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達功:孫大午的要害

趙達功

人氣 41

【大紀元10月24日訊】農民企業家孫大午還在服刑期間。去年5月27日,孫大午因非法集資被逮捕。可笑的是逮捕使用了誘捕方式,是偷偷摸摸的逮捕。那天正在開會的孫大午,接到縣裏一個領導電話,邀請他到縣裏某酒店吃飯。他一到那裏,就被蜂擁而上的便衣圍住,並立刻被帶走了。與此同時,正在公司上班的兩個弟弟──集團副董事長孫志華、總經理孫德華──和財務處長全部被扣留。當地政府很快接管了大午集團。10月30日,徐水縣人民法院以非法吸收公衆存款罪,判處孫大午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並處罰金10萬元。11月1日孫大午離開羈押他5個多月的看守所,回到了河北徐水縣郎五莊的家中與妻兒老小重逢,淒涼和悲憤氣氛令人感歎。

經歷此次大難,孫大午和他的大午農牧集團幾乎被毀於一旦,還款、罰款、停産、員工失散、被洗劫和破壞,孫大午已經走入絕境。面對破爛攤子,面對資金短缺,面對未蔔的前途,這位錚錚鐵骨的河北漢子也不禁潸然淚下。不過,令人欣慰的是:全國媒體和學者幾乎是一邊倒站在孫大午一邊,爲他鳴不平的呼聲躍然於報紙、雜誌、互聯網等媒體,此起彼伏,形成全國浩浩聲勢,也讓當局愕然不已。著名聯想集團總裁柳傳志在孫大午釋放回家前1天向他的兒子發出親筆簽名傳真信件,爲孫大午打氣:“希望你在這個時刻一定要穩住陣腳,不要因此亂了方寸,我在當年創業時也遇到了許多的困難(雖然沒有你現在所遭遇的困難大),但是都挺過來了。只要你保持你的這種奮鬥精神,就一定能渡過難關。”

孫大午挺過來了。今年中秋節期間,9月28日至10月7日大午集團舉辦“首屆葡萄採摘節”,邀請全國各地的部分學者、教授、記者、作家等做客。我有幸與詩人、作家東海一梟(余樟法)和“中國輿論監督第一人”李新德同行,10月2日抵達大午集團。陽光燦爛,秋風送爽,我們遊覽了大午公園,參觀了學校、加工廠、養雞場和各種農作物生産基地,並在葡萄園裏採摘剛成熟的葡萄,品嘗了大午集團自己釀造的葡萄酒和一系列雞、蛋、肉、粗糧等加工食品,其意盎然,其樂融融,極目遙望一望無際的青紗帳,也不禁心曠神怡,油然生情。後來得知,此次葡萄節接待了近千人遊客。

孫大午人緣好,不是因爲他是億萬富翁,或者他熱情好客,而是因爲他是有獨立思想的農民企業家。他曾多次被邀請在北京大學、人民大學、中國農業大學、北京理工大學以及其他高等學府演講。他來自民間,來自農村,他的觀點尤其是“三農”觀點,讓大學生們和老師們耳目一新。這是課本上沒有寫的、課堂上沒有教的。孫大午樸實的語言、社會體驗,形成了他獨特的認識,引起學界的重視,推動了中國“三農”問題的研究熱潮。

這次舉辦葡萄節,來做客的人來人往,絡繹不絕。我只待了兩天,相會了許多學者,其中有著名經濟學家茅于軾、共產黨反叛者毛澤東前秘書李銳、天則研究所張曙光、社科院研究員王春瑜、王學泰、京鼎律師事務所主任張星水、北京新時代致公教育研究院資源部部長劉舒慧、《新京報》記者郭建光、北京新時代致公教育研究院資源部部長劉舒慧、“廣場四君子”之一周舵、網交已久的楊支柱、李慎之之女公子、周(京力)、王建軍、王東成、趙誠、李雙、金雁(秦暉夫人)、丁東等,可以說既有左派,也有右派,既有共產黨人,也有不同政見者,海納百川、包羅各道,多元彙集,熱鬧異常。大家聚在一起座談,難免因不同觀點,唇舌交鋒,刀光劍影,爭論的面紅耳赤。有一點是共同的,大家都同情支援孫大午,都衷心祝願大午事業欣欣向榮、蒸蒸日上,並爲此出謀劃策、獻計獻方。

