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絕境中的希望(三)

章天亮

人氣 3
標籤:

【大紀元11月30日訊】[注:據學者研究發現,今日之中國面臨著社會道德資源(精神基礎)和生態資源(物質基礎)的全面崩潰。這兩個社會賴以生存的最基本支柱一旦坍塌,其後果可能是中國不再浴火重生,這個人類歷史上歷經劫難而唯一幸存的古老文明將徹底走入歷史。中共陷入一種兩難的困境,如果把國家現在面臨的問題告訴給民眾,隨之而來的就是普遍的恐慌和巨大的社會動亂,同時,中共在歷史上欠下的累累血債和造成今天局面的政策都要受到清算;然而如果不告訴民眾實情,問題只能越積累越嚴重,超過臨界點後,最終的經濟崩潰和生態災難將無可避免,到時候,一切災難的總爆發對全世界所有國家來說都將是一場浩劫。現在的困境和SARS爆發前後的局面很有些類似之處,但是嚴重程度卻如泰山比於鴻毛。然而在一片絕望的分析後,筆者卻發現所有這些看上去無解的難題都指向了同一個出路,因此寫出這篇文章,僅做為一家之言,願意與一切關心中華民族前途的有識之士進行探討。]

五、無神論的惡果

從進化論中派生出的無神論是共產主義學說的基石。在共產黨的說教中沒有宗教意義上的天國,所以它才要建立共產主義的“人間天堂”。就連國際歌裡也唱“從來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共產黨從進化論中進一步發展出了被他們自己稱為“歷史唯物主義”的一套東西,也就是人類社會也是從低級到高級不斷“進化”,而“社會主義”就是“進化”的結果,“共產主義”更是社會“進化”的最高形式。

這種共產黨自說自話,沒有經過任何實踐證明的無神論成了共產黨執政合法性的理論基礎,這就決定了共產黨和真正宗教信仰之間不可調和的矛盾。而人作為神所創造的萬物之靈,從內心最深處還是渴望神的眷顧和生命的永恆,這種自發的宗教情結唯有信仰能夠填補。共產黨雖然在宣傳無神論,但同時它又把自己打扮成神,打扮成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領袖,以填補人的信仰需求,這就是共產國家最最常見的造神運動,或曰“個人崇拜”。

在一個社會中,道德是約束人類行為的自然法則,而道德卻是神給人制定的。共產黨在打倒了人對神的信仰之後,就自己搖身一變成了道德的化身,並擁有了對道德的解釋權。這就是共產黨為什麼永遠“光榮正確”,死不認錯(它認錯也是不誠懇的,而且是為了繼續證明自己“光榮正確”的,所以算不上真正的認錯,比如它雖然否定文革,但卻絕對禁止民間深入反思和討論文革)。

在中國的官方宣傳中,經常出現“社會主義道德”這個詞,似乎原本是普世價值的道德在這裡具有了階級性。而是否“熱愛社會主義”竟然成了衡量一個人道德與否的標准之一。而且中共自己對道德的定義變來變去,最後似乎變成了只要和黨保持一致,就是最“道德”的人,哪怕這個黨已經墮落得五毒俱全。

共產黨的這種說教是經不起推敲的,更不符合它自己一貫宣揚的“科學”精神,在許多方面無法自圓其說,而它所面對的又是一個具有五千年修煉文化作為傳統的民族,和幾億曾經深受“儒、釋、道”信仰影響的人群。因此,為根除有神論對中國人的影響,中共除了砸爛傳統文化之外,在建政之初,還給寺院、道觀、修道院和民間的修行人士扣上種種帽子進行了血腥的屠殺,並派它的地下黨員打入宗教團體,把佛、道、基督教、天主教等宗教徹底“統戰”在中共旗下,接受中共的領導。中共這種打著宗教旗號反宗教的“宗教滅絕政策”使中共本身成了中國超越一切宗教的准宗教組織。這一極具邪教特征的“准宗教組織”因為知道自己的理論漏洞百出,因此具有鮮明的“排他性”。

一個保持了對神自由信仰的社會是一個“博愛”的社會,人與人之間的“愛”(關懷)是社會關系最基本的組成部分。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是造物主創造和賜予,因此人心中會知道尊重生命,也會敬畏和愛惜神為人創造的自然界,在神的面前眾生平等。然而人與人之間的關懷和信賴,會形成一種獨立於共產政權之外的凝聚力,這是共產政權最不願意看到的。

