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以毒攻毒?癌症的奇特療法(上)

font print 人氣: 117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家好,我是扶搖。歡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謎。

2023年春天,斯坦福大學生物工程的一個實驗室裡發生了一件奇異的事情,讓人們意外發現治療癌症的新方法。怎麼回事呢?

老鼠實驗──神奇膏藥治癌症

實驗室裡有一些做實驗的小老鼠,都得了皮膚癌,肚子上長出了腫瘤。實驗人員往這些老鼠的頭皮上抹了一些神奇的膏藥。注意,膏藥沒抹在腫瘤上,而是抹在了離得老遠的頭皮上。讓人沒想到的是,在接下來的幾天裡,這些腫瘤居然肉眼可見地小下去了,最後完全消失了!

實驗室的人都驚呆了。要知道西醫治癌症基本就是三板斧:化療、放療外加手術切除。這三板斧砍下來很多病人都被折磨得生不如死。簡單抹點膏藥就能把癌症給治了?!而且居然還不用抹到病灶上,隔靴搔癢,這樣也行?這神奇的膏藥到底是什麼成分?

4月13日,科學界的權威雜誌《科學》(Science)雜誌發表了實驗小組的論文。論文立刻就引起了轟動。因為論文中說,這種膏藥的主要成分居然是細菌,以毒攻毒,把癌症給治好了。

領頭搞實驗的菲施巴赫(Michael Fischbach)博士說:「這幾乎就像魔術一樣。」

這種能攻克癌症的細菌叫做表皮葡萄球菌。這種細菌可以觸發老鼠產生一種針對皮膚癌的CD8T細胞。皮膚癌有一種特定的抗體。CD8T細胞遇到這種抗體的時候就會迅速繁殖,把腫瘤細胞殺死,直到完全消滅。

眼看著腫瘤一步步消散,實驗人員都不太敢相信。菲施巴赫說:「我們花了很久才相信這是真的。」

不過雖然實驗在老鼠身上取得了成功,但人和老鼠還是不一樣的。實驗小組說,預計人體試驗將在未來幾年內開展。或許不久的將來,癌症就不再是個人見人怕的疾病了。

柯立的細菌療法

說起來這種神奇的療法還不是這個實驗室發明的。其實早在幾千年前古埃及人就用過了。他們的做法簡單粗暴,就是在腫瘤上劃一刀,然後這個腫瘤就開始感染化膿,再然後呢,神奇的事情出現了,腫瘤居然慢慢消退了。

到了19世紀中期,也有兩位德國醫生不約而同地發現,身上長了腫瘤的病患在不慎感染丹毒後,腫瘤就會大幅度消退。丹毒是一種類似於溼疹這樣的皮膚病。

後來其中一位叫布希(Wilhelm Busch)的醫生就靈機一動想辦法讓他的腫瘤患者也感染丹毒,結果患者身上的腫瘤真的消退了。另一位醫生費萊森(Friedrich Fehleisen)在他的發現上又做了深入的研究,結果發現丹毒這種皮膚病是由細菌感染引起的。那麼也就是說,細菌感染可以讓腫瘤消退!

多麼令人激動的發現啊。不過當時的醫學界對這此反響平平。因為許多醫生壓根兒就不信。皮膚病能治癌症?簡直是天方夜譚。

直到另一位美國醫生的出現,事情才有了轉機。他就是威廉‧柯立(William Coley)。

1891年,柯立還是個新手醫生的時候,為了提高醫務水平,有空就翻翻舊病例。那天他發現一位患者在一場嚴重的高燒後,癌症居然不治自癒了!

患者名叫史登(Fred Stein),脖子上長了一個腫瘤,這是一種叫做肉瘤(Sarcoma)的癌症。他過段時間就得去醫院割瘤子。因為這種腫瘤跟野草一樣,割完了又會長回來。

7年前的一天,史登又來醫院割瘤子,沒想到禍不單行,在住院期間他又發起了嚴重的高燒。還好史登還年輕啊,才31歲,咬牙撐過去,順利出院了。

本來這也就是個平常的案例,然而史登病歷上的一行小字卻引起了柯立的注意。因為上面說,這高燒是由丹毒引起的。史登高燒期間,腫瘤有明顯消退。之後病歷就一片空白了,因為史登再不來醫院割瘤子了。難道他的腫瘤完全消失了?!

