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唱藝術教本系列

數來寶的藝術技巧《語言格律之一》

通俗、口語
漢霖民俗說唱藝術團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語言三要求︰
數來寶是地地道道的語言藝術,不論是作品中所敘述的事物,還有為表達題材所採取的語言結構;以及結構中所涉及到的逗、捧關係,連同「包袱」在內的構思與安排,一切都要通過精鍊的語言來表現;亦即語言運用的如何,會直接決定作品水準的高低。

例如我們在實踐中發現,某些多段敘事體的作品,結構比較鬆散,貫串線也不怎麼新穎、巧妙,甚至還予人時而貫串,時而斷線之感。但是由於通篇使用的語言較好,所以被市場接受了,可見語言對作品的成敗是多麼的至關重要。

歸納在數來寶的語言運用上,有三點基本要求,一是通俗、清晰,二是生動、形象,三是格律嚴整。以下要談的,主要是語言格律的問題。

通俗、清晰︰
語言通俗、清晰,是為了使聽眾一聽就懂,一聽就清楚、明白。數來寶這個曲種使用的是普通話,歷來說的都是「大白話」,這個特點體現出與基層民眾的密切關係,同時與它本身韻誦體的曲種屬性也直接相關。

數來寶演唱起來它的速度比較快,一分鐘平均要唱出二十句詞來,一句詞大約只佔三秒鐘,使得聽眾對整句詞的思索時間也相對短暫,而且聽完一段數來寶在聽覺上所接受的詞,一般是幾百句,因此;這麼快的速度,這麼多的詞,而且基本上是連續的聽下來,語言如果不甚瞭解,就會妨礙到聽眾對作品內容的接受程度。為了順暢的完成演出,一般使人費解的詞語都得避開,在特殊情況下非用不可時,也一定要加上說明、解釋。

所謂明晰,指的是要盡量採用群眾口頭語言,以達到表意上的明確、透徹,能夠真正表達口語化的實際內容。其次,要避免使用那種行文式的書面語言,這種語言很注意文法結構,主要是供人閱讀用的。口頭語言雖然也要講究文法結構的完整性,但它著重的部分更加豐富;無論是說話人的表情、動作,和運用語氣上的控制、變化,這些都可以補充那些從文法結構上看似不夠完整的口語句子。

所以,有時一句口頭語言,寫在書面上就會文法不通,甚或令人費解;相反地,如果一句書面語言出現在口語中,也會予人囉唆、繁瑣,以及咬文嚼字的感覺。

按口語習慣︰
數來寶作品不單是登在書刊上供人閱讀,而主要是為了唱給觀眾聽,所以必須按照口語習慣寫詞,使聽眾感到親切、熟悉,在毫不費力下聽懂唱詞,又能進一步的使他在思想感情上產生共鳴,使作品的藝術效果得到加強。

特別注意的是,數來寶的語言其表意要單純,同時要避免長句過多而造成的節奏拖遝,盡量使語言精粹、簡鍊,使節奏更為流暢、有力。

﹙本文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文建會2009表演藝術團隊巡迴『藝玩大富翁』,中部地區的戶外大型聯演即將於2日(五)晚間,在台中縣立文化中心的戶外廣場登場。充滿本土味的「傳統戲曲與民俗技藝」節目,布袋戲、歌仔戲、相聲、中國鼓連袂演出,中秋節前夕,要讓中部地方的鄉親們過一個台味十足的小週末夜晚。
  • 為了表達出表意深刻、新穎、明確的包袱,寫詞時應把自己放在演員演唱時的環境裡,心裡時刻裝著聽眾,把聽眾已經提高的欣賞水平估計在內,來審議自己寫的包袱可不可笑,聽了之後能不能笑,這樣寫出來的包袱,才會與觀眾的笑聲相一致,才是「包袱」!
  • 「聽眾笑了才算有了包袱!」那麼,聽眾笑了只是因為聽到可笑的事情嗎?其實並不盡然,不是所有可笑的事情都可以使觀眾發笑,能使觀眾發笑的也不見得真的可笑;因為這裡面有一個「到底笑話該怎麼說﹙包袱應該怎麼表現﹚?」的學問存在。
  • 利用「誤會」造成包袱,也是常見的一種手法。如在「故事體結構」和「多段敘事體」中,開展個別情節的描寫時,不論是所敘的事物,以及人與人之間的誤會,都能構成包袱。

    「自嘲」也可以造成包袱,大都適用於反面人物的自我解嘲。如《老鼠過街》中,艾森豪威爾的新聞秘書哈格蒂在東京,被示威群眾揍了一頓之後,還恬不知恥的說︰「我經常跟著總統轉,見過這樣的大場面。」就是這種「自嘲」類型的包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