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木:三鹿毒奶粉事件應有的真相

林木

人氣 1096

【大紀元4月14日訊】2009年3月26日,河北省高級法院復審了三鹿奶粉事件一干人犯,並于當天上午作出了判決。人命關天,竟是如此草率。那結果自是「三鹿二審無一人改判」,維持了二個月前石家莊市中級法院的一審判決。新華社對二審的報導惜墨如金,我們只能回頭來看看官方即新華社對一審是怎麼說的。

一個怪異的判決

三鹿毒奶粉事件要收場了,這是個充滿「中國特色」的收場。歷經四個多月的刑偵取證,一審結論竟然和開場時相同!去年9月13日,中國政府向百姓公開「三鹿牌奶粉重大安全事故應急處置」時,先趕緊抓了19個頂缸者,他們中沒有一個三鹿集團的員工。當時處置這一事件的前台最高官員放言三鹿奶粉中含有三聚氰胺「是牛奶收購機構為了虛增牛奶的數量,在牛奶裡加水。同時他為了保障牛奶中含有合格的蛋白量,就加入了三聚氰胺,虛增了牛奶中蛋白質的檢測量。」今年年1月22日,對一干人犯一審判決最重的2人是死刑,他們都不是三鹿人,其中張玉軍是因生產和銷售蛋白粉,耿金平是因在原奶中添加蛋白粉並把摻有蛋白粉的原奶賣給了三鹿集團。在三聚氰胺粉末中混合麥芽糊精或其他澱粉,就成了法官稱之為蛋白粉的原叫「蛋白精」的東西。法官所說的原奶是指生產奶粉的原料奶,即液態鮮奶。

這真是個怪異的判決。那些受毒害的孩子,並不是吃了蛋白粉或是吃了摻有蛋白粉的原奶而死亡,為什麼要叫張、耿2人以命抵命?孩子們是吃了央視拍胸脯擔保的「經過了1100道檢測!質量過硬,值得媽媽們信賴!」的三鹿牌奶粉被毒死的,制造和銷售毒奶粉的人罪行倒來得輕?!三鹿集團黨委書記兼董事長兼總經理田文華,僅判無期徒刑。還另有2個非三鹿人,以和張、耿相同的罪名被判死緩和無期,刑責也不比田文華輕。此外,還有15人被判了徒刑。加起來正是19人。法官們完全按四個多月前劃定的既定方針行事︰把三鹿集團犯的罪行,安到三鹿之外的老百姓頭上,主要罪責由無權無勢者去承擔。

這樣的判例將被釘上法律史的恥辱柱

胡適先生「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的治學準則,上世紀五十年代初被權勢者推導到了政治領域,並且被篡改為「大膽假設,作假求證」或說「大膽假設,毋需求證」。雖然憲法上寫明司法獨立,但「政治統帥一切」實質上至今並無變化,作為專政工具的法院已更牢靠地掌控在了1989年後新設的各級中共政法委手里。處置三鹿毒奶粉這樣重大的全國性事件,將受制于「黨的領導」雖在意料之中,但收場和開場如此驚人地一致,也太露骨了。

且不論吹捧和培育出三鹿這株毒菌的人和機構的責任,任一國家的刑法也不會把產售罌粟果者的刑責定得重于產銷海洛因者吧。但事在「人」為,法官們鼓動如簧之舌,說耿金平賣給三鹿的原奶是「有毒食品」,三鹿賣給老百姓的奶粉只是「偽劣產品」,這罪責當然就不一樣了。于是,每天向三鹿送去3噸原奶(不到三鹿用奶量的二千分之一)每公斤三聚氰胺含量低于482毫克(<482mg/kg)的平民耿金平被判了死刑;而大規模生產有毒奶粉其三聚氰胺最高含量達2563mg/kg導致全國數十萬嬰幼兒因食用三鹿奶粉引發疾患且「多人死亡」的企業法人代表田文華只判無期徒刑。這樣顛覆法律天平的法官,即使是被牽線的木偶,也將被載入法律案例而遺臭萬年。

