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數──露水姻緣神 善行解怨緣

作者:呂漢文

清張若靄畫墨妙珠林(卯) 冊 清明。(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人氣: 8568
【字號】    
   標籤: tags: , ,

賈正經是雲南人,娶了一位美麗的妻子陶氏。夫妻倆清明節去上墳掃墓,在半路上遇到一股旋風當道。夫妻倆懷疑是鬼神來索要食物,隨即擺下祭品,灑酒在地祝禱說:「倉促之間,沒別的好東西,一杯濁酒,還望神明不嫌棄。」祭祀完畢後,夫妻倆繼續掃墓而歸。

第二年春天,賈正經辭別妻子出遠門。一天,天快黑了,可是旅舍還遠著,賈正經置身荒野,心生怯意,唯恐找不到住宿的地方。突然看見一個身穿青色服飾的女子站在路旁,問道:「來人可是賈相公?奉主人之命,在此等候您多時了。」「貴主人是誰?」「到了您就知道了。」 女子指著遠處一個有燈光的地方,表示那是他們住的村落。賈正經心中大喜,跟著那女子走了過去。

走了大約一里路,看見主人已在大門口迎客。道服儒巾,一看就是風雅之人。樓閣高聳入雲,金碧輝煌。賈問道:「賈某暗夜迷路,承蒙尊駕相召,與尊駕素不相識,不知尊駕怎樣預知賈某要來,且如此禮遇?」主人回答說:「去年我曾在路上領先生盛情,也沒過多久,難道先生就忘了?」 賈正經聽不明白,一時如墮雲裡霧裡。

主人又說:「去年清明時節先生夫婦去掃墓,旋風當道的人就是我呀。」「噢,那麼尊駕是神嘍?」「豈敢豈敢,不過是地仙而已。」「那您是管什麼的呢?」「說起來慚愧啊,我的職責是管理人間露水姻緣之事。」賈正經來了興趣,半開玩笑地問道:「賈某天生比較多情,能否煩勞尊神幫我查一查,我這輩子可有這艷遇的緣分?」

宋 趙伯駒《 仙山樓閣》。(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仙人拿來簿子看了起來,笑著說:「奇怪呀!先生這輩子沒有那種緣分。不過先生的夫人可是有這種緣分呢。」賈正經聽得頭上直淌汗,想到自己的妻子這麼年輕,如果真的發生這種事情,那可是自己一輩子的恥辱啊。連忙請求仙人將之消除。仙人說:「這可是命中注定的劫數,哪是我能夠更改得了的!」

賈正經再三哀求,仙人抬頭望天,想了好一會兒,才說:「善哉!善哉!慶幸的是先生夫人所遇到的是個庸俗之人,貪財的心比色心還重,你趕快回家,可以免除閨房之醜,不過破幾個財而已。」賈正經算了一下,自己出來已經四天,只怕回去也來不及了。又想,為了蠅頭小利而使妻子失節,那是萬萬不能的。連忙與仙人告辭,連夜趕路。

在離家還有四十里遠的地方,突然大雨傾盆,不能再走了。第二天中午回到家時,賈正經看見自家臥房的牆壁已經被大雨淋壞倒塌,而隔壁緊鄰著就是一位單身少年的住處。想起仙人的話,不禁嘆起氣來。

妻子問:「相公你嘆什麼氣啊?」「我嘆什麼氣?牆倒了,我們兩家的房間現在相通了。那個小子又是單身,發生什麼事還用得著說嗎?」妻子答道:「相公為這個事啊。事情其實是有的,但是幸虧丟了十兩金子,我才得以倖免。」「到底怎麼回事啊?」妻子說:「牆倒後,少年確實來調戲我,我逃到鄰居家,誰想那枕頭下藏著的金子,被少年拿走了。他怕你回來,已經跑遠了。」原來那金子是欠他們錢的人還來的。賈正經把少年告到官府,想把他抓來痛打一頓,可是官府派出所有的捕快衙差也抓不到那少年了。@#

註:

《續子不語.卷一.露水姻緣之神》

賈正經,黔中人,娶妻陶氏,頗佳。清明上墳,同行至半途,忽有旋風當道,疑是鬼神求食者,乃列祭品瀝酒祝曰:「倉卒無以為獻,一尊濁酒,毋嫌不潔。」祭畢,然後登墓拜掃而歸。

