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讀者投書:談談我看到的法輪功,了我心願

蒲公英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8月13日訊】從國內來蒙特利爾兩年,對家鄉的思念當然使我們越來越愛看中文報紙,其中《大紀元》以其真實、敢言的作風吸引了我們全家。

很多中國人都忌諱談法輪功這個話題,絕大部分原因是考慮到要回國,怕被共產黨報復。其實許多人,比如說我們全家,還是明白中共又是犯了老毛病,並同情法輪功的。說到法輪功,我想借大紀元這一平台談談我的看法,也算了了我的一個心願。

在國內,我家住的那個小區裡練法輪功的人很多,老人,小孩,知識分子,機關幹部,什麼階層的人都有。我那時忙於生意,沒太細問,只聽說是佛家功法,我是無神論者,也就不太感興趣,所以從沒練過。

99 年7月鎮壓以後,一打開電視就是鋪天蓋地宣傳法輪功不好的節目;一打開報紙,那些御用文人們也一幫哄的跟著附和。我當時覺得那陣勢怎麼就像回到了我年輕的時候那個「熱血沸騰的年代」?我家小區裡的練功人全不見了,後來聽說是因為政府報導不公,他們上訪去了,後來有些被抓了。

那時常聽到老人們抱怨說:老百姓治病花不起錢,練法輪功最管用,打壓了真可惜。我家信箱裡也常收到法輪功送來的資料,有澄清天安門自焚真相的,有寫著什麼是『真善忍』的,我都小心翼翼的收好了。雖然從這些一張一張的資料裡,我還是不太了解法輪功究竟是什麼,可我知道這裡一定有冤情。就這樣我攢了一大口袋的法輪功的材料,我相信既然文革能結束,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將來也一定有另一種說法,所以這些東西可得留好了,將來都是歷史的見證,會成為價值不菲的文物的。

有一次上街,我看到公安在當街毆打一個年輕人。這人被打得趴在了地上 ,口吐白沫,滿臉是血,可那些公安還使勁打他。圍觀的人看不過去了就說:「別打那麼狠了,他犯啥罪啊?」我聽了真好笑,現在的中國社會都成什麼樣了?打人有罪,警察打人更是執法犯法,怎麼規勸的人都變成說「別打那麼狠」了?可萬萬沒想到就這麼一句不像樣的規勸警察都不接受,還理直氣壯地回答:「他是法輪功!」那口氣好像法輪功都不是人似的。一聽是法輪功,大家都不敢吱聲了,誰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就像文革中時共產黨一定要消滅被定性為「反革命」的「階級敵人」;共產黨絕不會善待被定性為「X教」的「法輪功分子」。

我當時心裡很不是滋味,很想去把警察攔下來,可沒這膽量,而且大家都沒有這膽量,全都怕被牽連。只好眼睜睜的看著警察行兇。

但後來我卻發現這是一場讓人躲也躲不過的迫害。2000年我丈夫的好朋友從美國打電話來拜託我們讓他妹夫到我家來躲一陣子 。原來,妹夫是山東一家印刷廠的廠長,99年鎮壓以前法輪功書籍熱銷,他為了廠子的經濟效益和讓職工們多拿點兒獎金,印製了一百多萬本法輪功書籍,結果鎮壓後就因為自己的本職工作,成了全國的通緝對象——一個從沒練過法輪功的「法輪功分子」。一夜之間他不得不放棄原本好端端的生活。經過了幾個月的顛沛流離,他終於來到我家,才三十出頭的他頭髮全白了。於是我家不得不被捲入了對法輪功的這場迫害,心驚膽戰的開始「掩護」「法輪功分子」。我知道共黨當年宣傳的「老百姓掩護八路軍」的日子不可能有了,如今誰要是還去掩護這個流氓政黨,那一定是東郭先生。