本文數據直接引自或推算自2009年1月22日的新華社統稿(或稱通稿),也輔以少量此前官方報導中的資料。一審統稿隱去了關鍵信息,或者那是法官們故意回避的事實︰是誰造成那麼大量的奶粉中含有那麼多的三聚氰胺?新華社企圖引導讀者往那是耿金平幹的思路上走,他們也不談張玉軍是否和三鹿打過交道。本文將予分析,耿金平遠沒有那麼大的「貢獻」,張玉軍配制的那麼多蛋白粉的主要去向也大可懷疑。三鹿有沒有在他們已經制成的、蛋白質含量忒低的偽劣奶粉中投放過三聚氰胺?對此,法官們既不願肯定也不敢否定。也虧煞了新華社的秀才們,那樣粉飾實質開脫三鹿的文章還真不容易寫。

三聚氰胺的理化和醫學性能

三聚氰胺(Melamine)是一種白色「單斜晶體」粉末,無味,微溶于水,每公斤即一升水中的溶解量在1克即1000毫克以下(<1000mg/kg)。

鮮牛奶中能溶解的三聚氰胺十分有限,稍有不當即出現白色晶狀沉澱,因此耿金平經多次試驗也只加到482mg/kg,其中還含有很多麥芽糊精。

攝入三聚氰胺會造成泌尿生殖系統的損害,形成膀胱、腎髒結石,甚至急性腎衰竭,已有多名嬰幼兒因食用三鹿毒奶粉而患病(去年11月衛生部說患兒已達29萬,7人死亡)。這是一種慢性毒藥,它也可能誘發癌癥和不孕癥。

但是,三聚氰胺中的含氮量卻高達66.6%(本文皆采用重量百分比)。蛋白質中含氮量平均只有16%。奶粉包裝袋上標示的蛋白質含量通常是15%—20%,若以18%計算,則奶粉的含氮量為2.88%。可見,三聚氰胺的含氮量高達奶粉的23倍。

國家質檢總局不肯堵塞漏洞

在毒奶粉事件曝光之前,以測量食品和飼料中的含氮量來推定它們的蛋白質含量。這是由國家質檢總局(國務院產品質量監督檢驗檢疫局)規定的中國標準。這就給了不法奸商以可乘之機,他們往食品、飼料中添加三聚氰胺,以虛增蛋白質的檢測量或稱偽蛋白質含量。由此,也生發出了張玉軍那樣的配制銷售蛋白粉的專業戶。

其實,國家質檢總局規定的這個檢測標準再加一道工序,就能測定出真蛋白質含量。2007年3月和美國發生寵物食品糾紛時,中國已分別測出了這些寵物食品中的真蛋白質含量和三聚氰胺含量。但是其後,質檢總局仍不願改變國家標準,非不能也是不為也。他們不肯堵塞漏洞,誘發了張玉軍等人的犯罪,質檢總局該分擔多大責任?

從原料奶帶進三鹿奶粉中的三聚氰胺含量不可能高

鮮牛奶是奶牛乳汁,其中蛋白質、水和脂肪的比例相對穩定。耿金平等人為了虛增牛奶重量,就往裡兌水。但是兌水將打亂牛奶的營養比,于是再加三聚氰胺。這樣一來,水份就超過了正常含量,脂肪則低于正常含量。一般的脂肪產品很難摻入鮮奶,必須用專業設備使其成為「勻質脂肪」才能增加奶中的脂肪含量,此非耿金平那樣的收奶站所能做到。原奶的營養比很容易檢測,因此只能往裡加有限的水和三聚氰胺。

奶粉生產過程中的一道重要工序是對液態奶進行噴霧乾燥,如果原料奶裡含有未溶解的三聚氰胺,將會堵塞噴頭,導致停產,這也限制了原奶中三聚氰胺的加入量。

液態奶中的三聚氰胺不會和蛋白質化學結合,也不會物理依附于蛋白質表面。三聚氰胺是溶解在原料奶裡的水份中,當原奶噴霧乾燥時,大量三聚氰胺會隨水份驟失而被帶走。筆者沒有查找到定量數據,更無法自行試驗,噴霧乾燥後殘留在固態奶粉中的三聚氰胺含量本文只能告缺。

