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薄熙來】姜維平:對付政敵內幕

姜維平

人氣 27

【大紀元4月6日訊】《編者按》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曾任中共商業部長。薄熙來一出訪,抗議和譴責他的法輪功學員如影相隨。2004年4月22日正在美國華府訪問的中國商務部長薄熙來,在美國東部時間4月22日美國華盛頓地區DC地區法庭被起訴。訴狀在當日下午6點40左右,在美國華府市中心M街的 Fairmont Hotel遞交給薄熙來一行。法輪功學員作為原告,以「種類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起訴薄熙來。

薄熙來在國際上名聲太臭,中共不得不將他調離商業部長職位。

曾任香港《文匯報》東北辦事處主任姜維平先生,由於在1999年6月到9月期間,因寫了批評當時大連市市長薄熙來的文章。被薄熙來構造罪名,2000 年12月被中國大連國安局逮捕。2002年,姜維平被以涉嫌非法向境外提供國家機密罪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有期徒刑8年,後減刑為6年。加拿大聯邦公民、移民部暨多元文化部部長肯尼(Jason Kenny)為姜維平簽發了部長特許簽證,姜得以來到加拿大與妻女團聚。


「保護記者委員會」紐約總部在2001年1月為他頒發年度國際新聞自由獎。在該獎中姜維平被形容為「記者中的記者」。圖為2009年2月9日上午姜維平先生在加拿大筆會(Pen Canada)為他舉行的記者會上發言。攝影:王奕/大紀元

=======================

近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正在重慶大刮廉政風暴,據說他在幾天內抓捕了上萬人,其中有些貪官已進入司法程序,被判重刑,當地百姓一片叫好之聲,但做為一個近距離觀察此人20多年的記者,我要告訴大家,此人本性是不能改變的,他在文革中因偷竊罪被判刑7年,期間形成的人性扭曲的復仇心理,像一個惡魔一樣,正在伴隨權力的增長,任職區域的變化,而對社會與人民造成極大的傷害。我不便評價重慶的諸多案件的黑幕,因為在他淫威下祇能高唱主旋律的當地媒體,不會提供有價值的真實的信息,我祇能將9年前在他治下大連發生的系列冤案簡明扼要地記載下來,以便讀者回顧與對比重慶今天的狀況,得出自已的結論。

董文利被捕另有所指章

上世紀90年代後期,薄熙來與于學祥分享權力,于一度是市委書記,薄是市長,按照中共的幹部體制,薄是二把手,因此當地許多官員,特別是局級以上的公務員,都對于學祥敬順有加。憑心而論,于雖出身旅順口區的貧寒之家,但早年由大連工學院畢業,不僅文化素質良好,而旦為人純樸善良。所以在當地干群中間威信較高,這一點使明廉暗貪的薄熙來產生妒恨,他夥同死黨,通過監聽電話等卑鄙手段,找到了原旅順口區副區長董文利經濟上的一點把柄,將其秘密拘捕,並在幹部中大造聲勢:誰不順從薄誰就是下一個反腐倡廉的貪官典型,好在當地官員大都貪腐成性,問題多多,這樣一來,雖然董最終並未被判刑,但于的人馬己成烏獸散,薄的勢力自此大增,他從北京司法部調來高幹子弟成城,任命他為大連政法委書記,公檢法監等全部由其主持,這個戴笠一樣的打手,曾得意地說,看我的名字吧,古人講赭衣遍地,囹圄成城,我要把反薄市長的人統統送進地獄!幸虧董文利一案沒有在省常委會上通過,所以他在被羈押了11個月後獲釋,但與後來的高姿,劉曉濱一案一樣,留個尾巴,丟了官職,不了了之。接近董的人對我說,他和于學祥走得太近,才引火燒身,我憶及1994年我見到董的情景不勝惑歎,時兼旅順開發區管委會主任的董,一邊展開地圖向我大講旅順新港的發展遠景,一邊吃一個玉米棒子,這個兩腳泥、一身汗從江西鎮紮實走出的官員從此消聲匿跡。旅順口區一位局長對我說,薄抓他另有所指,是要整于學祥。這一點在我2000年12月4曰被捕後得到證實。我在旅順被薄的秘書車克民等人羈押,審問。有一次幾個國安人員講到董,我很吃驚。因為董是經濟案,卻由其參與辦案,可知此案秘密所在。

劉曉濱被整一舉兩得

2000年下半年,薄熙來為了把更多反對他的黨內外人士投入牢獄,就從大連中級人民法院入手,盯住了原大連市委副書記高姿的秘書劉曉濱,同樣指使車克民竊聽時任副院長的劉的所有電話,他們如同惡狼等待了很久,終於抓住了劉的尾巴。原來,劉的太太在大連外語學院工作,叫范曉霞,她與同事夏老師關係密切。夏的兒子因間諜罪被捕,在即將判刑之際,求助於范,范又求助老公。劉曉濱在大連中法審判委員會上說,那個人是到新加坡出勞務時不慎被台灣情報部門策反的,他在國內祇蒐集了一些報刊信息寄出去,問題不大,就判5年吧。隨後范在住宅電話中告知了夏,不料竟被錄音,車克民把這個得來不易的證據呈送薄,他笑得眉飛色舞,立即以恂情枉法罪抓捕了劉,並關押在瀋陽蘇家屯看守所。從此大連司法界亂了營,大連國安的秘密特務彭東輝公開講,誰不服氣就再抓誰!看看劉院長的下場吧!自此薄一舉兩得,既嚇壞了他的政治對手,時任大連工會主席,市委常委的高姿,又為後續入獄的一些人,如我,陳德惠等人開闢了司法途經。

