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所知道的「肅反」運動

作者:戴曉溪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3年07月26日訊】共產黨用暴力奪到政權後政治運動一個接著一個,其中「肅反」運動是怎麼回事,知道的人不多。

鎮壓反革命運動共產黨主要針對暴露出來的國民黨的黨政軍人員進行逮捕或槍決。

「肅反」 運動是在鎮壓反革命運動之後,共產黨肅清「暗藏」的反革命份子的運動。

這裡的反革命份子主要針對曾經為國民黨、汪偽政府以及其它「敵對勢力」工作過的人員。

肅清出來的「反革命份子」也是進行逮捕或槍決。

我先講一講我的大表哥的事情。

媽媽的大外甥就是我的大表哥,以在我父母開辦的學校任教為掩護,從事共產黨的地下黨活動,到共軍打下南京後,他突然不知了去向,到共產黨掌權後,他成了東海艦隊宣傳科的科長。

大表哥十六歲讀高中的那年回鄉下過暑假,恰逢佃農來交租,帳房先生上廁所去了,大表哥就幫忙把這租子記了一筆帳。

到「肅反」時要向黨交心,這件微不足道的事不說誰也不知道,但是,黨性高於一切,他就向黨交了心,結論是,不滿十八歲替地主收租。

「文革」中,東海艦隊司令員陶勇被林彪整得到現在連屍骨都找不到,在我家學校裡以教書掩護自己幹革命的大表哥,屬於陶勇線上的人,林彪一夥人以漏網地主莫須有的罪名對大表哥施以棒棍皮帶毒打,差點沒命。

大表哥被戴上漏網地主份子的帽子掃出軍營,發配到祖籍江陰的一家縣辦工廠監督勞動,在工廠裡也吃足苦頭。

「文革」結束後被平反了,但是,再回部隊是不可能的事了。

離休後不久,因「文革」中在部隊被棒棍皮帶殘酷毒打留下的後遺癥復發而過早地離開了人世,享年六十七歲。

如果,在「肅反」中沒有寫上那回事,大表哥就不會在「文革」中遭殃。

記得我在上小學二年級時,父母把我們姐弟四人送到鄉下外婆家去過寒假,這年的寒假特別長,有一個多月。

為什麼這麼長?

因為,「肅反」運動開始了。

這年的寒假,上海虹口區教育局把轄區裡所有的小學和幼稚園的教職員工都集中起來,住到虹口區第三中心小學搞「肅反」運動。

在一個多月的時間裡,沒有領導的批准誰都不能離開這所學校。

每個人都要寫自傳,要把自己的祖父、祖母、外公、外婆以及他們兄弟姐妹的姓名、藉貫、出生年月、學歷和曾經從事過的職業寫清楚;

要把自己父親、母親以及他們兄弟姐妹的姓名、藉貫、出生年月、學歷和曾經從事過的職業寫清楚;

已經結婚的要把岳父、岳母或公公、婆婆以及他們兄弟姐妹的姓名、藉貫、出生年月、學歷和曾經從事過的職業寫清楚;

要把自己的姓名、藉貫、出生年月、學歷和曾經從事過的職業寫清楚;

要把自己兄弟姐妹的姓名、藉貫、出生年月、學歷和曾經從事過的職業寫清楚;

有子女的要把子女的姓名、藉貫、出生年月、學歷和曾經從事過的職業寫清楚。

除此之外,還要寫自己認為的主要的社會關係,包括親戚或朋友。

媽媽的同事蔡老師在民國時期在夜校教書,蔡老師的同事也是她的好朋友在發工資的這天突然不知了去向,於是,她替好朋友領了工資。

後來聽說好朋友到延安去了。

於是,在「肅反」時在社會關係裡把這件事寫了,要求組織上幫助她找到好朋友,把代領的工資還給她。

蔡老師就像我的大表哥在「肅反」時要向黨交心,把微不足道的代替帳房先生收租的事向黨交了心的後果一樣遭受災難。

蔡老師的好朋友確實去了延安。但是,她的好朋友在延安整風時被打成了托派,而她們夜校的校長是中統特務外圍組織的成員,共產黨就說這工資是特務的活動經費,蔡老師也成了特務,在「肅反」中被抓進監獄。

我小時候,蔡老師很喜歡我。她看到我乒乓球打得不錯,就買了一副球拍送給我,我真沒想到這麼好的蔡老師竟然會是特務……

直到「文革」後,蔡老師被平反回到了上海,當年風姿綽約的蔡老師已經是風燭殘年的老太太了……

那麼,在工廠裡是怎麼搞「肅反」的呢?

老師傅告訴我是這樣的:

「肅反」是人人過關。

會寫自傳的就自己寫,不會寫的就到所在部門的黨支部去口述,他們問,你來答,他們記錄後再讀給你聽,你認為是正確的就簽名或按手印。

對於有問題的就要你到廠部的「肅反」辦公室去交待問題。

「肅反」辦公室為了保密也為了震懾,會給你一個編號,當要找你談話時,「肅反」辦公室人員就會舉著一個牌子,上面寫著你的編號到你所在部門的各個班組去兜一圈,別人看了不知道是誰,衹有你本人知道下班後要到「肅反」辦公室去談話。

車間裡有位老師傅在日偽時期是拉黃包車的。有一天,有個客人要他拉到日軍海軍司令部去,下車後,這個客人對他說,以後每天上午十點到這裡來拉我,我辦完事後再把我拉回來,我每天會給你五元錢。

一個月的收入有一百多元,在那個年代是非常不錯的。

後來,這個客人要迴日本了,由於,我們這個廠是日本人開的就把這位老師傅介紹到我們廠裡來幹活。

在「肅反」時,他不會寫自傳是通過口述講了這件事。

你不為日軍做秘密工作,日軍怎麼可能竟然會給一個拉黃包車的那麼高的工資,而且還介紹你進工廠工作?

抓起來,關進去再說。

還有一位女工,在自傳中寫到,抗戰時期曾在昆明為美軍當過翻譯,也就是被稱謂的吉普女郎,說她是美軍留下的潛伏特務,也被抓起來,關進去再說。

這倆位還算是不幸之中有幸,關了兩年多因事出有因而查無實據被放了出來,白白的遭了兩年多的牢獄之災。

儘管放出來了,但是,在共產黨看來,這些人都是有政治歷史問題的人,每當政治運動一來,都會被運動,「文革」中這兩人被批鬥又遭殃。

「肅反」運動從1955年開始到1957年結束,在這二、三年裡,共產黨根據每個人的自傳或口述在全國範圍裡進行了廣泛的調查,這是一項浩瀚的工程,結果是把幾億人查三代的檔案建立了起來。

軍隊、警察、監獄和檔案成為了無產階級專政的堅實的基礎,把中國大陸老百姓牢牢地控制了起來,從此中國大陸老百姓成為了共產黨任意宰殺的羔羊,中國大陸成為了人間地獄……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