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柏橋:楊佳殺警抗暴起義 將成英雄(一)

《法拉盛論壇》「楊佳案與社會公義」研討會發言(一)

唐柏橋在十月廿六日《法拉盛論壇》第九次研討會上發言,對於「楊佳案與社會公義」的話題,他已經講過許多次,但這一次他希望能夠講得全面一些。他從世界歷史,中國社會的現狀,暴力、和平、恐怖等定義,以及楊佳案中的一些鮮為人知的細節論述了楊佳是一個抗擊暴政的英雄 (攝影:鍾濤/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11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鍾濤、通訊員秦月、祝家琦、何秀麗紐約法拉盛報道)十月廿六日由「法拉盛居民罷免劉醇逸、楊愛倫委員會」和法拉盛事件受害者委員會聯合發起的《法拉盛論壇》,以「楊佳案與社會公義」為題,舉辦了第九次研討會。中國和平民主同盟主席唐柏橋在會上發言,指出楊佳殺警是反抗中共暴政的正義行動。他預言楊佳將成為歷史英雄。中共如果砍楊佳的頭,就是砍自己的頭。

下面是唐柏橋的發言整理:

很多歷史人物,當時並沒有很大名氣,沒有人看到他的閃光之處,或者當時他有很多敵人、很多忌諱他的人,他不會有很大的名氣。當年關雲長「關公」在世的時候名氣沒有這麼大,死了以後才有人供拜他。楊佳還沒死,名氣已經這麼大。我的看法是楊佳母子將來會成為楊家將,肯定是在歷史上名聲還要大,一千年出一個楊佳,這毫無疑問的。

楊佳殺警和民眾抗擊警察的合理性

我曾經說過中共讓楊佳死了,中共會比楊佳死的更慘,共產黨聽到這話,它會顫抖的。對楊佳審判過程以及楊佳行為本身從五個方面予以說明:

中共讓楊佳死的話,中共會比楊佳死的更慘。原因是什麼呢?很簡單,因為從審理過程中,從楊佳去殺警察這行為,讓全國老百姓看到了他殺警察的合理性、正當性,更看到後面的楊佳殺警察的合理性和正當性。

比方說現在江西銅鼓縣這些人打警察,十萬民眾追著警察打,很激動地打,警察、特警被打跑了、打走了,全中國人沒有人認為他們實施暴力,沒有人認為他們做得過份,沒有人。

反抗暴政不是暴亂是起義

英國哲學家羅德講過,一個世界如果處於一種穩定失常的情況,有一大批人對另一批人任意宰割,這樣子的社會是不合理的,這樣的社會必需改變。所以當一些人要尋求改變的時候,他們使用任何手段,都是他們的權力和義務。

中華民族五千年歷史以來,農民反抗暴政叫起義,不叫暴亂,也不是負面的詞, 為什麼叫起義?起來維護正義,叫起義。那時血流成河,不要說死三、五個,將來死三、五十萬共匪又怎麼樣?那還是維護正義。

有些人說,這些警察他們也是父母養的,也有妻兒老少。我問你,警察有妻兒老少,你覺得他們值得同情,我們看日本鬼子也有妻兒老少,為什麼中華民族沒有一個人同情日本鬼子的妻兒老少?是因為他們侵略我們中華民族,他們先做了不仁不義,我們反擊他。如果我們打到日本去,我們侵略日本人,哪怕殺了一個日本人那也是不應該的,因為他們有妻兒老少。

今天警察也一樣,他當了警察那一天可能第一天還不清楚,當一、二年以後,他很清楚他們就是中共專制制度的工具、鎮壓人民的工具。楊佳的行為有天然的正當性、合理性,更加顯示中共醜惡邪惡和殘暴,如果有人效仿楊佳,會得到更多人的聲援,這是第一。中共會比楊佳死的更慘,如果它把楊佳殺了。

合法抗爭只能在司法維護公義的情況下存在

第二,楊佳之死也就判處中共司法的死刑。以前,異議人士、維權人士很多人說,要用和平、理性、合法的手段去維權抗暴、抗爭。如果今天再有人提出用合法的手段抗爭,我就會嘲笑他,我覺得你不僅愚而且蠢,為什麼呢?因為共產黨根本不守法,你和它守法?

