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刀醫生太太揭蘇家屯器官摘除黑幕(續)

叫他幹的人說:你已上了這條船,殺一個人是殺,幾個人也是殺……

人氣 46
標籤:

【大紀元3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周敏軍報導)有關前幾天揭露的蘇家屯集中營,設立在蘇家屯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證人再一次接受採訪。證人進一步披露她的前夫就是活體器官摘除主刀醫生之一。他是腦外科醫生﹐當時是實習醫生,很快被提拔爲主治醫生。器官摘除手術中主要讓他從事眼角膜摘除。由於活體器官摘除和焚屍的慘烈﹐給證人和她的家庭帶來摧毀性的打擊。每次回憶﹐證人都情緒激動﹐承受難以描述的痛苦。

蘇家屯血栓病醫院北面正門。明慧網圖片。

證人透露﹐前夫有一個手機專門是接做這樣生意的電話。無論何時何地﹐只要一接這個電話就去做手術。該醫生從事這個工作的2年期間﹐有時每天要做好幾個角膜活體摘除。

前夫告訴她,關押在蘇家屯集中營的都是法輪功學員。她說﹕別的人﹐哪怕是死刑犯﹐都需要家屬的許可等手續才可以施行器官摘除。只有法輪功學員﹐因為中央有「打死算白死」的政策﹐醫院才可以在完全沒有手續的情況下﹐關押和進行活體器官摘除。每個主刀人都知道是法輪功。那個時候他們被告知殘害法輪功學員不算是犯罪﹐像是幫共產黨「清理」似的。手術臺上的人或者是昏迷﹐或者是神經不正常的。眼角膜活體摘除大都是兩頭──老人和小孩。

以下是與證人訪談的記錄﹕

問﹕為什麼可以這麼隱密﹖
答﹕因為幾個人在一起分利﹐所以不會說給別人知道。這個屋子裡可以放一百人。你們知道﹐鎮壓法輪功時﹐不是每人一個隔間。人擠人坐在一起﹐睡在一起。可能上了廁所回來﹐就沒有地方了。很多法輪功學員關在一個平房裡。在蘇家屯醫院中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平房已經在2003年左右拆了。醫院的員工大多認爲醫院有地下室。普通房子的客廳裡可以輕易裝100人。我們的醫院很大。說有平房﹐他們也不會承認﹐會說是給民工和無家當人準備的。

問﹕你覺得院長池明宇知道活體器官摘除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和焚屍爐的事情嗎﹖
答﹕我想他應該知道。

問﹕在一個公開的地方搞了一個集中營﹖
答﹕半公開。大家都聽說這個醫院。這個醫院滿有名的。但是沒有心臟病﹑血栓病的病人一般不會來。所以也不是很公開。另外,醫院員工都認爲這個醫院地下有龐大的地下室。

蘇家屯是個郊區。市裡五大區。蘇家屯是郊區﹐屬於農村。蘇家屯區別的醫院有沒有(器官移植)﹐我不知道。在衛生系統裡可以調來調去。

我們發現醫院內的物資突然增多﹐私下猜測﹕這麼多人關在這裡是幹什麼的。我上班是通勤車來﹐下班是通勤車去。我們不關心。當時不知道法輪功是好還是壞。

我們瀋陽煉功的人多﹐抓的也多。我們沒有像北京﹑廣州等地方收到消息快。瀋陽煉法輪功的人,99年7月鎮壓初期的時候還在煉。等到自焚偽案後﹐才開始真正鎮壓。

問﹕你是怎麼知道活體器官摘除的﹖
答﹕2003年初過年時﹐那個時候到我們家拜年的人互相走動﹐下象棋什麼的。或者在一起搓麻將。說的東西有這些東西(活體器官移植)在裡邊。知道家裡人來錢容易﹐但不知道來路。後來前夫告知才知道。

我的前夫是水平很高的腦外科醫生。很多醫院院長都想要他過去工作。他這種人很容易被人利用。聰明人知道怎麼樣去謀利。

前夫2001年調到蘇家屯醫院時是實習醫生。很快提拔為腦外科主治醫生。2003年開始﹐我注意到前夫精神方面恍恍惚惚的。他抱著沙發枕頭看電視﹐你把電視給閉了﹐他都不知道。