座談中,孫大午還是原來的孫大午,還是那個倔脾氣,並沒有因爲坐牢並且還在刑期中而有所收斂。所以有人戲說:孫大午的“午”字出了頭,就成了“孫大牛”了。《南方周末》曾經總結孫大午幾個特點:他本是一個億萬富翁,卻過著苦行僧一般的生活,當了董事長還幫工人掏糞;他本該以追逐利潤爲第一要務,卻辦免費的農民技校、賠錢的中學,賠多少都不在乎;他深知商場官場潛規則,手中毫無政治資源可依仗,卻不肯和光同塵,梗直倔強;他在事業頂峰時曾評論自己:“看似可喜可賀,其實是可悲可歎的人物。”幾乎一語成讖。

孫大午經常稱自己“是一個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但不是一個堅定的共產黨員”,“假如說第一共和是國民黨,第二共和是共產黨,,第三共和是民主共和國的時候,中囯共產黨若完成這個偉大的使命,中國共產黨還是非常偉大的光榮正確的黨,我仍然是一個堅定的共產黨員!”他繼續宣傳他的儒家思想。他的治廠思想是“傳統的儒家思想、資本主義法制思想和社會主義共同富裕思想三者的結合”。孫大午在演講中經常揭露中國政治黑暗和腐敗,並對中央統計數位懷疑,對農業政策不滿。在談到誠通道德問題時,孫大午直截了當批評政府:“咱們國家失去誠信的原因就在政府,因爲政府的不誠信才造成了整個市場的不誠信。”孫大午推崇西方民主制度,他在演講中說:“我去歐洲考察,看到那裏社會祥和,沒有看到警察,都在朝著馬克思說的那個方向走。美國也不是那種資本主義社會,他是資本社會主義社會。市場經濟是資本主義的,民主政治是社會主義的,生活保障是社會主義的。就象前幾天,我們集團幹部去香港澳門考察回來,我讓大午中學副校長談談感受。他說他真有感受:我一直認爲香港是殖民地,很落後。我去了以後才看到很祥和,才知道他們那兒看病是免費的,動多大手術都是免費的,60歲以上的老人,每月還有700港幣的水果費,到澳門是1,400的水果費。我問水果費是不是生活費?他說不是,養老金單獨算,他說他真是沒想到。我說你教了40年書了,你教的是什麽啊?咱們給學生教的是什麽?我說實現共産主義理想非常美好,我們非得走《共產黨宣言》上說的奪取政權實行無產階級專政來實現嗎?這就值得商榷了!”“一人一票,民主政治,就是社會主義,勞動保障就是社會主義,這點是沒有什麽可爭議的。”

孫大午的儒家治廠說、共和、資本社會主義等觀點都很新鮮,經常出入大學講堂宣傳他的思想和主張,而這些在當局看來都是“反動”學說,都是大逆不道,都是與中央不保持一致,這就是孫大午的要害。正是因爲如此,他惹怒了中央,被用所謂“非法集資”勉強定罪,也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他的實際罪名是政治罪,當局不過使用了“政治問題非政治化處理”的手法而已。他告訴我們,徐水縣公安局還在經常找他談話,指責他還在自己的中學講課,提醒他還在刑期,讓他注意。既然“非法集資”已經不存在了,作爲“大午中學”的校長去講課究竟是什麽問題?不就是政治問題嗎?

中共當局現在對孫大午是“狗咬刺蝟──無法下嘴”。既然以後不存在“非法集資”犯罪問題,況且孫大午辭去了集團董事長職務,接下來如何讓孫大午閉嘴是個難題。孫大午雖然在刑期,但他還是很勇敢,無視公安的騷擾和警告,還是與學界接觸,有機會就發表自己的主張、觀點。重要的是,孫大午在中國學界影響很大,同情支援孫大午的不在少數,這一點給了孫大午無比的信心,也讓當局頭痛不已。

(2004年10月18日)

──轉自《民主論壇》(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專欄】趙達功:當局擠壓吳偉(野渡)先生生存空間
【專欄】趙達功:濟寧市副市長死因蹊蹺
趙達功:無畏的中國經濟學家
【專欄】趙達功:反腐書記黃金高面臨進一步壓力
最熱視頻
【首播】專訪程曉農:經濟全球化告別中國版(6)
【思想領袖】克拉奇:制止中共種族滅絕
【未解之謎】兩位醫生經歷的臨死體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