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妻抵美後接受自由亞洲獨家專訪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3月13日訊】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以及兒女已經於3月11抵達美國。星期四,耿和接受了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唐琪薇的獨家專訪。

唐琪薇(以下簡稱唐): 我是自由亞洲電台的記者唐琪薇,非常感謝您接受我們的採訪。您是哪天離開中國的?

耿和(以下簡稱耿):我是1月9號離開中國的。

唐:離開中國之後您是去了泰國,對嗎?

耿: 對,到了第二國家。

唐:您在泰國停留了多久呢?

耿: 我們應該是1月16號到的那兒。

唐:在那兒呆了幾天呢?

耿:一直呆到3月10號。

唐:您當時為什麼要選擇離開中國呢?

耿:(中國政府)長期對我們家嚴密監控,給我們的生活工作都帶了很多的不方便。孩子,格格也上不了學,經常有自殺自殘的現象。實在是走投無路,帶著孩子就逃出來了。

唐:您的女兒都想要自殺嗎?她多大了?

耿: 她快16歲了。

唐:您當時在什麼樣的情況下離開的呢?

耿:格格因為老不能上學,老在家裏呆著呢。我記得這天應該是星期五, 因為我沒有和高律師講過,我就給高律師留了個條,沒辦法,帶著孩子就出來了。

唐:當時您是在哪個城市?

耿:在北京,我們從北京離開的。我們是坐的火車。在朋友的幫助下,甩掉了警察,逐步逐步就走到了第二個國家。中間很多都不記得,都是連夜兼程地走。很苦,路過哪些地方都不知道。

唐:從離開北京的家一直到達第二國,你們在路上大概花了多長時間啊?

耿:我們是16號到的,中間全部在路上。

唐:高律師為什麼沒有和您還有您的子女一起離開呢?

耿:他甩不開(警察的跟蹤),因為跟他跟得特別緊。他就像在家軟禁一樣。

唐:高律師目前的情況您知道嗎?您和他有聯繫嗎?

耿:沒有聯繫,但是2月4號在第二國的時候,有朋友說他好像又被抓了。所以很擔心。

唐:您最後和他聯繫是什麼時候?

耿:我就是1月9號從家裏離開的時候給他留了條走的。

唐:您能不能和我們講一下,您當時留條子寫的是什麼內容?

耿:我給他留的條就是說,孩子上不了學,孩子太苦惱了,我很難受。我只能這樣帶著孩子就離開。因為我害怕和高律師講了,怕他不捨得我們娘仨離開。

唐:您是有一兒一女,對嗎?

耿:對的。

唐:您兒子多大了?

耿:兒子5歲半了。

唐:您兒子他現在知道父母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耿:沒有和他講,但是朋友議論的時候說高律師被抓啊,所以他經常要問,爸爸又到哪裏去了?爸爸是不是又進監獄了?又到山東去了?因為第一次被抓不是在山東嗎?他就不能提山東,有一次有個廣告是山東的,他就說爸爸是不是又到山東去了?只要他見不到他爸爸,他就說他爸到山東去了。但是我們知道,他指的山東,就是指監獄。

唐:您女兒現在是什麼心情呢?

耿:反正她很脆弱,一會兒就不高興,就很沮喪。我們從第二國申請來美國,會有一些程序慢慢走,她每一步,她都很煩躁,每一步她都很著急。

唐:這次營救,都有哪些人幫助過您呢?

耿:我能安全地到達第三國家,我想感謝一些朋友。我想感謝各界長期以來對我們家的關心,由於中共對我們家長期的監控,這次對我們的營救工作特別特別艱難,參加營救的朋友付出的努力特別大,有的差不多有付出生命的危險。我特別要感謝加拿大一個法輪功的弟子,還有他的太太;感謝媒體的一個張姓朋友;還有「對華援助協會」的傅希秋博士;還有一個法輪功的小弟子,這個孩子他聽說格格沒有上學,自己放下學業,來營救我們家,我心裏很難受,他自己有學上,不上學,陪我們走完營救過程。

唐:您來美國之後有哪些具體的計劃呢?

耿:現在我們還沒有想那麼多,先來了吧,先安撫孩子一路創傷的心理,現在孩子現在心理是很脆弱,很糟糕,就是說先平靜一會吧,先安撫孩子心靈的創傷,讓她靜下來學習。學習是比較重要的。

唐:非常感謝您接受我們的採訪,我們希望高律師能早點來美國和您、還有您的家人團聚。

耿:好,謝謝。


http://www.youmaker.com/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高智晟:神與我們並肩作戰(20)
玉清心:關注高智晟 自然會關注到法輪功
陳破空:我曾目睹中共監獄酷刑
高智晟:神與我們並肩作戰(21)
最熱視頻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