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修煉文明(二)至人心無郤,萬物皆不害

子川
font print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12日訊】至人心無郤,萬物皆不害

我有個大學同學,在北方隆冬也只穿薄薄的單衣,睡覺一年到頭都是硬板床的涼蓆上舖一張單子。在現代社會,經常也能看到有不畏寒暑的。可是如果要他們出入水火而自若就萬萬不行了。

今天的人,如果要做到水火不侵,還是極其困難的,雖然有潛水衣防火服還有氧氣瓶,可是都是很受限制的,倒是可以躲在潛水艇裡下水,可是也談不上跟在地上有多少區別了。而古人特別是修道人,卻很容易做到這一點。比如修道有不熱之道,在“立夏日,服六壬六癸之符,或行六癸之符,或服玄冰之丸,或服飛霜之散。”(《抱樸子內篇卷之十五﹒雜應》)就是說,如果人服用過這種特製的藥物,就能夠使身體不畏水火。

據《列仙傳》說,東漢的幼伯子盛夏之日穿上厚厚的皮裘大衣,圍上十爐大火,卻可以口不稱熱。據《博物志》說,東漢道士王仲都能忍寒暑,漢元帝於隆冬盛寒日令其袒衣露體,載駟馬,在昆明池上環冰而馳。御者厚衣狐裘寒戰,而仲都獨無變色,臥於池台上曛然自若。其實這兩人都是吃過方藥的。

那你說今天的人按照古書上記載的方藥吃了,為什麼一點作用都沒有啊?這個說來就話多了。首先就是不知道合藥之法,也不知道服藥之訣,還有就是今天的藥物和古代已經根本不一樣的,今天人的身體怎麼服藥也無法得以淨化到那種程度了,已經骯髒的不行啦。

比起古人來,那麼今天的人到底是哪裡骯髒呢?主要就是心靈。修道人的方藥製作需要修道人遠離俗世深入名山,還要積旬累月地清心寡欲。為什麼呢?因為製作丹藥是人力萬不能及的,需要神靈的鼎力相助。根據《抱樸子﹒內篇》記述,若合金液九丹,應該進入名山斷絕人事,首先就必須禁避不信道的常人,更不能讓他們對神仙進行口舌誹謗,否則必定導致失敗。如果讓這種人遇見看見,那麼實質負責丹藥製作的諸神就會責怪作藥的修道人違背禁忌,就會放棄幫助丹藥的製作,而這就會導致邪氣進入丹藥,那麼丹藥也就成了廢品。這整個過程連弟子都不准知道。古代的修道人都願意進入名山大川,就是因為這些地方有正神作主,而那些無名之山都是些亂七八糟的妖魔鬼怪盤踞的地方,它們只會為禍而不會造福。還有這些名山大川的地脈都和崑崙山在另外空間裡是連在一起的。

真正起作用的是另外空間的靈體,遠非單單是這個空間的物質。而能夠影響另外空間靈體是否起作用的,就是人的精神因素。古人最強調的就是人的精神、道德等等諸方面的非物質因素,也就是另外空間的因素,而恰恰也正是這一點,是為今天的人們所根本就不相信而忽略的。

而制做出來的方藥、丹液等東西,也不是人人都能吃的。修煉有素的修道人,吃了當然能夠達到應有的效果,能夠具有各種超常的能力和功能。可是如果不是修煉有素的人,也不是道德高尚的人,是萬萬不能吃的,吃了就會帶來生命危險。

古代帝王將相吃仙藥隕命,比比皆是。就是因為他們首先就不知道自己根基太差,而且也不知道自己相信的道人也不是真正的道人。秦始皇本來對修煉神仙等事不信,得到天下之後因為巡遊而遇到過一位得道高人,轉而迷戀神仙長生,可是又因為完全不懂,以至於相信了那些無道的修道人,結果是一塌糊塗。漢代的淮南王劉安,在得道之前也知道煉丹的技術和配方,卻不知道煉丹需要遠離俗世,更不知煉丹還有至關重要的口訣才行,聰明絕頂的劉安把丹爐搬到皇宮裡,結果煉出了一堆垃圾,為天下人嘻笑。

(待續)

【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據明慧網2004年1月1日消息,2004年元旦之際,北京、遼寧、山東、江西、湖北、湖南、四川、重慶以及派駐海外的部份國安、公安人員(非法輪功修煉人)向李洪志先生表達敬意和新年祝賀。
  • 母親是95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時間不長,有一天母親買了50斤棉花,質地很好,是一位農村大嫂自己家种的。買回家几個小時后,跟母親同齡的几位鄰居大媽紛紛登門拜訪,听說母親買了好棉花,她們也想買,但農村大嫂已經賣光了,問母親如用不了那么多就分給她們一些。母親很爽快的答應了,說:“你們如果覺得好,就拿去用吧,我可以再買。”几位大媽高興地把50斤棉花分了。誰知過了一天,有一位大媽來找母親,提起棉花的事說買貴了,今天又來了一位賣棉花的,比昨天的棉花便宜了好几角錢,話語間透出了几分遺憾。
  • 我是河北省某公司离崗職工。是一個法輪功學員,因為不放棄修煉法輪功﹐曾被公安局強迫送進精神病院。因為講一句真話,而被四次關入監獄。下面是我修煉大法後的親身見證。
  • 繼台灣軍事看守所与台中看守所頒發感謝狀給台灣法輪大法學會后,1月2日彰化監獄也頒發感謝狀給法輪功。感謝近一個月來法輪功修煉者,協助受刑人的教化工作。
  • 下午,我去學校接儿子回家。拉著儿子的小胖手剛走出他們教室所在的院子大門,儿子忽然停下來說:“球儿,學校的球儿還在院子里,沒有拿進去。”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透過院子的柵欄,發現有一個紅色的玩具球儿躺在里面濕漉漉、泥泞的草地上。儿子說:“我把它拿進去,交給豪斯小姐吧。”當時下著小雨,風很大,剛接到孩子的家長們正和孩子們從里面走出來,我沉吟了一下,又走近那個球儿,仔細看了看,确實是完好的,象是被遺落在那里的。我松開不到四歲的儿子的小胖手,說“好吧”。儿子靈巧地逆向穿過人群,跑回院子,撿起那個小球儿,又向教室的方向跑去了。
  • 北京市石景山區人民法院,本月十七日判處香港法輪佛學會其中一位發言人蕭文紅的母親岳昌智,有期徒刑四年。

    六十四歲的岳昌智,原為中國航空航天部二院的電子工程師和畫家,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曾因修煉法輪功八次被捕,以及兩次被送入"強行轉化班"。

  • 2002年10月的一天, 我和小於,孫大姐在休斯頓的一家旅館的回廊裡煉功。天下著小雨,光線有點暗淡。煉到一半時,感覺身邊有點動靜,睜眼一看,身邊站著一個白人小伙子,他也在閉目煉功。不用說,他也是一位法輪功修煉人。

  • 他們在救度眾生,他們在修煉自己,他們在播撒春天的種子,他們在成就宇宙的希望。可是這一切,在世間的表現,卻那麼的平靜,那麼的平凡,那麼的平常。大法弟子轟轟烈烈,史詩般的正法壯舉,而那匆匆忙碌的世人,卻全然不知。
  • 原河南省南陽市工商局局長王鐵壯,因修煉法輪功2000年被判三年勞教。後來因為替功友申冤又被非法加期一年,至今仍關在許昌第三勞教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