三鹿是個老企業,他們知道多少斤鮮奶出多少斤奶粉,原料奶中水份含量超過正常值時,奶粉產出率就下降了,這也很容易覺察。

總之,原奶中能加入的三聚氰胺含量有限,從它帶入奶粉的含量更低。

三鹿應該測得出耿金平原奶的異常

毒奶粉事件曝光前,三鹿說他們對每批原料奶要進行33個項目的檢測。開始時三鹿也曾退回過耿金平送來的不合格原奶。

出事前官方媒體曾大肆宣揚︰「三鹿集團質檢中心分別設有理化檢驗室、微生物檢驗室、儀器分析室,擔負著集團全部原輔材料、成品、外來樣品的檢測任務。2008年,投資近2000萬元的集團中心化驗室投入使用後,為檢測工作再上水平搭建了平台。現有人員中,具有大中專以上學歷的佔90%,通過國家乳品檢驗職業資格的人員佔90%以上。如此嚴格的……檢驗過程,保證了產品質量。」三鹿有這樣強大的檢測力量,完全應該查得出耿金平送來的加了水和蛋白粉的原奶的營養比不正常,也應能估計或查得出加了三聚氰胺。為什麼三鹿竟在2007年10月到2008年8月長達十個月接受了這種原奶達九百餘噸?狡兔三窟預留藉口?在那之後,三鹿還以更快速度生產毒奶粉達40天,直到被曝光為止,那就肯定不是用的耿金平送去的原料鮮奶了。

三鹿奶粉中三聚氰胺含量奇高另有蹊蹺

事發前官方媒體一直標榜三鹿集團,說「綠色奶源基地是三鹿生產優質產品的保證,該集團共飼養奶牛80萬余頭,日產鮮奶6800余噸。……如此嚴格的原料來源和檢驗過程,保證了產品質量。」從前述統稿可以算出耿金平日供三鹿的原奶只有3噸,不到6800噸的二千分之一!

原來,強調耿金平的原奶,並把他判處死刑,是為了掩蓋這二千分之一的事實真相。「統稿」是指全國報紙、廣播、電視都采用的統一稿件,媒體上只有這一種說法,新華社這篇統稿又矢口不提3噸和6800噸這二個數據,從而給人以錯覺,似乎三鹿的毒奶粉就是用耿金平送來的原奶制出來的,責任都在耿金平,因而判他死刑。

耿金平3噸原奶中的那點兒三聚氰胺(<482mg/kg),攤勻到6800噸鮮奶中,三聚氰胺含量已低于0.22mg/kg!噴霧乾燥成奶粉後三聚氰胺含量可能更低,比事發後國家五部門公布的于2008年10月7日起實行的嬰幼兒乳粉中三聚氰胺含量「高于1mg/kg的產品一律不得銷售「的1mg/kg還要低得多。

毒奶粉事件曝光後抽檢的11批三鹿牌嬰幼兒奶粉,批批的三聚氰胺含量都非常高,最高值竟達2563mg/kg。三鹿毒奶粉中的三聚氰胺含量那麼高,絕不是耿金平的原奶造成的,定是另有蹊蹺。

三聚氰胺在原奶中的溶解度很低,但卻很易大量摻進奶粉、澱粉等固態粉狀物中。

為佔領農村奶粉市場和城鎮低端奶粉市場,三鹿採取了低價傾銷戰略,400克一袋嬰幼兒奶粉的出廠價定得低到14.8元(每一百件還奉送一件),若全用牛奶生產連成本也撈不回來。為節省成本牟取暴利,不法廠商在他們生產的奶粉中大量加進了廉價的大豆粉、澱粉、麥芽糊精等物。為增加這些混合粉的偽蛋白質含量,摻入三聚氰胺就勢在必行了。

用耿金平的腦袋頂替元凶,河北省二級法院在公然踐踏他們自我標榜的「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的審判原則。他們或是被動地屈服于壓力,或是自覺地體現出黨性,總之是在枉法徇私。這樣的法院要這樣的法官要它何用!

法官們在法庭上可以蠻橫地宣讀他們的判決,耍筆桿子的記者們面對世人總要列些數據,但又要掩蓋真相,也真難為他們了,出賣良知的滋味不好受呵。

張玉軍是可惡,但是否定要取他性命?

張玉軍確是可惡,配制了那麼多蛋白粉。然而他上鑽了國家質檢總局的空子,下有用戶需求,而且他只提供生產毒奶粉的輔料,沒有直接制成毒奶粉銷售並毒死孩子,是否一定要判處死刑?

那統稿說,張玉軍在2007年7月到2008年8月期間共銷售了600余噸蛋白粉,耿金平只購買了其中的560公斤,連千分之一都不到。張玉軍當有其他大用戶,遠大于耿金平的用戶。三鹿僅在曝光前的40天內,從2008年8月2日到9月12日就生產了富含三聚氰胺的嬰幼兒奶粉904噸另2百多公斤,銷售了813噸另7百多公斤;還有其他年齡段的奶粉呢?此外,在這40天內還產銷了富含三聚氰胺的液態奶269噸另4百多公斤。顯然,2008年8月之前的一年多三鹿產銷了更大量的有毒奶粉。這可是個蛋白粉的超級大用戶。倘若三鹿也向張玉軍購買了蛋白粉,那麼三鹿集團當比張玉軍判死刑的原因「明知三聚氰胺是化工產品,不能供人食用」更加明知!

