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證人指證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錄音

蘇家屯證人譴中共轉移證據 籲查中國勞教所

人氣 271
標籤: ,

【大紀元4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周敏軍報導)鑒于中共否認蘇家屯血栓醫院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記者採訪了兩位證人。證人呼籲去中國各地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調查。蘇家屯的證據被中共掩蓋。蘇家屯血栓醫院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也是因為當時勞教所裝不下而轉移到蘇家屯。

在4月13日大紀元新聞發佈會上﹐主刀醫生太太安妮以錄音的形式發言。在發言中﹐她披露了她的前夫日記中的部份內容。安妮發言的錄音也附在本文章最後。

以下是大紀元採訪﹕

記者:中共最近公開邀請各方去蘇家屯採訪調查,你們覺得媒體現在去行嗎?

皮特:我覺得這個調查團去蘇家屯這個情況是嗎?沒有這個必要去。因為你們根本查不到什麼人和任何的證據,因為現在我相信現在做得乾乾淨淨,什麼都查不出來,在這個情況下去調查一個事件,找不到任何的證人和物證,連一點蛛絲馬跡都找不到,因為這是中共一貫的做法。

記者:我記得您一次接受大紀元採訪的時候曾經講過,這個醫院呢從表面上看完全就像一個正規的醫院,那麼最近美國國務院說自己的調查的結果,就是發現這醫院沒有不作為正規醫院其他用途的這種跡象,你們怎麼看這個事情?

皮特:因為本來這個醫院它就是正規的醫院,那完全是用正規醫院的幌子,暗地裡幹這個不可見人的勾當。所以我覺得你要從表面上去看這個事情,你是看不出來。

記者:安妮小姐?

安妮:我覺得調查團象走馬燈似的走了一圈,對死者也不公平。我們作為證人,千里迢迢來了美國,這麼大一個國家,這麼需要他們去保護我們中國。

記者:中共說這個醫院是一個三百個病人的醫院,容不下六千人,這個您怎麼回應?

安妮:我一向沒有說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全在這家醫院公開的住院病房裡,法輪功學員被安排在秘密的特定設施中。這家醫院做的不是移植手術,是做器官摘除手術,他們摘除器官以後拿到別的醫院去移植,或賣到別的地方去。

記者:中共說醫院裡面只有二十多個主治醫生,作不了這些移植的手術,那您覺得這些二十多個醫生,是不是這個醫院的醫生在作摘除呢?還是說還有其他的醫生?

安妮:有這個醫院的,就像我前夫他就是別的醫院調過來的,很多都是別的醫院調過來的實習醫生去作這樣的手術。

記者:現在很多機構都表示說要獨立調查這樣的事情,那您覺得,安妮小姐,你們建議在什麼地方調查才能夠,那你們剛才說了現在去蘇家屯已經找不到任何線索,那麼請問你們有沒有什麼建議,在什麼地方可以能夠找到有效的線索,應該去什麼地方調查?

安妮:因為剛開始的時候蘇家屯醫院只不過是冰山一角。現在我們爆出來的是蘇家屯醫院在作這件事情,如果再去蘇家屯醫院去查,也沒有什麼結果。那麼去其他的醫院,陸軍總醫院啊或者是部隊的一些醫院啦,還有一些傳染病院啊,還有一些就是關押精神病院啊,最主要是一些勞教所,還有各地的一些派出所,到這種地方,到曾經關押過法輪功學員,還有現在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地方去調查肯定是有的。對﹐一定是有的。

因為當時我接觸的人當中,他們也說過,這些法輪功學員都是從不同的地方被轉送過來的,並不是他們一開始就抓到這血栓醫院的,而是從馬三家教養院啦,還有一些勞教所啊,大北監獄呀﹐各地區派出所。是這種情況下,所以到其他的地方查比較好。而且我想不能說讓中共的人帶著檢查團的小組去檢查,那樣他會知道哪個地方沒有關押,最好是中國的一些現有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知道內部的一些人﹐他們帶著去是比較好的,我想這麼大的事情不可能是查不出來。

記者:那你剛才說到勞教所,當時是不是勞教所的人很多,所以才關不下了,所以才送到醫院裡去的?

