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專家參選人代受制 選民網上讀票抵制黑箱

標籤:

【大紀元11月7日訊】﹙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採訪報導﹚正在競選縣鄉級人代的基層選舉專家姚立法和呂邦列,受到湖北當局的全天候跟踪和騷擾,甚至被無故毆打。他們稱本届人代選舉受壓程度是前所未有的。同時,另一些維權人士在網上發起不合作行動,呼籲公民即使不投票也不能讓自己的選票被官方濫用。

湖北省潜江市的縣鄉級人大選舉將在本週三舉行投票,記者星期一致電住在當地的基層選舉專家姚立法,他正在躲避追踪,他說—

姚立法:助選義工今天又被抓了一些人進去,我正和他們見面,特務就跟上我了,開了幾輛摩托車追我。走在一個大堤的下面,我馬上翻過去。摩托車後座的人馬上跳下來追我,我比他們快,躲到一個熟人家裏,甩掉他們了。

姚立法是潜江實驗小學的教師,多年來一直致力推動基層民主選舉,99年曾當選潜江市(縣級市)人大代表。姚立法告訴記者,這次爲了避開官方監視,進行競選人代活動,他已經四天沒有回家睡覺了—

姚立法:不能在家睡覺吃飯,每天約六、七點,天不亮,大車、小車就到我住的地方這樣把我接到學校去,進了學校校門全都鎖死的,我的手機是被監聽的,完全失去與外界聯繫。只有甩掉他才能做事。(競選)

受到官方騷擾和威脅的,不但是獨立參選人,還包括他的支持者。多位幫助姚立法派發競選傳單的志願者被帶往派出所談話,甚至遣返原籍,其中包括湖北另一位基層選舉專家,現任枝江市人大代表的呂邦列,他星期一對記者說—

呂邦列:星期五過去,星期六就被送回來了。姚立法的簡介,我發了十幾份,就被當地派出所請到派出所瞭解情况,後來就安排潜江人大把我送回枝江了。

呂邦列本人也在枝江參加縣鄉級人代選舉。不但被嚴密跟踪看守,呂邦列在約一週前更被不明身份的人故意毆打,他說—

呂邦列:四個人把我攔在半坡上問我是不是呂邦列,我回答是的,就開始打了。當時監視我的人說了一句,你們這是怎麽回事,然後在我家門口他就打電話給上級領導,說你們搞得太卑鄙無耻了,他說我不幹了,後來這個姓金的就沒幹了。

06至07年的換届選舉,是自04年憲法修正案把鄉鎮人大的任期由3年改爲5年後的首次縣鄉人大同步換届直選。將涉及約9億選民,産生縣鄉兩級人大代表200多萬。被官方媒體譽爲「社會主義民主一次最廣泛、最深刻的實踐」。

然而,有獨立參選,以及當選人代經驗的姚立法和呂邦列,不約而同的說,本届縣鄉級選舉比起往常,有更多官方的操控和打壓。姚立法說—

姚立法:比哪一次都黑暗,都反動,太荒唐。競選的浪潮,民主的潮流已經到了這個關口,一沖就可能改變現狀,現政權、現政府不願接受這個事實。

呂邦列認爲打壓和操縱只能帶來反效果—

呂邦列:因爲他打了之後群衆更激怒了,更要選我。他們現在派了大量工作組在我們選區的幾個村莊活動,遊說別人不選我,但越搞越適得其反。

當參選人代百折不撓地來推動民主的同時,有另一些人,用其他的方法行使權利。廣州律師唐荊陵近期在網上發起了一個名爲「中國公民不合作運動—贖回選票行動」。參與人通過公開選票內容,包括聲明棄權,去抵制人代競選中的黑箱操作。

唐荊陵星期一接受記者訪問時說—

唐荊陵:可以讓獨立候選人以及支持者把他們的選票公開出來,由我們進行統計,對抗選舉中的不公平打壓和黑箱操作。

再一個對那些從來沒有參加投票的,這次也沒有投票的消極選民們,據我所知有的村子這麽多年來從來沒有發過選票,但他這張票還是被人填了。如果他沒有把他沒投票的事實公布出來,就等於被强制性的代表了。對於那些刻意投廢票或棄權票的選民,我們也呼籲他們參加進來。

﹙據自由亞洲電台錄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紐時:反腐擴大範圍 落馬風燒到北京
異見人士魏京生籲日關注中國人權
鮑彤:論「和諧社會」
華盛頓時報:退黨潮激勵賈甲脫共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鄭州多地塌方嚴重 農村傷亡不讓報
【十字路口】鄭州隧道變墳場 中共十罪危害世界
車評:新面孔 新設備 2021 Volkswagen Tiguan SEL
【馬克時空】波音CST-100星際航線 將於7月30日升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