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休高干被輦出家流浪

人氣 4
標籤:

【大紀元12月8日訊】上海同濟大學离休老干部顧稀,86歲,國家副部長級住房和醫療待遇。1938年加入中共,1945年任解放區第一所鐵路高等學校-晉察冀邊區張家口鐵路學院院長,是“新中國鐵路高等院校的奠基人和開拓者之一”。1949年2月任中央軍委鐵道部軍代表,1949年7月任中國交通大學教育長,1950年10月毛澤東主席任命為唐山工學院代院長,1952年11月毛澤東主席任命為全國重點大學唐山鐵道學院院長兼党委書記(現西南交通大學),顧稀是“目前唯一在世的建國初期由毛澤東主席親自任命的全國重點大學校長”。

1997年10月,豫園商場淫亂團伙女頭目趙雅琴起訴与顧稀的三子顧礦离婚,要求分得顧稀及其老伴承租居住并繳納全部房租的南昌路125號401室“离休干部房租減免住房”的三分之二,把老人赶出去。兩位老人被迫援用《老年人權益保障法》和《副局級以上干部住房分配辦法》,起訴自成一戶的趙雅琴涉老侵權。

當時的上海市第一中級法院院長、現上海市政法委副書記陳旭,在非接待日私下會見并親自指揮支持趙雅琴。

上海市盧灣區法院和上海市第一中級法院從1997年10月至今經九次訴訟在八個法律文書中,只字不提《老年人權益保障法》和《副局級以上干部住房分配辦法》,多次改案由換法官換書記員,多次故意拖延超期審理,突然改案號,陸平等法官故意違背事實、法律和法定程序,荒唐地胡判:學校根据中組部通知分配給顧稀及其老伴的“副部長級离休干部房租減免戶住房”是用學校無償分配給趙雅琴一戶的住房換來的!法院明知趙雅琴自成一戶,當時戶口不在老人住房而在南市區小東門趙雅琴的娘家,明知兩位离休老干部十五年來受趙雅琴逼迫,吃喝拉撒睡擠在一室,仍終審判決支持趙雅琴一戶繼續無償霸占老人承租并繳納全部房租的“离休干部房租減免戶住房”的主臥室、客廳、過道、廚房、廁所和門洞至今,把老人赶走。法院使兩位八十多歲的离休老干部四次被迫在寒冬到外地投親,自費住旅店,自費租住他人私房,自費住到北京農村敬老院避難,使二老至今已七年不能回自己家居住,無法換房,無法按國家政策購房!

枉法裁判使兩位耄耋老干部顛沛流离,避難多年,使顧稀長期營養不良,在北京避難時右腿摔成股骨頸骨折,自墊三万元醫藥費做了人工髖關節股骨頭置換手術,現肝葉上有兩個大囊腫;使老伴、1938年入党的副局級离休老干部劉毅患冠心病和雙目白內障,左眼已近失明;使二老身心憔悴,經濟拮据,長期郁悶,多种疾病并發,2003年9月至今再次在華東醫院東九樓住院治療。

趙雅琴离婚未成,就逼迫顧稀患癌症的儿子顧礦在其生命的最后七年至死單獨分居在不到兩平方米陰冷憋悶的門洞里。顧礦病重后,趙雅琴与奸夫盜走顧礦的存款四十六万元,搶奪顧礦的公司和汽車,在寒冬兩次把顧礦從醫院拖回,遺棄在門洞里大罵,不給治療。趙雅琴及其奸夫把老人承租居住的“离休干部房租減免戶住房”變成了趙雅琴与眾奸夫淫亂的場所和遺棄迫害老人的儿子顧礦至死的現場。

學校已給法院發去六次公函,證明:學校絕不可能在1985年把一套三居室房無償分配給不是該校職工的趙雅琴一戶,更不可能在1986年又增配一套兩室房給她。在老人住房的合法《戶口本》、《租用公房憑證》和《享受离休待遇干部提租減免申請審核表》上,都沒有趙雅琴一戶的名字。房管部門确認:該房是”离休干部房租減免戶住房”,其居住權和租賃使用權都屬于离休干部顧稀及其老伴。當地警察署也出《證明》給法院,證實:趙雅琴一戶疊加在老人住房地址上的戶口本另冊是涂改過的,是違反戶籍法規的非法戶口本,她一戶不是老人的合法同住人。