安妮:對,因為那個時候關押了很多很多的人,各地區的派出所和勞改隊。因為那裡面已經有現有的服刑人員,當時沒有太多的地方去關押這些人,才秘密轉移到一些醫院,而且其他醫院也有,因為像衛生局系統裡邊的人,他們並不都知道血栓醫院有關押法輪功學員。
===================

以下是4月13日大紀元新聞發佈會上﹐主刀醫生太太安妮以錄音的形式發言。安妮發言的附上。

指證蘇家屯大規模摘除和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

—蘇家屯事件女證人(其前夫是曾參與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刀醫生)在大紀元在國際記者俱樂部新聞發佈會的指證錄音

我的名字叫安妮(化名),曾經是中國瀋陽市蘇家屯,透漏該集中營設在瀋陽蘇家屯遼寧省中西醫結合醫院的一名員工。我主要從事統計工作,我的丈夫是該醫院的一名醫生。原諒我今天不能出席今天的新聞發布會。因為是這幾年我一直在逃避滅口中,我的先生當決定不再參與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手術的時候,曾經遭到某機關的暗殺。

我和我的前任丈夫在1999年和2004年間在這家醫院工作,我的前夫曾經參與過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手術。他是一名腦外科醫生,參與摘除法輪功學員眼角膜手術,包括部分在法輪功學員活體上摘除眼角膜。

我指證這家醫院發生了大量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臟器﹑肝臟和眼角膜等器官的駭人之聞。部分被強行摘除器官的法輪功學員的活體被秘密扔進用鍋爐房改建的焚屍爐裡。這些器官被摘除的法輪功學員中,有身體虛弱者,也有身強力壯者。因為這些人很多都是非法抓來的,這些法輪功學員沒有逮捕證,沒有身分,目前沒有人能夠存活出來。約幾千人的法輪功學員當中,相當部份的人已經被摘除了腎臟、眼角膜、皮膚後死去,並被毀屍滅跡。

瀋陽市蘇家屯區的遼寧省血栓中西醫醫院的後院,具體地址在瀋陽市蘇家屯區雪松路49號,是中國首家治療心腦血管的綜合醫院。這家醫院由遼寧省中醫學院教學醫院、瀋陽血栓治療中心等幾個機構合併而成。

我們醫院其實已經有的人知道這件事情了。但是好多人都......因為好多醫生都是秘密從事摘取這樣的手術,有的其他工作人員知道也都不敢說出。怕滅口或者是都迴避此事,被關押到這裡的法輪功學員大多數都是從瀋陽大北監獄﹑馬三家教養院和其他監獄轉過來,或者是從公園﹑民宅等煉功的時候被抓過來的學員。這些學員因為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而當時沒有正式逮捕證,家屬也不知道的情況下給抓進來的。

由於中共當局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打死算白死的政策,法輪功學員的死亡對中國監獄來說不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

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之前也有人員被告知這些法輪功學員是因為被殺、或者是他犯罪﹑其它犯罪被判死刑、或者是因為煉功而走火入魔而導致瀕臨死亡。

回憶這段是痛苦的,活體摘除的器官的價值遠遠大于已經死亡的身體,從死亡者身體上摘除的器官的價值多得很多。很多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摘除的時候,人還沒有嚥氣。這些人的器官被摘除以後,有的人就直接被丟進焚屍爐中火化,沒有留下任何痕跡。有的器官被摘除者,醫生將刀口縫好後,請家屬或者是代理家屬簽字被火化。有的家屬完全不知道器官已經被摘除,另外這些其它地區監獄的法輪功學員本來是健康者,卻被偷偷注射一些精神藥物,導致這些人精神恍惚,而被轉到蘇家屯集中營繼續折磨,直到最後將其器官摘除後被秘密毀屍。這些器官被摘除的法輪功學員中,有身體虛弱者,也有身強力壯者。因為這幾年很多都是非法抓來的,這些人沒有逮捕證、沒有身分,真的很可憐。

我是在2003年年底的時候知道這件事情的。因為那個時候我丈夫的精神有些恍惚,他參與了這件事情,卻一直沒有告訴我,一直是秘密地進行,他在夜間經常作惡夢,非常驚恐。他曾經看著電視兩眼發呆,然後我或者孩子要是一碰到他的時候,他會大叫。我發現他很異常。這個時候我聽其他﹑其他的同事也提起過這件事情,因為我們衛生局裡,很多人都是聯繫在一起的,我們有自己的朋友也有自己圈內的人。