這下柯立好奇了,就決定登門拜訪看看情況。沒想到史登果然生龍活虎跟沒病一樣。

跟兩位德國醫生一樣,柯立也產生一個大膽的想法:能不能用細菌以毒攻毒,治好癌症?

第二年,機會來了。一位名叫佐拉(Zola)的患者脖子上也長了一個肉瘤,但跟史登的不一樣,他的腫瘤沒法用手術切除。佐拉等於是被判了死刑。

柯立就跟他講了史登的故事,說您想不想也試試自己的運氣?佐拉一想,左右是個死,死馬當活馬,那就試試吧。於是雙方你情我願,搞起了細菌療法。

柯立就學埃及人的樣子,在佐拉的腫瘤上劃開幾道口子,然後塗上能感染丹毒的細菌,叫做化膿性鏈球菌。佐拉果然感染了丹毒,同時瘤子也開始縮小,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然而,沒多久,瘤子就再不往回縮了。

柯立的滿腔歡喜立刻就化為了憂愁。瘤子不除乾淨,過兩天還是會長回來的呀。這治與不治又有什麼差別?兩個案子差別在哪裡呢?

柯立思來想去都找不著原因。還好老天不負有心人,有一天靈感忽然來了,差別就是「發高燒」啊。史登當年不是發了一場高燒嘛。但在佐拉這個案例上,畢竟是第一次,柯立比較保守,沒抹多少細菌上去,所以佐拉屬於輕度感染,沒發高燒。

這麼一想,柯立豁然開朗,加大劑量,往佐拉的腫瘤上抹了更多的細菌。這回果然不一樣。一小時後,佐拉就開始發高燒,燒到了41度。而且持續了整整10天。然而,效果出來了!僅僅兩週的時間,佐拉脖子上的瘤就全部消失了。在之後的8年中,柯立一直在追蹤這個案子,而佐拉也很爭氣,腫瘤一直都沒有復發。

柯立毒素

實驗成功讓柯立非常高興。在之後的2年中,他用同樣的方法治療了10個患者,可惜這回實驗結果並不理想。

只有少數患者出現了腫瘤消退的跡象。一些患者也發起了高燒,但腫瘤並沒有消退。有些患者你怎麼加大劑量他都不發燒。而有4位患者因為身體較弱,扛不住高燒,最後死了。

但柯立還是相信細菌是能治癌症的,關鍵在於怎麼控制劑量。要知道細菌進了人體就會野蠻生長,根本就不會聽你的,不像別的藥一樣好控制。怎麼辦呢?那活細菌不行,死的行不行呢?死細菌結構仍然是完整的,所以人體免疫系統還是能辨認出它們,當作外來入侵者來殺,所以患者還是會發高燒。但這些細菌不是已經死了嘛,自然就不能繁殖了。所以它們也就不會在人體中胡亂擴張,從而出現患者高燒不退,最後死亡的現象。

這麼一想,柯立就用起了熱滅活(heat inactivation)的細菌。熱滅活就是用高溫殺死細菌。這種方法果然靈驗。因為劑量好控制,柯立慢慢也摸索出了一些經驗,被他治好的病人也越來越多了。

柯立慢慢就有了名氣,被推崇為是治療癌症的明日之星。而他發明的這種神奇的細菌藥物更是有了自己的名字,叫做柯立毒素。製藥廠也很快找上門要求合作,大量生產柯立毒素。也有醫生表示願意用他的藥治療患者。

正當前途一片光明的時候,美國癌症學會(American Cancer Society)出來叫停了,說這種治療方法到底有沒有用,還得再研究研究。同行們還提出了三個尖銳的問題:

第一,你說你的藥能治癌症,那理論根據在哪裡?這個問題,柯立自己也想過。他覺得吧,要麼就是細菌本身的毒素殺死了癌細胞,要麼就是細菌引發的高燒讓人體產生一些反應,消退了腫瘤。不過柯立只知道自己的藥好使,但在理論上確實也沒有再研究深入進行下去,所以這個問題也就沒法回答了。