剛開始前夫只是說想換地方。我奇怪﹕待遇這麼好﹐為什麼要換工作﹖慢慢的﹐他開始晚上盜汗﹐做噩夢。床單濕透了一個人形。我問他是不是工作壓力太大了。他有時和我父親長期關在書房裡。他想脫離這裡﹐想讓我父親讓他換地方。可是不知為什麼﹐誰也沒有給他調工作。

最後我忍不住了。所以問他。這時我已經聽說這種事。我的朋友目擊了在蘇家屯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大家都知道馬三家﹑大北監獄有很多法輪功學員送過來﹐但是大家不在意。在這裡工作的很多是高幹子弟﹐我們從小就養成了這個習慣。跟我們沒有關係都不去過問。

我有一個同學的哥哥2002年剛參與後就去了國外。沒有做幾個手術就走了。也有參與的醫生説是被調到其它醫院,但其它醫院根本沒有這個人,也不知道這些醫生去了哪兒,也許被滅口,也許自己選擇匿名隱藏在這個世界。

問﹕你前夫是做什麼手術的﹖
答﹕前夫是做眼角膜摘除的。開始也不知道手術對象同意不同意。人推過來已經麻醉﹐沒有知覺。人是活的。開始不知道﹐做了幾個就知道了。哪裡會有那麼多人捐獻眼角膜呢﹖他說﹐叫他幹的人說﹐你已經上了這條船了。殺一個人也是殺﹐幾個人也是殺。他說﹐後期也知道有活人。(器官)賣到什麼地方﹐(器官/屍體)送到什麼地方﹐他說他不過問。

現在他就是報應。自己開著車也是緊張得要命﹐過不了正常生活。

2003年時候﹐局裡好多人已經知道。不單是家屬知道﹐外面也有人知道。

蘇家屯血栓病醫院西面南側的鍋爐房(焚屍房)。明慧網圖片。

蘇家屯血栓病醫院西面南側的鍋爐房(焚屍房)。明慧網圖片。

前夫說﹐需要腎的病人在別的醫院﹐腎在蘇家屯摘除。手術後的人是活不了,送到蘇家屯火葬場或醫院的鍋爐房,我們院的人稱鍋爐房為焚屍爐。

一個人不會只是眼角膜摘除﹐可能推到別處摘除其它器官。這和殺人沒有什麼不一樣。醫生這手術刀偏了一點就是殺人。

我因為這個事離婚。如果是婚外戀可能還可以容忍。他能告訴我說明還是有一些良知的。如果不是他說﹐我不會相信。他親口跟我說了﹐沒有人會往自己身上潑髒水的。

問﹕主刀的還有別的醫生嗎﹖
答﹕主刀的還有別的醫生。我前夫負責摘取角膜,其它臟器移植和摘取由另外的醫生負責。

問﹕你怎麼知道蘇家屯醫院關押的都是法輪功學員﹖
答﹕裡面全都是法輪功學員。就是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的表情和一般的監獄人的表情不同。其他人在監獄裡都有家屬。只有法輪功學員被送過來﹐家屬不知道。馬三家和大北監獄關了很多法輪功學員。現在關得很少。

法輪功學員很多人絕食抗議﹐不吃飯已經很虛弱。每個人給一張紙﹐如果不煉了﹐不煉法輪功了﹐按上手印﹐就馬上釋放。一個人出去了﹐裡面的人不知道。他們會覺得被釋放﹐可能被告知帶到外面治療。帶出來的人先打昏﹐注射麻藥。

問﹕據瀋陽市司法局主辦的中國瀋陽普法網報導﹐全國中醫血栓病醫療中心於2000年先後組織全院黨員幹部收看了中共關於迫害法輪功的決定。

答﹕我不知道。有時前夫住在醫院宿舍裡﹐這些事不怎麼講。打個電話說忙﹐不回家了﹐就不回來。

前夫知道是法輪功學員。每個主刀人都知道是法輪功。那個時候他們被告知迫害法輪功不算是犯罪﹐像是幫共產黨「清理」似的。手術臺上的人或者是昏迷﹐或者是神經不正常的。眼角膜活體摘除大都是兩頭──老人和小孩。

