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災冰凍下的年關

人氣 1
標籤: , ,

【大紀元3月2日訊】 (編者按:本文是《新紀元周刊》一個月前的一篇大陸焦點新聞。)

再過幾天就是過年了,然而今年中國人的年關似乎特別難過。大半個中國遭受了五十年不遇的雪災冰凍襲擊,數百萬人房倒屋塌,八千萬人受災,數千萬遊子被困旅途。有評論說,目前中國正面臨一九九八年大洪水和二零零三年薩斯疫情以來的最大災難。如何順利渡過,無疑是擺在胡溫面前的一道難題。
 
五十年不遇的大雪災

據中國民政部統計,截至一月三十一日十八時,中國遭受雪災省份已增至十九個,因災死亡六十人(因房屋倒塌、滑倒和溺水,不包括車禍),農作物受災面積一點四一億畝,因災直接經濟損失五百三十七點九億元人民幣。湖南、湖北、貴州、廣西、江西、安徽、四川等七省「救災應急響應」已由四級提升為二級,不少地區已拉響了紅色警報。

自一月十日以來,大範圍的低溫雨雪冰凍災害造成浙江、江蘇、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廣西、重慶、四川、貴州、雲南、陝西、甘肅、青海、新疆等等十九個省(區、市、兵團)不同程度受災。截至三十一日,已緊急轉移安置達一百七十六萬人;倒塌房屋二十二點三萬間,損壞房屋六十多萬間;受災人口近億。

民政部歸納此次雪災主要有五大特點。一是強度大、範圍廣,持續時間長,歷年同期罕見。至一月二十八日,全國共有十七個省(自治區、直轄市)九十六個地市遭受低溫冷凍和雪災影響。其中湖南、貴州等南方地區,出現了長達半個月以上的冰凍嚴寒期,持續時間為近五十年來最長。

從降雪持續時間來看,一月十日至二十八日,已有江西、湖南等十一個省份降雪日數遭二十年一遇,其中河南、陝西、甘肅、青海、山西等五省為百年一遇,安徽省降雪則是有氣象觀測資料以來持續時間最長的。從降水量來看,已有湖北等九個省份降水量達二十年一遇,其中四川為五十年一遇,陝西為七十年一遇,而甘肅、青海則為百年一遇。

據監測,長江中下游沿江地區普遍積雪達30釐米,如南京積雪達36釐米,創下一九六一年有記錄以來的歷史極值;上海二十八日前已持續五天的雨雪強度已創下一九四九年以來之最,市區累計雨雪量已達5.44釐米。上海目前依然維持道路結冰橙色警報,而江西省的道路結冰發出了紅色警報,江蘇大部份高速公路和民航關閉,發送旅客量比去年同期下降64.6%,為歷史同期最低。


二零零八年二月一日,南京街景。(Getty Images)


雪災直接損失五百億

二是災害損失歷史罕見。此次災情損失五百多億元是歷年同期平均值的數十倍。而且受災人口、緊急轉移安置人口、農作物絕收面積、倒塌房屋、損壞房屋和直接經濟損失均超過零二至零七年的年度平均值的一到二倍。

三是倒塌的二十二萬閒住房的安置保障工作難度大。漫天冰雪對於無家可歸者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由於雨雪天氣導致交通受阻,救災物資的運輸也遭遇很大困難。九八年長江決堤導致逾三千人喪生,但當時數百萬士兵和救濟物資還能順利運抵災區,而這次雪災幾乎中斷了陸路和航空交通,使救援工作難度更大。

以安徽為例,截至二十九日,已持續降雪十八天,全省904萬人受災,其中路途滯留17萬人,農作物受災面積40.2萬公頃,倒塌房屋3.28萬間。目前安徽有460個鄉鎮和5,058個村委會交通中斷,128個鄉鎮和719個村委會供電中斷,75個鄉鎮和364個村委會通訊中斷。

艱難的回家之路

四是恰逢春運高峰時間,全國各地公路、鐵路、機場滯留旅客數千萬,應急救助任務重。而且據中央氣象局預報,惡劣的雨雪天氣很可能會持續到鼠年之後。

在廣州火車站,二十八日約有60萬旅客滯留在狹小的候車棚和站前廣場上,二十九日仍有20多萬人擠在一起。數十萬人在忍受著天寒地凍、缺水飢餓、擁擠不堪的同時,還不得不忍受臭氣熏天。因為不少被擠得無法動彈的旅客,因內急被迫當眾大小便,廣場上每天的垃圾至少上百噸。數百人因承受不住持續幾天幾夜的滯留而暈倒在地,甚至有人出現短暫休克。

三十日廣州火車重新開動,不少原本已離開的民工再湧入車站,令滯留旅客暴增至80萬人。廣州站已售出一月二十六日到二月五日車票358萬張,已發送旅客70萬人、退票38萬張,即還有240萬旅客等候出發。

有幸能擠上火車的人也難逃噩運。二十一日晚在從西安開往南寧的擁擠火車上,大連民族學院的女大學生陳一晉被一陌生男子用刀砍斷頸部大動脈和氣管,當場身亡。該男子接著斬傷另外五名乘客,最後被一男乘客制服。原來該男子在山東打工,帶著辛苦賺來的七千元工資回鄉。因過度擔心火車上遭遇搶匪,最終導致精神崩潰,釀成血案。