第二,你沒有一套有系統的治療方法。柯立這種細菌療法不是剛剛開始嘛,所以他也處在摸索的階段,給病人注射細菌的時候全憑經驗,劑量都不一樣,注射的部位也都不同,病人的反應也不一樣。他的治療方法在這些醫生的眼裡就像是土郎中的野方子,能治好病一半靠運氣。

這第三個,也是最尖銳的一個問題,就是在這種療法中,病人必須得發一場高燒,這對於癌症病人來講,太危險了!你看,柯立的病人中不也有因為高燒而死去的嘛。

這三把刀一起扎過來,柯立自己也被弄懵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好選擇沉默。到了20世紀初,放射療法出現了,對小腫瘤效果很明顯,幾乎立竿見影,很快就受到了醫生們的青睞。再後來,化療又興起了。化療、放療和手術很快就成了癌症治療領域的三駕馬車。柯立的細菌療法就被慢慢地遺忘了。

免疫療法

然而,有一個人卻一直沒有忘記,她就是柯立的女兒海倫。她相信父親的治療方法是有效的,不應該被埋沒。因為她曾經看到過癌症病人痊癒後上門來表示感謝的樣子,那種劫後餘生的喜悅讓她終生難忘。

1936年柯立過世後,海倫就把父親的病人檔案細心整理了出來,寫成了一份報告,結果發現柯立用細菌療法治療了896名癌症,其中500多名痊癒了,治癒率在50%以上,成功率可以說相當高。

1953年,海倫成立了一個癌症研究中心(Cancer Research Institute,簡稱CRI),請來不少專家加入,希望能解開細菌療法背後的機制。

她自己覺得,細菌療法可能調動了人體的免疫機制,讓人體自己消除腫瘤。不過她自己在醫學上沒受過多少教育,而在50年代的時候,免疫學還只是個模糊的概念。所以海倫的想法頂多只能說是一個「猜想」。要把「猜想」變成「理論」,路漫漫啊!

好在救星來了。6年以後,年輕的醫生奧爾德(Lloyd J. Old)在他的老鼠實驗中發現,原本用於預防結核病的卡介苗居然也可以治療腫瘤。這不就是當年柯立用的細菌療法嘛。海倫這下有盟友了。

卡介苗大家小時候都打過的吧?咱們每個人手臂上都有一個小小的疤痕,這就是卡介苗給大家留下的紀念品。

奧爾德跟同事們接著挖了下去,結果發現卡介苗對膀胱癌有奇效。現在卡介苗已經是膀胱癌的標準治療方法之一。在患者接受手術切除腫瘤後,醫生會給他們打一劑卡介苗,刺激人體免疫系統去攻擊殘餘的癌細胞,這樣就能達到預防癌症復發的效果。

後來他們又發現,一種名叫EBV(Epstein-Barr)的病毒用來治療鼻咽癌效果也不錯。路越走越寬了。奧爾德一路深挖下去,發現人體的免疫系統其實完全可以對付癌症,只要你知道如何去激活相應的部分。後來奧爾德就成了癌症免疫學的創始人。而他創建和推廣的免疫療法也成了時下醫療界最熱門的課題之一。因為相對於化療和放療,免疫療法的副作用和對人體的損傷要小很多很多。

當海倫抱著她的報告找到奧爾德的時候,兩人一拍即合。因為奧爾德沒看了幾個病例就發現,柯立的細菌療法跟卡介苗背後的機制是一樣的,就是刺激人體免疫系統來對抗癌症。那麼這些細菌是怎麼跟人體免疫系統合作來一起對付癌症的呢?且聽下回分解!

未解之謎,我是扶搖。我們下回見。

歡迎訂閱Youmaker頻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訂閱頻道Ganjingworld頻道:https://www.ganjing.com/zh-TW/channel/1eiqjdnq7go2dgb6zFtQ9TYK11080c
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訂閱未解之謎Telegram群組:https://t.me/wjzmchannel

未解之謎】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