在蘇家屯醫院中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平房已經在2003年左右拆了。我們猜測醫院有地下室。普通美國房子的客廳裡可以輕易裝100人。我們的醫院很大。說有平房﹐他們也不會承認﹐會說是給民工準備的。

先生也擔心會被「殺人滅口」﹐所以要出國。而且別人也知道他不敢講出來﹐會守口如瓶。

問﹕在這幾年裡﹐沒有家屬來要人嗎﹖
答﹕2001年到2003年﹐只有一例農民過來找﹐問是否家人關在這裡。這是秘密的﹐沒有人知道。抓沒有逮捕證﹐放也沒有釋放證。

迫害終歸是迫害。從人道上講是沒有人性的。作為中國人是挺悲哀的。這是屬於中國人之間的自相殘殺。不像南京大屠殺。這是殺自己人。不管是煉法輪功還是不是﹐終歸是自己人。很殘忍。

問﹕知道這些東西的人,是否覺得自己不應該﹖
答﹕有些人在生命和金錢的選擇中會選擇金錢。我知道了這件事後﹐我對前夫說﹕「你這一輩子就完了。你以後都拿不起手術刀來。」你給好人做手術時﹐一下子會想起以前的事。我還不是自己主刀的。我都每次說起這事﹐我心裡都發抖害怕。

後期前夫聯繫好出國後﹐不得不解釋為什麼要離開。

我也不是煉法輪功的。我不知道到哪裡說這些事情,也不知道誰能夠來制止這樣的惡行。朋友要我來美國旅遊散心。他告訴我美國是一個重視人權的國家﹐是一個自由的國家。你在這裡可以把自己的遭遇說出來。

一般人認為是我丈夫要出國﹐我不願去﹐就離婚。別人都把矛頭指向我。說我前夫這麼好的條件﹐為什麼我那麼任性一定要離婚。

把事情公佈了﹐起碼有一部分人可以存活。這能對惡行有遏制作用。

我想看到這條新聞﹐若有失蹤親人的社會人士。我們應當聯合起來﹐找有關部門討一個說法。人失蹤多年大多是死了﹐除非瘋了。不然怎麼也能捎個信。

瀋陽晨報11號報導,民工沒有得到家屬簽字就火化。人已經火化了﹐外界猜測是不是器官被摘光了,這些事情現在老百姓常議論。

有一個特務的自白﹐就會有一個醫生的自白。他可以不暴露自己的名字。但是可以把信息傳遞出來。做了這樣的事情﹐會很內疚。

蘇家屯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

附﹕蘇家屯區地圖

蘇家屯區是瀋陽市九個市轄區之一,瀋陽南部副城。它位於渾河南岸,距市中心15公里,總面積762平方公里,人口43万。證人提供的蘇家屯集中營位於瀋陽市蘇家屯區雪松路49號。根據中國大陸衛生部門網站介紹﹐全國中醫血栓病醫療中心位於瀋陽市蘇家屯區雪松路49號,是全國首家治療心、腦及周圍血管疾病的專科醫院,遼寧中醫學院教學醫院,全國示範中醫院,全國血栓病醫療中心。全院占地面積21087平方米,建築面積17562 平方米,設有24個醫療科室。該醫院創建於1988年12月20 日。(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法輪功學員疑遭竊取器官  台灣學員要求真相
澳法輪功吁美澳日查蘇家屯 媒體關注
亞特蘭大各界抗議中共蘇家屯集中營
喬·希勾﹕籲布什召美大使關注蘇家屯
最熱視頻
【珍言真語】霸氣哥:國際反共 始於香港
【有冇搞錯】中共的雅貪政治 張曉明一字賣470萬
【重播】川普介紹病毒新測試系統:快速簡單
【直播預告】美大選辯論 新唐人全程直擊
【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下)
張愛玲的上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