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他差一點拿起了槍成為澳洲的盧剛

標籤:

我的朋友英,畢業於國內某名牌大學,在國內某大設計院工作九年後赴澳留學。由於有著豐富的工作經歷,在1998年5月博士還沒畢業時(差半年)就被澳洲某州政府的能源工程公司以$71,000的高薪聘用為專家級工程師,在大學工程學院引起了不小的震動,因為那時大部分博士畢業後,因沒有工作經歷而很難找到公司的工作,只能在大學做吃力不討好的博士後,而工資僅僅 $38,000 到$42,000。英的導師基米,當時剛升為副教授,工資也只有$70,000,因此,後來在主持英的畢業答辯時基米還坦誠他是有點嫉妒英。

政府的能源工程公司花錢相當大方,英出差中國,美國都享受商務倉的待遇。當時州政府的電力市場面臨外州和海外公司的競爭,英的公司試圖開拓中國市場,但是開拓中國市場是需要時間和資金的,英的公司為此而每天虧損$50,000。很不幸,九個月後,反對黨上臺,以英的公司每天虧損為由將公司強行解散。本來英是有機會分配到州政府的電力生產公司的。在1999年十月,剛好有一美國駐澳洲的能源工程公司因綠色非污染熱電廠專案急需人才,該能源工程公司的經理(英國人)和工程設計主任(伊朗人)宴請英面試並開價$85,000以首席機誡工程師的誘餌將英挖走。

這家美國公司屬於諮詢設計公司,手上沒有實業,完全靠工程師自個收費而賴以生存。經常下現場向客戶彙報工程設計方案,而刁難的客戶像小孩要玩具式的不斷地要新的設計方案,還會問些個極簡單的問題,工作壓力非常之大。天有不測之風雨,在方案設計,預可行研究之後,州政府沒有足夠的資金支持這些綠色非污染熱電廠項目。沒有了專案,毫無實業的公司如何養活已經擴張的人員? 維一的辦法就是裁員。經理和工程設計主任經過個別放風,談話後,終於在2000年6月將英和其他的多餘人員裁掉。由於公司在英工作這麼短的時間就把英給裁了,而且知道英曾經有過去州政府電力生產公司的好機會,於是給了英四個月的工資作為補賞。

被公司裁掉的英腦子頓時一片空白,有那種一下子從天上掉到地上的感覺。後悔不該放棄去州政府的電力生產公司的機會而一味為了高工資而誤投他門。後悔之後是怨恨。首先怨恨州政府的能源工程公司的人事部長,不該把英的簡歷給這家美國公司,這不就是把英往火坑裏推嗎? 再就是怨恨這家美國公司的經理和工程設計主任,明知公司不太穩定,為什麼還要硬拉英入夥。還特別憎恨那個伊朗人,他都六十了,自個不退休,非要英走人。中國人遇到挫折,很少找心理醫生疏導。英想著想著,越想越氣,於是乎,英真想向狂人盧剛那樣,把州政府的能源工程公司的人事部長,美國公司的經理和工程設計主任都給斃了。英打聽到州政府槍枝執照不難申請,只要參加一個運動手槍俱樂部,培訓幾次後,即可買槍並申請持槍執照。那為什麼英沒有走火入魔,最後時刻又慢慢泄火,恢復正常的呢? 是因為英有一位溫柔體貼的妻子和一對經營生意的博士和博士後朋友。

英被公司裁掉後,英的妻子麗一句報怨的活都沒有,而是安慰英說是金子總會發光,並積極與英去找事做,看生意。如若沒事幹,在家呆著,沒病,胡思濫想也會鬧出毛病來。有事情做,思想不易一根經的去鑽牛角尖。很快,在經營生意的博士和博士後朋友的幫助下,英和妻子麗也建立起了一個生意。英和妻子麗與那對經營生意的博士和博士後朋友經常交流,你到我家來,我到你家去,逢年過節,你請我,我請你去餐館瀟灑。在幫助妻子麗的生意一年多以後,英又重返他的專業崗位。而英的妻子麗則雇了二,三位兼職店員幫助打理生意。從低谷起來後,英和妻子麗又邁向了一個新的高度。

現在的英和妻子麗,一個仍在公司工作,一個仍在經營自個的生意,相當地輕鬆,因為他們已擁有不少的地產投資和股票。兩人已實現財務獨立。

英告訴我說: 看看今天美國弗吉裏亞理工大的大屠殺,想想當時真的很可怕,就差那麼一點點英自個就成為澳洲的盧剛了,為什麼當時就沒想到去看心理醫生呢? 為此英特別感謝妻子麗和那對博士和博士後朋友。妻子的理解和朋友的交流與幫助是一劑最好的良藥,化解了英當時的苦悶和upset。文章來源:【看中國報導】

相關新聞
裘莉被當肥羊 行善險遭綁架
【田律師專欄】2020年11月出台了什麼樣的公民入籍考題?
【田律師專欄】2020年美國大選危機會引起內戰嗎?
【田律師專欄】從法律上分析2020年美國大選危機和解決方案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共產暴政和西方文明的自毁
【時事軍事】卡梅爾在路上 梅卡瓦MK5還有多遠
【馬克時空】藉「機」摸透Su-30 印日年底進行聯訓
【舞蹈三劍客】意外發現:京劇挑戰
【珍言真語】潘焯鴻:港發人民幣債券 考驗富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