筆者無意為張玉軍、耿金平說項,但是判決應該「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

三鹿和田文華頭上的光環

曝光前三鹿是中國食品工業百強,農業產業化國家重點龍頭企業,河北省、石家莊市重點支持的企業集團,連續6年入選中國企業500強,……。三鹿先後榮獲過全國「五一「勞動獎狀、全國先進基層黨組織、全國輕工業十佳企業、科技創新型星火龍頭企業、中國食品工業優秀企業、全國質量管理先進企業、中國優秀誠信企業等省以上榮譽稱號二百余項。三鹿的奶粉、酸奶等很多產品都獲得了「國家免檢產品」殊榮。三鹿奶粉產銷量連續15年居全國第一,酸牛奶全國第二,液體奶進入全國前三名。三鹿產品有9大系列278個品種,說是能滿足人生所有年齡段的需求。

2007年中央電視台曾大肆宣傳三鹿,說他們專派記者到三鹿對奶粉生產全過程進行了十多天深入細致的暗訪調查,然後央視說它可以負責任地講︰三鹿牌嬰幼兒奶粉經過了1100道檢測!質量過硬,值得媽媽們信賴!2008年1月三鹿的「新一代嬰幼兒配方奶粉研究及其配套技術的創新與集成項目」獲國家科學技術進步二等獎,是中國奶業中的唯一。2008年6月,三鹿成為中國航天員中心「航天奶粉」的唯一合作伙伴。2008年8月,三鹿奶粉獲「30年改變中國人生活」的奶業唯一品牌,說成了2000萬媽媽的選擇,自譽為「國奶」!真是熱得燙手呵。2008年9月,在新西蘭政府的敦促下,毒奶粉事件曝光,三鹿從天上摔到了地下,成為了千夫所指的中國恥辱。

1942年出生于距石家莊市區30公里的正定縣農村的田文華,24歲時畢業于農業中專,2年後于1968年進入簡陋的石家莊市牛奶廠當獸醫。後來逐步升了上去。先後被中共河北省委定為「省管優秀專家」和「河北省優秀人民公僕」,得正高職稱,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是第九屆、第十屆全國政協委員。省市的榮譽不說,還獲有全國勞動模範、全國「三八」紅旗手、全國優秀女企業家、中國乳業最受尊重企業家、中國企業改革十大杰出女性等多個榮譽稱號。

面對田文華和三鹿現象,筆者想起了昆曲《桃花扇》中的唱詞︰「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三鹿曾受到過黨和國家領導人的熱捧,至少回良玉、曾慶紅、賈慶林、吳邦國、江澤民等人先後去視察過三鹿,接見過田文華。

媒體還說三鹿和16家科研院所建有合作關系,並聘請了28名專家為顧問。

1995年起三鹿就已在央視一套做廣告。例如著名的廣告明星某漂亮媽媽的廣告詞是︰「專業生產,品質保證,名牌產品,讓人放心,還實惠,三鹿慧幼嬰幼兒奶粉,我信賴!」這個在中國賺得巨額廣告費的炎黃子孫卻是個美國公民。

筆者沒有看到過有一個從三鹿拿過錢的、吹棒過三鹿的個人或機構向世人道過歉。倒是耿金平一審時曾長跪以謝罪國人,只他一人。

為什麼不異地審判?

到出事為止,田文華己供職三鹿及其前身整40年,其中後24年則執掌了最高權杖——三鹿共產黨組織的書記。2006年和世界奶業巨頭新西蘭恆天然公司(Fonterra)合資後,田文華仍繼續兼任董事長和總經理。慘淡經營數十年,田文華在三鹿和石家莊早就盤根錯節。作為石家莊市三大支柱企業之一的「田總」早已是石家莊市呼風喚雨的大佬。為什麼田文華和三鹿毒奶粉案件是由石家莊市檢察院起訴、石家莊市中級法院一審?上訴法院也位于石家莊?石家莊市檢察院和一審法院受控于中共石家莊市政法委,上訴法院受控于中共河北省政法委。二個政法委的駐地也都在石家莊。

