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 : 老師,請停止誘害學生

唐子

標籤: ,

【大紀元12月26日訊】一朋友一直在看我促三退的文章,近日跟我談其孩子學校老師正在以勸入團的方式誘害學生,我說這可是要阻止的事啊,我叮囑他去瞭解細緻一點,他給了我下面的信息:

從初二摘下紅領巾退隊開始,甚至就在退隊儀式上,校輔導員就說共青團的大門敞開著向大家招手。接著攻勢鋪開,勸人入團的責任落實到班主任,經常在班會上反覆說:先進的青年就該入團,而且每個人都可以寫申請。

比較顯眼的怪現象來了——老師原先只在巧立名目收費時笑的燦爛,現在動員學生入團時也是故作慈祥態,強顏擠出笑臉。而平時,該老師以潑婦式訓人而著稱,哪來的笑臉。估計是班裡多一個學生入團,他們(她們)就有一份額外的獎金。

結果,現在正是初三上學期,一個班60多人,有10幾個受騙入了進去。班主任繼續放風,連哄帶勸,說入了團對上高中有好處,能加品德分,這大概是最帶功利性的勸入招數。入了團的同學,必須每天佩戴團徽,別在校徽正上方,這是標準戴法。令人擔憂的是,到下學期,再到上高中,這一個班的小孩就會過半數或者大多數被騙入團。中共拉人陪葬的數目就可怕了、驚人了。

我的這位家長朋友的孩子由於他在掌舵,自然不在誘害中。但他對此誘害行徑顯然不止於自保,對此有評論也有對家長和老師們的勸誡:

看來,家長、學生兩邊都得同時知道三退消息,即使只有一邊知道,也比兩邊都不知道要好。獨生子女呀!作為家長,誰願冒此風險跟神打賭?

為人師表呀!竟幫中共拉自己的學生去陪葬何其卑鄙?

朋友給信息給我,自然希望借我的筆對此寫點什麼。而我能寫什麼呢?我能寫的和想寫的主要就是一句話:老師,請停止對學生的誘害!

「先進的青年就該入團。」這話老師從我十四、五歲的少年時期說到現在,如此故步自封、思想陳舊的觀念,顯然是落後的觀念。當初我兒子就被這樣勸導入團的,可入團之後不到一個月,他就發現受了騙——團員被要求說謊,被要求打小報告(當特務),被要求與人鬥爭,被要求做許多自己不理解、不情願的事。老師不知道這些嗎?當然知道。我的老師那時候確實不知道讓人入這樣團是落後的要求,但現在的老師有誰不知道這是歷史的反動?有誰不知道美國老師不會做這樣的傻事?僅僅因為胳膊擰不過大腿就出賣良心,怎好意思說入團是「先進青年」的行為呢?為了一份工作也犯不著說這樣的謊話呀!為工作老師可以這樣說:「學校要求我們班有多少人入團,入團的人學校會當作先進青年看待,由我告訴大家,大家可自己判斷、決定是不是要入這個團,要入的寫申請給我。」我以為一個當今國寨老師對待學生入團問題的道德底線是:他(她)可以不把自己知道的關於團的事情全部說出來,但說出來的話就應該不違背良心,不誘騙和不害人。

為什麼「強顏擠出笑臉」勸學生入團?我的這位朋友對他孩子的班主任老師「強顏擠出笑臉」的描繪是有根據的:「原先只在巧立名目收費時笑的燦爛」,「平時,該老師以潑婦式訓人而著稱」……而今因為要勸學生入團而「故作慈祥態」,顯而易見是別有用心。那麼這用心是什麼呢?「估計是班裡多一個學生入團,他們、她們就有一份額外的獎金。」這話固然屬於猜測,卻跟共產黨今日造就的「一切向錢看」的社會形勢的背景是相符合的。我在學校當老師當班主任的時候,就沒有這樣子勸導學生入團過,我知道的一些同事大都不過傳送一個學校的入團指標給學生。也就是說老師可以選擇不做政治老鴇也不會因此丟工作的,而今老師卻選擇了做政治老鴇而誘騙純潔的學生為「先進的青年」五個字失身淪為政治娼妓。這樣誘騙和陷害學生,如果沒有學校給予的功利誘惑,誰會這樣幹,誰會?

為什麼「頂風作案」地勸人入團?在沒有「傳九評,促三退」活動的背景下,老師根據學校的佈置勸導學生入團原本也算不上什麼道德良心罪。我就不責怪勸我兒子入團的老師,那時候沒有九評對中共邪教本質的揭露,也沒有「促三退」以解體共產黨的道德精神活動。而今卻不是那時天還容許共產黨存在的形勢了。而今的形勢是「天滅中共」的喊聲和標語已經在全世界、全中國喊出和貼出。「傳九評,促三退」已經兩年了,除非有意閉眼塞耳,老師們應該說都知道有「天滅中共」的說法,有「三退解體中共邪教」這麼個做法。這樣的形勢背景下老師還賣力的勸導學生入團,無疑如同刑事犯罪分子頂風作案一般。可這是為什麼?用卑鄙來解釋失之於激憤,有些用詞不當。我是中共老師這個圈子裡出來的,比較知道老師們的心理和思維。他們所以在全民三退的情形下還勸學生入團,是因為他們認為「天滅中共」和「三退保命」的說法是在搞封建迷信。當然什麼是「封建迷信」,這些人兒沒一個真正弄得清,也不想弄清,只是懼怕共產黨。他(她)認為,如果不做學校交付的動員學生入團的工作就會這樣或那樣,總之都把共產黨的神通想得廣大的而無視做這事的後果,只求眼下自己無事。其實他們也知道勸導學生入團跟做先進青年無關。說白了,這些老師就是自私、怯懦加上把無知當有知,自己不三退(求安穩),故而不覺得讓人入團是在犯罪(在頂風作案)。

我為什麼要離開學校?我曾經就是學校圍牆裡的一員,六四之後,發現自己從事的職業跟園丁無關,政治、語文、歷史等教學根本就是在幫助共產黨騙人,是在傷害那些眼睛裡沒有邪念的純潔孩子的心靈。於是我就趁九二年的下海潮離開了學校。當然這也許還有歷史的安排的因素在內,說這個很多人不懂,我也就點到為止。的確從此工作就缺少了一份穩定,但我可以欣慰的是:我告別了做中共幫兇的犯罪生活14年,我以困苦磨難遠離了誘騙和陷害學生心靈的犯罪活動。

也許有些老師會對我的選擇不以為然:你是英雄,我們不是。這話也對。我甚至不認為我是什麼英雄,也不要求老師們都來學我不做中共學校的老師,都來像我一樣「傳九評,促三退」。我只想老師們有一個正常的思維,勇敢面對一個心靈上的拷問:不做英雄就一定要做幫兇嗎?我懇求老師,請停止誘害學生!@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勸「三退」短片在網上熱傳 ,真相出現存在一念之差
【專欄】唐子:現在形勢不一樣了
【名家專欄】摧毀共產主義從各州開始
【紀元專欄】如何提高教課成效?老師需知三件事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中南海內鬥激烈 習近平連讓三步
【拍案驚奇】習拚連任 一天換下5省「一把手」
【新聞大家談】全球食品價格大漲 北京遇挑戰
【財商天下】全球物價大漲 中國面臨滯脹危機
【秦鵬直播】中共演繹真實「魷魚遊戲」
【未解之謎】揭祕「第三隻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