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利欽喪禮:北京當局為何表現冷淡?

人氣 2
標籤:

【大紀元4月28日訊】(亞洲時報潘小濤撰文) 俄羅斯前總統葉利欽病逝,普京為葉利欽舉行國葬,與葉利欽打過交道的同期歐美政要都有出席,與葉利欽建立了“深厚友誼”的江澤民卻沒表示,北京官方也僅派出副總理吳儀,到北京的俄羅斯大使館致祭,並無派出領導人到莫斯科出席葉利欽的喪禮。北京當局的冷淡,一點不像其外交部聲明所說的“痛失中國人民的親密朋友”。為甚麼?

普京頗念舊情,對葉利欽這位“政治恩師”評價極高,稱他是“率直而勇敢的民族領袖”,為“俄羅斯開始了一個全新的時代”,還指派自己的心腹、總統辦公廳主任索布亞寧為治喪委員會主任,下令俄國外交部盡量邀請各國政要出席。

在俄國盛情相邀下,出席喪禮的外國政要,包括東歐國家及俄國盟友的元首,還有德國總統克勒,這些國家當年都受益於葉利欽解散前蘇聯,出於感激之情而前來送別葉利欽,情理之中。其餘多是卸任的政治領油,包括前美國總統老布什及克林頓、前英國首相梅杰(馬卓安)等。令人奇怪的是,過去十多年與俄羅斯關係“密切”的中國,卻表現得比較低調,並無派人出席喪禮。

對於失去這位“中國人民的親密朋友”,胡錦濤立即拍發唁電,副總理吳儀則到俄羅斯大使館致祭,兩人高度評價葉利欽對改善中俄關係的貢獻。胡錦濤說:“葉利欽是中國人民的親密朋友,在他擔任俄羅斯總統期間,中俄建立了戰略協作夥伴關係,解決了歷史遺留的邊界問題……葉利欽為中俄友好事業發展作出的突出貢獻將永遠載入中俄友好的史冊。”

胡錦濤的評價頗中肯。葉利欽在位八年,四度訪華,令中俄關係突飛猛進:九二年首度訪華時,兩國宣布“互相視為友好國家”;九四年江澤民訪問莫斯科,與葉利欽會談後,宣布建立“戰略性夥伴關係”;九六年,葉利欽在飛往北京的專機上,親自拍板,將預先談妥的“中俄聯合聲明”的戰略性夥伴關係,改成“戰略協作夥伴關係”,中俄至今仍維持這個定位;九八年訪華時,解決兩國大部分陸上邊界問題。

此外,葉利欽主政其間,俄羅斯迅速恢復對華軍售,從蘇二十七、蘇三十,到基洛級潛艇、現代級驅逐艦等,雖然不是最頂尖武器,但已大大提升解放軍的實力。他也大力支持北京申辦奧運會。

當然,葉利欽並非中俄關係得以改善唯一因素,俄羅斯必須拉攏中國去遏制北約東擴,北京也需要俄羅斯去衝破西方的外交制裁,這是相得益彰的事。不過,葉利欽不像普京那樣,處處防備中國,也沒有流露出對中國崛起的憂慮。或許正是這種心態,令他推動中俄關係時得心應手,並跟江澤民建立“深厚友誼”,兩人每次見面,都用俄羅斯的熊式擁抱,展現這種親暱關係。

葉利欽與江澤民見面十次,2001年他退位之後,仍應江澤民之邀到中國度假治病,並到中南海瀛台,與老朋友江澤民夫婦敍舊。在芸芸外國政要中,江澤民如此頻密相見的,極為少見。

既然葉利欽對中俄關係貢獻良多,與江澤民情誼又如此“深厚”,現在他去世了,為甚麼北京只派副總理級官員到俄羅斯大使館弔唁,而非派出國家主席特使,甚或由江澤民親自到莫斯科出席喪禮呢?

以何種方式向逝世的外國領導人致哀,既是外交禮儀,也反映兩國關係深淺,當中以元首親赴外國出席喪禮為最高規格,也是兩國關係極深厚的表現,其次是派出代表團或特使前去弔喪,再次者則是拍發唁電或到外國使領館弔唁。近年,沙特及科威特國王逝世,中國分別派出副總理回良玉及外長李肇星,以特使身份前去弔唁。

當然,葉利欽已非元首,也沒公職,北京不派現任領導人到莫斯科,還勉強說得過去,而由江澤民代表中國政府出席喪禮,則是再適當不過的安排。一方面,這是北京當局顯示對俄國的重視,並向葉利欽致意,另方面也可讓江澤民表達痛失老朋友的哀思!為甚麼北京當局兩者皆不為呢?是中俄關係並非官方宣傳所說的“最好時期”,還是有其他不得已的苦衷呢?

本文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方影竹:葉利欽談笑間揭中共將灰飛煙滅
甘泉:中共解體乃歷史之必然
俄各界懷念葉利欽時代的自由氣氛
張傑連:「天滅蘇共」 與「天滅中共」
最熱視頻
【直播】3.24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估計14天至高峰
【珍言真語】張燦輝:做人最終是良知問題
【有冇搞錯】義和團2.0攻勢 各國驚醒為時未晚
【直播】3·24美國疫情發布會 美國股市大漲
【新聞看點】紐約染疫暴增 美中抗疫有何不同
【胡乃文開講】頭部1個動作 改善飛蚊症 中醫分享護眼妙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