在遠離石家莊數千公里之遙的地方,筆者在當地報紙上看到上述新華社統稿的第二天,又在同一報紙上看到了一篇類似統稿的長篇文章,在為田文華說項。婉轉但卻清晰地講她如何熱愛勞動、過慣了苦日子、節儉得近乎苛刻,如何不顧家、一心撲在工作上,如何固執、自信、為人低調但有氣魄「田文華功不可沒」,如何做事有魄力、穩重、平易近人、是一位實幹家。文章最後也說了缺點︰用人不當「很多什麼也不懂的人卻進了領導層,而一些重點大學畢業、專業知識強的人才卻受到排擠」。推到下屬頭上是最老套的辦法了。即使那是真的也不過是又一曲武大郎開店——高過我的一概不要,這也是「政治統帥一切」必然導致的用人準則。筆者不知道這種小罵大幫忙實為田文華評功擺好的說法在石家莊還有多少。

田文華是很會演戲的,例如,三年前田文華在全國二會上提出︰「面對近年來屢屢出現的甦丹紅、劣質奶粉等事件,食品安全的警鐘一次次敲響,必須盡快制定、頒布、實施《食品安全法》,進一步加強食品安全監管。」在她的解決方案裡還包括「對正規食品加工企業,突出強調企業法人作為食品安全第一責任人的責任」。

去年9月13日在國務院新聞發布會上,河北省當局說他們直到2008年9月8日,新西蘭政府向中國中央政府有力交涉(此前新西蘭已通報了多個國家的食品安全部門)前一天,省裡才知道三鹿奶粉有問題,是真的嗎?新西蘭方面說他們早就和河北省地方政府聯系過,不能解決問題才找到中央政府。執掌石家莊最高權力的中共石家莊市委書記說是8月2日知道的,市裡能瞞住同居一地的省裡的老爺們達38天之久?眾多的三鹿人及其孩子不吃三鹿奶粉,這在石家莊已是公開的秘密,省裡的官員也不知道?石家莊市委書記是河北省委常委,地位比副省長還高,這位省委常委知道,省裡其他官員沒人曉得?河北省委的說法不能讓人信服。是否有規定不能講述省委一級的不光彩事,以免影響黨的偉大光榮正確形象?

去年9月16日中共河北省委常委擴大會的決議中重複說,「三鹿奶粉事故」目前主要發生在奶源生產、收購、銷售環節。這和省公安廳的說法是一致的。河北省各機構的說法當然要統一于省委設下的防線︰是原料奶中存在三聚氰胺,三鹿自身沒有往裡投放過三聚氰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駐石家莊的二級法院和二級政法委當然要接受中共河北省委的一元化領導。

2004年,安徽阜陽的多名嬰幼兒因食用蛋白質含量過低的奶粉,致使頭顱變大,被稱為「大頭娃娃」,至少死亡了12名大頭娃娃。當時,三鹿也被列在45家不合格奶粉企業和偽劣奶粉的「黑名單」上,三鹿嬰幼兒奶粉在全國被撤下了貨架。于是三鹿派出張振嶺和蔡樹維二個副總經理趕去阜陽,向國務院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鄭筱萸(國務院六部門組成的現場調查組組長,此人後已被判死刑)等貪官緊急斡旋,把三鹿奶粉「撈」出了黑名單。可見,三鹿並不是第一次經歷偽劣奶粉事件,他們是有「撈」的經驗的。三鹿也接受了教訓,不過是從反面來接受︰不是蛋白質含量低嗎?那就加三聚氰胺!還獲得了2007年度國家科技進步獎。

2008年9月11日三鹿被迫回收毒奶粉前夜,他們還試圖用三鹿(毒)奶粉符合國家標準說事。現在,石家莊的善「撈」之人,又「撈」了三鹿和田文華一把。

一場蹩腳的政治鬧劇

「既定方針」固然采納了河北省委的意見,但是對田文華定刑之重恐是出乎河北省委的初衷。三鹿也太傷天害理喪盡天良了,真正導致了「民憤極大」,因而危害到了「穩定」大局。田文華雖然是功不可沒的時代先鋒,也只得揮淚斬馬謖了。復審果然沒有改變田文華的刑責,不過和田文華相比張玉軍和耿金平罪不當誅。

