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科大少年班才子因4.25走入法輪功

圖:四川地震期間陳師眾在聯合國舉辦四川地震真相研討會,並與國內正義人士交談。 (大紀元)

人氣: 3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4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劉菲采訪報導)陳師眾曾是中國科技大學第一屆少年班裡的尖子生,不到20歲就通過CUSBEA(中美生物化學聯合招生項目)來到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就讀,並取得分子生物學博士。6.4天安門大屠殺發生後,一向遵從祖訓不參與政治的陳師眾忍無可忍,脫離了中共安插在美國各大學的學生會(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而加入了由愛國留學生自發成立的「中國學生學者自治聯合會」,並擔任了第二屆「學自聯」副主席。若干年後他看到民主的理念難以改變道德日益下滑的中國人,因此而極度失望。就在這時,法輪功學員4.25和平請願發生了,讓他看到了中國的希望,並最終走入了修煉者的行列。

理想破滅 淡出民運

「我一開始覺得民主、人權很崇高,是中國的出路。在1989到1995年間幾乎全職投入到民運上。但是95年以後我淡出了,因為我看到中國的問題已經不是民主制度能解決的了。」他說由於中共統治對中國自然環境和人文環境的毀滅性破壞,讓他看不到解決中國問題的希望。

一件小事讓他至今記憶猶新。1998年他看到一篇文章,說中國南方的燕子幾乎絕跡,原因是中國人把燕窩都采光了。看過後他感到無地自容的羞愧,心想:中國人這麼狠,不但自己生活悲慘,連生在中國的燕子也這麼悲慘。一直不捨得放棄自己中國國籍的他終於決定申請加入美國籍。

4.25事件讓他看到「自私的」中國人還是有救的

1999年4月25日,他收到一封電子郵件,說北京發生了萬人上中南海請願的事件。「這個郵件沒有引起我過多的重視。因為我覺得像中國這樣民不聊生的地方,多少萬人去請願都不奇怪。」但是他說:這次事件使法輪功第一次受到了西方媒體的關注。

第二天看到新聞的同事也跟他提起4.25事件,說去請願的不是學生而是主流的民眾。他聽了依舊不以為然。

那個週末去超市買菜,他第三次看到了法輪功,因為所有的華人報紙都在刊登法輪功的故事,商場門口還貼著法輪功「真、善、忍」的廣告。

「氣功就好像是中國人骨子裡的傳統,多少都知道一點。我就想如果法輪功是氣功的話,以前也也沒聽到氣功有什麼說道的。於是我很好奇,一口氣把所有提到『法輪功』三個字的報紙全買了回家看。」陳師眾說清清楚楚地記得那天是5月1日星期六。

看過報導以後,首先讓他震驚的是李洪志先生要求煉法輪功的人都做好人,而居然有一億人聽他的。他說:「以我對中國社會的一碗涼水看到底,教人做好人去吃虧,還有一億個跟著學,這簡直匪夷所思了。」

看過香港、新加坡、加拿大到紐約各地法輪功學員的故事後,他發現他們確實是在做好人。這對他頭腦裡「中國人都是自私的」觀念形成了一個極大的衝擊,在他心中升起了希望——中國人還是有救的。

於是他開始對法輪功創始人感興趣。報紙上稱李洪志先生說他來自宇宙一個很高的地方,教人做人的道理。這讓他隱約記起以前的確看到過聖經和其他書上講2000年世紀末來臨時神會回來。「但是他應該出現在印度、西方呀,因為那裏是釋迦牟尼和耶穌誕生的地方。」陳師眾帶著困惑睡著了。第二天他繼續思考:「由我自己對中國長期的關注和了解,我認為中國就是人類道德敗壞最嚴重的地方,那麼神要救人多半會到災難最嚴重的地方去……哇,神真的是來了。」這個想法給他一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把請愿當作自己的事才會這么心齊

參與民運多年的陳師眾說,西方關注4.25是因為這個日子離6.4敏感日很近。這麼大批民眾到中南海請願其實是冒著很大危險的,但是被採訪到的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人想到這一點,也沒有慌張。「這些人沒有恐懼也沒有想參與政治,這讓我既好奇又佩服。」