有史為鑒,中共扣大帽子的『本事』是舉世無雙的,直到現在,妹夫仍被定為「法輪功分子」 被全國通緝,常年有家不能回,7年了,女兒長大了,都一直見不到爸爸。

類似這樣荒唐事還很多。前不久我在加拿大從網上得知,我的一個多年的老朋友因煉法輪功被判了勞教,在監獄裡受盡了非人的對待。可憐我那朋友阿梅(化名),她可是個鄰里皆知的好人,一輩子善良,吃苦耐勞,生意做得很成功,煉法輪功後以前的病也好了,小日子過得挺紅火,我可絕不相信我的好朋友會犯法,我雖然不練功,但以前對法輪功沒有絲毫反感就是因為她,因為我知道善良的阿梅只會選擇善良的東西。可政府連一個50來歲的弱女子也不放過,竟然酷刑折磨她,僅僅因為她不願放棄使她身心收益的法輪功。特別是最近加拿大的各大媒體、CBC、CTV上都報導了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的駭人聽聞的消息,我更是擔心,我絕對相信加拿大調查員的調查結果,因為我親眼看見中共警察光天化日之下能把人打成那樣,背地裡做的事那還用說嗎?我趕忙打電話去問,聽阿梅家人說勞教所方面已經很久沒讓他們和阿梅見面了……

來到蒙特利爾以後,常看到另一家中文報紙某某報整版的寫文章攻擊法輪功,我從大陸來,他們騙不了我,那些內容沒有一點是他們自己採訪來的,完全是照搬國內那套愚民伎倆。在海外企圖煽起海外華人對法輪功的仇恨,就像共產黨「鼓動群眾斗群眾」一樣,他們在海外製造華人的不團結,鼓動海外華人們歧視、排擠煉法輪功的華人,與加拿大政府向華人社區倡導的要幫助華人建立溝通與和諧的環境背道而馳。所以我覺得某某報的做法也在侵犯我們的利益。華人作為加拿大移民中的一支,本應該共同維護好我們在加拿大的利益才對,怎麼能用這麼惡毒的語言去攻擊、誣蔑自己的同胞呢?這實在是在破壞華人的形象。

現在全世界除了中國,北韓以外還有哪個政府如此害怕自己的公民做修心向善的好人呢?什麼樣的政府才會害怕『真善忍』呢?尤其是經歷了文革的那一代,更是親身體會到了中共『假惡鬥』的本質,應該明白這樣的宣傳是萬萬不可信的。在國內很多人都知道老江不惜動用中國四分之一的國力來鎮壓法輪功。這麼多納稅人的血汗錢都是怎麼揮霍的? 看來這些甘心充當中共喉舌的海外媒體也來分割到這塊餡餅了。於是,在金錢和利益的誘惑下,有一些海外媒體什麼樣的文章都寫。人說謀財也得重德嘛 ,我做生意很多年了,可我明白昧著良心的事,錢再多也不幹,一時賺了錢將來一定有大賠。說白了欺負法輪功就是幫著共產黨搞迫害,但我還真沒看見哪個被中共當槍使的人最後自己有好下場的呢。

大使館究竟給了這個海外喉舌多少錢,稍微算一算就心知肚明了:小小的一家私人報社竟可以長期瀟灑的支付著昂貴的律師費用打這種無底洞的官司。而且在這全世界都譴責中共活體摘除器官的當頭上仍一意孤行的繼續充當中共迫害良善的宣傳媒體。不難看出,背後很有可能是中共雄厚的「鎮壓法輪功專款」。再加上中共一方面不讓法輪功在大陸享有言論自由,一方面又非要在海外用所謂的 「言論自由」作幌子鑽法律的漏洞,可法輪功一群平頭老百姓要想靠自己的生活費打贏這場官司仍是很難的。

但我想,是非黑白歷史自會有公斷。今天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算是了了我個人的心願。每每想到那個因煉法輪功而被當街毒打得面目全非的年輕人,每每想到妹夫神情中的淒慘和無奈,我都不禁感歎這鎮壓法輪功的荒唐和共產黨統治下的世態炎涼。在此,我轉達一群海外華人的心聲,也算是讓我煎熬了多年的良心得到安寧:希望海外媒體不要像某某報社一樣為了一點蠅頭小利就出賣良知,充當中共迫害自己同胞的洗腦傳媒和替罪羊。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08-13 8: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