顯然,對三鹿毒奶粉事件的一審和二審,是一場踐踏法律公正的政治鬧劇。又一個政治干預司法的典型事例。

從中央到地方,中國大陸的媒體都掌控在各級中共宣傳部手裡。網絡不能簡單地作為媒體予取予奪,因此屢遭更重整肅,今年二月份當局還關閉了一千六百多家「低俗」網站。中國網絡上原先屢見不鮮的「毒奶粉」說法,你在電視、廣播、報紙、雜志等媒體上是看不到的,只是被叫作「問題奶粉」或「偽劣奶粉」。媒體上也沒有說過「毒奶粉事件」,只稱為「食品安全問題」或「三鹿奶粉事故」。

今年3月中共中央紀委和國家監察部,給予國家質檢總局食品生產監管司副司長鮑俊凱以行政記大過處分,不過此人已在去年12月調任安徽省出入境檢驗檢疫局黨組書記兼局長,從副司級到達正廳級。有樣學樣,今年3月河北省紀委和省監察廳也給了河北省農業廳廳長劉大群以行政記過處分,此人也早已在去年11月調任了河北省邢台市的市委副書記,並在今年1月「當選」為該市市長。這二人的遷官他任給「嚴肅」處理三鹿奶粉事件以又一注腳。

法院、媒體和當局一直在敷衍民眾,掩蓋真相。二審表明他們又欲匆匆忙忙草草收場。一些人想趕緊甩掉三鹿這個燙手山芋,躲開尷尬,結束夢魘,永遠忘記,就像忘記掉「反右」和「文革」那樣。

三鹿毒奶粉傷害了中華民族

三聚氰胺奶粉根本就是「大頭娃娃奶粉」的升級版!因為蛋白含量不足,使得嬰幼兒營養不良,低蛋白血癥,發育遲緩,智力障礙,抵抗力下降,以及其他一系列疾病,直致死亡。吃了這樣的三鹿奶粉後,即使沒有把孩子毒死,也會把孩子餓死!

嬰幼兒食品,且是被吹噓為質量最好的嬰幼兒食品,竟是有毒食品,政府還要掩蓋,我們還能相信誰?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小到一個家庭,都知道孩子的寶貴,給孩子吃的總是最為安全最富營養的食物。誰都明白毒害孩子是自絕其後。三鹿踐踏了中國的未來,傷害了中華民族。在法治國家,如果發生這樣的事情政府早就總辭職了。現在,除了石家莊市的官員外,連執掌河北省大權的中共河北省委這樣省一級機構都無人引咎辭職或被免職。他們不用對百姓負責,只聽命于黨中央呵。

田文華這個女人自以為後台硬張,黨和政府絕不會砍掉三鹿這面紅旗,有持無恐,于是就肆無忌憚地大加三聚氰胺。大規模下毒,人為投毒!她是在證實馬克思轉述的在中國還未過時的理念︰「有50%的利潤,它就鋌而走險;為了100%的利潤,它踐踏一切人間法律;有300%的利潤,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絞首的危險。」現在沒有把田文華絞首,只判她無期徒刑。對死刑自可見仁見智,筆者無意處死田文華,但把她的刑責判得比同案中的張玉軍、耿金平等三人輕、和一人平,顯然極不公正。還有那些扶植田文華和三鹿的人呢?培育田文華和三鹿的機構和制度呢?如何預防以後再發生食品及其他損害民眾利益的事件?他們不願藉此絕好機緣進行政治改革呵。

筆者想起了美國作家馬克‧吐溫(MarkTwain)的短篇小說《敗壞了哈德萊堡的人》。田文華,張玉軍,耿金平,三鹿毒奶粉,……,實乃誠信缺失、良知泯滅、道德淪喪、社會腐敗的體現。中國的社會風氣淪落到這步田地,拐點當是1957年時毛澤東的「陽謀」和接續的「反右」運動吧。

(09年2月5日初稿,4月9日修改)

轉自《新世紀》(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福哥迷彩遊記】南投縣日月潭 (下)
西風東漸 : 「躲貓貓」事件的要害在哪裏?
精油的不老傳說
古籍《酉樵野紀》中關於巨人的記載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中共在美600機構 小拜登重磅錄音
【西岸觀察】大選最後一週 川普民調首超拜登
【十字路口】小拜登錄音洩與中共間諜合作
【珍言真語】黃偉國:港八大學遭赤化 分三類型
【紐約調查】美國選戰白熱化 恐持續到明年1月
【有冇搞錯】拜登中國生意危害美國安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