如果司法是為了維護統治者利益,草菅人命、完全顛倒正義,首先應該提出抗惡法,那些要求合法鬥爭的人實際上是幫共產黨做事的手法,這是第二點,就是判了司法的死刑。我也號召這些上訪的訪民要改變策略,就像上海的訪民從今天開始喊出「打倒法西斯、打倒共產黨」的口號開始行動起來。

不要再對中共抱有任何幻想

第三點,讓大家看到政府是人民的敵人,讓所有的人不再對中共抱有任何幻想。從當局者的角度講楊佳殺了警察有罪,楊佳母親殺人了嗎?楊佳母親沒殺人,楊佳母親代表誰,她代表普通民眾你和我,這些千千萬萬沒有做任何事、連共產黨的法都沒有違的人,但是它照樣為了它的利益需要,它可以讓你人間蒸發,而且對世人不做交代,藐視全中國人的尊嚴和權力,它擺明了要和全中國人為敵,有句話說,我是流氓我怕誰?它今天告訴你了,我共產黨就是流氓我怕誰? 

我現在告訴共產黨:「你就怕我們,你怕人民,你一定要怕人民。人民要發出這種怒吼。」

楊佳事件把中國引向抗暴高潮

第四點,從楊佳這事情開始,把中國引向抗暴的高潮,中國老百姓從今天開始,從楊佳這件事情開始,任何一個老百姓有行使抗暴的權力。我不是在鼓吹暴力,我一向是鼓吹非暴力抗爭的,但是人民有抗暴的權力這是兩回事,就像我們不鼓吹戰爭,但人民有自衛反擊的權力,人民有抗日的權力。

我們中華民族愛好和平,不主張殺戮,當我們面臨侵略、殺戮的時候,我們號召人民起來抗暴,這和我們鼓吹打打殺殺是兩回事。如果現在中共政府像美國民選政府一樣,在美國我們現在鼓吹暴力,會遭受到多數人的反對,影響到他們的和平、影響到他們的幸福福祉,今天不是,我們面對最殘暴政權的欺壓,逼的我們走投無路。

我為什麼參與簽名呼籲胡錦濤特赦楊佳

我想說明這個簽名信。艾未未,這個人從奧運會以前到現在,他表現了一個獨立知識分子的脊樑骨,中華民族的驕傲之處,士大夫精神,錚錚風骨,他是一個非常有影響力,有社會地位的知識分子,但是他表現出來的就是中華民族的錚錚風骨,他藐視中共強權,讓我們看到士大夫的精神,中華民族的精神重新煥發。

他現在發起了要求胡錦濤赦免楊佳,我反覆思考以後,我簽了名,因為我覺得,我幹嘛要求胡錦濤,你胡錦濤什麼東西,你共產黨什麼東西,我憑什麼要求你,後來我想一想,我一定要簽這個名,我求他是什麼原因呢,我把他當成綁匪,比方說今天我的親人、我的朋友、我尊敬的人被 綁架了,哪怕我是個警察,我可能都要求那個綁匪,你先把人質放了再說,你先把楊佳給我放了,赦免了他,我跟你共產黨的帳我們再算。所以我並不認為,我認同你是一個合法政府,兩回事。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裡面寫了,只有國家主席有發佈大赦令和特赦令的權力,包括溫家寶,所有法律系統裡面,現在都沒有權力了。所以我忍著眼淚,忍著屈辱,最後一次要求,甚至是懇求胡錦濤,發發善心,如果你再不放咱們就是不共戴天的敵人。這是我簽名的原因。(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8-11-13 1: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