那個時候已經是2003年了,從2001年鎮壓法輪功學員,到2003年已經經過了兩年多了。經過了兩年多我才知道我枕邊的人原來是這個醜陋的一個人。我真的無法忍受,我讓他把這個工作給辭了。他也答應了,但是同時辭掉這個工作也給他帶來了一定的危險,所以家裡人決定用出國來逃避此事。我的家人告訴我說,他說﹕你不知道我有多麼痛苦,因為這些法輪功學員是活的,若說從死人身體上摘除器官,這還好說,可這些人都真的還是活的。

這些事情都是秘密進行的。我們醫院參與的醫生很多是從其他醫院調過來的實習醫生。因為法輪功學員的生命得不到政府的保障,這些人的生命被當局視為不值錢,他們的身體被用來給實習醫生作實驗。我們醫院調動頻繁,一些醫生做了這類事情之後很痛苦。有的被調走或隱姓埋名,或者出國,有可能有的已經被滅口。

我們醫院的職工私下有的稱鍋爐房叫做「焚屍爐」。真的......有的時候想起這件事情,真的覺得很痛苦,很殘忍。醫生的職責是救死扶傷,可在這裡‧‧‧‧‧

我丈夫有記日記的習慣。他在日記裡,有一篇日記是這樣寫的:當這個病人昏厥之後,他用剪刀剪開這個病人衣服的時候,從衣服的口袋裡掉出來一包東西。他打開一看是個小盒子,裡面有個圓的轉法輪。上面有個紙條,寫著:祝媽媽生日快樂。

我丈夫受了很深很深的刺激‧‧‧‧‧‧

在中國,有很多醫院都是這樣的,沒有公開的、秘密的被摘除很多的活體。我們醫院鍋爐房幹活的這些工人,剛來的時候他們都很窮,但過了一段時間以後,他們能夠積攢一些手錶、戒指、項鍊等物的,數量還不少。醫院的職工說這些首飾和手錶都是從被摘除器官、將要丟進焚屍爐裡焚燒的學員身上扒下來的。醫院職工說,有的還沒有死亡就被丟進去燒了。這些人真的很可憐。

對不起,我這幾天一天﹑每天都在這種痛苦中自責,我想如果我要早一些勸說我的家人,早一些讓他們站出來也許會有很多人存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希望這個事件能夠盡快的在國際社會上曝光,能夠救活這些還沒有被殺的人,另外我也希望將事情曝光給我的親屬聽。

我本人因為無法接受前任丈夫的參與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手術,我們離婚了。我本人精神上也受到了很嚴重的刺激和傷害。若不是我的前夫親口告訴我他本人參與了器官摘除的這項手術,我真的幾乎不能夠相信這件事情的存在。我本人不是法輪功學員,我也沒有那個高的覺悟站在這裡說話。但是這幾年﹐真的,作為一個有良知的中國人吧,我真的覺得很愧疚。

我也曾經想把這件事情在中國說出去,但是當我在衛生廳知道好多人也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他們的看法卻和我截然不同。他們說如果你要把事情說出去,不但你存活不了,你的親人們也不再存活在這個世界上。

這是國家的犯罪,我知道這是國家在犯罪。但憑我一個人的力量,我知道沒有辦法能夠扭轉乾坤。可是我希望有很多醫生會站出來的。我真的希望這些醫生,聽到我在這裡這樣盡心盡力的去說這麼恐怖的一件事情,他們會有良知,我也希望這件事情能夠盡快的解決。我沒有指責中國,我真的沒有意思去指責中國,但是這件事情卻由他們而起。我想他們真的能夠,給有良知的人們一些好的回答吧,謝謝。
安妮(化名)
04-14-06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組圖3:全球法輪功抗議中共集中營暴行
雅麗:瞬間華彩 只為表達一個信念
吉林樺甸市王曉東被劫持遭酷刑逼供
緊急呼籲中國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家屬找尋您的親人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美國制裁才知中國超級電腦有假
【新聞看點】美對台新規踩紅線 中共詭異沒聲
【時事軍事】美海軍驚人計劃 快速打擊劍指中共
【探索時分】美軍隱形航母殺手AGM-158C
【預告】專訪程曉農:經濟全球化告別中國版(6)
專訪新書作家:成功亞裔與種族歧視的背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