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極度恐懼的三大表現

人氣 7838

【大紀元2024年06月25日訊】近期,中共圍繞「保黨、保權、保命」,內政外交昏招頻出。比如,內政上,放50年後的債,收30年前的稅;外交上,拒絕參加在瑞士舉辦的烏克蘭和平峰會,準備另搞一個中共主導的烏克蘭和平峰會等。

這些都是中共面臨全面危機,無明智應對之策,進退失據,不得人心的瞎折騰。

2022年中共二十大將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提出的「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事實上改為「以保安全為中心」以來,中共對於經濟衰退、民生艱難、天災人禍根本不上心,心思都花在內鬥、外鬥上。

表面上,中共到處顯得很強大;內心裡,中共卻非常虛弱。用「外強中乾」來形容當今的中共,可能比較貼切。

這裡,著重談一談當今中共極度恐懼的三大表現:

第一大表現:對軍人造反的恐懼。

6月17日到19日,中共在延安召開中央軍委政治工作會議。習近平在講話中,再次強調,必須「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槍桿子要始終掌握在對黨忠誠可靠的人手中」。

這兩點是習上台12年以來一直反覆強調的,其真意是,軍隊必須服從習的絕對領導,「槍桿子」必須掌握在忠於習的人手中。

為什麼習反覆強調這兩點?關鍵在於,至今,習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問題沒有解決;軍人對習的「絕對忠誠」問題沒有解決,習擔心軍人造反。

為什麼習擔心軍人造反?

因為習2012年上台之前,沒有帶兵打仗的經歷,在軍隊中沒有廣泛的人脈,沒有深厚的根基,沒有令人心服口服的威望。

因為習上台後,為了把實際掌控在江澤民及其親信手中的軍權奪到手,以反腐打虎的名義,查辦了一批「軍老虎」,斷了許多高級將領的財路和退路。

到2022年中共二十大前,習查辦了一百七十多名高級將領,數量之多超過了1927年中共建軍以來內戰、外戰、文革中倒下的將軍的總和。還有一些高級將領跳樓、跳水、上吊、服毒自殺。

這一百七十多名高級將領,他們的家屬子女,他們的後台老闆,他們仍在軍中的親信,個個對習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後快。

中共二十大結束不久,中共軍隊又爆出一系列重大腐敗案。習親自提拔重用的一批高級將領,包括國務委員、中央軍委委員、國防部長、上將李尚福,火箭軍司令員、上將李玉超,原空軍司令員、上將丁來杭等,都成了嚴重腐敗分子。

二十大後習查辦的高級將領涉及火箭軍、軍委裝備發展部、軍委聯合參謀部、空軍、陸軍、海軍、戰略支援部隊等,實際人數可能有幾十人。

這一批高級將領被查辦,對習的打擊之大,遠超習前十年查辦的江澤民及其親信提拔的高級將領,因為他們都是「習家軍」。「習家軍」窩裡反,習想想都後怕。

中共二十大後,習還查辦了江澤民及其親信提拔的高級將領劉亞洲。據美國之音報導,劉亞洲被以貪腐的罪名判處無期徒刑。

劉亞洲是前中共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原國防大學政委、空軍上將,被稱為江澤民的軍中聯絡員,在軍隊內部有較大影響。

這樣,中共二十大後,習在軍隊又樹了一批敵。這些高級將領及其仍在軍中的勢力,肯定對習不滿,表面高喊忠於習,服從習的領導,實際上,個個都是兩面人,背地裡,有機可趁時,隨時隨地都可能背叛習。

習二十大前在軍隊內搞反腐打虎,就不太透明。比如,徐才厚、郭伯雄到底貪了多少錢?中共沒敢公布。

中共二十大後,習軍隊反腐打虎完全進入黑箱操作,那些被查辦的高級將領,幾乎都處於「被失蹤」狀態。比如劉亞洲,哪一天被抓的?哪一天被刑拘的?哪一天被逮捕的?哪一天被起訴的?罪名是什麼?貪了多少錢?玩了多少女人?被判多少年?被關在哪裡?中共對外沒有公開發布任何消息。

一個重要原因可能是,他們貪的錢太多,習擔心公布後,軍人會怒火中燒,奮起造反。

第二大表現:對黨員異心的恐懼。

自從上世紀90年代中共黨魁江澤民「以貪腐治國」以來,在江澤民、江的兒子江綿恆、江提拔重用的一大批貪官污吏的帶頭作用下,中共迅速變成全世界最腐敗的黨。

江澤民至少犯了三大罪:第一,是中共黨政軍最高層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第二,是將一百多萬平公里的國土無條件送給俄羅斯等國的當代中國最大的賣國賊;第三,是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以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方式殺人的罪魁禍首。

2022年11月30日江死後,對於江這樣一個對中國、中國人民、中華民族犯下滔天大罪的惡人,中共竟然頌揚他是「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軍事家、外交家,久經考驗的共產主義戰士」等。

如今,中共號稱有九千多萬黨員,真正信仰共產主義的有幾人?如果沒有錢、沒有權、沒有利,有幾人會為中共賣命?