次春,賈別妻遠出。一日將暮,旅舍尚遠,深怯荒野無可棲止。忽有青衣伺於道旁問曰:「來者賈相公耶?奉主命,相候久矣。」問「為誰?」曰:「到彼自知。」遙指有燈光處是其村落,私心竊喜,遂隨之去。

約行里許,主人已在門迓客,道服儒巾,風雅士也。樓閣雲橫,皆飾金碧。賈敘寒暄問曰:「暮夜迷途,忽蒙寵召,從未識荊,不解何以預知,遠勞尊紀?」答曰:「舊歲路中把晤,叨領盛情,曾幾何時,而遽忘耶?賈益不解。主人曰:「去年清明日,賢夫婦上墓祭掃,旋風當道者即我也。」賈曰:「然則君為神歟?」曰:「非也,地仙也。」問所職司,曰:「言之慚愧,掌人間露水姻緣事。」賈戲云:「僕頗多情,敢煩一查,今生可有遇合否?」仙取簿翻閱,笑曰:「奇哉!君今生無分,目下尊夫人大有良緣。」賈不覺汗下,自思妻方少艾,若或有此,將為終身之恥,乃求為消除。仙曰:「是注定之大數,豈予所得更改?」賈復哀求,仙仰天而思,良久曰:「善哉!善哉!幸而尊夫人所遇庸奴也,貪財之心勝於好色。汝速還家,可免閨房之丑,不過損財耳。」賈屈指計程,業出門四日矣,恐歸無及,又思為蠅斗微利而使妻失節,斷乎不可。乃辭仙而歸,晝夜趕行。

離家僅四十里,忽大雨如注,遂不得前。明午入門,則見臥房牆已淋坍,鄰有單身少年相逼而居,回憶仙言,不覺歎恨。妻問:「何歎?」曰:「牆坍壁倒,兩室相通。彼此少年獨宿,其事尚可言?而來問我乎!」妻曰:「君為此耶,事城有之,幸失十金而免。」賈詢其故,曰:「牆倒後,少年果來相調,予逃往鄰家,不料枕間藏金遂被竊去。今渠怕汝歸,業已遠去。」問金何來,則某家清償物也。賈鳴官擒少年笞之,而全卒難追。此事程惺峰為予言。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突來的一場胡話、一陣耳光、一場夢境,竟翻轉了結局,讓眼看就要名落孫山的學士,躍升為第一名……
  • 素娥說:「我不是別的精怪,是花月之妖,上天派來的。也是要我用言語迷蕩你的心志,要興李唐天下。如今,仁傑是當代的正直之人,我根本不敢見他。我曾經做過你的僕妾,哪敢無情!希望你好好對待狄仁傑,不要萌生別的想法。不然,你老武家就沒有傳人了。」
  • 利州南門外是個商賈交易的場所。一天早上,有一個衣衫襤褸的道士,來到稠密的人群中賣葫蘆苗。嘴裡喊著:「一二年間,甚有用處。每棵苗只結一只葫蘆。籐蔓盤在地上就成,不用搭架子。」一邊喊一邊用白土在地上畫樣子示人,葫蘆的模樣特別大。
  • 於濤是唐宣宗時宰相於琮的侄兒。於琮南遷,途經平望驛站就停下休息。拴好船,進了驛館,正準備吃飯時,有一個老叟自門而進,逕直走到廳側小閣子,來到於濤呆的地方。老叟的到來,讓驛站的官吏認為他是跟隨相國而來的,就沒有詢問他;而相國認為他是驛站中的人,也沒有詢問他。
  • ──第一節── 蕩蕩天門萬古開,幾人歸去幾人來。山河雖好非完璧,不信黃金是禍胎。
  • 讖謠是中國古代政治預言,是一種獨特的歷史文化現象,在史籍記載和民間流傳中都顯得神秘玄妙,似有靈驗,歷朝雖久禁而不衰。
  • (shown)醒來後,他只記得書中的一句話:「言與司合,安上已脫,芝芙草拔。」
  • (shown)中國歷史上,許多大事件發生前都會出現帶有預言文字的石頭......
  • (shown)當天朱寬做了一個夢,見到了寫有科舉名次的天榜,周圍香煙繚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