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新土改」流產與中國的領導危機

梁京

人氣 4
標籤: ,

【大紀元10月23日訊】10月19日,中共十七屆三中全會於一周前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推進農村改革發展若干重大問題的決議」終於與公眾見面。決議的最後文本證實,傳言的胡錦濤「新土改」確已流產,反對「新土改」的力量取得了重大的政治勝利。

有人會問,所謂的「新土改」是否從頭就是中國右翼知識分子與媒體合謀的一次炒作?我特意向一位知情人士核實,三中全會之前媒體炒作的「新土改」並非完全是空穴來風。事情起因于一些傾向地權資本化的學者參與了「決議」的起草,這些學者看到胡錦濤前往小崗村的講話,以為「新土改」已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但是,這些學者顯然過高地估計了自己的影響力,更過高地估計了胡錦濤「動真格」的決心。

有跡象表明,此次中共十七屆三中全會很有可能對土地流轉問題發生了激烈的爭論,最終阻止了農戶土地權利資本化的意圖。此前筆者就指出,沒有法治和民主的制約,農戶地權的資本化未必對窮人有利,甚至可能導致災難。因此,不能簡單地認為支持「新土改」就是支持改革,反對「新土改」就是反改革。不過,有一點是清楚的,胡錦濤「新土改」的流產,說明他的個人影響力進一步下降,說明中共高層的領導危機在加速發展。

胡錦濤新土改的動機,完全是機會主義的,他從未表示要把落實農民土地權利的政策納入法治軌道,從未表示要對過去非法剝奪農民土地權利的積案通過法律程式進行清理。但是,胡錦濤機會主義的「新土改」受挫,並不說明他遭到中共內部理性力量的制約。事實上,南街村的領導人王宏斌洋洋得意,以勝利者的姿態凱旋而歸,說明阻止「新土改」的勢力中,有一部分是那些試圖恢復毛時代的集體經濟的老左派,其中很可能包括胡錦濤的恩師,至今仍有影響力的宋平。

「新土改」的流產表明,胡錦濤已經完全沒有影響力來推動任何具有實質性的政策舉措。空話治國,口頭改革將進一步升級。這一判斷可以從另外一個重要的事件得到证实。10月15日,中共當局公佈了醫改的最新方案,並宣佈公開向全國徵求修改意見。但是,當某政府部門開始籌備公開的討論會,並邀請媒體對會議過程進行報導的時候,組織者卻突然接到通知,取消會議。

這說明什麼呢?這說明中共當局,包括胡錦濤本人對所謂醫改的新方案完全沒有信心,而且根本也沒有聽取各方意見的誠意。他們知道,公開辯論一旦舉行,這個最新方案的各種弊端就會暴露無遺,讓當局下不來台。既然如此,當局又為什麼要假惺惺地公開徵求意見呢?此類事件的最新一例,就是當局在10月17日宣佈延長對外國記者在中共采訪的寬鬆政策,但與此同時,宣傳部門也在加緊對國內媒體的控制。

中共當局種種自相矛盾的舉措,不僅反映了這個政權的虛偽,而且也反映了中共高層領導內部的混亂和權力傾紮趨於激烈。主帥不斷,三軍自亂。胡錦濤腹中空空,黔驢技窮如此明顯,因此,高層領導利用權力相互制肘的行動越來越露骨和不加掩飾也就不足為奇了。

最近,網上流傳一篇暴料文章,題目是「應當揭開中國涉外金融利益集團的面紗」。作者把攻擊的矛頭指向朱熔基的兒子朱雲來和他所領導的中金公司。朱雲來利用朱熔基的影響力,無恥奪得中金公司的掌控大權,瘋狂出賣中國經濟利益以自肥,在中國金融界本不是秘密,只不過許多普通百姓並不知情。這篇文章的內容表明,作者對高層家庭的貪腐內情確有所知。不過,署名鐘潔錦的作者,卻有意回避了胡錦濤公子和溫家寶公子的類似醜聞,這就不能不令人猜想文章背後的政治意圖。我的解讀是,在各種危機的壓力之下,中共高層不僅政見更加分歧,個人之間的惡感也日益加深。

目前,中國的內外危機都在急劇惡化,在這樣的關鍵時刻,中國領導危機如何發展無疑對中國乃至世界都將影響重大。中國是像三十年前那樣,借領導危機的爆發而激發出新的活力,還是在曠日持久的領導危機中把整個國家拖進災難的深淵?中共十七屆三中全會顯然沒有任何令人樂觀的資訊。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熱點互動】預告:中國土改 何去何從
梁京:全球金融危機對中國意味著什麼?
外電﹕土改﹖外界揣測中共高層內鬥
【熱點互動】中國「新土改」何去何從?(1)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中共央行急放水 反遭市場冷遇
【橫河觀點】孫力軍為誰推磨 中紀委不談的話題
【時事軍事】台海周圍F-35數量驚人 中共豈敢妄動
吳呂南:李貞駒如何走上中共間諜之路
【舞蹈三劍客】神韻七團全球巡迴演出 精采幕後
寒山碧:北京冬奧 西方國家與中共互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