在隨父母下放到湖北以前,陳師眾是在北京長大的,儘管如此,他說如果讓他找到國務院的信訪辦公室得費一番周折。但是報紙上寫這些法輪功學員來自黑龍江、內蒙古、海南等全國各地,他們有的騎車,有的坐汽車、乘火車、甚至是飛機。

作為民運領袖人物,陳師眾了解組織工作的難度。他說全世界公認動員能力最強的是以色列軍隊,能在宣布戰爭後24小時內把所有後備役動員起來組成軍隊,但這種動員需要全國的支持,而且是第一個小時報到的人和第23小時報到的人都算上。

「4.25請願從早上8、9點鐘就開始了,這些法輪功學員沒有統一的交通工具,就為了講一句真話,不遠萬里聚在一起,真是不可思議。報紙上分析說法輪功有現代化的通訊工具,我對此不以為然:中共公安部門有更現代化的工具,而且在中國只要有幾百人參加的活動就肯定有特務混在其中。這些人一定是把請願當作自己的事才能做到這樣心齊。」

4.25的奇蹟讓陳師眾開始上網查詢法輪功。讓他更驚奇的是原來法輪功已經傳遍全世界,包括他所在的聖地亞哥都有煉功點。「他們早上5點起來煉功,這沒有一定精神是做不到的。我就覺得這功太好了。那天是5月2日,我還沒讀過法輪功的著作,也沒煉過功,就已經決定:我要煉這個,這是我要找的。」

陳師眾說,如果沒有4.25,他不會知道法輪功。儘管這些請願的學員心裡沒有恐懼,但實際上他們冒了極大危險,對這些學員他永遠心存感激。

中共的妒忌導致鎮壓

至於說4.25是法輪功在挑戰中共,並成為中共鎮壓法輪功的藉口,陳師眾說那是中共的誤導,因為從陸續透露出來的中共內部文件、包括江澤民本人的信件顯示,它早在1994年就開始注意法輪功了,對怎樣處理法輪功做過多次爭論,並由羅幹主持分別在1997年和1998年做過兩次惡意的秘密調查,旨在「收集罪證」 把法輪功定罪為「邪教」。但是兩次調查都不了了之。中共還在1996年禁止了法輪功出版物,並通過國家媒體攻擊法輪功。

陳師眾說:「種種對法輪功的打壓,不是因為法輪功對中共有任何威脅,也不是它抓住了法輪功的把柄,唯一的原因是因為法輪功受歡迎的程度。好東西太受歡迎了就錯了——這就是中共強權下的荒唐邏輯。」

「在馬克思主義和反神論洗腦50年後竟然還有一億人從法輪功中得到道德啟示,中共對此而妒忌的受不了。江澤民、周永康和羅幹都說過:法輪功在爭奪群眾、和法輪功的鬥爭是意識形態的鬥爭。」

問中共鎮壓法輪功是不是必然的?陳師眾說:「是也不是。法輪功在中國傳,其實對中共的統治是有好處的,中共能向善的一面改變,也就沒必要鎮壓。但是它要一意孤行,就導致了鎮壓。」

陳師眾說中共鎮壓時是出於妒忌心,它骯髒的心靈無法理解高尚的情操,認為用暴力就能把這些法輪功學員嚇回去,江澤民還信心滿滿地宣稱三個月就消滅法輪功,每次出訪都要親自去宣傳。「當初它宣布法輪功已經有98%被轉化了,但是十年過去了這所謂的98%再沒有增長。實際上這十年間,僅在中國就不斷有更多的新學員加入進來。我就認識紐約的一位法輪功學員王昱。她的母親朱麗津2005年才開始修煉法輪功,今年2月在街上發真相資料時被非法抓捕。」

最後陳師眾說:「中共的暴力統治是建立在恐懼之上,而法輪功教給人良知和勇氣,有了良知和勇氣,中共的謊言與恐嚇也就不靈了。中共鎮壓沒有把法輪功嚇到,反而把自己折騰完了。」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4-24 11: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