爭權奪利搞內鬥,是中共政治的常態。自從習2012年上台以來,中共黨內反習勢力在海內外變著法子罵習、反習、倒習、要求習下台,這樣的聲音從未停息過。

為此,習一直在利用各種手段把黨內異己的聲音和勢力壓下去。

今年以來,習當局對黨員領導幹部的管控進一步升級,主要體現在三方面:

一是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黨委一把手兼任國安委主任。

近期,中國一些省、自治區、直轄市的黨委書記紛紛以「國安委主任」的身分召開會議,就確保「政治安全」進行部署。

這是中共政治體制的一個新變化。

此前,外界普遍知道,中共最高層有一個國家安全委員會。這是一個把對外的國家安全和對內的國家安全結合在一起進行統一領導的超級權力機構。它把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武警總部、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情報局、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聯絡局、外交部、中央外宣辦等與安全有關的職權融合在一起,以確保中共的政治安全。習近平親自兼任國安委主席。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黨委書記從未以地方國安委主任的身分公開亮相。

現在,突然間,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黨委書記都掛著「國安委主任」的頭銜亮相,把維持「政治安全」放在第一位,實際上,是把國安委當成了一個「超級維穩工具」。

中共對「政治安全」的定義非常寬泛。「政治安全」是個框,什麼都可往裡裝。黨員領導幹部一不留神,可能被扣上「危害政治安全」的大帽子,吃不了兜著走。

二是在全黨進行為期三個月的黨紀教育。

4月3日,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黨建領導小組組長蔡奇主持會議,決定從4月到7月,在全黨進行為期三個月的黨紀教育。

黨紀教育主要是學習、貫徹、執行中共「紀律處分條例」。

據中共央視報導,2024年1月1日,新修訂的「紀律處分條例」施行,為黨組織和黨員劃出了組織紀律七個方面的37條「高壓線」。

「高壓線」的說法來自習近平。習曾講,必須「形成對違反黨的組織紀律行為『零容忍』的高壓態勢,讓黨的組織紀律成為帶電的高壓線」。

中共黨紀的「高壓線」的核心是什麼?就是習反覆強調的維護習核心領導地位的「兩個確立」和「兩個擁護」。

為期三個月的黨紀教育,就是警示黨員領導幹部,誰要觸碰「高壓線」,誰就等於自取滅亡。

三是繼續以高壓態勢反腐。

今年已有28名副省部級及以上高官落馬,大大超過去年同期17人的數量。今年落馬的正部級高官已有五人,分別是:原司法部長唐一軍、原農業農村部部長唐仁健、原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苟仲文、原西藏自治區書記吳英傑,原台盟中央常務副主席李鉞鋒。

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李希上任以來,已拿下87名副部級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幹部,比他的前任趙樂際同期拿下的中管幹部(44人)多近一倍。

第三大表現:對台灣自由民主的恐懼。

5月20日,賴清德就任中華民國第15任總統。這是2016年以來民進黨第三次連任總統。

2024年台灣總統大選,中共進行了全方位干預,包括:習近平與國台辦隔空喊話;中共火箭飛越台灣上空;在東海搞軍事演習;中共軍機、軍艦、氣球持續擾台;力促藍(國民黨)白(民眾黨)合作;動用國安調查富士康,逼退郭台銘;邀請台灣政客訪問中國大陸;加大經濟脅迫力度;利用網絡實施認知戰等。

但是,中共的所有干預,最後以失敗告終。

2020年,台灣進行了四場民主投票:總統選舉、立法會選舉、罷免高雄市長、選舉高雄新市長。

中共也是全方位干預,全都以失敗告終。

2016年、2020年、2024年,中共強烈反對的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已連續三屆當選,中共則三連輸。

自從1996年台灣實行總統直選以來,已進行八次總統直選。台灣的民主選舉制度日趨成熟。無論中共怎麼文攻武嚇,台灣民眾還是堅持用手中的選票,選出台灣的最高領導人,台灣最高領導人的更替已走上依法、和平、有序交接的良性循環之路。