上海市一中法院對老人提出的一個再審申請,听證兩次,看房一次,換了三個法官,拖了九個月,法官沈偉瑛2001年11月22日在2001滬一中民監字第383號《駁回申請再審通知書》里竟然極其荒唐地說:兩位老人被趙雅琴威逼“离開自己的居所”自費避難,是老人“自愿离家讓房”,是為當時已死九個月的儿子顧礦“養病創造一個安靜、詳和的環境”!

對老人的另一個再審申請,市一中法院法官陳莉萍提出:“老人給趙雅琴一套高級住房,再送房屋遷讓補貼十万元現金,否則趙雅琴不走”。老人拒絕后,法官陳莉萍2002年2月19日在2002滬一中民監字第95號《駁回申請再審通知書》里竟然寫:因老人的副部長級离休干部房租減免住房“系趙雅琴一戶原居住并租賃的房屋与其他房屋交換所得”,“原判据此認定趙雅琴一戶在該房中享有居住權并對你們要求趙雅琴一戶遷出該房未予支持,并無不當”。

2002年法院又欺騙老人到盧灣區法院第三次起訴,卻在立案時瞞著老人改動老人的起訴狀,不准顧稀做原告也不准做第三人,還不准提到趙雅琴的流氓淫亂活動,堅持要老人“讓出房子和錢給趙雅琴”,使二老被迫撤訴。

陳旭還指揮上海法院在四個相關訴訟中故意枉法偏袒趙雅琴。

八年來,上海法院始終不提《老年法》,始終回避:趙雅琴一戶的房屋從何而來?國家优待二老的住房到哪里去了?

顧稀、劉毅的很多老學生、老部下,包括很多部長局長級的領導干部和知名專家學者,在美國和歐洲的交通大學老校友,2002年到北京市南苑鄉農村敬老院來看望兩位避難老人時都說:老院長夫婦多年來的訴訟和目前的處境都是“令人震惊和難以置信的”!

原國家安全部長凌云和全國人大常委、民盟副主席馮之浚都曾寫信打抱不平。凌云的信到上海后,當時的上海市委書記黃菊、副書記劉云耕、市司法局局長繆小寶都曾批示過。最高法院肖揚院長2002年2月27日曾批示解決。

老人2002年9月17日接到上海市高級法院丁法官(021-63610552)的電話錄音通知:最高法院已批轉上海市高級法院再審,老人原給最高法院的證据沿用,要求老人將給上海高院的再審申請書、三次判決裁定通知以及新的證据寄給高院立案庭。2002年10月15日老人收到了上海高院發出的(2002)滬高信訪第13061號回复信,信中催促老人將上述材料寄到上海高院。

老人在2002年9月27日已將上述材料,以及同濟大學2002年7月的證明、1997年顧稀寫的親筆信、2001年瞿堅律師筆錄的童偉軍的證言、老人2002年9月4日挂號0188寄給趙雅琴的信等新的證据的复印件,一并挂號0881寄給了上海市高院立案庭。上海市高院陳賢等法官電話錄音說都已收到。郵局回執證明上海市高院2002年9月29日就已收到,但至今兩年多毫無再審解決的跡象。

內部人士透露:一直是陳旭在起作用。

老人的長子顧健

2004年12月8日

100068,北京市角門北路11號,電話67522326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讀者投書】惡魔共產黨 逼其女喝父血
【投書】聲明退出共青團和少先隊
【讀者投書 】中國愛滋病肆虐的主要責任在政府領導人
【投書】55戶門面房拆遷十一年不依法安置
最熱視頻
蓬佩奧捷克演講 解釋為何中共威脅超過蘇共
【珍言真語】程翔:中共外軟內硬 國際勿上當
【重播】美司法部副部長:反擊中共間諜
《薇羽看世間》美使館換圖藏玄機 今天全港買蘋果
【重播】川普8·12發布會:確診518萬死16.5萬
【新聞看點】港DQ議員延任 中共連番「求美對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