雷特(John Barrett)表示,這將是「大量訴訟、大量聽證會、密封程序、(法庭)與情報界和受影響機構的大量的來來回回」的案件。

關於「無罪釋放」的第29規則

與所有聯邦法官一樣,坎農有權在政府案件結案時或川普的律師可能提出的任何辯護後,酌情決定對川普面臨的37項罪名中的任何一項或所有罪名宣判無罪。根據聯邦刑事訴訟規則第 29條的規定,這樣的裁決相當於法官宣布政府未能證明其指控中的一個或多個關鍵要素有效,而且任何合理的陪審團都不能根據那些證據認定川普有罪。

根據第29條規則提出的無罪辯護動議是例行公事,但法官很少根據該規則駁回整個案件。初審法官對此類動議的權力之所以特別重要,是因為這是不可逆轉的——在審判期間,政府不得對無罪釋放提出上訴。

一些法官在審判完成之前會「保留」該動議,如果陪審團宣判被告無罪,那麼這個問題就沒有實際意義了。如果在陪審團投票定罪後坎農再批准對川普的無罪動議,那麼政府就可以上訴。

量刑

如果案件進入量刑階段,坎農將負責做出公正的判決。聯邦法官在作出判決時需要考慮多種因素,包括犯罪的「性質和情況」、被告的歷史和特徵以及威懾未來犯罪的必要性。

在本案中也許最重要的量刑因素是避免不必要的量刑差異。雖然沒有前總統因聯邦刑事罪被指控或定罪,但許多人都會面臨根據《間諜法》和妨礙司法公正的起訴。坎農需要考慮所有這些因素來確定適當的量刑判決。

川普即使被定罪也有可能重返白宮當總統

根據6月11日公布的CBS News/YouGov民意調查發現,80%可能成為共和黨主要選民的人認為,即使川普在司法部針對他的機密文件案中被定罪,他仍然應該能夠回到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再次擔任總統。

該調查還發現,76%的人表示,他們更擔心對川普的起訴是出於政治動機;61%的人表示,起訴書「不會改變」他們對川普的看法。

不過,近三分之二的共和黨主要選民表示,他們不希望川普在2024年競選時談論針對他的各種調查。

目前,川普在假設的共和黨初選中以61%的支持率遙遙領先,排在第二位的是佛羅里達州州長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支持率為23%。

責任編輯:李琳#

相關新聞
在線申請更新護照 美國國務院啟動試點
【秦鵬觀察】食用油問題震驚中國 六大原因無解
加州最高法院推翻2020年供水附加費禁令
拜登北約峰會演講:烏克蘭會阻止普京吞併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