對神的信仰,會給人一個不同於共產黨說教的價值判斷,而人與人之間的信賴和緊密關系又會使真理的傳播變得非常迅速。這會極大地威脅到中共掌權的理論基礎,因此中共采取了一個系統的辦法把中國人變成一盤散沙:無論誰說了什麼,別人都會懷疑。

其中一大發明就是上面定一個“階級敵人”的百分比,然後讓下面去抓。比如一個單位有1000個人,一定要揪出百分之五的右派,那就是50人。但是人人都知道,在共產黨壟斷了一切社會資源的國家,誰要是被黨定為敵對分子,那就意味著一生幸福的完結,從此在萬人唾罵中苟延殘喘。但是上面定下來了這個指標,不抓又不行,領導不抓領導就得自己去填補這個指標,最後的結果是大家互相揭發,只有揭發了別人才能保住自己。被揭發的人除了拼命辯白外,還要揭發別人“戴罪立功”。這樣仇恨很快就在群眾中煽動起來,在政治斗爭的大環境下,既使親密如父子、兄弟、夫妻也無法信任。這一套花招,共產黨玩兒得爐火純青,民間稱之為“挑動群眾斗群眾”。

無神論的宣傳灌輸使大多數老百姓在人性被中共“異化”、“奴化”的過程中失去了最後的道德防線。盡管有一些有識之士,可以清醒地看穿中共的這套把戲,但是他們的聲音卻被中共徹底封殺掉了。同時,當人與人之間失去信任變成一盤散沙的時候,中共強大的專政機器是可以輕易地把他們各個擊破的。

在“六四”事件以前,中共還有一些理論說教,蒙騙了一些人。隨著蘇聯解體、東歐劇變和中共在天安門廣場殺人,共產主義作為意識形態已經徹底破產了。中共已經不可能再發明出什麼理論學說統一思想,此時中共的策略就變成了讓人根本不去考慮精神領域的追求而完全沉迷於物欲的追求和滿足中,以免民間或外來的民主啟蒙或信仰啟蒙會逐漸整合成新的意識形態,挑戰中共的權威。

無神論的一個惡果就是人失去了“作惡會遭報”的概念,而敢於為所欲為。窮慣了的中國人在“不管白貓黑貓”的利益驅動下迅速演變為一個“笑貧不笑娼”的社會。這裡的“娼”不僅是指那些出賣肉體的妓女,還有那些出賣靈魂為中共政權塗脂抹粉的“知識分子”。同時,為追求利益,中國人開始了對自然界和對同類的瘋狂掠奪。對自然界的掠奪造成了無法彌補的生態災難,而對同類的掠奪使全國各地假貨橫行,從毒米、毒面、毒油到假煙、假酒、假藥,從商品造假到文憑造假,坑蒙拐騙、五毒俱全,只要能賺到錢可以不擇手段。人的自私心理急劇膨脹,一切以個人安危和享樂為中心,缺乏對他人最起碼的尊重和關懷。

同時每個人都知道自己在用卑鄙手段對待別人時,別人也會這樣對待自己;當自己看到一個落水求救的人、或者流氓當眾強奸婦女而默不做聲的時候,如果自己落難,也同樣不會有別人施以援手,因此在社會上人人自危。

共產黨雖然靠無神論和拜金主義把全體中國人變成一盤散沙,可以收買、恐嚇、各個擊破,從而延續了自己的統治,卻讓整個民族付出了巨大的生態成本和道德成本。“六四”以後,江澤民用最卑鄙的手段繼續延續中共的生命,但卻是以徹底毀滅整個民族的前途為代價的。(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韋露田:兩個三中全會
閒話《西遊記》
【紀元特稿】鎮壓法輪功與腰斬中華民族文化
章天亮:自然法、人權與「非法惡法」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中共火箭殘骸揭密 謀霸敗走?
【思想領袖】漢森:左派覺醒運動製造仇恨
【拍案驚奇】習攻台被潑冷水 SARS武器化被曝光
【微視頻】川普行政令奏效 陸3大電訊公司被摘牌
【未解之謎】科學聚焦:人的意念對植物有影響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