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看守所拿法輪功學員做毒品試驗

人氣 2
標籤:

【大紀元4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文華綜合報道)蘇家屯事件曝光後,外界開始更多的關注那些曾去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的遭遇。記者在檢索明慧網報道中發現,2001年北京朝陽區看守所曾拿法輪功學員做毒品試驗,河南禹州的尚水池就是這樣被毒死的。據悉,中毒後的法輪功學員在神志不清時很容易被人控制轉移。有消息說北京當時每次幾十輛大客車整車整車的往外拉人。

一位大陸讀者3月18日投書明慧網說:2001年1月2日凌晨3點多鐘左右,警察突然把不報姓名的法輪功上訪者裝進大客車,車上警察神秘的說:送你們到兩個地方去,一個是馬三家,還不轉化,就送到另一個地方。從警察閒聊中聽說,那天一次就秘密轉移了2400名法輪功學員。

2004年2月15日明慧網報道了河南禹州市法輪功學員尚水池被北京警察毒死的詳細經過。尚水池,男,50歲,河南省禹州市無梁鎮無梁中學體育教師。在前三次去北京上訪被遣送回來後,遭到當地610的殘酷折磨。在最後一次的2001年春節前夕,臨走前尚水池對他年邁的父親說:「我是法輪功學員,我得去為法輪功喊冤,這是我的責任。」

在北京,當他走進天安門廣場剛拉開橫幅,高呼「法輪大法好」時,幾個警察一下把他按倒在地,拳打腳踢後扔進了警車,被送進北京朝陽區看守所。剛進看守所院內,武警上來就一陣拳打腳踢,尚水池默默的忍受著。

在監號裡,尚水池採取絕食的方式抗議非法關押。到絕食到第八天時,警察開始暴力灌鹽水,每次被灌三斤鹽。鹽到了胃裡那種難受的滋味沒法形容,但尚水池還是不報姓名地址。過去經歷告訴他,報了姓名地址只能是牽連家鄉的各級政府部門、單位和親屬。

後來看守所把不報姓名地址的外地法輪功學員集中關在一間屋子裡,警察開始向屋內放毒氣。一天後看人沒反應,就在饃裡下毒,一種慢性毒藥。當時尚水池還在堅持絕食,於是看守所派一特務混進法輪功學員中,用歪理邪說勸他吃飯。於是尚開始吃飯,每天兩頓飯,一頓一個玉米面窩頭,一點稀菜湯。

尚吃了兩天後感到頭暈,第三天他不再吃了,但已經中毒了。他頭昏腦脹,鼻兩邊發青。其他法輪功學員中毒嚴重者,連指甲都發黑了。

警察經常對中毒的法輪功學員抽血化驗,看每人中毒的狀況。後來就見那些中毒嚴重者被警察用汽車拉走了,去哪了也不得而知。

一天警察把尚水池拖上車,當時尚水池光著腳,只穿著一身薄毛衣褲,外面穿的厚毛衣及外罩都被警察扒光沒收了。警察把車開到北京郊外京津公路無村莊的地方,就讓處於中毒半昏迷中的他自己往車下跳,是否摔死警察就不管了。

尚水池跳下車後,無方向地跌跌撞撞地走一陣、爬一陣。當時北京冰天雪地,冒著零下10度的低溫,他順著鐵道往前走。不知走了多久,他再也無力支撐身子,隨後就倒在了雪地裡。
當他醒來時,才知道是天津郊區一個小火車站的值勤鐵路工人救了他。這位工人清晨巡邏時在雪地裡發現了他,看他還有一口微弱的氣,就把他送到了車站旅社。

等尚水池清醒過來後,一老者問他是幹啥的,尚水池怕給人添麻煩,就說是打工的,這位老者說:像你這樣的情況我見的多了,你是中毒了,你是煉法輪功的被害成這樣了。於是尚水池說出了自己的住址與姓名。

當大兒子找到他時,尚水池的中毒現象還很嚴重,他時而昏迷,時而清醒,但雙腿無法再行動了,兩條小腿腫得很粗,毛褲都脫不下來。兩隻腳底板和十隻腳趾頭全部發黑發硬。

從天津到家,幾次轉車都由兒子背著走。回到家後尚水池堅強無比,從沒呻吟過叫苦過。他大多數時間都處在昏迷中,不知飢餓,只知道要水喝,因為他體內裝著多次被灌的幾十斤鹽。清醒過來時尚水池對妻子說:「我如果不是煉法輪功,早死在北京看守所了,那裡的惡警真兇呀!」

後來尚水池的病情越來越嚴重,十個腳趾的肉全爛掉了,腳趾骨頭脫掉了一節。兒子把他送到醫院搶救時,還發現他的左肋骨被打斷了四根,肺部嚴重感染。雙腳底板已發出腥臭味,向外流膿血,而腳底板仍是黑硬。

2001年2月20日左右,在離家30天,中毒後的20多天後,尚水池離開了人間。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瑞典法輪功籲國際調查中共勞教所
議員門前請願 吁加助查中共勞教所
陳彥宏:中國--中共惡黨的殖民地
牢頭曝大慶活體盜法輪功學員器官黑幕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中共帶動粉紅暴民化 美國突下重手
【新聞大家談】疫情失守 北京打科企釋3信號
【秦鵬直播】廣州再現驚魂一幕 南京甩鍋鬧4笑話
【財商天下】資金外逃 北京慌了?
【首播】專訪利特瓊:幫助中國人民獲得自由
【新聞看點】新疆沙漠遇洪水 唐英傑判9年冤獄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