張步寧被查禍出文字

2000年初,大連市政府外辦主任張步寧被撤職查辦,表面上是因為他在任職期間,通過下屬的南山賓館為自家小房換了大房,超出的面積折成受賄款,看似有理有據。但實際上是1998年香港《前哨》雜誌發表了我撰寫的蘇軍紀念塔動遷風波一文,我以筆名殺青,薄下令大查,一時沒有抓住我的證據。他懷疑張步寧向外界披露了內慕。因為要動遷蘇軍紀念塔,首先要派人去北京外交部審批,而張正是具體赴京辦事的人。薄對他講,你辦不成就別回大連。那時算命先生已經為薄步步陞官指明了方向,必須把手持搶支的蘇軍大兵遠遷它處。但我是從接近張的司機、幹部等處得到新聞線索的,根本與張無關。但倒霉的張步寧,自已因言獲罪,至今還蒙在鼓中,他與劉曉濱一樣,雖被以省委書記聞世震為首的省委會保了下來,免於坐牢,但從此失去官職,目前在美國探親。不知他為什麼一直保持沉默,自吞苦果。

陳德惠被抓祇為受托

2001年初,我緊隨劉曉濱之後被捕,成了薄熙來恂私枉法的重頭戲裡最悲慘的角色。為了給自已打擊報復新聞記者披上合法的外衣,薄的死黨,大連國安局長萬國濤對我說,你可以請一位律師為自已辯護,問我請誰,我因為與大連著名律師陳德惠有舊,就寫信請家人去聘請他。不料,我太太李艷玲剛與陳達成協議,薄立即下令大連警方以涉嫌偷稅罪將陳拘捕,關押在大連看守所一年多,後雖經全國律師界廣泛聲援,終在2002年被大連法院宣告無罪重

獲自由,但大連從此再也沒有一個敢為我辯護的律師,我的往昔舊友也不例外。我的家人祇好在瀋陽重新尋求律師辨護,可見薄已經把法律當成兒戲,把監獄當成自家的狗窩,正像車克民所言,我們想抓誰,誰就得進去!

漁港四兄弟無一倖免

在大連餐飲界,提起天天漁港無人不曉。不僅因為它烹製的大連海鮮聞名天下,而且領軍人物是為人仗義疏財的4兄弟,其中老二張永祥特別仁義,老四張永濱特別聰慧,多年來他們從一輛出租車起家,後在上個世紀末已發展成擁有10幾個分店的餐飲企業集團。但是祇因老二得罪了大連黑社會打手李某,而李的老婆與薄又過從甚密,她本身是著名服裝摸特,能在大連服裝節上為薄造勢,於是薄不僅命令大連金石灘管委會,將機關辦公樓倒出給此人所創辦的服裝摸特學校使用。而且還每年撥款600萬。更有甚者,由於張家把李某告進了監獄,並與于學祥、高姿等人多有交情,薄懷恨在心,就下令以偷稅罪把張家兄弟4人全部逮捕入獄,還連帶老二太太王某。大連司法界普遍認為,張家根本不存在偷稅問題,因為他們一直是經有關部門批准,在整體實行包稅結賬。大連很多個體私營企業都是如此。而且4兄弟沒有一個人是企業法人,營業執照上明明寫得是她媽媽的名子,而薄熙來及其黨羽根本不把基本的法律當一回事。

韓曉光蒙冤保持沉默

2001年,在奉薄的聖旨赴京抓捕天天漁港4兄弟時,大連警方還抓捕了大連嘉信國際酒店老闆韓曉光,那時韓在京城正穿稜於達官貴人之中,為張家兄弟引見許多有身份的朋友,雖然韓的太太李巖峰是國安部大員,但薄仰仗老子與江澤民的關係,根本不把韓放在眼裡。因為于學祥的太太病逝北京,臨終前韓與其交往頻繁,薄想抓住于學祥傍大款的把柄,就以偷稅罪把韓曉光也抓起來,並與我一起關押在大連開發區看守所。所以我聽到許多驚心動魂的黑幕。我記得韓在獄中告訴我,成城曾向他施壓,使他不得不低價賣掉由其所有的21世紀大酒店,而買主與成城關係密切。後來由於五七空難,韓的太太不幸乘機葬身大海,有關部門出面向薄求情才得以保外就醫為名使韓獲釋。雖然韓曾一再信誓旦旦地聲稱,出來後一定要找到朋友、中央政法委副主任王勝俊為他申冤,也為我鳴不平。但不知何因,一去如鶴,沒了音信。

總之,9年前薄在大連一手遮天,大設牢獄,大搞紅色恐怖,大搞冤假錯案,還把高姿、張成家、揚慶典、王曉君等數十人以各種罪名投入監獄。如同四人幫當年在文革中殘酷地迫害他的父母一樣,他用更險惡狠毒的手段重新踐踏人權,其所犯罪行罄竹難書。相信這些冤案終將平反昭雪,相關事實終將大白於天下,薄熙來此人必將被繩之以法——我期待這一天的到來。(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加拿大移民部特許 中國記者姜維平抵加
大陸揭弊記者姜維平獲加拿大難民身份
維權記者獲加拿大難民身分[13:03]
獲救記者姜維平多倫多暢談心路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世界為何對中共移植黑幕沉默?
【財商天下】財政赤字驚人增長 中共防公共風險
【時事軍事】日本三款導彈 對準中共海軍
【馬克時空】澳洲改買美核潛艇 維吉尼亞級核潛艇有多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