五是雪災導致電力和通信網絡受損嚴重。全國有十七個省級電網電力供應緊張,湖北、湖南、貴州和廣東的電網受損嚴重,出現大面積停電現象,其中貴州省政府二十九日宣佈全省進入大面積一級停電應急狀態。

據統計,雪災已導致中國電網停運330條線路,輸電桿塔倒塌96座,受損83座,斷線15條,其中以華中、華東電網受損較嚴重,而湖南省電力受災最嚴重。截至二十五日晚間,75%的線路嚴重覆冰,導致線路跳閘2,000多次,倒塔變形27座,斷線29處,10座變電站全停或部份停運。搶修面臨的最大困難是交通問題,因很多電塔建在山上,道路結冰,搶修困難。


二零零八年一月三十一日,由於中國遭遇五十年來最嚴重的大雪災害,成千上萬的乘客滯留在廣州火車站,無法搭車返鄉過年。(Getty Images)


救災遲緩當局難辭其責

但海外學者認為,此次災情還有個很大特徵,就是當局「救援行動遲緩,以致加重災情」。既然雪災已持續半個月,而且是「五十年不遇」的大災難,大半個中國遭災,而中央只撥款一億二千萬元給六個省市,顯然與災情不成比例。

事實上,從一月十日華中地區下第一場雪開始,中共當局一直「按兵不動」。分管防洪救災搶險的國務院副總理回良玉,不僅沒有親臨災區視察,二十二日晚,也就是第二場大雪造成廣泛停電之後,他還在北京觀看文藝演出。

而溫家寶於二十五日考察河北春運時,依然沒有意識到華中地區的雪災正不斷擴大。直到二十七日全國電視會議後,中央才出面協調各地的救災行動,二十八日深夜,溫家寶飛到湖南及湖北兩個重災區視察。面對觸目驚心的災情,他不得不對老百姓表示道歉,這在沒有真正實施「問責制」的中共官場也算頭一回,由此亦可見災情之嚴重。二十八日軍隊才開始參與救災;二十九日胡錦濤才主持政治局會議,專門研究雪災災情。

有分析指出,目前正是國務院及省政府官員的權力交接期,不少部委負責人及省長、市長面臨新舊交替,權力真空導致了無人視事、無心負責的局面,從而使雪災像雪球一樣愈滾愈大而無人問津。

以火車為例,由於京廣鐵路在湖南省內的電線遭暴風雪襲擊而中斷,沒有電,火車的電力機車頭無法開動,從而使這個連接中國南北樞紐的運輸動脈被切斷。因為公路鐵路運輸中斷,依靠燃燒煤而發電的眾多火力發電廠不能正常工作,導致更少的電量輸出,如此惡性循環,使災情如掉入漩渦般不斷惡化。

然而就在廣州火車站積壓旅客超過六十萬人之後的二十九日,鐵道部還公開表示:今年春運秩序好於往年,沒有客流積壓、滯留現象。《人民日報》和中央電視臺直到二十八日才出現雪災消息,而且只報導幹部領導如何奔赴救災第一線。

當看到電視播出民工們用鐵鏟艱難地在冰雪中修復公路時,當看到只有電力系統的職工在檢修線路時,網絡上一片質疑:「解放軍哪去了?為什麼不派訓練有素的軍隊奮戰在搶修電網、鐵路的第一線?為什麼非要讓廣大民工一連幾天幾夜地等候在寒冷的廣場?」

也有專家評論說,中國早已具備準確預報太空船發射、回收時間地點的天氣,難道他們就沒預見到這次大面積、長時間的冰雪天氣?各地官員未能提前做準備,保證過年前的電力供應和交通暢順,該當何罪?當傳媒還聚焦官員的親民騷時,千千萬萬急回家的民眾怎麼想?

把「年」送走了嗎?

在中國古代傳說中,「年」是種住在海底的怪物,它每睡上三百六十五天後就到岸上找吃的,很多人被它吃掉了。後來有神仙點化善良的人:只要一年到頭多行善事,過年時放鞭炮、吃餃子、貼紅對聯,就能把年這個怪物給嚇跑。當人們高興地喊:「過年啦!過年啦!」那意思就是說把「年」這個關卡給邁過了,把這個怪物給趕跑了,新的好日子又開始啦。

現實生活中,年關就是一道坎、一個關,無論是欠債要還的,還是有恩要報的,人們都會在年關之時有個了結。如今雪災還在繼續,執政者如何了結自己過去的所作所為,如何面對年關,這不但是場考驗,也是因果相連的必然。

看來中共當局的這個年關不好過,可憐的是天下百姓也因為他們的瀆職而跟著受苦。◇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Hugo:三峽大壩與2008年大陸暴風雪的關係
胡平:雪災後的呼籲  立即廢除城鄉戶口二元制
雪災影響  浙江西湖龍井晚熟身價上漲
中國雪災疑涉人禍 貴州驚現豆腐渣電桿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中共恐內部瓦解?年輕黨員不信黨
【拍案驚奇】600台人送中?中共核潛渡台海
【遠見快評】台海曝3大事件 安倍點名警告習
【思想領袖】桑格:維基百科為何失敗?
【秦鵬直播】加拿大鵝中國門店拒退貨 惹爭議
【財商天下】澳門博弈 抓洗米華追八萬VIP名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