台灣不僅成為華人世界自由民主的典範,在一些方面甚至成為整個世界自由民主的典範。這與中共的獨裁、極權形成鮮明對比。

台灣政治上的自由民主,也給台灣的經濟發展帶來巨大活力。

在過去八年裡,台灣經濟成長率平均達到3.15%,在亞洲四小龍中排名第一;台灣的股市成長了155.5%,市值八年後跟八年前比,增長了1.8倍,現在台灣的股市已達到二萬多點,蔡英文接任總統時台灣的股市才八千多點。

近年來,中共的股市一直跌跌不休,甚至跌破2,600點。台灣的股市與中共的股市也形成強烈對比。

台灣在全球半導體供應鏈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有超過90%最先進的芯片都在台灣生產。

台積電作為全球最大的半導體代工企業,在全球半導體領域的市場份額、產業鏈影響力等方面都具有不可替代的龍頭地位。

中共的芯片研發與生產,與台灣的差距很大。

2,300萬台灣人民早已享有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中共卻將億萬中國民眾的「四大自由」剝奪殆盡。

自由民主的台灣與獨裁極權的中共,在政治、經濟、文化方面的反差,實在是太大了。所有這些,都令中共非常忌恨。

近年來,中共一直以「反台獨」為藉口對台灣進行極限施加。

6月21日,中共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國家安全部、司法部印發《關於依法懲治「台獨」頑固分子分裂國家、煽動分裂國家犯罪的意見》的通知。

根據該意見,所有被中共認為不贊成中共統一台灣的人,都是所謂「台獨」頑固分子,都是中共懲治的對象,中共可以對其進行「缺席審判」,最重可判死刑。

這是中共在涉台問題上出台的最新卻是最荒謬的一個所謂「法規」。

對此,台灣總統賴清德說:「民主不是犯罪,專制才是罪惡!」他指出,中共沒有任何權力可以制裁台灣人民,只因為台灣人民的主張,更沒有跨域追訴台灣人民的權力。

6月23日,國民黨籍的台北市長蔣萬安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對岸(指中共)這樣的說法,對於兩岸之間的交流及和平穩定的發展,沒有任何幫助。蔣萬安提到,他的立場一直非常堅定而且一致,就是遵守《中華民國憲法》、捍衛中華民國主權,守護台灣的民主自由法治。

台灣民眾黨主席柯文哲接受媒體採訪表示,共產黨以為這樣講台灣人就會怕了,就會往中共靠過去,其實(中共)做這些動作只會讓台灣人跑得更遠,甚至往美國越靠越近。

台灣聯電創辦人曹興誠在臉書發文表示,中共是一個沒有經過中國人民投票授權,而且是以暴力和謊言建立起來的非法政權。其所訂的所有法律當然都是非法的,現在中共根據非法的《反分裂國家法》來主張台灣主權並懲治所謂「台獨分子」是國際笑話。這不會讓台灣人民屈服,只會讓自由國家更看清中共的流氓嘴臉和暴力本質。

台灣香港協會理事長桑普則認為,根據上述意見,中共基本上把所有不支持被中共統一的人、所有希望維持台灣現狀的人,都視為「台獨」。他們是把中共的《反間諜法》跟香港的《國安法》,希望在台灣實現。這根本沒有法律的本質,也不是明確的法律規則,只是中共的一個統治工具,希望用來打壓台灣人,而且打壓對象不只台灣人,甚至所有友台的全球人士。

叫得越凶的人,往往是越虛弱的人。

中共對所謂「台獨」頑固分子發出死亡威脅,絲毫不表明中共有多強大,相反,實為中共對台灣自由民主極端恐懼的表現。

結語

2024年的今天,中共為什麼變得如此恐懼?縱觀中共歷史,根本原因在於,中共累積的罪業實在太深重了。

毛澤東當政時代,在歷次政治運動中,殺了八千多萬中國人;鄧小平當政時代,製造了「六四」天安門屠殺;江澤民當政時代,以「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方式殺人,犯下了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中共早就成為全世界殺人最多、欠血債最多的黨。

如此深重的罪業壓在今日中共的頭上,使中共眼不明,看不清真相,耳不聰,聽不見真相,完全靠著馬列主義原教旨瞎折騰。

其結果只能是:舉目望去皆是敵,背道而馳理智喪,昏招連連步步錯,越是折騰越亡黨。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友群:三中全會前美中關係繼續惡化
王友群:中共防長再放狠話 中共軍隊再陷腐敗
王友群:610辦公室成中共的「催命鬼」
王友群:中共假戲再上演 害人害己害子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